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欣赏你

Beijing (Chinese) - - FEATURE 特别策划 -

苏格兰高地和威尔士山脉,东安格利亚的广袤田野……一幅幅充满诗意的异域风情绘画作品,将最美不列颠风景定格。《沉思》《诺维奇集市》等古典作品细腻的笔触里,藏着不列颠式田园牧歌的美好,透纳、康斯太勃尔的名作中保留下艺术大家的独到灵感,现代英格兰风景画敢用强烈的先锋性凝视每一位与之对视的欣赏者。

今年9月至11月,中国美术馆与伦敦泰特美术馆联合主办“中国美术馆国际交流展系列:心灵的风景—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珍品展(1700—1980)”。展览精选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珍藏的七十余件18世纪以来的英国风景画作品,涵盖油画、水彩等画种,同时也囊括了从传统到现代的多种绘画流派,包括了著名画家如庚斯博罗、透纳、康斯太勃尔、吉尔丁、科曾 斯父子、拉斐尔前派的米莱斯,以及印象主义、超现实主义与现代派先锋画家的作品。展览以18世纪的传统地志画和古典派绘画为起点,向观众再现了三百年来英国风景画从古典走向现代、从精致走向多元的艺术历程。

泰特不列颠美术馆是英国泰特四座美术馆中建馆最早的展馆,以收藏和展示15世纪以来的英国绘画和各国现代艺术

著称。风景艺术一直是英国视觉艺术领域做出重要贡献的“功臣”,托马斯·庚斯博罗、乔治·斯塔布斯、约瑟夫·马洛德·威廉·透纳等一批在国际上有名的艺术家,都是绘制风景画的高手中的高手。他们笔下的英国风景画,重视人的内心世界在大自然中的投射,这与中国传统山水画所追求的志趣异曲同工。然而最初,风景仅作为肖像画的背景出现,直至1700年,人们才开始对风景本身产生兴趣,专门用一张画布描绘想象创造出的风景,或是实景描绘眼睛所沉迷的现实风景。到18世纪时,风景画动摇了自16世纪以来在英国艺术发展中所拥有的统治地位,开始挑战肖像画的至高权威。这次挑战当属风景画获得胜利——从小幅水彩画到巨幅布面油画,人们对各类风景画的兴趣日益增加。

艺术家们走出家门,开始环游英国和欧洲各地,根据旅行的经历描绘国内外的各种风景,将风景画带到人们的身边。19世纪,大英帝国不断扩张,人们开始将好奇的目光投向印度和更为遥远的地方。画布上的风景丰富多样起来,然而最令艺术家和购画者感兴趣的仍旧是英国本土的风景,特别是城镇风景,成了艺术家们的保留主题。到20世纪,英国风景艺术已经不断经历过或大或小未曾间断的自我革新,变革让风景艺术仍旧蕴藏巨大的能量,充满意想不到的新鲜可能。

凝望与梦想

描绘特定地点的风景,创造心中理想的景致,英国风景艺术沿着这两大主题,不断画着。

在17世纪科学革命的推动下,艺术家们开始极尽所能地细致描绘自然世界。那袅袅飘过的云,堆叠散落的石,树草花木,无不被画家们捕捉下来。荷兰艺术家扬·希勃瑞兹(1627—约1700年)在英国度过艺术生涯,他首先运用这种表现形式。

展览展示了扬·希勃瑞兹在1690年前后绘制的一幅《泰晤士河畔亨利镇的彩虹风景》。泰晤士河被英国人看做最重要的河流,它穿过伦敦中心,汇入北海。这幅画呈现的便是泰晤士河畔是的一个繁忙小镇。作品可能受一位当地商人委托所作,描绘了镇上的田野、码头、麦芽坊和繁荣的市集。跨过画面的两道彩虹,让作品别具戏剧色彩,更反映出当时人们对自然世界科学研究日渐浓厚的兴趣。17世纪60年代,扬·希勃瑞兹将自己擅长的风景艺术带到了英国这个日益渴望记录魅力风景、歌颂繁荣发展的国度。

