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衰华强北风雨二十年(下)

巨人倒下、凡人崛起、弱小蝼蚁成为中坚,华强北经历见证了中国手机市场的整个发展轨迹。

Business Times - - Observe - 撰文/李娜

要看中国手机行业的发展史,永远离不开华强北。

如果说,元器件是华强北赖以存活的血液,手机便是支撑整个华强北躯体的灵魂。

巨人倒下、凡人崛起、弱小蝼蚁成为中坚力量,华强北人经历见证了中国手机市场的发展轨迹,它们的宿命也与中国手机市场紧密相连。

1

1984年,世界上诞生了第一部手机,"大哥大 "摩托罗拉 Dyna TAC,它开启了移动电话的先河。当时,这部重达1斤的移动电话,售价高达2万人民币,入网费高达6000 元。由于成本高昂、用户群特殊,使用者大多是富裕的商人。

1992年,全球知名通信网络公司沃达丰推出

了最初的全球移动通信网络系统,其后,诺基亚推出了第一款兼容手机--诺基亚1101,除了具备通话功能,还增加了短信功能。

后来,爱立信推出了首款提供多颜色选择的定制机GA268,西门子推出了彩色显示屏的S10 手机,诺基亚为功能机5110安装了第一代贪食蛇游戏。人人拥有一部手机不再是梦想。

1999年,中国进入手机新时代。这个时期,深圳作为中国首个经济特区,又毗邻香港开放贸易口岸,迅速形成零售业的销售供货渠道。张星和老乡们看到了这块市场,他们从南京跑到深圳,在华强北做起了手机批发生意。

2000年,诺基亚功能机3310 问世,下市前的五年间销量达 1.36亿台,缔造了手机时代的传奇,也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手机市场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世界手机行业发展的十年,给中国的华强北手机人带来了命运的馈赠。

张星至今没有把生意放在华强北的一米柜台里,在人流攒动的马路边摆摊儿十几年。看着如今车水马龙的繁华,张星回忆起那时像菜市场一样脏乱的华强北。

"最早来华强北主要是回收偷来的手机,那个年代,诺基亚、摩托罗拉、西门子、爱立信、波导等手机品牌正红,价格在 2000-6000 元之间。人 们买一台手机那么贵,谁舍得卖。"

张星讲述了当时的赚钱模式:偷手机的人来找销赃,2000块钱的手机,回收价1500 元,可以赚 500元差价。我在卖给做翻新机的人,做翻新机的人在卖给其它渠道,大家环环相扣,各自赚钱。

潮洲人阿明也在这个时期跟着姑姑和堂哥到华强北掘金,他们赶上了华强北最赚钱的黄金时代,亲眼目睹了姑姑和堂哥如何成为亿万富翁。

那时候,十几岁的阿明白天跟着堂哥们背大包,在华强北市场回收手机,"偷的、坏的,什么手机都回收,晚上再拿回来维修,修好后再卖给那些批发翻新机的。姑姑则经常跑香港,做手机水货生意,一下子就发了。"

2003年,华强北又迎来了赚钱的新契机。掌握了世界知名手机厂商芯片技术的华强北人开启了山寨手机大门。

华强北人用超强的模仿功力山寨当时最火手机品牌。一些小手机厂商短短数周就能模仿出主流手机品牌的外观或功能,并在原功能基础上加以创新,价格仅为数百元。

那几年,正值 " 抗摔 " 著称的诺基亚雄霸天下,年轻人会因自己的手机有贪食蛇游戏而略带骄傲。所以,超长待机、双卡双待、自带低音炮的诺基亚山寨机,迅速引爆国内外市场。

潮流的风向在不知不觉中变化着,手机作为新兴电子科技产业,更迭速度尤甚。

2007年,乔布斯喊着"苹果重新定义了手机"的口号杀入了智能手机市场,开始搅动了世界手机市场格局。当然,"这仅仅只是开始",在其后的几年时间里,它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手机市场风向。

2010年,苹果推出了划时代的产品iphone4,双面玻璃、机身按钮的经典设计,让全球无数果粉为之欢呼追捧。它的出现,再次缔造了手机时代神话,也为华强北日后的市场功能属性做了铺垫。

