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D TO RIO

ROAD TO RIO

Business Traveller (China) - - 페이지 1 -

是我第一次到贫民窟 里,不得不承认我有点 紧张。在此之前我取得 一些关于曾任英国广播公司BBC特 派 员 、 名 为 Bob Nadkarni( 被 形 容 为“有点古怪”的人)的相关情报, 他是90年代第一个定居在里约恶名 昭彰贫民窟的西方人,不但在此建 立个人附带精品旅馆的住所及举办 超受欢迎的爵士乐之夜(jazzrio.com/ en),而且还有胆量驱赶那些横行当 地、拥枪自重的毒贩。

在抵达位于陡陗山顶的Tavares Bastos贫民区入口后,我依照手绘的 标志穿过两边尽是颓圮砖房及铁皮屋 的污秽窄巷。在走过一扇门时有条狗 朝着我吠,更远处有个妇女坐在门 口,旁边一个小女孩在玩头发。

“我希望它更早恢复。”Bob说这 是他咬牙切齿抱怨电力赶快回来, 从阴暗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电力 短缺是可以持续数天的常见问题, 特别是有人从整条街道悬起的整捆 黑色电线中非法私接线路的时候。 基于很好的理由,他的酒店被 称为“Maze(迷宫)”,这个拼凑而 成的高迪风格建筑物由多个客房组 成,其中3间是他家人所住,其它 就给客人住,两区由螺旋式楼梯 和走廊相连,同时在以碎瓷器铺 砌的平坦屋顶上有个附阶梯的小 塔楼,可通往一个休息区。这里的 视野很壮观,贫民区下来可到蓝 色的瓜纳巴拉海湾(Guanabara Bay) 和远处绝不会认错的面包山 (Sugarloaf Mountain)。 往右走上山坡,有一栋气派宏伟 的灰色大楼—警察总部(Batalhao de Operacoes Policiais Especiais) 。 2000年,Bob取得了他向政府倡议 行动的胜利,让政府在这里建立一 个精锐部队(Elite Squad)基地,是该 市所有贫民区里首个设置这种部队 的地方。在此之前,贫民窟都由民 兵打理,以致这些贫弱的群聚之地 经常变成混乱的战场。由于Bob的 协助,为这里的和平建立了一个先 例,Tavares Bastos的生活自此开始 改善,8年来当局发起大规模“贫民 区安抚计划”,将法律和秩序也带 到其他小区。

里 约 的 600 万 人 口 中 大 约 有 三 分 之一居住在贫民区,但自2008年以 来,超过30个贫民区,等同于50万 左右的人口已回复平静。该行动 起始于精锐部队带着坦克车和防 暴盾在公告日期内进入贫民区,驱 赶或逮捕犯罪份子。令人惊讶的是 他们并没有大肆开枪就完成了工 作,之后再指派年轻、特别受过训 练的安抚警察部队(Pacifying Police Units,UPPs)永久进驻。公共服务 如无线网络、污水系统、干净的 水、电力和有线电视都成为社会 化的一部分,并在一些小区,如 Complexo do Alemao,推出免费使 用电脑和培训课程的教育中心。 结果产生什么影响?政府公共安 全秘书处的一位发言人说:“在安抚 警察部队长驻之地,居民之间普遍的 氛围是生活起了很大改善。该部队所 做的工作已被小区认可,他们感觉部 队更值得信赖,因而与警方合作。”

导游Arnaldo Bichucher承认该计 划可能不够完美,但它终究是一项 进 步 :“已 安 抚 的 贫 民 区 中 仍 有 毒 贩,但他们不得不躲起来,他们再 也不能带着AK47步枪到处走,也不 能公开卖可卡因给大排长龙的人。 他们再也无法以为自已是地区老 大,也不能赚进同样的金钱。现在 孩子们的偶像是精锐警察。”  从人道主义角度来看,这对巴 西不仅是重要的一步,而且维基 解密揭露一份由美国驻里约领事 馆发出的2009电文显示(tinyurl.com/ lmjdofe),安抚计划同时预期会带来 新的商业并刺激经济。该文件指

出:“具有重大经济利益,一些分析 师估计,里约热内卢的经济会增长 380亿巴西雷亚尔(约966亿人民币), 而贫民区应会重新进入主流社会和 市场...,一些经济学家已预测在新 建项目和服务税收上会有9,000万雷 亚尔(约2.3亿人民币)的增长注入里 约市政府,而所有贫民区都应该纳 入里约州政府当局下。”

