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水”威士忌有不少粉丝,也掳获许多亚洲行家级爱好者的心和味觉。这里集合数家亚太地区威士忌酒吧,提供您品鉴的一时之选。

“生命之水”威士忌有不少粉丝,也掳获许多亚洲行家级爱好者的心和味觉。这里集合数家亚太地区威士忌酒吧,提供您品鉴的一时之选。

Business Traveller (China) - - CONTENTS - 文/Robin Lynam、尹晓梅

苏格兰威士忌自从19世纪由英国贸易商及殖民者引进亚洲后,就成了这里很受欢迎的酒饮。只是近来除了苏格兰之外,许多国家现在也生产这种烈酒,甚至成了本区域重度鉴赏家的关注焦点。

2014年,新加坡是全球苏格兰威士忌第三大市场,第四是台湾,韩国第八,印度第十一,以及第十六的日本市场。新加坡是烈酒贸易再输出的转口中心,很多进口至该地的威士忌预计会再转运至其他东南亚国家和中国,可以说这个集体市场的规模相当巨大。

威士忌文化首次于日本兴起,但为什么它在进口国市场排名中却非前头几名?其中一个原因是它可以自行生产质量极佳的烈酒。这里的酒厂广泛遵循着苏格兰风格,自19世纪70年代以来就一直活跃在市场上,在过去30年终于生产出获得国际认可的威士忌。遍尝全球威士忌的达人Jim Murray,所出版的高知名度《Whisky Bible》在2015年将Yamazaki Single Malt Sherry Cask 2013选为“全球最佳威士忌”。

台湾是世界上唯一在单一麦芽苏格兰威士忌上的消费额超过了调和麦芽威士忌的市场,同时也制造出一流的烈酒,虽然数量相对少很多。2015年世界威士忌竞赛(2015 World Whiskies Awards)对世界各地而来的威士忌进行盲测,包括苏格兰和日本的优异酒品,最后是台湾噶玛兰VINHO葡萄酒桶威士忌原酒(Kavalan Solist Vinho Barrique)被评为“2015年世界最佳单一麦芽威士忌”,这个结果当然让这款酒身价水涨船高,台湾威士忌的全球知名度同时大增。

世界鉴赏家的中心

亚洲原本是处于威士忌世界的边缘地带,但现在已成为它的中心,欧洲、斯堪的那维亚、美洲和大洋洲等区域的生产商都急于打入这个庞大的市场。亚洲比较 有水平的酒吧需拥有精选威士忌,这个条件已经成为基本要求,最好还有威士忌专家驻店,原本这些在日本以外不多见,但现在已经扩增不少。

全球知名的酒业集团帝亚吉欧(Diageo)香港地区经理Martin Newell说:“亚洲每座城市都有自己还不错的威士忌酒吧小圈子;它们大多是小而隐密的日本风格,客人经常会选择坐在吧台前,从众多威士忌品牌中挑一种。”帝亚吉欧旗下拥有一系列知名品牌,包括尊尼获加 (Johnnie Walker)蓝牌和金牌苏格兰威士忌等。

在许多国家的“日式威士忌酒吧”一词代表是 “好威士忌酒吧”,但Newell认为,澳大利亚酒吧对新一代的烈酒殿堂也有显著影响。他表示:“说到亚洲的威士忌酒吧,你无法忽略掉悉尼的Baxter Inn(thebaxterinn.com)。它是那种经常会被覆制的酒吧之一。酒吧有一个高大的酒墙,放了两把梯子好爬上去,酒瓶的展示相当吸人眼球。这种设计对某些地方产生巨大影响力,像是香港的Stockton(stockton. com.hk)。” “另一个威士忌酒吧趋势是来自于墨尔本的Boiler maker House (boilermakerhouse.com),它在纽约 也有一个酒吧。他们准备了500款威士忌和大约150款精酿啤酒,而且会将一杯威士忌和一罐啤酒做搭配,所以你可以同时喝到两者,它们可互补。”他说。

从高端别致到后街秘境

总是受到青睐的是那些具会所私密性及经典风格的威士忌酒吧,像是反映亚洲殖民历史的上海外滩华尔道夫酒店廊吧(waldorfastoriashanghai.com),它曾是上海总会的酒吧,设有一个长34米的吧台,现在更提供一些鉴赏家级的罕见威士忌。

香港走英式传统风格路线的Angel’s Share威士忌酒吧餐厅(angelsshare.hk)老板Charlene Dawes说:“我

认为当人们走进来,要是看到对的玻璃器皿和酒瓶放在适当的位置上,他们会对这个地方的感觉更好,而且对这里的酒饮也更具信心。人们喜欢秩序感。”这间酒吧是亚洲将威士忌从木桶中抽出直接服务客人的少间酒吧之一。

讲究的地方有人爱,但对另一些威士忌爱好者来说,不要太正式、可以让人放松的环境更佳。Newell说: “我最喜欢的上海酒吧之一是酒池星座(Constellation; 新乐路86号),设计不会特别花俏,但我认为那就是威士忌酒吧的优秀元素之一-纯粹享受威士忌,它很低调朴实,只是一个狭窄的酒吧,兼容日本及苏格兰威士忌在内。”

到访东京或是前往日本其他主要城市的旅客,只需向酒店礼宾部询问,便可以得到一长串拥有威士忌佳酿的推荐酒吧名单。精选酒吧包括Bar High Five(barhighfive.com),这间全球知名的鸡尾酒吧搬至新址重新开业不久,拥有更多款威士忌;另一间Star Bar(starbar.jp)是以加入威士忌的冰块着称,以缓冻的冰球加入酒里,完美呈现酒的味道,但又不失日本特色,同时它也有质量俱佳的威士忌酒款。

