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连任四届与极右幽灵再起

对全球社会而言,AfD的崛起程度意味着极右势力在德国也开始蔓延。对德国国内政治而言, AfD成功进入国会,对恐惧纳粹幽灵重新复活的德国是一大挑战。AfD未来在国会如何问政,将左右德国行政和立法生态

Caijing Magazine - - Front Page - 文 /本刊特派记者蔡婷贻发自柏林 编辑/袁雪

德国时间9月25日,德国选举委员会确认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和基督教社会联盟(CSU)拿下33%的选票,联合政府成员社会民主党(SPD)拿下20.5%,两个主流政党得票率创下1949年来新低。新极右势力政党德国选择党(AfD)以12.6%的得票率首次进入国会,成为国会第三大党。

选后第一天,德国街头一切如常,但是德国政坛面临着自“二战”以来的新格局,给德国和欧洲的未来投下变数。

基民盟/基社盟如预期拿下国会最大党,总理默克尔没有悬念地连任四年,但是联合政府中的两党得票率双双下滑,左翼的左党和绿党表现不如预期,加上极右势力成功引出不投票选民,选举结果对首次需要组成三党联合政府的默克尔堪称“既苦又甜”的胜利,部分媒体甚至形容结果对默克尔是“输赢参半”。

默克尔已在位12年,期间美国换了三个总统,英国经历了三位首相,意大利换了五个总理,欧债危机的主要国家希腊换了四个总理。

但她的政治风格和德国的政治经济环境让她成为21世纪在位最久的主要西方国家领导人。在这次选举赢得组阁权后,她将继续带领德国,主导欧盟四年。

“我们(原本)预期结果应更好一 些。”默克尔在出口民调公布约一小时后在基民盟总部表示。她承认接下来组阁将面临挑战,但承诺圣诞节前完成组阁,她也誓言赢回那些投给AfD的选民,“我们将了解他们担心的问题,然后制定好的政策”。

有基民盟党内人士在选前对《财经》记者指出,党内预期选后联合政府格局或延续现状,或形成包括基民盟、自由民主党(FDP)和绿党的“牙买加”格局。“除了左党和AfD,我们保持与各党合作的开放态度。”

对默克尔来说最容易的选项——以53.5%得票率维持现状政府,在选后一小时就因社民党拒绝共同组阁而胎死腹中,但默克尔在9月25日表示,她仍然会尝试说服社民党。

在社民党回心转意前,以52.6%的得票率组成“牙买加”格局是当前最现实选项。但这样的组合牵涉到四个政党,其中基社盟、绿党和自由民主党在欧盟、环保、能源和商业政策上各有分歧,绿党和自由民主党党主席选前纷纷表示对此合作“缺乏想象”。再加上10月15日下萨克森州将进行地方选举,各党在选战完全结束前无法决定谈判价码。

各种变量让新政府的组成迷雾重重。选后第一天,默克尔的总理办公室 就已经为如何组成联合政府发愁。

默克尔还有组成“少数”政府的第三选项,但是德国从未有此经验,默克尔也指出,“我认为一个稳定的德国政府本身就是一种价值……我无法预期(少数政府),我有达成稳定政府的意图。”

卡塞尔大学政治学教授丹东尼奥(Oliver D'Antonio)认为,“牙买加”格局是当前最现实选项,但是如何整合绿党和自民党困难重重,“政府间翻脸的风险很高”。不过,德累斯顿工业大学政治学教授帕策尔特(Werner J. Patzelt)教授指出,默克尔是个最佳谈判者和协调者,如果有哪个政治人物有能力和这两个政党共同执政,非默克尔莫属。

一位不愿具名的30岁男性社民党支持者对《财经》记者说,基民盟表现比预期差一些,但最后社民党还是拿下超过20%,让人有些讶异;社会选择党和自由民主党的得票,反映的都是“抗议”的情绪,接下来要担心的是德国政治生态的分裂。

