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成为安倍挑战者

自民党对党章进行修改后,总裁最多可任期三届,这意味着安倍在明年第三次竞选自民党总裁成为可能,但现在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已跌破30%,进入了“危险水域”

Caijing Magazine - - International - 文 /本刊记者江玮 编辑 / 袁雪

这个夏天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来说并不好过,自民党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遭遇史无前例的惨败,他执政到2021年的前景不再那么明朗。自从2012年第二次上台以来,安倍的领导地位在很长一段时间无人可以撼动。在过去四年多的时间里,他几乎未尝败绩,率领自民党连续在四次参众两院选举中大获全胜。但如今来自党内外的压力和竞争让他感受到危机。

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已经跌破30%,进入“危险水域”,创下他第二次执政以 来的最低点。

日本时事通讯社在7月中旬发布的民调显示,日本民众对安倍政府的支持率为29.9%,比一个月前下跌15.2%。在民众不支持安倍内阁的原因中,排在第一位的是缺乏对首相的信任。

党内布局后安倍时代

在自民党失利东京都议会选举的第二天,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宣布将自民党内的麻生派、山东派和佐藤派合并为志公会,志公会一跃成为自民党第二大派系。尽管安倍背后的“细田派”仍然是自民党内最大的派阀,麻生也表示将继续支持安倍政权,但这一举动仍被视为对明年自民党总裁选举的一种布局。

“志公会的成立是为了增加麻生对内阁职位分配和党首选举的影响力。”美国咨询公司Teneo Holdings副总裁塔比亚斯·哈里斯对《财经》记者表示。哈里斯长期专注于日本问题研究,在他看来,麻生今年已经76岁,更有可能成为安倍继任者的是外务大臣岸田文雄。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岸田文雄透露出希望在安倍改组内阁时退出的想法,转而就任自民党党内重要职务,为“后安倍时代”竞选自民党总裁打下基础。

岸田自2012年12月安倍再次上台以来一直担任外相,任职时长已在战后日本历任外相中位列第二。作为安倍“地球仪外交”的执行者,岸田活跃在国际舞台,但在自民党内和地方上缺乏存在感,在安倍改组内阁之时回归党内,将为他明年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积攒更多人气。

即使是在安倍执政基础最坚固不动的时期,自民党内一直也有围绕“后安 倍接班人”的各种明争暗斗,党内意欲取代安倍地位的不止一人。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卢昊对《财经》记者分析说,“此前安倍深陷各种丑闻时,关于其健康问题的传言再次爆出,暗示着幕后政争再次升温。”

选举的连胜纪录曾经是安倍在党内的向心力所在。面对选举失败,想要挽回民众信任的安倍正准备进行内阁改组。“安倍将不得不这样做,但这不能解决问题。民众用选票表达了对安倍和自民党的不满。”日本政治分析人士森田实说。

失利东京都议会选举只是安倍面临的最新打击,安倍好友担任理事长的加计学园利用国家战略特区新设兽医学部、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在竞选期间失言等一系列问题,都构成了安倍执政四年半以来最大的考验。

安倍的第一个首相任期只维持了不到一年。但自从2012年率领自民党重新夺回执政地位以来,他一改日本首相任期“短命”的常态,已经成为日本自“二战”结束以来任期第三长的首相。由于缺乏有力的竞争对手,安倍在党内的地位似乎无人可以撼动,日本媒体将这种现象形容为“安倍独大”。作为自民党的总裁,安倍的任期将于明年9月到期。按照自民党此前的惯例,总裁最多只能任两届六年,安倍的首相生涯也将随之结束。

但今年3月,自民党对党章进行了修改,规定总裁最多可以任期三届,年限也延长至九年,这意味着安倍在明年第三次竞选自民党总裁成为可能。若能再次当选,安倍作为日本首相的任期将持续至2021年9月,他也将成为日本“二战”后执政时间最长的领导人。

这种可能性正在随着夏天一系列事态的发展而减小,安倍的领导地位开始受到质疑。

在卢昊看来,由于长期的“安倍独

大”,安倍及自民党实权层对于日本国内外政情反应趋于迟钝,对问题前景估计盲目乐观,应对也频繁出现问题。此次东京都选举为其敲响了“警钟”。

哈里斯指出,安倍决意在明年推动修宪使得事情变得更加糟糕,因为他的对手很容易对他的修宪时间表和内容进行批评。

日本共同社7月中旬的民调显示, 54.8%的人对首相安倍晋三推进的修宪表示反对。但执着于修宪的安倍并不打算停止其步伐,他表示今年秋天向临时国会提交自民党修宪方案的计划不变。安倍在接受日本《每日新闻》采访时重申将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第九条,把有关自卫队的内容写入宪法。

