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全局全球央行偏鹰化与货币新局

在未来的12个到18个月内,全球投资者将会调整预期,以适应更加激进的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现实,实际的美元广泛贸易加权指数将增长5%-10%。在全球化的世界,全球贸易格局的互联互通在日益加深,世界金融日益一体化,各国央行对本国货币价格的关注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Caijing Magazine - - Contents - 文 /本刊特派记者金焱发自华盛顿 编辑/苏琦

在未来的12个到18个月内,全球投资者将会调整预期,以适应更加激进的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现实,实际的美元广泛贸易加权指数将增长5%-10%。在全球化的世界,全球贸易格局的互联互通在日益加深,世界金融日益一体化,各国央行对本国货币价格的关注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9月20日,达到峰值的5级飓风“玛丽亚”横扫波多黎各,这是波多黎各85年来首次面对如此强烈的飓风登陆。“玛丽亚”是今年大西洋上第七场飓风、第四场三级及以上强度的飓风,之前三场依次为“哈维”、“艾尔玛”和“荷西”。

飓风只是9月全球发生的重大灾害之一。在9月还未过半时,全球已发生和持续发生的重大灾害就有近30起。在重大灾害之外,地缘政治风险也在飙升。9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 一般性辩论上发表演讲,称朝鲜的核武器与弹道导弹是对全世界的威胁,并发表了有关“彻底摧毁朝鲜”的言论。随后,朝鲜外相在联合国表示,朝鲜可能会在太平洋试射一枚氢弹。

朝鲜已进行了六次核试验以及多次弹道导弹试射,联合国安理会近期接连通过了对朝制裁决议。特朗普则在21日签署行政命令,要求将一批与朝鲜有贸易往来的个人或实体增添到美国的对朝单边制裁名单中,以进一步加强对朝鲜核武器与导弹研发计划的施压力度。

特朗普政府与朝鲜的对抗陷入核试、指责、制裁、再核试、再指责、再制裁的负面循环。就在美朝双方针尖对麦芒之际,9月22日伊朗成功进行了一次新的中程弹道导弹试验。

两年前伊朗和六国达成核协议以换取解除制裁,伊朗选择此刻试射可携核弹头的导弹,来回应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发言中对伊朗的指责。伊朗总统鲁哈尼近日接受美国媒体专访时表示,如果特朗普废除伊核协议,美国将付出“高昂代价”。

与9月天灾和地缘政治危机带来的不确定性相伴生的,是市场的乐观情绪。美股市场有望迎来有记录以来最平静的9月——今年美联储的加息未对美股形成打压,美股依旧沿着八年前形成的上升通道上涨。同时,“恐慌指数”VIX则已连续五个月跌破10的关口,也是有记录以来在9月份首度“破十”,代表今年9月或为史上波动性最低。

今年从美国到欧元区、日本,从英国到中国及其他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增速都呈现出令人欣喜的迹象,有观点认为全球经济有望进入一波新的朱 格拉周期——长度十年左右的中周期。大宗商品指数在2015年底走出低点之后,展开了大级别的反弹。自今年三季度以来,大宗商品市场发挥威力。花旗报告指出,大宗商品势将在2017年余下时间有突出表现,尤其是鉴于投资资金有更强的动力流入该市场。

经济前景有所改善的前提下,货币政策也逐渐回归正常化,全球经济迎来复苏迹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由3.4%上调至3.5%。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近零的超低水平,虽然自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已加息四次,但利率水平仍然在近零的低位附近。

与此同时,麦肯锡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自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跨境资本流动缩水了65%。跨境资本流动之所以大幅缩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跨境借贷的消失。在方向上, 2017年以来,全球资本从发达市场流向新兴市场,造成这一趋势的核心动能是“多元化涨潮”,即新兴市场再次成为引领全球经济复苏的关键力量,美联储加息和缩表并不会改变经济基本面的这一结构特征。

在全球金融市场今年的状况以良性为主的背景下,今年全球外汇市场的走势则扑朔迷离。世界主要货币与去年相比都走出了V型反转。

穆迪首席经济学家马克·扎迪(Mark Zandi)对《财经》记者说,过去一段时间中,尽管全球货币和财政政策分歧很大,地缘政治事件频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实际汇率依然非常稳定。现在,全球经济的主旋律是扩张,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在慢慢回归,大宗商品价格稳定,预计汇率会在相对较窄的范围内浮动。