极化现象的背后

不同于一些国家在选举中选民投票以对候选人的偏好为标准,德国选民投票时的首要考虑是希望哪个政党执政或组成联合政府。选民为让支持的政党拿

下组阁权,可能直接将区域候选人和政党比例两张选票都投给支持的政党;若支持两党合作,投票时则会将两张选票投给不同政党。

“这次选举最大的输家显然是联合政府的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他们无法说服选民,在执政表现方面交出正 面成绩。”卡塞尔大学政治学教授丹东尼奥说。

基民盟和基社盟已经进入选后检讨阶段。在德国南部执政的基社盟指责默克尔为赢得选举把政党带往左翼,造成选民流失。9月25日,该党甚至就是否与基民盟分手,结束数十年的同盟关系进 行了讨论。社民党也把责任推给默克尔,称她应该为AfD的兴起负责。默克尔在选举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自己应该为德国政治的极化现象负责,“我非常清楚这和我个人有关”。

波茨坦大学教授季伯瓦斯基(Wolfgang Gibowaski)认为,部分默克尔支持者在认为她一定会连任后,将票转投给自民党或其他政党,造成基民盟和基社盟总得票率下降;不过,他将联合政府败选的最大原因归因于社民党推出缺乏行政经验的候选人舒尔茨,让选民缺乏替代选择。

一位法兰克福的选民对《财经》记者说,舒尔茨是一位非常不适任的候选人,这让他怀疑自己对社民党的支持,但是从政见角度而言,社民党的政见仍是所有政党最负责任且进步的政党。

社民党创立于1863年,原本为德国工人信任的偏左政党,2003年推动强力改革社会福利和工人权利政策,被不少工人团体认为背叛了工人,支持度一路下滑。即使这场改革后来为德国经济作出重要贡献,社民党至今未恢复元气,对于改革仍保持踌躇。

2013年,社民党跨越左右和默克尔政党组成联合政府,但不少政策被默克尔抢先主导,过去五年被认为遭“吞并”。该党表示,选后将针对支持者进行调查,找出选民对本党失望的原因。

舒尔茨的参政之路有别于德国主流政治人物,他在高中时成为专业足球运动员而未继续学业,但后来因脚受伤而无法实现梦想,受到挫折的他变成酗酒者,1980年7月还试图自杀。舒尔茨在戒酒后走上出版之路,1982年创立自己的书店,1994年参加并赢得欧洲议会选举, 2012年成为欧洲议会主席。在本次选举中,舒尔茨宣布回到德国政界,挑战默克尔的总理职位。

舒尔茨的性格加上默克尔对选情的冷处理,使这次选举被称为德国最冷选

举,但是选民的投票意愿最后被证明高过2013年。在柏林第521投票所,一位52岁自由业者对《财经》记者指出,每次选举他都会投票,但他所选择的政党从未得到好结果,他也不预期这次选举会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选举结果。“这当然让人沮丧,我想人们对未来考虑不够多……但是像AfD这样的政党在政坛来来去去无关紧要,十年后我们可能都想不起它曾经存在过。”

AfD的挑战

在本次选举中,最受关注的是AfD得票率。对全球社会而言,AfD的崛起程度意味着极右势力在德国也开始蔓延。对德国国内政治而言,AfD的得票率挤下其他小党、左党、绿党和自由民主党,成功进入国会,对恐惧纳粹幽灵重新复活的德国是一大挑战。AfD未来在国会如何问政,将左右德国行政和立法生态。

默克尔办公室主任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在选前一周甚至脱口指出,德国选民不投票比投给AfD好。选举结束后,反极右思想人士前往AfD党部抗议,发生数起小规模冲突。

季伯瓦斯基教授指出,外界或许太专注于AfD的12.6%得票率,忽略了87%没有投给AfD的选民;再者,选民在投票时是否真的考虑左翼或右翼的问题也是应该思考和分析的重点。根据其党内人士指出,AfD选民最关心的两大议题是难民和贫富差距扩大。

最受关注的难民问题自选战开始以来始终被默克尔和舒尔茨冷处理,让不少低收入选民感到差别待遇。选举结果被认为是选民在难民议题上的抗议反映, “这是对移民政策的处罚,也是对左右联合政府的处罚。”帕策尔特教授强调。

