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高速腐败窝案余波

作为湖南交通系统内唯一的上市公司,现代投资前任董事长与副总经理先后落马,湖南交通系统此前“塌方式腐败”余波未了

Caijing Magazine - - Front Page - 文 /本刊记者鲁伟 编辑 /李恩树

8月初,现代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现代投资”,000900.SZ)的高管们异常忙碌,需处理的事务之一是,积极落实巡视整改工作。

据《财经》记者了解,湖南省委巡视组曾在今年4月对现代投资进行巡视,在此之前,现代投资的上级机构湖南省交通运输厅亦被巡视。

正是在巡视整改阶段,现代投资两任高管——现代投资前董事长宋伟杰、副总经理张宁先后被查。

湖南交通系统于2011年爆发腐败窝案,涉案人员之多、查处的相关领导干部之多,全国少见。当时,现代投资并无高管涉案,不过,随着此次宋、张落马,湖南交通系统“塌方式腐败”或将继续发酵。

两位高管落马

现代投资为湖南交通系统唯一一家上市公司,从出生起便带有交通系统基因。

1993年经湖南省体改委批准,由湖南省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下称“湖南高速总公司”)、建设银行湖南铁道专业支行、建设银行湖南电力专业支行、长沙市公路工程管理处、长沙县土地开发公司等五家单位以货币资金投入 共同发起、以定向募集方式设立。其中,湖南省交通运输厅旗下的湖南高速总公司一直是现代投资第一大股东,至今仍持股27.19%。

宋伟杰担任现代投资董事长的时间长达16年,这期间,无论是公司还是他本人,屡屡被推至风口浪尖。

宋伟杰先后在湖南省统计局、湖南省政府办公厅工作,曾任湖南省政府办公厅正处级秘书,长期担任省政府领导的专职秘书,自2001年10月至2017年2月任现代投资董事长,2017年2月起任湖南省水运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现年51岁的宋伟杰,系湖南桃源县人,说话时爱笑以及一些乡音,让其看起来随和。但其实,宋伟杰以霸道著称,性格飞横跋扈。

宋伟杰在现代投资曾有很大话语权,不少高管都有被其臭骂的经历。宋曾为了一个宴会包厢与另外一家湖南国企人士争论,并对后者大打出手。

几乎与宋伟杰同时被查的张宁,落马前同样是现代投资“元老级”人物。自2006年开始,至此次被查,张宁担任现代投资副总经理的时间长达11年。

目前尚不清楚宋伟杰与张宁被查的具体原因,但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 访的人士均认为,两人几乎同时被查,所涉问题应有所关联。现代投资耗时长久的综合楼项目、持续经年的对外投资、高速公路建设及招投标,被认为是最易出事的三个方面。

其中,耗时十余年之久的现代投资综合楼项目,质疑之声最大。

该项目坐落于长沙南城的政务区东南部,芙蓉南路二段128号,项目建筑群规模宏大、造型新颖。

这是现代投资兴建的大型地产综合体,包括酒店、办公、住宅等项目,现代投资内部称其为“新基地”或“综合楼工程”。

早在2004年8月,现代投资与湖南长大投资有限公司购置了72.98亩土地,总价款为5663.25万元,用于公司办公及商业开发。

现代投资办公地系长期租赁。原计划主要用于企业办公的综合楼,却久拖十余年未能完工,期间多有吊诡之事。

地产项目波折

2007年,现代投资决定对上述土地进行开发,主要用于公司综合楼建设,综合楼的功能为写字楼、酒店等,投资估算为4.5亿元(自筹2.5亿元,贷款2亿元),预测的总投资收益率为9.16%,

工程建设期为两年。

据《财经》记者了解,现代投资内部对综合楼项目应该包含哪些项目一度存在分歧,有高管认为综合楼工程不宜包含酒店项目,但在宋伟杰的坚持下,酒店最终成为综合楼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综合楼工程在2007年底奠基开工,按当初两年建设工期计,项目应在2009年完成。到了2009年,综合楼工程远未完工,当年公司年报显示进度仅完成7.19%。