当年,拥有一部 iphone4是年轻人的梦想。由于苹果手机定价过高,又出现一货难求的局面,高仿苹果机瞬间引爆华强北。

传说如果华强北不给面子,在苹果新品发布会之前,新一代 iphone 就会首先现身华强北的

档口。

" 比如 iphone8,它的山寨机几个月前就有人卖了,售价 1000 元左右。"阿里说。

2015年,苹果宣布与中国手机代工厂富士康的苹果手机回收计划,更让华强北演变为苹果手机的维修、配件集散地。在华强北走一圈,你就可以组装出一部苹果手机。

这吸引了大批的年轻人前仆后继的赶赴华强北拜师学艺修手机,华强北的手机集散地功能逐渐发酵。

阿明的技术强项是解锁指纹,其它的技术问题也有十几人的团队来解决,空闲时间他还就在通天地商城的3平米商铺里收手机,"收到磕碰的手机,拿起彩笔涂一涂,就什么瑕疵都看不出来了。"

阿明不愿意收徒弟,"前两天还有人给我8000块要跟我学修手机,不用我负责吃住,但我不愿意教。因为现在不比以前,教人很累,还有你教会他就跑了。收手机来钱快,我宁愿每天去市场跑几趟多收点手机。"

"我在老家买了几块地,等赚到下一笔钱,就在深圳买房子。"阿明说。

当然,他也有自己的烦恼。比如他的店铺里修一部手机大约100元,而朋友在淘宝上修一部手机就能赚300 元。

2

谁也无法阻止市场的风向,谁也躲避不了严冬将至。

2011年,互联网流量入口向移动端集中,功能机向智能机转型,手机行业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2013年,华强北宣布封街改造四年,主干道被围挡,受围挡的商铺区域人流量骤减。在部分华强北人心中,这个时期正值中国手机产业风云变幻的四年,也成为了" 杀死 "华强北手机产业的重要节点。

这一年,诺基亚被微软收购转卖,无限悲鸣后,世间再无诺基亚。此时,中国四家主流的智能手机厂商中兴、华为、酷派和联想进入鼎盛时期,在国内手机市场占据75%的份额,后被称为"中华酷联"。

2013年底,国产手机行业掀起了一股创立互 联网品牌手机的新浪潮。小米、魅族等带有浓厚互联网基因的手机品牌迅速成长起来。他们用成本低廉的线上渠道快速占领市场,给手机市场带来一轮新的洗牌。

尤其是小米,迅速赶超华为、中兴等老牌手机厂商,全年共卖出手机6080 万部,市场占有率为14.97%,创造了中国手机销售的奇迹。小米的创始人雷军也被贴上" 雷布斯 "的标签。

电商的迅速发展,挤压了实体店的生存空间,互联网手机模式的快速崛起,更让曾经轰轰烈烈的华强北山寨手机市场,一夜之间再无人问津。

看到市场的风向变化,张星的生意模式也跟着变了。他将山寨机、翻新机、元器件等产品,整箱批发给中东、非洲、印度的客户,侥幸没有在震荡中迅速倒下。

但张星这样聪明的幸运儿并不多,更多的华强北商户未能及时适应市场,大批山寨手机烂在仓库里,大量商户倒闭破产。

张星记得,很多的南京老乡在这个时期离开了华强北,回老家做起别的生意。阿明的姑姑和堂哥,也在这个时期告别了华强北,把资金投向了房地产、美容院等领域。

"这行太累了,也不再赚钱了,他们做不动了。"阿明说。

3

2014年,运营商大幅降低渠道补贴,中兴、酷派、联想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华为则因为两年前就积极转型,不再依靠运营商贴牌手机而转向自有品牌直接面向消费者,所以免遭此次阵痛;而注重线下渠道的OPPO 和 vivo,更是成为的最大受益者。