由于纳粹历史,德国主流社会对右翼思想带着政治正确的强烈排斥。一位56岁的伊朗裔选民,在投票前一天早上顺路经过AfD该区候选人的拉票摊位, 他忍不住出言批评其支持者。“你们根本不该在这,应该离开,你们不能把一切问题推给移民者。”他不顾现场支持者和志愿者人数,直接挑战候选人说,“我受够这些人,他们根本没有政策。他们的态度就是他们那种皮肤的人都对,这些人非常危险。”

AfD被贴上仇外的标签,但他们认为他们并不是一个仇外政党,只是呼吁德国不能也不愿支付难民的费用。他们的主要诉求是唤回德国人的自信,德国“不需要混着颜色的公民”。但是,德国需要在野党,而非最后都能妥协的“建制派”。

AfD成立于2013年,一开始为反欧盟运动,后来转为反外来移民,特别是在默克尔于2015年提出了难民政策后更加旗帜鲜明。德国至今接收了至少150万难民。AfD吸引不少对当前政治结构不满,未从经济发展受惠的选民。

成功的选战行销被认为是AfD拿下国会第三大党的原因之一。其党内人士指出,从市场行销角度,AfD像是一个创新产品,为了博取主流媒体关注,只好采用负面选举,创造“浪潮”。AfD的宣传经费只有其他政党的十分之一,因此选择多管道行销,通过使用挑衅性海报讯息,让媒体帮他们传播。尽管主流媒体只报道AfD丑闻,但对曝光度仍有帮助,而且反而激起被差别待遇的支持者更加坚定的支持。

“小党需要大声唤起关注,小乐团需要用强一点的语言,没有其他选择。”该人士指出。

由于AfD成员在一般民众心中留下“愤怒”的形象,其雇用的市场策略专家一度建议,AfD需要软化信息,“从心理学而言,愤怒让人不喜欢,人们会直接拒绝接受你的信息”,毕竟AfD的主要目的是要抛出能引起讨论和思考的议题。

不过,AfD终究是一个内部竞争型政党,对外信息沟通无法统一。该党市 场专家指出,最大挑战就是说服党内配合行销策略。由于AfD内部“民主”,对外宣传允许各唱各的调,最后手法和形象、甚至信息都出现矛盾。选后,立场较温和的共同党主席皮特里(Frauke Petry)就宣布脱离AfD。

为了吸引年轻选民,AfD大量投资于社交媒体Facebook和Twitter, 在选战初期还向协助共和党的美国广告Harris Media取经。

根据牛津大学“电脑化政治宣传研究计划”的分析统计,AfD发表信息的转发率为所有政党中最高,9月1日-10日搜集的100万条推特信息显示,AfD的转发率达30.1%,相较下基民盟只有18.2%,社民党只有8.9%。但此研究只专注转发率,未就支持或反对进行区分。

31岁的政府公务员罗拉一早就到街头帮社民党候选人拉票,她对《财经》记者指出,她支持帮助难民,她的客厅就住着来自叙利亚的难民,“我相信爱的力量,AfD不配作为一个政党,因为他们传播的是恨,他们对民主是危险的”。

帕策尔特教授认为,在接下来的四年,除非默克尔想选到最后以输掉选举为结局退出政坛,否则她将需要开始培养接班人。丹东尼奥则提出,选择成为在野党的社民党,应该重新在国会推动改善贫富差距和劳动条件议题,不过外界认为社民党将需要不少时间重新找回自己定位。

德国和欧盟未来的整合关系将在新政府的形成过程中成为争辩焦点,因可能组阁的四党对此意见不一致,默克尔将需要与各党在不同议题上折中和妥协,同时适度将各党坚持想掌管的政府部门分配划分出去。

季伯瓦斯基从长远强调,在全球社会不断改变的时刻,德国政党应该更积极准备未来,特别是如何应对数字时代和发展工业4.0等;同时,推动协助难民融入德国社会的政策也将十分关键。

选举结果对首次需要组成三党联合政府的默克尔堪称“既苦又甜”的胜利,部分媒体甚至形容结果对默克尔是“输赢参半”。图/AFP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