云居寺石经陈列馆 石经传千古 古都有敦煌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杨艳艳 摄影 / 燕雨生

云居寺石经陈列馆位于北京房山区南尚乐乡,因藏有一部自隋唐以来绵延千年的石刻佛教大藏经而闻名中外,被誉为“北京的敦煌”,寺内珍藏的纸经、木版经更是稀有而珍贵的文化遗产

云居寺石经陈列馆位于北京房山区南尚乐乡,因刊刻并珍藏一部石刻佛教大藏经而闻名中外,被誉为“北京的敦煌”。因北魏和北周时期曾先后发生“法难”,大量佛经被毁。隋炀帝时,高僧静琬为了“以备法灭”,立志继承师父(慧思大师)的遗愿,发愿刻经于石,藏于名山石室,以便永久留存。静琬刻经长达30多年,直至去世。之后代代传承,历时隋、唐、辽、金、元、明六朝,一千余年。其年代之久,工程之大,为世间罕有。所刻佛经共计1122部,3572卷, 14278块。所刻经文字字俊秀,行行整 齐,精工雕就,疑似鬼斧神工。如今,这些石经分别被收藏在石经山9个山洞中和云居寺旁藏经塔下的藏经穴中。其中雷音洞(华严堂)收藏的正是静琬主持刻凿的石经。

这部石刻大藏经简称“房山石经”,是一部自隋唐以来绵延千年的佛教经典,不仅在佛教研究、政治历史、社会经济、文化艺术等各方面蕴藏着极为丰富的历史资料,而且在书法艺术上有着重要的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1961年,房山云居寺塔及石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云居寺 北方巨刹

云居寺始建于隋大业年间,为高僧静琬法师所建,是佛教经籍荟萃之地,寺内珍藏的石经、纸经、木版经号称“三绝”。寺院坐西朝东,背山面水,形制宏伟,享有“北方巨刹”的盛誉。寺院中轴线上原有六进殿宇,依次是天王殿、毗卢殿,两侧是鼓楼和钟楼;再往上是释迦殿、旃檀殿、药师殿和弥勒殿,其两侧建有僧房、文殊殿和方丈院等建筑;最高处是大悲殿,它与说法堂、藏经阁浑然一体,构成全寺规模最大的殿宇。寺院北部有一座辽代砖塔,名“罗汉塔”,俗称

北塔;南部亦曾有一砖塔,因塔下地宫藏经石10082块,故名“压经塔”,俗称南塔。南塔及寺院大部分殿堂已毁于战争炮火之中,仅有山门、北塔及周围的四座小塔幸存。近年来,主体建筑已陆续复建。

堪称云居寺标志建筑的北塔,高34.2米,砖瓦结构,建于辽代,塔刹及塔身由相轮、覆钵、楼阁式构成钟、鼓、楼形外观,塔基是八角形须弥座,在束腰周围雕有表现辽代乐舞人等,反映出了辽代文化遗风,为研究辽代音乐,舞蹈等文化艺术提供了实物资料。在北塔下部的八面基座上一共镶嵌了176块佛像砖,佛像砖上,每一块都有“诸法因缘生,我说是因缘,因缘尽故灭,我作如是说”的偈语。另一座珍贵的古塔是位于北塔西北角的一座小唐塔,建于唐景云二年(711年)的塔,是北京市目前最古老的一座唐塔。其平面呈方形,高约3米余,塔顶为重檐七层,所以又称“七级浮屠塔”,第一层正面有塔门,门旁雕有金刚力士像,是研究唐代佛教及建筑的极好实物。

云居寺最为著名的是寺院对面石经山所藏房山石经,它们是中国唯一的石刻大藏经。在石经山半山腰,开凿有9个藏经洞,分上、下两层,其中8个洞为封闭式,装满经板后用石堵门,以铁水浇铸。只有一个规模最大的雷音洞为开放式,静琬最初刻经146块,就嵌在洞的四壁。洞内有4根8面的立柱,柱上雕有佛像1056身,故称“千佛柱”,9个洞内共藏经石4196块。