迟至2012年,现代投资发布公告称,因建设期物价上涨,建设规模调整等因素,需对项目建设投资概算进行调整,由原批复概算5.5亿元,调整为6.9亿元。现代投资2007年对综合楼工程的投资估算是4.5亿元,何时将概算批复为5.5亿元,《财经》记者未查询到相关信息。

一直到2016年,现代投资综合楼工程“整体仍未完工”,当年年报显示的工程进度是95.26%,未完工部分,据《财经》记者了解,是“现代雅境园5号栋及综合楼1楼出租部分”,其中现代雅境园5号栋是一个经济型商务酒店,而1号至4号栋是不对外出售的住宅。

多位从事工程建设的人士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现代投资综合楼工程工期太长,且投资巨大,“不合常理”——自2004年拿地,2007年奠基开工,至2016年底,现代投资综合楼工程耗时13年仍未全部建成——这期间,概算从4.5亿元增至5.5亿元,再到6.9亿元。

湖南交通系统一位内部人士分析,宋伟杰与张宁被查,很可能是牵涉综合楼工程。其中,张宁被查前,是综合楼工程项目建设的负责人,宋伟杰作为公司多年的“一把手”,对综合楼项目事务也多有涉及。

有从事工程建设的人士称,一般而言,投资额增加,回扣也会相应增多;另 一方面,项目拖得越久,设计与规模等的变更,更利于背后进行利益输送。

在综合楼工程项目之前,现代投资早年曾在一个地产项目中失败。

2002年,现代投资曾利用当时的子公司湖南现代投资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现代置业公司”)兴建“现代大厦”项目,按照当时规划,项目拟建为湖南的“双子座”,地处长沙繁华的五一中路,预算达到5.69亿元。

然而,该项目因为与被拆迁方在拆迁补偿方面存在分歧,导致现代大厦项目多年未能开工。2007年,由于现代大厦项目难以启动,现代投资决定放弃对该项目的建设,由于项目搁置较长时间,现代投资为此付出不菲的工程管理等方面的费用。与此同时,现代投资一同“放弃”现代置业公司,2007年现代置业公司账面总资产8349.8万元、负债总额8981.1万元、净资产-631.2万元,已严重资不抵债。现代投资将其持有的70%股权,以885.8万元的价格转让。

据《财经》记者了解,现代置业公司成立于2001年,除上述“胎死腹中”的现代大厦项目外,还曾建设过湖南省交通运输厅的住宅楼“石竹苑”。《中国经济周刊》曾报道,由于“石竹苑”存在 质量问题,其造成的损失为千万元级。

“现代投资作为上市公司,很多决策需要经过董事会,但在宋伟杰任董事长期间,决策基本上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这种情况下,极易造成决策失误,乃至滋生腐败。”前述湖南交通系统内部人士称。

争议对外投资

《财经》记者获悉,现代投资大股东湖南高速总公司与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实行的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合署办公”,政企不分、官商一体、缺乏第三方有效监督,使其屡被抨击。

现代投资虽是上市公司,但同样“疾患”颇多,公司过去在资本市场屡有违规之举,包括数十亿元资金被大股东下属公司占用、子公司违规对外投资、信息披露质量不合规等。

自1999年在深交所挂牌以来,现代投资的市值未超百亿元,这家主营高速公路养护维修和收费经营业务的上市公司,多年前即确定了要在高速公路这一主营业务之外,发力金融平台、财富管理平台、实业平台,但目前其主要利润仍是靠高速公路业务。

现代投资2016年报显示,公司实现总收入95.24亿元,净利润8.22亿元,其中高速公路为主要利润来源,转型多年的现代投资依然面临高速公路收费经营权到期后的盈利压力。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宋伟杰曾公开表示,“对公司,不可能在我手里被‘ST’。我可以得罪人,但我不会做损害公司利益的事。”

