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林的脱贫之路

五年间,遭遇了家庭变故的花七林一家经历了从“贫困户”到“脱贫户”的变化,而他们的经济状况并没有本质改变

Caijing Magazine - - Contents - 文/本刊记者 白兆东 编辑 / 朱弢

现年62岁的花七林,是西安市户县管坪村三组村民。2010年,因大病未愈,花七林被认定为贫困户。

当了五年贫困户,经济条件并未有实质改善,2015年,管坪村经过评议后,认为花七林家经济收入超过省级贫困线,被列入脱贫户序列。

尽管已脱贫,但花七林一家仍能享受扶贫移民搬迁政策。已在秦岭山中居住了50多年的花七林,如今再次面临抉择。

成为“贫困户”

上世纪60年代,河南多地出现大饥荒,时年5岁的花七林,随母亲逃荒至关中地区,最后落脚于户县管坪村三组。

管坪村位于秦岭北麓太平峪内,距峪口约7公里,辖区面积15平方公里,全村人口468人。其中,管坪村三组拥有人口113人,多数居住在山上,下山全仗一条2.7公里盘山路,这条路经过两代人的努力修建,2003年才正式通车。

上世纪80年代初,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行后,花七林家生活逐渐好转。

花家有5亩山地,秦岭山中不缺雨水,通过种植小麦和包谷等作物,能够满足家中基本需求。

在农闲时间,花七林会到山下石场 打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的打工所得成为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通过辛勤劳作,花七林不仅娶妻生子,还翻修了破旧的祖屋,生活过得平静而充实。

但是,从2003年开始,接二连三的家庭变故,让花家几度陷入困境。

花七林育有两子,2002年,长子花朝斌从部队复员,跟战友做起化妆品生意,由于经营不善亏本5万多元,被债主诉至当地法院。

不得已,花七林借来新债,月息2分,这才为大儿子还上了欠款。初出社会

便受挫折,年轻气盛的花朝斌并未服输,总是惦记着东山再起。2003年,新婚不久的花朝斌在跟家人发生争执后,喝农药自寻短见。

长子的去世,给花家带来了沉重打击,偿还借款的责任落在了其他家庭成员的身上。花七林和次子花永军四处打工,眼看债务即将还清,不料花七林自己又遭遇人生的一次劫难。

2009年,花七林给人粉刷平房外墙时,从脚手架上跌落,头部摔成重伤,并做了开颅手术,花去5万元医疗费。由于房主的家境也不富裕,最后两家达成协议,各承担一半的医疗费,花家承担了约2.5万元。

手术一年半后,花七林身体才逐渐恢复,但是体能严重下降,同时听力出 现障碍,无法再从事重体力劳动。在花家最困难时期,曾多次向村委会申请低保待遇,但都未获批准。

管坪村一位村民说,除去几户特殊家庭,大家条件其实都差不多,到底谁该享受低保,全由村干部说了算。像花七林这样的外来户,跟村干部不沾亲带故,享受不到低保也正常。

2010年,花七林因大病未愈,终于被列为贫困户。在当时,低保户要比贫困户“实惠”,每月有80元保障金。而贫困户最大收益,就是每年春节帮扶单位会有一次慰问,多数带些米面油等实物,偶尔也会有200元左右慰问金。

不过花七林记得,在西安市人社局对口帮扶管坪村期间,曾成立专门的工作组,帮助管坪村村民种植蘑菇、葡萄, 还给村民免费提供过鸡苗。此外还帮助村里申请了200多万元贷款,用于扶持产业发展。

据管坪村一位干部介绍,2010年全村有80多户贫困户,当时贫困户认定程序简单,只需经过村里“三委会”评议,将名单逐级上报各级政府备案即可。“三委会”是指村党支部委员会、村委会和村监委会。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陕西省扶贫标准是1274元,现在的贫困标准线是3015元。尽管贫困线标准提高了,但管坪村贫困户反而减少了90%,目前仅有8户。

自然被脱贫

2015年冬天,花永军记得天气很

冷,村里通知他去填表,称他们家符合脱贫条件,他去签字后,就脱贫了。

一位村干部解释,2015年,陕西出台了“九条红线”,对所有贫困户进行重新识别。经过入户调查,村民代表评议,认为花家人均纯收入超过贫困标准线,因此将其列入“在册已脱贫户”。

另一位村干部坦言,以前认定贫困户,政策宽松,2010年仅三组就有20多户贫困户。后来贫困标准虽然提高了,但政策越来越严格,经过几次对贫困户识别,三组只剩下3户贫困户,均属于无劳力家庭和五保户。