石经发掘 机缘巧合

房山石经堪称世界佛经铭刻之最,而其本身的发掘过程也颇具传奇色彩。1956年至1958年,为纪念释迦牟尼佛涅槃2500周年,中国佛教协会对房山石经进行了全面发掘整理和拓印。1956年的春天,由黄炳章、曾毅公等专家组成的考古发掘工作队来到石经山开始了艰苦的考 古发掘工作。专家们翻阅了大量关于云居寺的文史资料,他们发现了石经“一藏于山,一藏于穴”的记载,这说明除石经山藏隋唐石经外,在云居寺内还藏有辽金石经,但史料上却没有记载藏石经的准确方位。为了找到埋藏辽金石经的确切地点,专家们查找了大量资料,但收获甚微。

1957年8月,山上的隋唐石经按照原计划已全部整理完成,考古专家们准备集中力量对云居寺进行考古发掘。一天,骄阳似火,黄炳章先生认真地在云居寺周边考察。正午时分,黄老师忽觉一阵口渴,于是就近到老乡家找水喝。他边喝水边和老乡聊天,无意间一低头,看到靠近灶台旁的炕沿下有一块被灶火映亮的石头,上面仿佛还有文字。“……发心磨营贞石,镌造大藏经,以备法灭……此塔前相去一步在地宫有石经碑4500条……因其舍利于东峰石岩名华严堂,苑法师秘于此石柱内……”困扰已久的谜团就在不经意间破解了,原来这块误被垒炕的石碑正是《大辽燕京涿州范阳县白带山云居寺释迦佛舍利塔记》,据老乡讲:在南塔没倒塌时,这块碑曾镶于南塔塔心,1942年南塔被毁时,这块碑混于瓦砾中,被老乡捡回家做了垒炕的石料。

随后根据该碑碑文记载,专家们开始在南塔塔基附近进行发掘,仅用7天便全部发掘出藏经地穴的位置,使埋藏了840年之久的10082块辽金石经第一次重现人间。正如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所说“辽金宝藏,应机出现”,现如今这块重要的碑记就是在史料陈列馆中展出的《大辽燕京涿州范阳县白带山云居寺释迦佛舍利塔记》。

千年古寺 藏经纳宝

除了“国之重宝”石经以外,奇珍瑰宝在云居寺更是随处可见,尤其是佛祖舍利、龙藏木板经、舌血经书等,对研究佛 学、哲学、历史、科学、艺术等具有很高的价值,非常值得一看。

云居寺的佛祖舍利出土于1981年11月27日,当时相关人员在石经山雷音洞的拜石下,发现长、宽、深各二尺左右的石穴和一套汉白玉雕成的石函。大石函内是一个青石函, 青石函函盖有静琬题刻,青色函内是第三层精细的汉白玉函。其内是第四套小银函,最后是第五套极小的玉函,精美的原料,精细的雕刻,在小玉函内发现了释迦牟尼佛舍利两颗,两颗小米大小的红色颗粒,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两颗佛舍利与陕西法门寺的佛指舍利,北京八大处二处的佛骨舍利并称为“海内三宝”。

《龙藏》木板经刻于清朝雍正十一年(1733年)至乾隆三年(1738年)。共有718函,1662部,7160卷,79000余块,全部经板总重量达到400吨,是中国木版经书之最。木版经的材质都是选用上好的梨木雕刻而成,刻工精细、字体工整劲秀,佛像和版面达到精美结合,既生动又美观。这套经版,集佛教传入中国1700年译著之大成,不仅是中国珍贵的文物,而且在世界佛教史上也占有重要的地位。在木经中,有一块以佛祖释迦牟尼为弟子们讲经说法的宏大场面为内容的佛画雕板,名为“海绘图”,佛画雕工细腻,线条飘逸,细如发丝,佛、菩萨、罗汉、飞天等共76个形象,各个栩栩如生,极其难能可贵,堪称艺术绝品。

云居寺藏有纸经22000余卷,包括明南藏、明北藏、单刻佛经、手抄经卷和藏文经卷,尤以舌血经书和藏汉合璧经卷最为稀有珍贵。舌血经书是一部蘸舌尖血写成的80卷,60万字的《大方广佛华严经》,其作者是明代高僧祖慧,从经书殷红的字迹里不难看出佛教徒对信仰的虔诚。藏汉合璧经卷呈卷轴式,是雕版印刷品,其特点是横排书写,一行藏文下对应一行汉文,这种书写形式开创了中国汉文字横排版书写的先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