对于现代投资这家主营高速公路的上市公司,宋伟杰提出过一个比较有名的“一两一”论断,分别是一大“硬伤”,即高速公路的收费经营都有期限,持续经营能力有硬伤;两个“人力不可抗拒因素”,即定价原则和市场占有率均不由公司控制;一个“严峻的形势”,政府随

“宋伟杰任董事长期间,决策基本上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这种情况下,极易造成决策失误,乃至滋生腐败。”

时可能对剩下的收费经营权年限进行赎回。

在“一两一”的思路下,现代投资过去十多年在主营业务之外,进行了不少对外投资。尤其是在早年,现代投资在主营业务之外的不少投资项目均以惨败收场,其主要参股、控股子公司更是经常亏损或处在亏损边缘。其中,投资深圳市西风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西风网络公司”)与泰阳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泰阳证券”)是两个较为典型也影响较大的失败案例。

2004年至2006年间,公司由于投资非主业的泰阳证券、西风网络公司等项目失败并全额计提减值准备,造成不小损失,导致经营业绩遭受重大影响。

投资西风网络公司不仅导致现代投资经营损失,两位高管还曾因此被协助调查——2010年4月2日,现代投资发布公告,证实时任公司总经理傅安辉、时任公司董事会秘书陈满林被协助调查,而调查正是指向投资西风网络公司事宜。

相较而言,投资泰阳证券失败后的情况“稍好”——2004年第四季度,泰阳证券的经营危机逐渐暴露,现代投资积极参与“自救”,2007年,现代投资着手收购当时泰阳证券实际控制的大有期货有限公司(下称“大有期货”) 100%股权,据《新京报》披露,该举是为了“弥补投资泰阳证券损失”。

2007年之后,大有期货成为现代投资旗下重要的子公司,也是在这一年,大有期货迎来一位“关键人”——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原副厅长邹和平之子邹颖。

据《财经》记者了解,邹颖于2007年9月加入大有期货,2011年4月至2012年8月更是担任大有期货董事长一职。年纪轻轻的邹颖能当上大有期货董事长,靠的是其父邹和平的“关系”。利用邹和平的职务便利,邹颖四处捞钱,2014年,邹颖因犯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其父邹和平则因受贿被判无期徒 刑。

被现代投资寄予厚望的大有期货盈利能力究竟如何?

大有期货在2008年正式成为现代投资子公司,2009年是现代投资对其以现金增资1.2亿元的第一年,尽管其注册资本高达1.5亿元,但其当年实现净利润仅415.6万元,净资产收益率仅2.77%、总资产收益率仅为0.67%,处于亏损边缘。此后的2010年至2014年间,大有期货的净利润始终只有数百万元,最低的为2013年的253万元,最高也不过2014年的777万元。

在2015年与2016年的年报中,现代投资没有披露每一家子公司的具体财务数据,因而无从得知大有期货在2015年与2016年的盈利情况。

现代投资有关人士回应《财经》记者称,大有期货2015年和2016年的利润远不止数百万元,但未透露具体数字。

现代投资的官方网站资料显示,公司的主营业务为经营管理长永、长潭、潭耒、溆怀四条高速公路,正在投资建设怀芷高速公路;非主营业务是指公司的金融平台、财富管理平台和实业投资平台,控股大有期货、安迅小贷、现代担保、现代财富、现代环投、现代资产、现代房产多家子公司和现代凯莱大酒店,参股方正证券和5家农商银行。

现代投资2016年报显示,公司当年净利润为8.22亿元,其中主业高速公路仍是公司主要利润来源,非主营业务的投资收益为1.3亿元。前述现代投资有关人士表示,投资肯定有风险,而且投资不会马上产生利润,会有一个成长期。

不少投资者对现代投资的对外投资行为抨击较多,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是:过去十几年,现代投资在主营业务之外四处投资,这些投资项目大多乏善可陈,或者亏损严重,或者用巨大的资产挣点小钱,背后可能涉及利益输送。

针对利益输送之说,前述现代投资 有关人士向《财经》记者明确否认,他表示,并没有证据证明公司有利益输送的行为,“每一个对外投资项目,都是要经过严格程序的,不存在利益输送”。

