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公司的上市之道

Business Times - - Content - 撰文/丁海骜

8 月 11日,据路透社消息披露,Uber公司董事会成员兼早期投资者 Benchmark Capital 正式将 Uber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诉讼至美国特拉华州仲裁法庭,指控理由是涉嫌欺诈,要求他离开董事会,并撤销填补三个董事会席位的能力。

事实上,在今年6 月 14日,卡兰尼克已经宣布无限期休假,并在一周后被迫辞去了CEO职务,只保留了在董事会的董事身份。此次对卡兰尼克的指控,Benchmark Capital 坚称:由于卡兰尼克隐瞒董事会的一系列错误行为,不符合Uber股东、员工、司机和乘客的利益,从而导致Uber的现状只能用“没有最糟,只有更糟”来形容。Benchmark Capital 还认为:卡兰尼克未能向董事会披露“恶劣的管理不善”,包括“普遍存在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他们在起诉书中称:“卡兰尼克的首要目标是在Uber 董事会中安插忠实的盟友,企图让他之前的行为不受监督,并未他最终重新担任CEO铺平道路。”

有观察者认为,发起此次诉讼,Benchmark Capital 的主要意图就是要彻底将卡兰尼克清除出董事会。有媒体叹息说:目前仍处在“无人驾驶”状态的Uber,即将成为到目前为止最大的科 技泡沫。

相信这个事情不会在中国科技界引起多大的讨论,一方面是因为 Uber已经彻底退出了中国市场;另一方面是,这种情况在中国的科技圈也不罕见——例如:眼下的例子就是乐视和贾跃亭与广大供应商、员工的债务纠纷。但是这类事对于整个科技界来说,却是一件好事:它提醒那些还处在初创期间的企业,科技界原本流传的一整套“完美”创业之路上,除了创业、融资、估值、上市这些既定的步骤外,实际上还有一些不容忽视的商业规则需要遵守,例如:诚信、守规,甚至还包括管理者自身的品质,以及企业的精神和境界。

这些东西说起来似乎很虚,不容易量化和被考量,但是,在真正的商场竞争中,这些往往才是能够获得用户认可和信赖的根本,不容忽视。

商业规范存在的意义,就是去除杂音。经历了技术牵引下的高速发展后,众多进场的科技领域的创新企业正在面临市场的清洗和淘汰——很多时候,市场选择去留的依据,并不完全是技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