近年来,当地政府加大了对野生动物保护,村里也没人再敢围猎野猪,地里就算种了庄稼,也几乎都成了野猪的口粮,因此村民基本都不种地了,主要外出务工养家。现如今,花七林一家六口人,主要的经济来源全靠花永军的凉面店。

花永军的凉店面位于太平峪口转盘东侧,位置相对偏僻,生意时好时坏,遇到淡季游客少的时候,只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40平方米的店面,每年的房租是8000元,除去各种开支,一年利润2万元左右。

在脱贫之前,花永军也想申请项目贷款,把自己凉面店生意扩大。谁知刚把手续办结,花七林家却成了脱贫户,贷款也就不了了之。

花七林受伤后,只能在附近找看大门的活计,每月工资1600元左右,一年可以工作七八个月。父子两人的收入加起来,每年能入账3万元左右,这样全家人均收入约5000元,超出了陕西省的贫困标准。

3万元收入看起来不算少,其实没有多少结余。花永军说,家里最大开支是两个孩子,因为管坪村没有小学,夫妻二人又整天忙于照看凉面店,只能把儿子送到山外学校寄宿,半年费用大约是4000元,女儿每月奶粉钱还需数百元。

管坪村三组不少村民认为,若纯以收入来加以甄别,村里几乎就没有什么贫困户了。即便是村里的五保户,每人一年也能有3600元保障金,每月还有50元的生活补助,各种收入加在一起,也远超过了贫困标准线。

其实,按照陕西省新近的“宽进严出”扶贫政策,贫困户住房存在安全隐患,一律不得退出。而花七林家是土坯房,存在住房安全问题,不具备脱贫条件,但是,花七林暂时还没有享受到这项最新政策。

搬迁?还是不搬?

在花七林的记忆中,自打来到管坪村三组,就住在现在这间40平方米的房子里。尽管20多年前曾翻修过一次,但由于是土坯结构,每到雨季屋里就会漏水,住房成为花家最头疼的问题。

花七林家已脱贫,但仍属于“在册已脱贫户”,符合扶贫移民搬迁政策。一位村干部介绍,管坪村有21户“在册已脱贫户”住房安全存在隐患,而且多数集中在三组。目前,石井镇移民搬迁安置社区项目已动工,预计年底就能实施搬迁。

早在数年前,花家就被列入移民搬迁户名单,不知何故一直未能落实。在花永军的记忆里,自己为搬迁最少签过三次字,安置点从草堂镇到户县县城内的“美林花园”,最近的消息是要搬迁到石井镇,他并不清楚,这次能否兑现。

花永军说,早前的草堂镇移民安置点就在太平峪附近。他当时听村里说很快就要搬迁,就提前做了准备,让儿子一年级就在草堂镇的学校寄宿上学。未料最后搬迁计划搁浅了,孩子只能继续上寄宿学校。

第二次签字,搬迁安置点是县城内的“美林花园”。管坪村三组村民说,当时他们到城里看安置房,发现房子质量太差,很多人就拒绝搬迁。

2017年7月4日,陕西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发出通报,对全省市县脱贫攻坚检查结果排名情况进行公布,户县在全省排名最后三位。

7月17日,陕西省委组织部发布省管干部任职公示信息,西安市高陵区原区长范九利新任户县县委书记,西安广播电视台原党委副书记、总编辑裴靖瑜,新任户县县长。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户县人事变动,起因脱贫攻坚工作不力,主要是移民安置工程进展缓慢,给整个西安市的扶贫工作“抹了黑”。

花七林直言,自己原本并不想下山。因为秦岭山里空气好、不缺水,不仅可以种一些蔬菜,还能照看自家的树木,尽管收入微薄,开支肯定也没有山外大。

考虑到孙子上学,花七林最终还是答应下山,但是搬迁计划一直拖延,让他反复纠结。毕竟在山上待了几十年,加之老伴常年有病在身,老两口越发不想下山。

搬下山干什么?花七林心里一直没底。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干重活,轻便的工作又不好找,两个孙子开支会越来越大,下山后的生活最让他担忧。

手术一年半后,花七林身体才逐渐恢复,但是体能严重下降,同时听力出现障碍,无法再从事重体力劳动。他曾多次向村委会申请低保待遇,但都未获批准。

考虑到孙子上学,花七林最终还是答应下山,但是搬迁计划一直拖延,让他反复纠结。图/本刊记者白兆东

花七林的房屋尽管20多年前曾翻修过一次,但由于是土坯结构,每到雨季屋里就会漏水。图/本刊记者白兆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