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一路高歌之后,将会迎来什么?

笔者初次感受到短视频的魅力和有趣,是源自2015年的papi酱短视频放送。万万没想到的是,papi酱在很短的时间内凭借优质原创内容迅速成为网红,更是直接形成了自身标签“IP”。随后,短视频经济似乎与网红经济一齐井喷,短视频成为除了直播之外第二个最带动流量的行业,资本迅速入局,短视频一路高歌。

Broadcast and Production - - Contents - 海伟短视频应用使用户可以利用短视频这一新型信息载体来获取新鲜内容并进行社交分享,改变了人们以往通过图文获取资讯和进行社交的方式。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时代里,短视频这种碎片化的资讯获取方式和社交方式越来越受到人们欢迎。

占据你的碎片时间,就是抓住你的心

碎片化时代为短视频行业发展提供契机。在注意力缺失、时间碎片化的社会,短视频应用的出现恰好满足了人们希望通过碎片化的方式获取资讯与进行社交的需求。短视频时长一般不超过5分钟,制作门槛低,普通用户通过简单的学习便可制作并发布属于自己的短视频,并将其分享到各大社交平台。短视频应用使用户可以利用短视频这一新型信息载体来获取新鲜内容并进行社交分享,改变了人们以往通过图文获取资讯和进行社交的方式。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时代里,短视频这种碎片化的资讯获取方式和社交方式越来越受到人们欢迎。

资本入驻后的飞跃,头部出现后还怎么玩

不同于微电影和直播,短视频制作并没有像微电影一样具有特定的表达形式和团队配置要求,具有生产流程简单、制作门槛低、参与性强等特点,又比直播更具有传播价值。

从当前的发展趋势来看,短视频似乎更被资本市场与各大互联网巨头所看重,腾讯以3.5亿美元投资快手,阿里20亿资金支持新土豆转型短视频。今日头条,微博、微信、Q Q空间、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平台也都纷纷在短视频领域发力。微博在用秒拍全面替代视频播放服务,优酷爱奇艺基于短视频已经在进行诸多方面的扶持,今日头条则依赖短视频进一步提升了用户时长。

现在越来越多的新闻、段子以短视频的形式存在,短视频领域出现了诸多颇具想象空间的内容大V,比如一条、二更、王尼玛、陈翔六点半等,在传媒界,短视频也成为报道“利器”,传统媒体、新媒体、自媒体皆在密集地向短视频行业进军。澎湃新闻前C E O邱兵创办“梨视频”,《外滩画报》原总编辑徐沪生创办“一条”视频,《三联生活周刊》原副主编苗炜成为“刻画视频”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内容官,壹读传媒原总编辑马昌博投身“视知传媒”,一批执掌内容的总编级别元老争相下海。在业务扩展上,新华社推出“15秒”,新京报与腾讯联手打造“我们视频”,界面新闻发布“箭厂”,南方周末成立“南瓜视业”,浙江日报社上线“辣焦视频”,传统媒体跟进速度不输新媒体。在资金上,今日头条、腾讯Q Q、一下科技相继投资10亿元补贴短视频项目,一时间行业门槛10亿元+。纵观全局,正是消费端、生产端、平台端、投资端四方的互相牵制、互相促进,共同推动了短视频行业生态链的形成。

巨头纷纷入场,各家都想攻占高地,投入惊人的资金和资源;但是很快陷入僵持状态,谁都不能取得绝对的胜利。

利益驱使下的失格,如何把握尺度

回报是创业的终极目标。利益驱使下短视频失范现象时有发生,低俗、虚假、色情、暴力的内容应大大排斥。

2018年4月初,广电总局、国家网信办均约谈了今日头条、快手两家主要负责人,要求“快手”“火山小视频”暂停有关算法推荐功能。4月2日,抖音正式上线风险提示系统,对站内有潜在风险、高难度动作的视频内容,进行标注提示,防止用户盲目模仿。4月3日,快手C E O宿华发表文章道歉,称将重整社区运行规则,将正确的价值观贯穿到算法推荐的所有逻辑之中,只有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遵循社会公序良俗的作品,才能进行算法推荐,并承诺优先推荐个性化的、更符合用户兴趣的正能量作品等。4月10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并要求公司举一反三,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4月11日,今日头条创始人、C E O张一鸣发表致歉信,详细列举了一些具体整改措施,包括:加强党建工作、全面纠正算法和机器审核的缺陷、不断强化人工运营和审核、将现有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4月12日,快手上线了“家长控制模式”,建立未成年人保护体系。4月18日,据媒体报道,针对“抖音”短视频平台涉嫌发布售假视频的舆情报道,北京市工商局海淀分局也对该平台经营主体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进行约谈。约谈会上,企业负责人反馈了调查情况,表示针对平台涉嫌违规内容已采取删除、封禁措施。

未来会怎样?

从当前的传输技术与网络环境来看,上传、下载视频都很快,流量越来越便宜,网络越来越快。因此,短视频的内容消费站在风口上。

资本圈里有句话,站在风口上,猪都能上天。但是,如果风听了呢,天上还能留下什么?

数据显示,短视频平台用户的粘性开始回落,人均单日启动次数和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均出现了下滑。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一方面短视频的玩家越来越多,另一方面短视频吸取用户时间的能力却出现了下降。这可能来自不同平台的流量分化,也可能是因为用户对短视频的热情出现了减退。

流行总有周期,短视频还能一路高歌多久,真的是个未知数。在内容创作领域有无数的机会乘势而上,等到下一个新的刺激点出现,这个全民段子手的局面又将被改写。B&P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