2015年,线上渠道的红利也逐渐殆尽,伴随手机消费者需求升级,智能手机市场增速放缓,小米也在疯狂高速的增长阶段后进入瓶颈期。

2016 年,三星深受" 爆炸门 "影响,销量惨跌。苹果也因为缺少推陈出新的惊艳,而被年轻人渐渐冷落。更多的用户开始涌向Oppo、vivo、华为等国产手机品牌。

几年时间,风云变幻,线下渠道模式一跃成为黑马,线下门店的日子也好过了一些。

" 像 Oppo、vivo 的市场定价是全国统一的,

也不存在什么透明化,就会让我们的实体店好做一些。"已经在华强北路的门店卖了七八年手机的谢辉说。

不过,这也意味着,线下的门店更加丧失了自己的市场主动权。

"以前是国产手机厂商求着我们实体店做营销活动,这两年都反过来了。"谢辉说。

毕竟,群雄割据大浪淘沙,实体店铺竞争过于激烈,所以只能紧跟着市场的风向标来行动。"必须跟着消费者走,如果消费者不认这个品牌,你再怎么努力,手机都卖不出去。"

在他看来,未来手机的销量向线上倾斜是不可避免的,但实体店的生存之本只能是把服务做好、售后做好。

"淘汰弱者,适者生存。"这是谢辉对未来的预见。

4

2017年,诺基亚也带着复刻版3310 机型重新回归,华强北的四年封街改造也终于彻底结束,主干道被改造为商业步行街,930米长的华强北,从此结束了人车混流的历史。

华强北恢复了往昔热闹,但张星的摊位依然寂寥。我与他近一小时的谈话里,不时有人来问路,却没人在这个摊位多停留一步。

"不能指着这个摊生活,不然要喝西北风了。" 张星说,"我现在所有的客户都在微信里,国内外的客户都有,大家都靠微信联系,所以在哪摆摊都不重要。"

在华强北飘荡了二十年,张星虽未收获巨额财富,但也算衣食无忧。每天下午收摊,他就跟着朋友开车出去吃饭喝酒。但这种逍遥的日子,已经出现危机。" 从今年4月份开始,生意突然不好做了,老外都不来买货。以前5万块钱收的货,现在只能卖 3 万、4万,你说卖不卖? "他说,以前认识个黑人老外,把手机尾货从国外返回来维修,一天就能走几千万的单。但现在也不行了,因为中国卖到国外的翻新机,老外拿回家用几个月就坏了,所以中国的手机名声在国外市场越来越臭,市场也渐渐没了。

"以前赚几千万的,现在赚几百万;以前赚几百万的,现在赚几十万。大家能呆下去,就证明 有生意,但赚得比以前少了。"张星断定,生意做不下去的日子迟早会到来。

与他不同的是,阿明对华强北的未来还是充满信心。"华强北怎么可能垮掉,除非人们不用手机。"他说。

5

二十年风云变幻,华强北经历了,也见证了中国手机产业的一路行来。

从功能机、山寨机、智能机、互联网手机到如今的国产机当道,每个阶段的转变,都引发了中国手机市场的巨大变迁。

在手机市场的高速成长过程中,随着消费升级、零售行业的演进、手机及电子元器件的渠道迁移,必然会经历淘汰更迭阶段。这是必然的宿命,谁都无法逃脱。

如同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会一直停留在巅峰时期,所有的辉煌与没落都会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历经野蛮生长——剧烈竞争——更新迭代——大厂收网——成熟爆发——进入衰退——淘汰退市这个必然的阶段。

数十年来,我们经历了巨人的轰然倒下,见证了名不见经传的凡人崛起,甚至曾经被轻视的弱小蝼蚁,也在时代的变迁中演变为当今手机格局的中坚力量。在这变幻莫测的手机竞争格局里,无人敢言自己是常胜将军。

我们不能左右时代,只能适应时代发展的节奏。

自 2016 年起,以手机为代表的华强北产业链及深圳的科技创新精神,正在向全国扩散, Oppo、vivo、金立、小辣椒、朵唯、诺亚信等大中小品牌陆续向四川、重庆、江西等地迁厂。

这会是中国手机产业和华强北的又一次涅槃重生吗? (注:应采访者要求,文章中所有人名部分均为化名)

李娜

自媒体《科技杂谈》编辑,目前关注通信、IT、互联网等科技领域,曾撰写文章《阿里巴巴数据之争》和,《那些年,奔赴虚商/铁塔/创业的运营商人》系列。着重于行业的深度观察及撰稿工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