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数据变现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数字化革命

漫长的挂号等待、复杂的就诊流程、不确信的诊断结果……医院软硬件的落后,加上体制的弊病造成了病人这一梦魇。不过,那些试图打破这一糟糕状况的“分歧者”正在帮助行业发生转变,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正是其中之一。

Business Times - - Content - 撰文/齐鹏

当患者在医院做了相应检查后,医生就为其开具取药处方以及建立全新的门诊就诊记录,而在同一时间,这份处方已经被传送到药物配送的物流公司,药品直接配送至离患者最近的社区服务站,医生同时为患者开具某一特定时期内在附近社区取药的处方。与此同时,门诊医生还根据诊断结果将其档案进行分析处理,以便安排对患者其他有可能的慢性病做跟踪。

上述的医疗场景正是医院走向数字化的结果之一,简单讲就是患者通过在医院建立电子病历档案,而医院通过一系列IT手段实现精准医疗。从手写处方到电子处方,再到电子病历系统建设,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早在10年前就开启了这项计划。“电子病历在当时还是比较超前的理念,而我们那时候就已经开始纠结怎么更好的优化系统为患者提供便利的服务、为医生提供简化的工作流程。”这是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信息科科长吴庆斌的回忆。

广州医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医博公司)和英特尔公司是让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率先迈出数字化的“先知”,它套用经典的诺兰阶段模型,让该医院率先实现数据利用的阶段。“医博公司和英特尔帮助我们实现了数据集成、数据利用及数据分析的应用,提高了医院的运营效 率。”吴庆斌举例,比如对门诊量的分析、病原的分析,以及对医保控费预警等很多直观的应用。要知道,当时的运营管理是所有医院的弱项,公立医院几乎都还没有运营管理的概念。

如今,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经进入“全链条管理”时期,实现了数字化转型的进阶。“精细化运营需要大量的数据做支撑,我们帮助临床医生实时有效的利用数据。”医博公司总经理王晓毅举例,当面对肺肿瘤的患者,过去会采用放疗的方式治疗,现在只需要过细胞阻碍或者是细胞再生杀死癌细胞。但是,这背后却是对底层数据的分析处理,对此,王晓毅认为要归功于英特尔公司,现在只需要两台基于英特尔至强可扩展处理器的四路服务器就可以将性能比过去提升2.5倍,而且是秒级出结果。

数据从“量”到“质”的跨越

尽管数字化转型需要付出代价,但是依然有敢于试错的“勇者”。就像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数字化历程最大的坎是数据从量到质的转化。

以高血压病为例,该病会延伸出好几种发展方向,比如同时兼具牛皮癣病、心脏病等等。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从某家医院拿到的数据经过计算后准确率高达93%,但是当他们又从其他11

家医院拿到数据后,运算出来的质量只有53%。“这是数据质量的问题,包括处方药的准确性、医生的用药习惯等等。”王晓毅回忆,当时的情况是数据量越大错误就越多,因此及时的停止了项目,开始加强把控数据的质量。

“在数据质量的把控方面,英特尔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吴庆斌解释,这是考验计算能力的时候,电子病历想要达到四级要求就要做到让平台不断抽取数据、查数据、分析数据,到五级就要有决策支持能力,比如药的提示、药品提醒、报警等等,而五级以上更要有数据的归一性和质量要求。因此,英特尔提供的硬件支持保证了医院对数据质量的把控。如今的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电子病历已经达到5级以上的水平。

以门诊量的数据为例,医院会对每天的门诊量数据核对,而且是不断的从其他途径进行核对,比如统计住院人数,会综合前一星期系统的数据以及护士长人工计算的数据,然后对比全院每天在院的数据,仔细筛选以防止数据失真。“系统产生数据,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校正,促进系统实时改进。”王晓毅表示,这也是让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数据为依据,重新规范医院信息化流程的一个过程。

未来,让数据变现

在王晓毅看来,数据质量的管控是一个持续过程,而真正让数据成为资产,并且变现是未来的趋势。

医博公司为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规划三年内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是重新规划层级。通常医院的全面质量管理控制是两个层级,一个是医务处,一个是科室了,而医博给整个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规划了四个层级,首先是医疗质量控制小组,通常是医院派出的,以及各个协同部门搭建,这是最高机构;第二个层级是院长,或者是主管医务处处长;第三个层级是各个科室;第四个层级是个人,主要在移动端的体现,通过层层检查确保。

“对医生资质管理、不良事件上报,整个是全院大系统的概念,这将改变过去医院都只是对自己部门监控的局限。”王晓毅如是说。

王晓毅说的第二件事是把数据变现。“我们现在的数据集成平台已经实现了整个智能化的管 理,对每一个数据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流转过哪一个科室哪一个人都要进行把控,数据在全院的流动是可以管控的。要让医疗行业或者说医院的数据变成资产,因为现在医院的数据就是利用,并没有形成资产,变现能力不强。”

举例说,如果数据只是放在服务器,它不能产生更多的价值。就像一个土豆,放在冰箱还是个土豆,不能成为酸辣土豆丝。而将来,以数据为导向形成上下游的生态圈,必然催生新的经济生态,需要使用数据做这些事就要向医院支付费用,而医院将向个人支付,因为数据所有权在个人。“随着国家政策的不断开放,医生协同数据想要做科研,拿了科研经费,将来会越来越需要如何高效对医院的数据进行统计和管理以及资产化。”王晓毅认为这是一个重要趋势。

但是,现实的情况却是数据没有渠道,需要数据的机构只能凭关系从医生手里找一些好的数据。据王晓毅透露,医博公司正在积极和赛宝集团合作,后者旗下有一个数据标准委员会,双方将连同广东省相关部门成立协会,试图积极促成医疗数据分析及数据的资产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