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中美百日计划进展与前景

特朗普对公平贸易的定义停留在平衡贸易赤字上,认为如此能重振美国制造,产生更多国内就业机会,但这套逻辑在美国也正受到质疑

Caijing Magazine - - International - 文 /本刊记者蔡婷贻 编辑 / 袁雪

6月30日,北京一家五星级饭店内,戴着牛仔帽的美国客人举起香槟,庆祝一个他们等待14年的“特别客人”的到来——美国牛肉。

为了促进中美贸易平衡,美国农产品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当日出席“美国牛肉”欢迎会的美国农业部长柏度(Sunny Perdue)说,在两国领导协议的百日计划下,“农产品将有机会为两国经贸关系开道”。

受到像美国牛肉一样待遇的,还有于5月12日宣布的百日计划早期收获清单行业,包括美国生物科技业、天然气、信用评级、跨境结算、电子支付、债券结算等。同时,美国将开放中国熟制禽肉进口,承诺给予中国银行与其他外资银行同等的待遇。

随着中美两国于4月7日宣布的“100日计划”进入倒计时,各方对两大贸易体如何定调双边贸易关系、甚至化解贸易纠纷格外关注。

竞选时声称要为美国工人争取公平机会的特朗普,上任后放弃跨太平洋战略伙伴关系协定(TPP),并决定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定(NAFTA);接着把中美贸易与朝鲜问题挂钩,让不同议题的利益方感到困惑。他于4月29日签署行政命令,要求贸易代表和商务部长在180天 内完成对美国与所有国家的贸易和投资协议,以及对美国享有贸易顺差的贸易伙伴关系评估,评估结果将成为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基石。

特朗普对公平贸易的定义停留在平衡贸易赤字上,认为如此能重振美国制造,产生更多国内就业机会,但这套逻辑在美国也正受到质疑。各国就更不用说了,普遍担心他进一步采取保护主义,进而引发全球贸易战。

专门研究美国工人利益的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创始人福克斯(Jeff Faux)对《财经》记者说,国际贸易的问题不在贸易本身,而是谈判的美国贸易官员只考虑跨国企业、未想到美国工人的利益,特朗普政府没有真正的产业增长政策,他只是“去除规范”而非“重新规范”。

可以说,中美贸易面临着美国贸易政策未定、各个产业和利益团体角力引发的乱流。

美国前商务部负责中国事务的副助理部长李凡(Henry Levine)对《财经》记者指出,特朗普政府的经贸观念非常狭隘,把贸易赤字当作篮球计分一样,这造成以跨国企业为主的美国商业界严重的担忧。再者,特朗普在单纯的地产行业多年,造成他天真地因应着牵涉到 国家尊严、国家安全、再到中国国内形势的中美贸易问题。

美国投资者更关心双边投资协定

据中国海关数据,中国去年牛肉进口总额为25亿美元。美国牛肉出口农场和运营商为了符合中国要求,正按照标准重新饲养,因此真正大规模出口需要2-3年。另外,在市场定位上,美国牛肉将专注于中高价位市场,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牛肉区别。

为向贸易平衡迈进,中方进一步向美方开放农产品市场,除牛肉外,两国于2016年1月就进口美国大米达成的协议将加快美国大米的通关程序。由于美国大米加工厂和存储设施须接受美国农业部和中国监管机构的双重检疫和检查,原本预计去年首次出口的目标并未达成。除此之外,转基因作物也在开放之列,大豆和棉花将增加进口。

中美贸易总额在2016年达到5190亿美元。美国自中国进口商品和服务为4630亿美元,中国GDP约有4%来自对美出口,主要为消费商品,包括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电视、衣服和鞋,进口得以让这些商品在美国市场维持较低价。

中国自美国进口为1160亿美元,

主要为波音飞机、精密仪器和大豆等农产品,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研究显示,中国市场支持了美国260万个工作机会,至少4000亿美元的市场。

美国对中国的年度贸易赤字突破3470亿美元,特朗普上任后以降低赤字为目标。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统计反映,中国已成为美国货品第三大出口市场,自2006年以来美国30个州对中国的出口增长超过3倍,4个州增长超过500%。服务业出口对美国经济和就业的增长更扮演重要角色。“我们对中国的服务业出口快速增长超过(我们)对所有贸易伙伴的增长。”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 会长傅强恩(John Frisbie)表示。

现在,以美国在华投资的企业和贸易专家为代表的一批人认为,贸易平衡不应该是美中贸易的衡量标准。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中国区事务副会长彭捷宁(Jake Parker)就持这种观点。他对《财经》记者说,美中贸易逆差增加数倍,但是美国整体经济也比20年前增长了一倍,“这是因为我们不断购买美国不再制造的物品”。

