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开始“紧箍”,基因检测被念咒

在市场规范出台前夜,服务提供商可以自由拓展业务。但基因测序行业参与者不能再抱有侥幸心理,资本也应该规避政策风险

Caijing Magazine - - Front Page - 文 /本刊记者孙爱民 编辑 / 王小

近日,基因检测服务公司WeGene将一款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检测产品,从999元降至499元。在几天前,“23魔方”创始人兼CEO周坤宣布已经完成4000万元B轮融资的同时,将全套基因检测服务同样从999元降价至499元。

这是一场被业内称为“第一轮价格战”的恶性竞争,也凸显出技术业已成熟、竞争已成蓝海之势的无创产前DNA检测(NIPT)之后,直接面向个人用户 的消费性基因检测服务,成为中小型基因检测公司,尤其是初创企业的“第二战场”。

自2014年,国家卫生计生委与国家食药监总局(CFDA)联合叫停基因检测服务之后,公布了多轮试点机构,整个市场似有全面放开之势。然而,种种迹象表明,经过三年的试点,有关部门对基因检测行业的监管正在逐步收紧。

习惯了“放养模式”的基因检测行业,如何应对严监管时代的到来?资本方又当如何选择“良驹”,规避政策风险?

消费型检测难受资本待见

从网上下单、支付,两天内收到采样盒,完成唾液采集,邮寄到基因检测公司;一个月内,你将得到一份祖源分析报告。在报告中,可以看到你有多少中国血统、欧洲血统、日本血统,甚至看到你的家族或祖先的迁徙演化过程。

除了基因寻亲,按照同样的流程,你还可以做天赋基因测试、酒精耐受度评估等。

曾经“高大上”的基因检测,花费几千、甚至几百元,就可以亲身体验。这是国内不少基因测序公司现在提供的消费性基因检测服务。

消费型基因检测,又称DTC基因检测,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服务。与产前基因检测、遗传性诊断等医疗性基因检测不同,这一检测过程不需要专业医疗人员参与,也无须遵守医疗法规,检测者与受测者之间是纯粹的合同关系。

具备方便、快捷、价格低的优势,消费型基因检测能带来良好的用户体验。除了网上下单、在家取样,受测者还可以在部分商店或药店购买检测工具,或 前往检测公司面对面接受服务。

这类贴近消费者、接地气的基因检测,不涉及诊治,且会给消费者一些建议,即便不准确,受检者最多觉得不划算,但不会对人体健康有直接的负面影响。然而,它并不能获取投资界的欢心。“消费基因组学服务在法规层面是相对模糊的服务产品,不是诊断、不是治疗,属于新生的遗传咨询。”达晨创投投资副总监林正伟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在选择投资时,对这类项目的分析比较保守。”

消费型基因检测在投资人眼中更像是类似娱乐性质的服务。“投资机构喜欢严谨的、有科学依据的基因检测公司,尤其是在医疗机构得以运用的方案,对于娱乐性质的项目,还是有些谨慎的。”济峰资本创始合伙人余征坤告诉《财经》记者。

即使不怎么受投资界待见,消费型基因检测服务受商业利益与基因数据积累的驱动,仍在快速扩张,不少公司都制定了通过这类服务为百万人进行基因检测的目标,有的服务甚至贴着健康打擦边球,不断向医疗领域靠近。

有些商家提供的遗传病检测服务,声称可以测出是否携带近30种遗传性疾病的基因。尽管备注了“基因只是影响性状的一部分因素,其他可能的因素包括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与“该结果不能用于临床诊断”,普通的消费者还是很容易被误导,将之视为可信赖的检测结果。

通过对基因数据和表型性状的判断、并仔细分析,对疾病进行易感性预测,有一定意义。

但“都是一些关联信号,大都不是直接的致病基因,对于疾病判断是不完整的,准确性还需要在更广泛的不同人种、人群中验证”。在实验室做过五年基因组学研究工作的林正伟说。

目前,国内在临床上能放开使用基因检测技术的,只有NIPT,遗传病诊断和植入前胚胎遗传学诊断,及肿瘤诊断与治疗这三类项目,只能在部分试点医疗机构里进行。图/视觉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