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北京文化达战略协议 阿里影业找到了新的产业融合路径

Business Times - - Company - 撰文/老铁

自 2014年成立以来,阿里影业如何与传统影视行业进行深度融合便成为了业内外关注的焦点问题。回顾三年多以来的历程,我们可以看到截止到 2016年下半年,阿里影业与电影行业进行从内容自宣发的全链条合作,有淘票票做在线宣发,有娱乐宝做粉丝营销,亦参与主投了部分影片。

在该阶段,其与传统电影公司的合作更偏向资本层面,如入股光线、博纳、大地院线,资本贯穿始终。

俞永福执掌阿里影业之后,其在战略层面进行了较大的调整,即在内容层面不与传统电影公司竞争,在上海电影节亦表示“做行业服务者非竞争者”。

就最近的种种行为来看,阿里影业正在以新的定位来进行产业融合工作,如通过淘票票放大其在整个电影宣发中的权重,并联合刚推出的“授权宝”,强化与优质影片的合作。

8 月 25日,阿里影业宣布与北京文化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电影的投资、制作、宣发、衍生 品、影游互动等领域深度合作。

这与此前与光线、博纳的合作是有明显不同的。

淘票票成产业融合关键

在今年暑期现象级影片《战狼2》的合作中,北京文化以8亿保底发行价格参与影片发行,如今53亿的票房自然赚得盆满钵满。

我们一方面感叹北京文化的眼光之准,运气之好,但另一方面仍觉得相较于如今票房,其最初对影片的判断是低估的。

在发布会现场,双方也披露身为联合发行方,通过打通支付宝、优酷、UC浏览器、淘宝等阿里系优质资源,淘票票贡献了《战狼2》的 40% 票房,这意味着淘票票的参与很大程度上打破了最初发行的预期判断,淘票票在整个宣发体系中的权重明显加大。

由此来看,阿里影业希望通过继续释放淘票票的优势,使其成为与电影内容产业的关键融合点,

以此次《战狼2》发行为例,淘票票在此的身份已经不再是一家售票平台,而是以阿里诸多产品入口和用户为支持的互联网化的宣发一体机构。

我们查阅了北京文化的片单,接下来的重点影片有冯小刚的《芳华》,乌尔善的《封神三部曲》,丁晟导演的《英雄本色4》,基本都属于强IP、大制作、名导演作品。

在现场双方也表示希望将合作延伸至产业上游,如参与IP的开发,宣发的前置,衍生品开发等工作,并表示共同对新导演扶持的兴趣,显然,阿里影业已经开始以淘票票的宣发来向产业链上游扩张。

这与此前资本切入,以传统模式主控投资影片的方式已有本质不同。

新一轮保守发行机遇大于挑战

周星驰《美人鱼》的五大保底方20亿元保底,催生了其 33.92亿的历史票房,也催生了保底发行的一股浪潮,一系列热门影片如《捉妖记》、《港囧》均采取了此模式,也确实让一些发行方收获颇丰。

但随着 2016 年《叶问3》刷票房事件的曝光,加之整个中国电影市场进入了严峻的调整期,保底发行一度偃旗息鼓。

此次《战狼2》保底发行的成功,以及互联网渠道对电影票房贡献度的增加,保底发行风大有回转之势,我们查阅了北京文化的相关资料,发现保底发行将成为其接下来运营的主要逻辑,5亿保底《二代妖精》、30亿豪赌的《封神》三部曲,北京文化试图通过保底发行行业影响力,以此来获得优质的影片资源。

接下来《北京文化》参与的《芳华》《封神三部曲》也均是此逻辑。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北京文化与阿里影业的合作基本是基于合作分工来进行,前者主导传统发行路径,如路演,影迷见面会,维护院线关系,增加排片量,而后者以线上宣发为主,通过线上平台放大影片关注度,通过淘票票将注意力转化为票房。

此前如博纳以代表的电影机构以发行起家,成为了国内三大电影公司之一,而北京文化则试图以保底发行为切入点,借淘票票以及整个阿里生态来奠定其行业地位。

如前文所言,《战狼2》早期的票房低估是有 着运气成分,若要坐实保底发行优势就必须要引入在线售票平台。

就目前情况来看,随着电影票房的不断攀升以及在线售票权重的加大,是否获得在线售票以及哪家平台的支持已成为保底发行是否能成功的关键指标,在此背景之下,日活、消费能力等多项指标均位于行业第一的淘票票自然成为行业的抢手资源。

阿里影业接下来究竟要往何方?

如前文所言,俞永福的到来为阿里影业确立的新的战略,今年阿里影业各个业务线均以此战略进行调整,阿里影业从基因里开始“去传统影视公司化”,——传统电影公司更擅长的内容层面将更加慎重,在上海电影节俞永福更表示去年发布的片单计划相当一部分将停止。

如前文所言,在宣发层面,北京文化与淘票票乃是分工协作方式,而宏观看待影视行业,我们也可以发现新一轮的分工协作正在进行。

如果说上一轮的分工是以制作和宣发的业务专业化分工来取代此前的制片厂制度,那么,当前的行业分工则是建立在互联网为驱动力的专业化协作前提下。

如阿里影业退出的“衍生宝”,实际上正在取代此前影院售卖的衍生品销售模式,并依托阿里零食生态降低了衍生品开发的门槛,而淘票票则是对宣发行业在一次细化,换言之,阿里影业接下来将继续通过自身优势来获得行业分工红利。

就此来看,这是电影行业最好的时光也是最坏的时候,意识和思维停留在上一轮行业分工之上的从业者将被大量淘汰,行业进入残酷的洗牌阶段,如电影公司烧钱投资建设院线,更将院线作为增加影片拍片的主要筹码,去年冯小刚与万达院线就《我不是潘金莲》争论之后,该思维更是甚嚣尘上。

忽略了售票平台在宣发层面的价值,投资高风险、重资产的院线本质乃是新旧思维交替的产物。

当阿里影业成立,并表示要成为互联网电影公司时,业内外有着不同的看法,在这三年内阿里影业取得了成绩也走了弯路,如今,新的战略方向基本清晰,且随着与北京文化战略合作的达成,落地动作将继续加大。

电影产业新的变革就在当下了。

老铁互联网专栏作家,电商行业连续创业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