他强调,现在推动的贸易平衡,对早期收获的清单上那些企业有帮助,但整体而言“贸易逆差不能反映整个结构性问题”。从美中全国委员会角度而言,所谓结构问题是对整个市场准入的限制, “特别是对一些外国企业完全进入中国市场的限制”。

经济学人智库中国分析师马志昻对《财经》记者解释,当代贸易已经变成非常复杂的议题,不仅仅只涉及商品进出口,投资和市场准入更成为其中要素,毕竟大部分出口企业最终希望能在目的地市场直接运营。“如果只看中美进出口,其实非常稳定,中国对美国出口在今年前五个月实际上仍在增长,自美国的进口也在增长,但从投资角度来看就不是如此。”

美国商会政策委员会主席罗斯(Lester Ross)也指出,贸易平衡不足以换来投资关系中需要的公平竞争环境,

在2017年针对中国市场经营环境的调查中,81%的会员认为他们比以前不受欢迎。

百日计划将于7月16日到期时,在华企业对谈判结果抱有希望,但他们普遍认为加快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以应对双边市场的结构性改变,才是当务之急。

李凡担心指出,目前中美贸易出现一个囧境,美国政府关心贸易赤字,但美国商业关心其他与投资相关问题,最后中国政府可能选择满足美国政府,增加对美进口,而商业的担忧却被忽略了。

“100天计划最突出的结果将是双方展现只要有足够政治意愿、事情就能实现。我们希望5月的承诺能完全实现,同时也期盼双方能够迅速就经济关系中的公平和回报性待遇的实质措施达成协议。”罗斯表示。美国商会调查显示, 80%会员支持中美尽快完成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

兑现竞选承诺的压力

中美贸易关系面临着不同变量的威胁。声称将为美国工人争取公平机会的特朗普于6月宣布推动基础设施计划, 计划将使用美国钢材和美国工人。而且,他正考虑对进口钢铁征收20%的进口税。

美国商务部今年初启动评估进口钢铁是否影响国家安全的232法案,该报告原本计划于6月底公布,目前被推迟到G20领导人会议之后。外界担心,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在报告公布时宣布新的制裁,届时可能引发贸易战,包括他国在其他产品上对美国采取报复性措施。

至今年4月止,中国钢铁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为2.1%,2016年为2.6%,远低于2008年的15.1%。今年以来,美国自加拿大进口的钢铁为自中国进口的8倍。但钢铁行业不免会拿中国当目标,特朗普在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美国期间,甚至讨论过中国钢铁经韩国再转出口到美国的问题。

另外,在美国铝业协会压力下,美国商务部于3月启动对中国进口铝箔的“双反”调查。中国是美国第二大铝进口来源国,美从中国的进口规模仅次于加拿大。中国商务部对于调查回应,不恰当地使用贸易手段,不仅伤害中国铝箔出口商的利益,更将弱化美国下游产业的 竞争力。

特朗普政府的强硬贸易政策可能引来对其保护主义的批评,但他确实面临兑现竞选承诺的压力。他在选举时提出的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对中国产品征收45%进口税承诺已经改变。

支持重新振兴美国制造业的团体,就极力推动特朗普针对外国钢铁和铝业采取行动,“美国制造”团体人士说,这对保护美国钢铁工人至关重要,他们也不认为所谓的贸易战会轻易引发。

福克斯(Jeff Faux)甚至认为,美国目前最需要的是重新思考经济政策,确认经济利益能够公平地重新分配,而不只是华尔街和跨国资本家受益。在此之前,美国与所有国家的贸易都应该先冻结。对特朗普上任后的作为,他已经感到悲观,觉得特朗普政府的谈判官员和共和党人士仍是原本获益的集团组合,贸易重新谈判不会为美国工人带来太大不同。

李凡指出,美国跨国企业文化为美国经济带来独一无二的多元化,企业外移让如棉制品行业得以进一步扩展,但美国政府确实需要在这过程中协助失业劳工转型。

特朗普的意志确实无法与市场利益相比。

福特汽车近日决定在中国投建新工厂,其全球运营总裁韩瑞麒(Joe Hinrichs)表示,在中国而非墨西哥建立福克斯车型生产线能够节省10亿美元,如此安排将使福特可以把资金用在扩展美国生产高利润的卡车和SUV工厂。

至于特朗普将外交问题与中美贸易进行联结,也未得到他预期的效果。7月4日朝鲜试射导弹后,他在推特上表达, “在世界历史上,美国签订了一些最差的贸易协定,为什么我们要遵守这些不帮助我们的国家的协议?”4分钟后,他发推特表示“今年第一季度,中朝贸易增加40%”。

2017年6月30日,北京,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美国农业部长柏都与中国农业部长韩长赋出席恢复对美国牛肉进口庆祝活动。时隔14年之后,美国牛肉首次重新进入中国市场。图/视觉中国

美国牛肉获准进入中国市场,这是今年5月中美两国“百日经贸计划”的早期成果之一。图/视觉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