乔治·斯塔布斯也受这阵“风”的影响。他在绘制马匹风景画时,继续发挥这种科学方法的优势,直至达到极致。1766年,乔治·斯塔布斯的著作《马的解剖学》出版。他亲自解剖马匹,用精细的笔触描绘出马的细枝末节,之后再蚀刻制版,印制成书。对痴迷育马、赛马、赌马 的英国贵族而言,乔治·斯塔布斯几乎垄断了马类绘画市场。从他精心描绘的画作《奥索与骑师约翰·拉金》中便可窥见一斑。画中的奥索是奥索里伯爵名下的一匹深棕色雄马驹。1767年,奥索在纯血马赛马的发源地英格兰萨福克郡纽马克特镇赢得了多场比赛,声名大噪。画作中,赛马师约翰·拉金御马立于洗马房旁,画的背景即是纽马克特镇。

这种科学方法的崛起,将人们对风景历史意义的痴迷展露无疑。当时的英国,经济和政治力量都在迅速扩张,画家同买画的人一样,对这个国家的过去和现今都不自觉地产生一种自豪感。这自豪感让人有种想要全面展示、仔细描绘的冲动。

风景画当然也能深刻表现出人类在自然当中的地位。约瑟夫·赖特(1734— 1797年)就曾画过一幅画,贵族主角斜倚在画中的林间溪水旁,他身畔的风景,让人联想到英格兰中部的德比郡。画中

男子手里拿着他的朋友、法国哲学家让雅克·卢梭的《卢梭评判让-雅克:对话录》。这本书出版于1780年。画作通过人物放松的沉思姿态,表现了卢梭关于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观点。

作为18世纪60年代英国现代风景画的先驱人物,赖特用标志性的科学实验和新工业景观绘画为自己赚得了荣誉。他的作品里,经常有强烈的明暗对比,凸显出一种戏剧性。展览中,《蜿蜒的河口》《诺维奇集市》《查珐牧师演奏大提琴》《池塘边赶牛的少年》等画作中,无不绘制了令人长久凝望的风景。

古典与浪漫主义

“古典”风景画最初是指17世纪在罗马进行创作的两位法国画家克劳德·洛兰和尼古拉斯·普桑的作品。他们的作品通 常为拉丁和圣经主题,构图和谐,毫无疑问地具有深刻的文学和道德意义。17至18世纪,很多英国游客从意大利带回了许多两人画作的样品,顺其自然,他们的作品就这样如风吹大地般在英国上流社会中流行开来。

理查德·威尔逊在描绘英国本土风光以及罗马风景时,以英式手法巧妙延续克劳德和普桑的绘画风格。纵观这一时期的画作时就会发现,画家们不再仅仅局限于用画笔再现斯托海德等英国贵族庄园,开始转为描绘山区、湖泊等风景主题的探索。

“浪漫主义”风景画诞生于18世纪末。符合这一主义的画作,对关注平衡与美感的古典美学提出挑战。但艺术家们不就是一群喜欢挑战的人?他们开始重新考量身边的一切,寻找与自然更加情景交融 的主题。暴风雨、地震等狂暴危险的自然现象,成为这类风景画的常见主题。

约瑟夫·马洛德·威廉·透纳是这类画家中最杰出的一位。此次展览展示了他绘制的《格里松山的雪崩》。画面中,他用极端的不对称构图,表现雪崩冲下山坡时的巨大力量。1802年,透纳曾到此地游览,但创作灵感可能来自1810年格里松山雪崩的报道,当时有25人在那次雪崩中丧生。透纳在画面中力图捕捉到冰雪和岩石的丰富纹理,站在画作前,便会感受到大自然巨大的破坏力带来的庄重之感。

