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沙

向华沙出发,探索波罗的海魅力海岸。

Business Traveller (China) - - SPOTLIGHT ON… WARSAW - 文/Andrew Eames、何展程

若你说华沙不是一个特别吸引人的地方,这是正常的。经过历史的摧残,部分地方草草重建,这个波兰首都其实让旅客不太想在完成出差的工作后多留一会。庆幸的是城市附近有其他选择,只是在去年初之前都算远距离,难以成为周末短途旅行。

现在不一样了。由于时速200公里的潘多利诺列车(Pendolino,一种采用主动倾斜式技术的电联车),也就是波兰高速铁路(Express InterCity Premium/EIP)通车,乘客可以用合理的票价,数小时内到达克拉科夫(Krakow)、弗罗茨瓦夫(Wroclaw)和格但斯克(Gdansk)等地。

我去格但斯克的旅程有350公里,但车资却和27公里长的希斯洛机场快线(次等舱位约RMB208;intercity.pl)价位一样,而且还包括免费饮料和无线网络。我选择到格但斯克的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看过一些有关其出乎预料美丽的有趣讯息。见识过华沙冷冰冰的混凝土和钢骨大楼,我也想感受一下海岸景致。我听闻格但斯克海岸周边是索波特(Sopot)优美的海滨景区,以往是政治局官员(前苏联共产党委员)的度假胜地。

华沙的中央车站是苏联共产党政治局最后象征之一,是一个里面空旷、一体成形的现代主义水泥建筑。它在1975年建成,当时是为了让到访的苏联领导人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 Leonid Brezhnev)留下深刻印象。月台令人联想到地下停车场,当潘多利诺列车驶至,是一种新颖、明亮、舒适的感觉。

我不太认识波兰的郊区,所以列车飞驶而过时,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看风景。最初是平坦的地形,是一片大范围的谷物田,接着就变成起伏的山丘、湖泊、果园,交错在维斯瓦河( Vistula River)附近。列车快到达时,我们经过在水边的一个巨大堡垒-马波可城堡(Malbork Castle),这里在15世纪是做为条顿骑士团的驻地,也是我来此的目的地之一。

不像华沙中央车站,格但斯克站就如同一个城市门户该有的样子,像宏伟的大殿。但再走进城市就与我想象的不同,格但斯克市中心好像台夫特(Delft), 一大片荷兰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空运到波罗的海沿岸。

市中心天际线由山形墙、鹅卵石街道、柔和的颜色、红砖哥特式塔为主导。在

街上有怪兽滴水嘴、雕刻、细致的石膏作品、镶嵌玻璃和步行街拱门和海滨步道。尤其在华沙的悲伤过后,这个区域充满了人们的笑声、街头音乐。格但斯克同时是一所一流音乐学院所在地。

格但斯克与其他波兰城市的意义不同,是有种说法的。格但斯克的历史复杂,但本质上是仿照德国的吕贝克(Lubeck),为汉萨同盟(Hanseatic)贸易城市,由荷兰、德国、英国人建立。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都是独立自治,有点像威尼斯。德国人称之为但泽(Danzig),一直使用德语,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以这个籍口入侵波兰。

我在长广场(Dlugi Targ)的丽笙酒店Radisson Blu( radissonblu. com/ hotelgdansk)订了房间。这个是市内主要的长形广场,开满了餐厅和售卖不同大小、价钱的波兰波罗的海琥珀的店家;而这家外观以荷兰巴洛克式设计的丽笙酒店则拥有现代感室内装潢,斯堪的纳维亚、德国、英国人都选择在这里召开会议。

据总经理Michael Saling表示,这里主要的主议话题围绕造船和外包服务,而后者是因为是这个区域已发展出一条 兴旺的商业路线,以具竞争力的价钱为海外公司提供会计和系统管理。很明显的,自2012年以来,波兰人称为三联市(Tri-City)的格但斯克、索波特和邻近的格丁尼亚(Gdynia)慢慢地兴盛起来,部分原因归功于当年波兰和乌克兰合办的欧洲足球协会联盟欧洲国家杯,使波兰令国际粉丝留下好印象。

这里还发生了一些值得关注的事。由于有德国这个背景,战争尾声之际格但斯克被红军重重破坏,经历了刻苦的重建过程,而这个过程仍然进行中,就在酒店过河的对面,仍然可以见到以前城市贸易活跃之时的巨大老粮仓,它颓垣败瓦的部分。

那岸边原本是汉萨港( H a n s e a t i c Port),但现在则以休闲活动为主,在较新的港口有游船提供游览行程,或前往名为Hel的海滨度假村,从港湾出发搭船两小时。可惜我没有太多时间可以前往Hel,但我至少在格但斯克海边漫步了一会儿,也品尝Targ Rybny渔市 餐厅(地址:6C Targ Rybny Ulica;电话:48 583 209 011;targrybny.pl)鲜美的马赛鱼汤,说起来,我还是体验到当地特色及美食,最好的是那份轻松悠闲。

往码头甲板方向,我找到两处与莱赫瓦文萨(Lech Walesa)这个人权运动家、前波兰总统、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有关的地方。其中一个是他以前工作的地方,是一间简陋的屋舍。第二个地方是他的新办公室,在新建、锈红色的团结中心(Solidarity Centre),后者于2013年开幕, 展览人权运动的起源、面对的压迫和深远的影响。(地址:1 Plac Solidarnosci;门票约RMB30;ecs.gda.pl)。

停留在格但斯克一天后,我出发到索波特(每隔数分钟都有列车到达),发现自己在此后是身处于优雅的古典别墅群,以及两旁精品店林立的长街道上,一直延伸到海边,直至欧洲最长的木制码头。游人会前来观看天鹅及其周边美丽的装饰设计(波罗的海是有咸味的水,但并不全是份)。虽然索波特是个聚集人潮的地方,其中的复古氛围很吸引人。提醒你,年初来,比较没有太多人。

已有90年历史,由索菲特酒店翻新的Grand Hotel,是许多名流到此会选择下榻的地点,墙上的摄影照片摆放没什么规律,包括佛拉迪米尔•佛拉迪米罗维奇普丁(Vladimir Putin)、夏尔• 戴高乐将军(General de Gaulle)、王子(Prince)和夏奇拉(Shakira)都在其中。餐厅有大片窗户可看到沙滩,有种像在邮轮里的 感觉。

不过我倒是找了一个新地点用午餐,该处正可反映了本地更新后的活跃生活样貌-艺术咖啡店Zatoka Sztuki(地址:14 Al F Mamuszki;电话:48 785 881 390;mcka.pl)座落在沙滩背面的优越 位置,菜单比较传统,像是味道浓郁的罗宋汤、菜肉波兰饺子,约RMB35就可以点上不少份量,以海滩地点来说是个好价钱。

隔天,我搭飞机离开格但斯克,而非乘火车。机场的人不多,很安静地为我周末划上句号。

本页至右页:华沙新与旧两岸城景;砖红色的团结中心;波兰高速铁路;艺术咖啡店Zatoka Sztuki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