东京柏悦酒店(parkhyatttokyo.com)的New York Bar对电影及日本威士忌爱好者来说皆具有标志性意义,因为它是2003年电影《迷失东京》拍摄地点。这里的威士忌酒单并不太长,但你肯定可以仿效电影男主角莫瑞,在新宿公园塔52楼之处喝一杯Hibiki 17 Year Old(响17年)鸡尾酒。

一如想象,台湾也有相当不错的威士忌酒吧选择。Alchemy Bar(台北市信义区信义路五段16-1号2楼)由明星级调酒师Angus Zou经营,在本地酒吧中深获好评,不但被认为是台北顶级鸡尾酒吧之一,同时具有不少典藏好酒,包括美式波本威士忌或是黑麦威士忌。

除了自己的酒吧,Angus Zou心目中还有什么理想酒吧名单?他会到“后院”(L'Arrière-Cour,台北市大安区安和路二段23巷4号)喝一杯,这是一家色调昏暗却让人感到亲切的酒吧,总是存有约400款威士忌,号称有如“威士忌博物馆”般;酒单会定期更换,自从2000年开业以来,它已提供数千种不同的佳酿。

历史精华

比起日本及台湾,在亚洲其他地方,独立运营的高质量威士忌酒吧算是稀少,不过在国际品牌酒店中还是常见到。因为这些高成本烈酒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从架上销完,国际连锁品牌比起大多数独立经营的酒吧更能担负这类成本支出。

凯悦酒店集团在其亚洲区域项目的几个特定酒店酒吧中,均能维持着绝佳的威士忌酒款(除了东京柏悦酒店外),包括新加坡君悦酒店的Brix(singapore.grand. hyattrestaurants.com),首尔柏悦酒店的The Timber House(seoul.park.hyatt.com),以及香港尖沙咀凯悦酒店请请吧(hongkong.tsimshatsui.hyatt.com)。

在泰国,曼谷文华东方酒店标志性的Bamboo Bar(mandarinoriental.com)有相当具口碑的威士忌选单,还有知名人物曾为座上宾。经常与之相提并论的是香港文华东方酒店千日里吧(mandarinoriental. com),这里收藏了超过109款纯麦威士忌,为世界藏量最多的酒吧之一。别的酒吧或许比它的威士忌酒款多,但是千日里吧那老式英式酒吧会所氛围及标志性的“威士忌墙”,让它仍是在香港市区求一方宁静的小酌圣地。

千日里助理酒吧经理Dominic Chu说:“我们提供的稀有酒款包括Macallan 30 Sherry Oak,这是千日里吧最名贵的威士忌,一杯定价为HK$1,900(RMB1,590)。 我们也有Macallan Fine Oak及Sherry Oak系列酒款;随着日本威士忌流行起来,在2014年,我们在酒

单里增加了日本威士忌。2015年再加入Kavalan (噶玛兰),我们也会推出定期的威士忌餐。”

酒品专家

香港的Butler Bar (香港尖沙咀么地道30号五楼)和Executive Bar ( executivebar- com- hk. blogspot. hk) 皆隐密藏身在商业区大厦的高楼层,而且没有街道上的招牌,有点像很多东京酒吧的经营模式。两者都有自己专门的调酒师,对从自己手中推出的威士忌和冰块认真到吹毛求疵。

不过香港这城市最大宗的威士忌酒单却被发现是在一个相对较新的酒吧-Safe Bubbles & Malt (facebook. com/safebubblesandmalt),它拥有超过1,000种威士忌酒款,大多来自苏格兰和日本,而且常在此地见到市面上已绝版的罕见老酒。策划过系列酒款的威士忌顾问Eric Huang说:“人们来这里享用威士忌,但也想学习;也许你喜欢特定时期的威士忌,但是你从没在外头试过60或70年代甚至更早的酒款。”

新加坡有两个特别值得一提的威士忌酒吧,一个是The Auld Alliance(theauldalliance.sg),另一个 是威士忌酒庄(La Maison du Whisky;whisky.sg)。 威士忌酒庄是源于法国的知名威士忌零售商兼分销商之一,也是该连锁店在法国以外唯一一家店;它在白天是一个精品酒铺零售店,到了晚间成了一间广受喜爱的酒吧。

The Auld Alliance也是由法国人管理,最近搬到位于龙都大酒店(Rendezvous Hotel)那的新址,它同时扩大收藏的酒款,现在已是亚洲最多威士忌酒款的酒吧之一。总监Emmanuel Dron说:“我们现在在酒吧里大约有1,500款威士忌,酒藏更大,整个酒吧比之前更加开放。”

专精于其他烈酒的酒吧也很多,例如金酒、龙舌兰酒、干邑白兰地、兰姆酒等,但没有一种酒像威士忌一样提供同样广泛的选择。用一句香港葡萄酒及烈酒专家Ron Taylor说的话表示:“你可以在一家酒吧点400款威士忌,但伏特加就不行,如果你这样做,出来的结果会让人感到非常无趣。威士忌的地位是公认的,它有大量的历史背景,但我主要还是认为单一纯麦威士忌及顶级兰姆酒才是最复杂的烈酒。”

我们就为它喝一杯吧!

左页及本页: 墨尔本的Boilermaker House; Alchemy Bar由明星级调酒师Angus Zou经营

跨页及本页: 酒藏甚大的Auld Alliance;悉尼Baxter Inn的Old Fashioned”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