约翰·马丁可能算是最极端的浪漫主义手法的拥护者。他凭借以圣经为主题的巨幅画作闻名于世,画作中描绘了将被上帝的怒火所毁灭的世界。尽管一些批评家认为他的绘画庸俗不堪,但这并不能阻止人们在他的画作前受到震撼。

此次展览选取约翰·马丁在1822年创作、2011年进行修复的画作《庞贝与赫库兰尼姆的覆灭》进行展览。公元79年,那不勒斯海岸边的维苏威火山仿佛带着愤怒而喷发,这幅画作左侧的赫库兰尼姆被熔岩覆盖,右侧的庞贝则完全被摧毁。约翰·马丁就截取这一时刻,将这灾难时刻巨细无遗地描绘在画布上。仔细看,在前景当中,还会发现有惊惧的人们正向未被岩浆侵蚀的地面奔跑。站在画作前,见火红的岩浆照亮了天空,仿佛听见电闪雷鸣就在头顶,耳鼻眼被滚滚浓烟堵得苦不堪言。

约翰·康斯太勃尔绘制的《布莱顿的链条码头》让刚刚因观赏滚热岩浆画面而烦热的眼睛清凉下来。画面中的布莱顿是位于英国南海岸的一个度假胜地。19世纪初,在摄政王乔治四世的影响下,这里开始变得炙手可热起来。画家约翰·康斯太勃尔的视角就是沿着这片海滩,一路延伸,海滨步行大道被安置在画面的左侧,1823年建设的链条码头位 于正前方。广阔而阴暗的天空下,现代休闲娱乐和传统渔业活动同时进行,形成鲜明对比,一切显得忙碌而有条不紊。据说这样的场景会使画家感到着迷,又心生厌弃。这幅画表现的内容也并非约翰·康斯太勃尔惯常会画的主题,他仅仅是因为陪妻子养病而去过布莱顿,他更喜欢画英国本土的风景,尤其是家乡埃塞克斯和萨福克的风景,在描绘所爱景色时,笔触都带着不一样的感觉。

晚期现代风景画

风景画充当了人们对自然的不同认知阶段的标志,它在中世纪崛起并取得发展,成了人类精神不断尝试与自然和谐共处这个循环过程中的一部分。到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许多英国艺术家顺应欧美艺术中发生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迅速对其风景画进行改变。

彼得·兰宁采用抽象表现主义的大尺幅和动势绘画手法,描绘家乡英格兰康沃尔郡的种种自然风景,那种对家乡的爱被 描绘成潜藏感情的画作。这其中许多作品的灵感来源自滑翔运动的经历,那种动态的人物,让纯粹的风景画有了一种动势,一种活力。

在马克·博伊尔的原创作品中,人们可以看到概念艺术的影响。 他掌握了一种神秘的技法,可将伦敦的部分人行道以实际大小完整还原出来。正在他忙于用这种画法不断描绘时,理查德·朗、约翰·希利亚德等艺术家抛弃了绘画的形式,用摄影和文字呈现他们寄托于风景中的思索。理查德·朗更是突发奇想,运用在世界各地的旅行中所收集到的木头、石头等材料制作雕塑,前所未有的创新,令人耳目一新。但更多的艺术家还在延续使用传统的方式,表达着传统主题。斯蒂芬·麦肯纳的油画作品《一棵英国橡树》就是其中一例。

英国艺术家们不断创作着风景画,他们兴趣各异,所画作品也风格不一,一幅一幅续写着英国风景艺术的历史。

《庞贝与赫库兰尼姆的覆灭》(1822年)约翰·马丁

《奥索与骑师约翰·拉金》(1768年)乔治·斯塔布斯

《诺维奇集市》(1809年)约翰·塞尔·科特曼

《布鲁克·布思比爵士画像》(1781年)约瑟夫·赖特

《废弃的锡矿》(1959年)彼得·兰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