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郡咽喉 忆昔金戈铁马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张健

山海关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东北15公里,为明长城的东北关隘之一,自古就有“天下第一关”之称。如今,这座雄关虽已成为陈迹,但是曾在此地演绎的可歌可泣的历史传奇仍传颂不息

山海关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东北15公里,为明长城的东北关隘之一,自古就有“天下第一关”“边郡之咽喉,京师之保障”之称。作为一座文化古城,山海关自建关设卫,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

“天下第一关箭楼”,是山海关城的东门,又称“镇东楼”,城楼建筑面积198平方米,其建筑为歇山单檐顶,四角饰以形态各异的脊兽,北、东、南三面共有68孔箭窗。在箭楼之上,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天下第一关”巨匾,匾额长5米有余,高1.5米,为明代著名书法家萧显所书,字为楷书,笔力苍劲浑厚,与城楼风格浑然一体,堪称古今巨作。

如今,这座雄关虽已成为历史陈迹,但是曾在此地演绎的可歌可泣的历史,至今仍传颂不息。

筑城初为关 山海终得定

从地理上看,山海关确是名副其实的军事要塞。这里北依燕山,巍巍长城随山起伏,雉堞密布,雄视四野;南临渤海,烟波浩渺,石城敌台耸峙海疆;东有欢喜岭,是一道天然屏障;西有石河,乃一条天然壕堑。因此,它在历史上的战略地位,早在秦代就已显示出来。然而,山海关真正成为雄关险隘,却始于明代初年。

史书记载,明朝建立后,元朝的残余势力退居塞外草原。为巩固新建立的明朝政权,明太祖朱元璋接受谋臣朱升“高筑墙”的建议,开始在北方大修长城。

据明朝大学士商辂《显功庙记》和明朝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涂国柱主修的《永平府志》记载,638年前,明朝大将徐达“发燕山卫屯兵万五千一百人”, 秉承明太祖朱元璋的旨意,“修永平、界岭等三十二关”。这一年,徐达在勘察旧燕山长城抵海的线路时,一下看中了略显荒寂的古迁民镇得天独厚的地理形势,认定此地“形势险要”,为“天造地设”的终海关址,遂当机立断,在这里“筑城为关”。洪武十五年(1382年),新关城建成后,他又以新筑的临榆关居于山与海之间,更关名为“山海关”。声名远播至今的“山海关”一名由此而来。

古城连堞响 奔马踏霜回

明朝嘉靖年间,山海关及其邻近地区的长城因多次遭到冲击,险情不断。隆庆二年(1568年)夏天,在新任蓟辽保定总督谭纶的鼎力举荐下,明朝政府任命戚继光担任镇守蓟州、永平、山海等处地方总兵。

是时,明朝政府的主要敌对势力是侵扰辽东的图们汗部。戚继光审时度势,逐渐把镇守蓟镇的重点放在山海关一带,主要镇守山海关。万历六年(1578年)寒冬腊月,图们汗部的骑兵蜂拥而至,猛攻山海关的南海口和寺儿峪。戚继光指挥部队将这些蒙古骑兵击退,并解救了被蒙军抢掠的2000余名男女百姓。当时,戚继光见南海口在冬季结冰后,易被蒙古骑兵由海边冲过,便派部将在南海口加修了入海石城,弥补这一防守漏洞。入海石城修成的这年冬天,图们汗果然率领4万蒙古骑兵自锦川营(今辽宁省锦县)进犯辽东镇,事先得知军情的戚继光由山海关出兵,先后两次与图们汗的部队交锋,迫使图们汗撤兵到数百里以外。此战一举改变了驻守在山海关外的明军多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并进一步加强了蓟镇防务与辽东镇防务的结合,突出地显示了山海关在蓟、辽两镇防区之间的重要军镇作用。

万历十二年(1584年)春天,明朝政府斥资在山海关的主要城门—东门外围加修罗城,并在东门南北两侧的城墙上分别修筑了牧营楼和临闾楼。

万历十一年(1583年)春天,戚继光被万历皇帝调离北方,改去镇守广东。戚继光在被迫离开他镇守有16年的蓟州、永平、山海防区4年后,病死家乡。

片角吹残夜 雄关铁锁开

时光荏苒,转眼间,大明王朝已来到崇祯十七年(1644年)。在明王朝的历史翻到最后一页时,镇守山海关的是宁远总兵吴三桂。李自成军进逼北京之际,朝廷处于分崩离析的混乱状态,有如惊弓之鸟的崇祯皇帝不得不下令割舍山海关外的惟一防区,急忙加封吴三桂为“平西伯”,令他弃宁远,疾速进京勤王保驾。吴三桂率宁远军民退入山海关后,急忙率领“勤王”的部队赶往北京。待走到丰润时,他得到崇祯皇帝自尽的消息,见明朝大势已去,只好退回山海关另作打算。

吴三桂回到山海关时,山海关已经处于大顺农民军和清军的两面夹击之中。李自成和皇太极都很看重吴三桂手中的兵权,颇知山海关长城防线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都想争取吴三桂归顺。吴三桂再三权衡利弊,最终决定倒向新 生的大顺政权一边。然而,中途突然发生变故,吴三桂在去觐见李自成的途中得知其在北京的父亲被进城的起义军严刑追逼,勒索金银,他的爱妾陈圆圆被李自成手下的大将刘宗敏强行霸占的消息时,怒不可遏,愤然掉头,领兵回到山海关,从唐通手中夺回了山海关的城防,发誓要与大顺朝为敌。经过一场闻名历史的“甲申山海关之战”,雄关在一夜之间易敌,山海关长城从此失去了“雄关划内外,地险扼长安”的作用。作为蓟辽之间的屏障的山海关长城本是为巩固明朝的江山而建,最终却因吴三桂而轻易被断送了关内的上万里大好河山,这大概是当初徐达在设卫立关时万万没有想到,也是戚继光等英雄豪杰在镇守山海关长城时万万没有想到的。

如今,后人在抚今追昔,翻检山海关长城的这一页历史时,不免感慨万千。

在历史越来越远的脚步声中,远离了纷纭战火的山海关,最终在只留下一个个在历史的云烟里斑驳风化的传说。今天,在这个见证了千年变迁之地,这些传说依然会在耳旁回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