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来京城去

Business Traveller (China) - - CONTENTS - 文/Mark Graham、林秀敏

现代的北京胡同不再纯粹是本地居民的活动及住所之地,而是充满各种奇特异趣的魅力空间。

现代的北京胡同不再纯粹是本地居民活动及住所之地,而是充满各种奇特异趣的魅力空间。

北京的壮美和史诗般的架构,恐怕世界上没有其他城市可以比拟-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宫殿、世界上最大的公共广场、世界上最奇特角度的摩天大楼。然而在和故宫、天安门广场和中央电视台塔那些美丽的曲线之间,隐藏在首都里的那些胡同,为这个城市增添一种邋遢的魅力和混沌的氛围。

在那些胡同这些小巷,迎面而来的汽车必须进行精细的驾驶测量才能通过,而那些住在独立的院落的家庭们彼此和谐的相处,胡同里的房子都是粗糙而简单,事实上在北京城市快速发展的时代,只有仅存下一些小区,而且不少都是被改建过。许多胡同房子已经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那处高耸全新的公寓,而许多留下来的,尤其是在市区精华地段里头的,都被那些有冒险心的企业家们改造成精品店,餐馆,酒吧和酒店。

在现代时尚的北京,你可以住在一个胡同里的酒店,然后漫步到历史古迹钟楼和鼓楼去,或是从雍和宫出来,一、二分钟就可以步行到酒吧,喝上手榨的工艺啤酒,并且可以在一个可追溯到明朝的藏族寺庙里享受一顿美食。

深藏在宝钞胡同里的The Orchid酒店,是一位加拿大人Joel Shuchat所经营的一间胡同酒店,一条仅容得下一人行走的窄巷,那是一条喧闹的胡同,那里的空气充满了锅碗瓢盆叮当声,当地居民的大声聊天。

只有10间客房的Orchid酒店有公共露台和自带露台的套房。你会看到西方的设计与中式的铺陈相得益彰,在酒店里感受到另外一种宁静,屋顶酒吧餐厅在午餐和晚餐时间对公众开放,在北京污染没有那么严重,还可以见到蓝天的时候,这里的露台景观极好,可以看到胡同人家的景象以及北京市中心的繁华。Shuchat说:“我迷恋胡同是因为它的密度和人性化的感觉,有时候我看看周围,总会有些荒谬的事会发生。”兰花酒店周围也有不少可发掘的珍宝,像是Great

Leap Brewing (大跃啤酒) ,是这个城市一个创新的酿酒坊,美国人Carl Setzer在这里创造出他标志性的皇家马蜂蜜黄金加上四川花椒的啤酒口味,还有生产其他淡色麦芽酒和啤酒。

很难在这些胡同院落里再找到可以开啤酒酿造作坊的位置,所以他们在三里屯夜生活区那里还开有两家分店,店面比较大,装潢更经典而且提供食物的选择。Setzer说: “我想大家还是喜欢到胡同老店这里来的原因是,这是一个能够激发人们来开始品尝自酿啤酒的地方。”

这里靠近北京最有名的胡同-南锣鼓巷,在那近一公里长的巷子里,两旁都是酒吧、精品店、咖啡馆、餐厅、背包客旅馆和一些卖小玩意儿的商店。

其中创可贴T恤潮店是由一个

长期居住在北京的老外Domi ni c

Johnson Hill所创立的,它的店里卖的东西都是和中国或北京有关的俚语,各种古怪幽默的主题,还有像是穿着军装的芭蕾舞演员、北京地铁图、毛泽东主席语录等都被印制在T恤上。

Johnson-Hill说:“这座城市的灵魂在胡同里,这就是所有的历史开始的地方,在这里,在这里让你感觉很有存在感,是真切的生活着。”他自己住在一个翻新过的四合院里。

就在离南锣鼓主巷不远的地方有一间受欢迎的餐厅酒吧-四角餐厅

(Four Corners),是由一位越南裔加拿大籍的Jun Trinh所开设的,稍微再远一点的地方,在故宫的外围有一间Temple Restaurant,座落在一个曾是藏族僧人为明朝皇帝制作卷轴的庙宇,现在变成提供欧洲美食菜肴的精致餐厅,老板是比利时人

Ignace LeCleir。LeCleir说:“对于生活在一个有2000万人口的大城市里,但是在这些胡同里,你却感觉到它是安静的,这是很奇妙的感觉。当你走在这些巷弄里,它是如此放松,你几乎感觉你是在一个小村庄里。”

在北京那些最大的胡同大栅栏,那里有高档餐厅 就位

在天安门广场的南面,那栋建筑所在的周围是一些仿清朝的现代建筑物,但是穿插的小巷就不是那么有秩序,一个迷宫般的残破的公寓楼夹杂在简陋的餐馆、陈腐的书店、茶叶店,和一些布满尘土的老旧古董商场。

在晚餐用餐之前在这里喝点小酒,欣赏故宫景致是很好的地方,这里是澳大利亚人Michelle Garnaut在这里开设的餐厅,之前在上海外滩已经拥有一家享誉盛名的米氏餐厅Mon the Bund。Briton Will Yorke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最早在五道营胡同那里开了一间Vineyard Cafe (葡萄院儿) ,到现在共有五家分店,包括有一间自酿的啤酒厂生产一些自己品牌的麦芽啤酒像是Longbowmen、