窝案后续

由于湖南交通系统曾出现“塌方式腐败”,近年来,屡有与现代投资相关的交通系人士落马之后,现代投资高管们不免卷入舆论漩涡。

早在2002年,现代投资原董事长马其伟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成为公司污点。

2011年8月,现代投资大股东湖南高速总公司原总经理冯伟林被查。2014年6月,因犯受贿罪,冯伟林被判处无期徒刑。司法材料显示,自2000年以来,冯伟林利用职务之便,在高速公路土建、绿化、用电工程和服务区经营权项目招投标等方面谋利,十多年间,共计多达138笔受贿。

冯伟林案,是湖南交通系统腐败窝案的开端,冯案之后,湖南交通系统又有多位厅级干部及十多名处级干部落马,形成“塌方式腐败”。

中央纪委曾将湖南高速系列腐败案作为工程建设领域的典型案件予以通报;最高检察院则要求将该案作为重点督办案件(相关报道见《财经》2015年第27期“湖南高速‘塌方式腐败’样本”)。

湖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必达在2015年的一次访谈中指出:“发生在(湖南)高速公路投资建设领域的系列腐败案,涉案人员之多,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之多,特别是厅级领导干部之多,是我省检察机关继查办郴州市委原书记李大伦等人系列受贿案之后,又一起在全国产生很大影响和震动的系列案。”

据《财经》记者此前的调查,在高速公路项目的招投标方面谋利,是湖南交通系统腐败窝案的“显规则”——以

亲友为裙带,用手中权力作依托,普遍通过“打招呼”的方式,利用“串标”、“清标”和“围标”三步骤操纵招投标。此前湖南高速系统具有实权的领导,多插手高速公路建设,甚至经常出现同一个高速工程项目几位领导“打招呼”的局面,一度出现因分配不均而彼此告状的闹剧。

“高速公路领域的利益太大了,动辄数亿元的合同、数百万元的好处费,很多领导拥有一个电话、一句话就造就千万富翁的权力,这极易导致腐败发生。”熟悉湖南高速贪腐案情的有关人士对《财经》记者强调。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宋伟杰被查,还可能涉及怀芷高速招投标方面的问题。2015年,现代投资与成都华川公路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决定共同投资开发建设、经营管理怀芷高速公路,其中现代投资以自有资金出资,投资额占项目资本金的 65%,约6.65亿元。

8月1日,《财经》记者联系上怀芷高速的项目公司湖南省怀芷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怀芷公司”)主要负责人,对方婉拒采访。

8月3日,现代投资官网“公司动态”栏目中出现一篇“怀芷公司开展集体廉政谈话”的新闻,提到怀芷公司主要负责人在公司“进行集体廉政谈话,强调参建各方务必将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始终把廉洁放在首位,严格遵守中央八项规定、省委九项规定,以及现代投资公司相关制度,不吃请、不送礼、不打招呼等”。

在前述湖南交通系统腐败窝案发生后,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大力预防腐败,该厅有关人士曾提供给《财经》记者一份《交通系列腐败案发生后我厅加大预防腐败力度的做法》,从五个方面细述反腐措施。不过,多位从事高速工程建设 的人士对《财经》记者称,湖南高速项目的招投标乱象虽然有所好转,但并未完全根治。

宋伟杰、张宁被查之后,不少人士担心湖南交通系统腐败窝案或将继续发酵。8月4日,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召开巡视整改等工作会,会议要求“下一步,要认真落实省委、省纪委对巡视整改工作的要求,继续认真抓好后续整改工作”。

8月1日,现代投资有关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公司经营一切正常,对于宋伟杰的落马“无法回复”,而张宁的“调查情况还不清楚”。

7月12日,有股民在现代投资的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达对宋伟杰涉嫌贪腐的愤慨,并表示希望新的董事会用心经营。现代投资方面答复称,“谢谢您的建议。公司将抓住国企改革的新机遇,进一步将公司做强做优做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