安抚政策促进经济发展

这座巴西第二大城位处壮阔大西 洋阳光普照的海岸边,在陡峭翠 绿的山峦之间迂回走出自己的道 路,这些高耸地带也是贫民区所依 附的地方,最穷困的里约人(称之 为“Carioca”的当地人)能享受最好 的景色(仅有站在科尔科瓦多山山顶 上的救世基督像能胜过他们)。 另一方面,富人反而住在较低的 区域,例如弗拉门戈(Flamengo)、 列 布 隆 ( Leblon) 及 巴 拉 达 蒂 胡 卡 (Barra da Tijuca),以及风景如画的 圣特雷莎区(Santa Teresa),其蜿蜒的 鹅卵石街道比里约中央区(Centro)的 摩天建筑还高。里约著名的海滩- 伊 帕 内 玛 ( Ipanema) 和 科 帕 卡 巴 纳 (Copacabana)在周末人潮汹涌,海滩 的椅子、遮阳伞下挤满了古铜色皮 肤的当地人,包括在浪花中嬉戏和 踢足球的人群。在2016年奥运会期 间,科帕卡巴纳将主办游泳、三项 全能和沙滩排球比赛。 尽管贫富之间有很明显的分野, 但由于造船、石化、钢铁、医药、 石油和天然气等产业兴盛,里约依 然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工业枢纽。巴 西两间最大的石油公司-巴西国有 石油公司(Petrobras)及巴西淡水河 谷 公 司 ( Vale) 的 总 部 皆 设 立 在 此 , 美 国 的 哈 里 伯 顿 公 司 ( Halliburton) 和 斯 伦 贝 谢 公 司 ( Schlumberger), 以 及 英 国 的 BP 也 有 企 业 在 这 里 。 去年6月,巴西开始从巨大的深海 Lula Nordeste 盐 下 层 油 田 生 产 原 油 , 预 估 可 填 满 83 亿 桶 。 巴 西 将 来可能成为世界最大的黑金生产 商之一。尽管如此,贫民区导游 Marcelo Armstrong (favelatour.com. br)提醒说:“人们认为巴西拥有闪 亮兴旺的经济,但其实还有很多事 要做。”

里约会议及旅游局(rcvb.com.br)局 长Paulo Senise说:“在里约,贫民区 的居民和市区居民之间一直都具有 良好的关系,因为那些在贫民区居 民在服务业方面是很好的劳动力, 对国内职场来说也是,如女佣、保 姆、厨师、司机等,由于现在的安 抚政策,所以他们可以做的工作更 多。大多数产业都有很高的人力需 求,像是每个酒店房间就创造五个 上岗工作机会,所以它是直接让这 些小区受益。” 他 补 充 道 :“安 抚 政 策 也 为 小 企 业主创造合适的环境。以前那是 不可能在这些运营任何生意的, 但现在我们有人(从外面来)在贫民 区设立酒店,有些是小旅社,有些 是精品酒店。拥有11间房的Mirante do Arvrao酒店座落于2011年平定的 Vidigal贫民区,它于去年8月开业, 由知名的本地建筑师Helio Pellegrino 设计。在很多这类区域,房地产价 值也已经提升多达50%。

里约热内卢市长Eduardo Paes提出 他的观点:“几十年来,城市的几个 区域被有组织的犯罪集团操控,整 个城市的暴力不断威胁市民和游客 安全。在这样的环境下,很自然企 业和人们会去寻求更安全的投资或 居住及工作之处。直到最近之前, 这城市的现实状况就是一个生活 在贫民区与其他地区之间的‘分隔 城市’。我们正在试着通过融合这 座城市来改变它,到目前为止, 我们已投资了21亿雷亚尔(约54亿人 民币)。”

拉丁美洲旅游协会主席Chris Pickard 于1977到1999年之间居住在里约,现

在也是经常 回来。他说: “它已变得出乎意 料了。我应该会是首先 说我不认为政策能起作用 的人之一,但它已然改变 了城市全部地区,还有基 本上以前属于禁区的部分。 这些不只包括贫民区附近的 旅游景点,也包括里约市中 心。我几个星期前到那里时, 他们正开放缆车系统,协助人 们上下山区地带。这是很简单 又聪明的做法。他们带来机会, 也开放这些地区让人民生活。” 仍有数以百计的贫民区还处于 毒贩的控制下,但随着政策的持续 进行,希望接下两年能够平定另外 70个贫民区,及时在今年里约主办 世界杯足球赛和2016年奥运会时有 所成绩。这些运动赛事将吸引超过 150万的游客,所以确保整体的安全 将是第一要务。根据里约的公共安 全秘书处统计,2009年至2011年之 间,该市的凶杀案下降了29%,那么 看起来安抚行动已经产生了影响。

为了因应游客的大量涌入,酒店数 量正快速扩大中。该市现在仅有 少数的城市五星级酒店,面海的 Copacabana Palace酒店是最具标志 性的一家,已开业近百年。它去年 完成全面翻新工程,拥有241间客 房,并提供免费无线上网,还有令 人眼睛一亮的室外游泳池和Cipriani 餐厅。

科 帕 卡 巴 纳 海 滩 接 着 会 有 245 间 房的JW万豪及388间 房的索菲特酒店,伊帕 内玛海滨前则会出现89间 房的Fasano酒店和44间房的 Relais and Châteaux Santa Teresa。 四 星 级 项 目 包 括 喜 来 登 、 Go l d e n Tulip和诺富特酒店。雅高集团在这 里有不少酒店,其它品牌还包括宜 必思、美居等,而增长最快速的巴 西连锁酒店是Windsor酒店集团,在 里约有11个项目(经过两年改造后, Miramar 酒 店 将 于 5 月 重 新 开 业 ) 。