修宪动议需要得到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三分之二以上议员赞成,并在公投时获得半数以上的支持。目前,支持修宪的势力在国会已经拥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席位。

为了确保修宪所需的绝对多数席位,安倍不敢再轻易冒险提前大选,他也因此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执政工具,哈里斯分析说,“结果就是我们看到一些自民党高层,包括外相岸田文雄,已经开始在为争夺领导权铺路。”

自民党内另一个被视为安倍潜在继任者的是担任过自民党干事长的石破茂,他曾在安倍内阁担任地方创生担当大臣。在去年8月安倍改组内阁时,石破茂拒绝了对他的留任邀请,离开内阁,开始为下届总裁选举做准备。

石破茂是自民党内对安倍发出批评声音最多的人,自民党内部有人称他是“比民主党更大的反对力量”。他曾公开反对安倍延长自民党总裁的任期,在修宪问题上也与安倍有不同看法。但目前石破茂尚未能集结足够的支持来挑战安倍。

防卫大臣稻田朋美一度是安倍器重的接班人。她多次发表不当言论,不止 一次面临要求其下台的呼声,都被安倍力保。在今年6月东京都议会竞选期间,稻田在自民党候选人集会上借自卫队的名义拉票,再度引发舆论风暴。在8月初的内阁改组中,安倍将“弃车保帅”,撤换稻田朋美。

来自党外的挑战

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将自民党击败的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政党。“东京都民第一会”成立的时间只有六个月,它的领导者是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小池是东京都历史上第一位女知事,她也有可能成为日本历史上第一位女首相。

她曾在2008年竞选过自民党总裁,当时她说:“为了打破日本社会面临的僵局,我认为我们国家应该有一位女性候选人。”

作为曾经的自民党议员和内阁成员,小池对执政的自民党构成了挑战。尽管东京都议会选举是地方性选举,但某种程度上也影响全国性的政治议题。“东京都议会选举是日本政治特别是民情风向标之一,东京都因其政治经济地位的特殊性,在日本政治进程中占有重要地位。”卢昊说。

在竞选过程中,小池经常批评自民党是建制派的堡垒,指责腐败、既得利益和不透明等问题削弱了议会的权威。“如果我们不能恢复这个老旧议会的活力,我们就不能给东京带来彻底的变革。”小池说。

小池得到了自民党执政盟友公明党的支持。尽管两个政党在全国层面仍然是盟友,公明党和自民党在东京都议会的联盟在去年因为对削减议员工资的不同意见而分道扬镳。“自民党内部的权争,以及新兴政治力量的挑战,将逐步削弱安倍政权的执政基础。”卢昊说。

安倍则将东京都民第一会和已经解体的日本新党相提并论,认为它们只能在日本政坛昙花一现。新党在1993年的 国会选举中以挑战建制派的姿态成为日本的政治新星,最终碌碌无为,从政坛消失。

小池曾担任新党的副党首。在她的政治履历中,小池多次更换党籍,她也因此被称为“政治候鸟”。

从政之前,小池是日本电视台的新闻主播。在政界崭露头角后,小池得到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的赏识,被任命为环境大臣。2007年,她在安倍内阁出任防卫大臣,是日本首位女防卫相。作为日本鹰派政客,小池毫不掩饰自己的右翼主张,多次参拜靖国神社。

东京都民第一会的势头能否维持下去或者转化为全国性的政党还有待观察。尽管小池辞去了党首一职,但她仍担任特别顾问,她的受欢迎程度仍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这个新生党派的前景。

“如果小池要发起一个全国性政党,中间派别和中右的民主党议员都有可能投靠。”哈里斯说。

另一名政治明星,民进党党首莲舫的光芒则有式微之势。

作为日本最大的在野党,民进党未能抓住自民党支持率下滑的机会,反而输得比自民党更加惨烈,只赢得了东京都议会127个议席中的5个。多位民进党成员在选举前脱党,以东京都民第一会候选人的身份参选。

民进党的前身民主党曾在2009年的众议院大选中把自民党拉下台,实现历史性的政权更替。去年3月,日本民主党与维新党合并组成民进党,成为日本最大在野党。但民进党未能构成对安倍政权的挑战,支持率徘徊在个位数。

莲舫在去年9月当选民进党党首,一度被认为是拯救这个低迷在野党的救星。如今面对选举失败,民进党要求莲舫下台的声浪不止。莲舫表明了留任的决心,但如何领导这个陷入边缘化危机的政党重新获得选民信任,并不让人乐观。

长期的“安倍独大”,安倍及自民党实权层对于日本国内外政情反应趋于迟钝,对问题前景估计盲目乐观,应对也频繁出现问题。图/视觉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