Pilgrim’s Progress,Seeing Double和Man with the Golden Hop这样有趣的

名称。

最早的那间葡萄院儿咖啡馆在开张之前就遭遇到一些大问题,在

Yorke和中国妻子花了他们大部分储蓄将传统的四合院改造适合餐厅使用后,却发现整个胡同被政府列入重建发展计划,包括他们的建筑在内。好在这条街道最终逃脱被拆除改建的命运,而他们的咖啡馆从一开业后就很成功,并且吸引其他企业家效仿到这里开店。现在五道营是一个蓬勃发展的新点,老式四合院被转换为现代化使用,有不少家西式餐厅,提供希腊、西班牙和意大利食物,并且有越来越多的精品店,生活方式的商店和工艺品店进驻。

那些自制啤酒在Yorke不同分店里轮流贩卖,可以在五道营箭厂胡同 里的Stuff’d或是使馆区北边亮马河那的Vineyard Cafe(河边店)找到,河边店那里有一个迷人的屋顶酒吧。酒吧的菜单里受欢迎的选择像是汉堡和薯条、炸鱼和薯片、披萨和三明治,还有一些英国的传统食物,包括牧羊人派和苏格兰蛋。

五道营很容易找到,位于庸和宫对面方向,距离很近的地方,在那里另一个舒适的东四八条胡同里,可以找到一个提供自酿鲜啤酒的地方Slow BoatBrewery Taproom (悠航鲜啤)。

这是一个简单而平凡的地方,提供各种各样自酿鲜啤酒,一些有趣的名字像是Monkey’ s Fist IPA、Man-ofWar Porter和Dragon Boat Ale,老板

美国人Chandler Jurinka对自家出品的

食物很骄傲,特别是汉堡,一直被当地一些杂志评为京城最好之一。

Chandler已经计划在三里屯的夜生活区开设第二家Slowboat,即使那里已经有两家专门从事自酿工艺啤酒酒吧-大跃进酒吧和京A。

京A啤酒酿造作坊位于市中心原工厂改造的一个建筑群1949Hidden

City里,那里头有高雅的全鸭季餐厅以及、由美国大厨Max Levy主掌,得到高评价的Okra日本餐厅等,这里也是将胡同里建筑转变成现代时尚风格,是在北京大规模拆迁后还留存有少数过去历史的证明。在他们酿的啤酒里有一款叫做

Airpocalypse Double IPA,它的啤酒价格是在北京恶劣空气污染指数相关,当污染指数上升时,啤酒价格下降。在京A的酒单里常常会有一些变化,经常可以见到的有的Workers’Pale Ale、Chengdu Harvest IPA、Black Velvet Vanilla Stout、Lucky 8 Lager 和贵州熏辣椒Porter。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转型例子,就是市郊的798工厂,现在成为全国领先的艺术区。那些曾经用来制造武器和电子产品的建筑物,曾经荒废好一阵子,直到艺术品收藏家

Guy Ullens (尤伦斯)看到这里的潜力,认为这些挑高空间很适合用于拿来陈列大型油画,巨型雕塑或是装置艺术作品和安装工作。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是第一个进驻798的大型画廊,在包浩斯风格的建筑里,展示一些前卫,或是经常引起争议的艺术。除了在

UCCA先锋性的艺术品,还有其他的画廊如佩斯、长征空间等,都展出挑战当代艺术界限的各种前卫作品,还有各种小画廊点缀在狭窄的街道里,以及不少不错的小咖啡店和酒吧。

想要找高档一点的地方,园区里

和短途旅行,当然会有钻研胡同历史的深度游。

一个创新的方式来探索与北京胡同就是Beijing Sideways(北京跨斗摩托) ,这是一家专门从事跨斗摩托旅游项目的公司,他们最新的胡同旅游项目是利用电动摩托车,这样可以更好的穿行在胡同里狭窄的巷道。胡同里也会有些人力车在接待 游客,但是最好要先谈好价钱,因为有时候可能会被漫天要价。

但如果时间允许,只要手里有张地图,随意漫步穿行在胡同里,漫无目的游荡是最好的。在南锣鼓巷、后海附近和五道营那里的胡同巷弄都有各自属于老北京的迹理、气味和风情,缓慢丈量胡同里的生活节奏,体验这个城市的过去和现在。 头有格瑞丝酒店,或是邻近有东隅酒店,在那里很有机会见到具有争议性的著名艺术家艾未未,他常出现在酒店的地下酒吧-仙吧。

另一个探索这个艺术景观的方式就是向Bespoke旅行公司预订服务,他们常为一些名人顾客组织相类似行程,这个公司有各种不同的项目,针对北京的美食、文化、历史

右页至本页顺时钟方向:京A餐厅;Orchid酒店;前门M餐厅景观位;仙吧里的游戏台;Great Leap老板Carl在亲釀啤酒

左页: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全鸭季里的Bollinger香槟吧; Okra餐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