与此同时,还有70家新酒店正在 建设中,一半以上是四星或五星 级 项 目 。 旅 游 局 局 长 Paulo Senise 说:“这表示我们会在已有的29,000 间客房的基础上再加18,000间新客 房。”君悦酒店和希尔顿酒店等品 牌均证实及时在奥运会之前开业, 里约西南海岸的巴拉达蒂胡卡,也 就是奥运村所在地,是另一个发展 的新热点(Windsor酒店计划今年在 此开设至少两间酒店)。 不但城市里有最大的海滩,巴拉 达蒂胡卡区还拥有南美洲最大的会 议中心之一-Riocentro,再加上20 多个购物商场和最近揭幕的Cidade das Artes,这是一个占地9万平方米 的娱乐场所,并设置1,800个座位的 音乐厅中。里约奥运公园在运动会 期间将举办超过20项体育赛事,另 外的Olympic Arena运动场、Maria Lenk Aquatic Centre水上运动中心和 Olympic Velodrome赛车场。 位于海边的马拉比尔哈港口区 ( Porto Maravilha) 得 到 超 过 80 亿 雷 亚 尔 ( 约 207 亿 人 民 币 ) 的 投 资 。 当 我到这里时,它仍是充满灰尘的 工地,在巴西最大的公私营企业 合作之下,外界将会看到丑陋的 Perimetral 高 架 桥 被 拆 除 , 取 而 代 之的是Binary高速公路、4公里长的 隧道和65万平方米的新路面,再加 上中央轻轨铁路系统和两个博物馆 兴建起来,其中的里约艺术博物馆

(Rio Art Museum)在去年3月揭幕, 另一个15,000平方米大的明日博物 馆(Museum of Tomorrow)预计于今年 开幕。Paes市长说:“通过这所有的 工程,我们的目标是实现港口城市 变迁的突破性改革,并将该地区转 化为旅游、商业和住宅的枢纽。”

商业巨子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还宣布计划在马拉比尔哈港 口建立金砖四国中“最大的城市办 公室综合项目”。里约特朗普塔 (Trump Towers Rio)将由五个38层的 摩天大楼组成,造价超过美金25个 亿,其中两个应该会在2016年建成。

去年6月,可容纳78,000人、同时 是世界杯和奥运会重要场址的马拉 卡纳体育场(Maracana stadium)重新 开放(尽管在运营时有不少问题), 经过重金改造之后,及时赶上它第 一场英巴之间的友谊赛。而里约的 市立阿维兰体育场(Joao Havelange stadium)就没这么好运,它的屋顶被 发现在强风吹袭之下可能崩塌,所 以已于去年3月关闭。去年2月,光 荣码硕(Marina da Gloria)2万平方米 的商店和会议综合场所的工程也在 进行中,2016年再次开幕。

以高科技强化城市安全

除非你是以轮滑、滑板、慢跑或 海滨散步的方式穿越里约,否则 尖峰时间的车行是一大挑战,所 以里约祭出了更多的交通增进计 划 , 更 多 的 公 共 交 通 包 括 2016 年 将 投 入 使 用 的 VLT 电 车 , 它 穿 越 市 区 , 连 接 42 个 车 站 ; 另 外 还 有 2012 年 夏 天 开 始 运 营 的 BRT( 快 速 公交运输)系统,连结巴拉达蒂 胡 卡 区 到 圣 克 鲁 斯 ( Santa Cruz) 之 间 的 Transoeste 路 线 , 其 他 三 条 路线-Transbrasil、Transcarioca和 Transolimpica也在建设中。

同时,里约与IBM合作创建一个 高科技的“任务指挥中心”,以全 市各处900个摄影机,提供实时连续 镜头,使当局能够监测道路、建筑 物及桥梁,在山崩、水灾或其他问 题,例如嘉年华会等公众活动过度 拥挤时立即作出反应。在地质脆弱 的山坡贫民区即将下大雨时,现在 会有报警响起,让本地人有更多机 会尽可能撤退到安全的地方。 如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里约 运营中心于2010年12月开幕,集合 从30多个机构的工作人员,不断从 传感器和实时地图收集数据,因此 改善了30%的紧急反应时间。其行 政总裁Pedro Junqueira说:“该中心 旨在提高整个城市的生活质量,不 只是在贫困地区。通过结合来自不 同机构的服务至一体,市政府力求 加速执行居民服务需求,并提供更 好的城市生活。” 我利用停留在此的最后一晚沿着 海滨散步,当我来到分开科帕卡巴 纳和伊帕内玛的阿波多(Arpoador) 岩石地面,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场 景,有数百人聚集在一起,并举起 他们的手臂在膜拜满月。我停下来 听听他们吟唱,然后再走到沙滩, 虽然远处的海洋漆黑一片,但还是 不平静。 在里约,大刀阔斧的变革正在进 行,空气中满是更新的乐观氛围。 无论您有没有要前来共襄世界杯盛 举,或打算预订奥运会,来这里出 差很可能都超越你的预期,所以有 机会千万不要错过了。

本页上及下: 科帕卡巴纳海滩; 明日博物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