在扎迪看来,在未来的12个到18个月内,全球投资者将会调整预期,以

适应美国货币政策更加激进的正常化现实,实际的美元广泛贸易加权指数将增长5%-10%。在全球化的世界,全球贸易格局的互联互通日益加深,世界金融日益一体化,各国央行对本国货币价格的关注也变得越来越举足轻重。

零和博弈

市场贝塔系数为零的外汇市场充满了零和博弈。

美元在过去的九个月中表现不佳。美元指数自2017年1月突破了所有技术阻力位,似乎一场华丽大戏的开场,结果与人们的预料相反,美元开始走弱,在五个月内贬值了5.6%。

美元的疲态并非局限于某个单一货币。有数据显示,2017年1月-5月,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货币都出现了对美元的相应幅度的升值。其中,欧元、日元、英镑和澳元兑美元汇率分别升值6.91%、5.58%、4.46%和3.08%,俄罗斯卢布、印度卢比、墨西哥比索和南非兰特等新兴市场货币兑美元汇率也分别升值8.31%、5.29%、11.32%和4.74%。2017年初至9月中下旬,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改此前持续贬值的趋势,开始保持稳定并进入窄幅震荡的通道。

美元指数自特朗普正式上台起,从102.3跌至不及92的水平,贬值幅度超过10%。而当特朗普8月16日一举解散了美国制造业委员会(American Manufacturing Council)及战略与政策论坛(Strategic and Policy Forum)两大顾问委员会后,市场紧张程度加重,美元进一步承压,在单向下行的路上越走越远。

谨慎的情绪弥漫在美元周围。9月8日,美元触及逾两年半低点91.011。在美联储公布9月利率决议前,美元还处在91.41附近的低点。9月20日,美联储宣布,将从今年10月开始缩减总额高达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以逐步收紧货币政策,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美联储 会议后,美元指数暴涨近1%,一度涨至92.36,随后美元承压回落。

美元指数在2011年触底回升,一直到今年初产生反转。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经济学家肯尼斯·戈德斯坦(Kenneth Goldstein)对《财经》记者表示,美元过去经历了相当长时间的大涨,如今已经有所回吐。但是今后美元不会下探很多。

与此相对应,戈德斯坦指出,欧元一路高歌猛进,不过今后欧元也难以继续不停地飞涨。

过去六年间,欧元兑美元下跌了接近30%。到了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法国大选中极右翼党派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的强势崛起,欧洲各国激进运动的风起云涌,欧洲怀疑论的甚嚣尘上使人们对欧盟和欧元的未来画了大大的问号,而反全球化的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更增加了不利于欧元的砝码。

欧元的反弹和形势的逆转主要发生在2017年荷兰和法国选举之后。在法国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果落下帷幕时,中间派独立党候选人马克龙和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分别以23.9%和21.7%的支持率进入第二轮对决。由于第一轮投票排除了极左极右两个候选人进入第二轮对决的最糟情况,欧元全线飙升,欧元兑美元一度跳涨2.3%至五个月高位1.0937,达到欧元自2016年11月10日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公布后的最高水准;欧元兑日元急升3.4%,最高触及120.91。

今年迄今为止,欧元兑美元上涨了近13%,并两次升破1.20的心理关口。截至8月8日,投机账户净欧元多头合约达93685份,是六年多来最大的净欧元多头头寸。其中,9月前后欧央行行长德拉吉在两次讲话中都未提到该行下一步将采取怎样的货币政策,推动欧元走强,创下自2015年1月以来的最高点。

不过,虽然走高的趋势明了,但在上升过程中欧元也疲态尽显,以至于在大步向前了十个月后,欧元显出停滞的迹象。

好消息是,欧元仍接近非商业投机者最大净欧元多头头寸纪录。

9月25日,德国大选一如预期并未飞出黑天鹅。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德国联邦议会推举中取得最多选票,领先其他各党,但是33%的得票率为该党在大选中前史最低水平,使欧元惨遭抛售。

9月走得最为如火如荼的货币是英镑。英国央行在利率决议上按兵不动,但释放出强烈的鹰派信号,称可能将在数月内撤回部分刺激政策后,英镑一度狂飙200点,连破1.35和1.36大关,续刷一年多高位。当周英镑创2009年10月来最强周度表现。

2016年主要货币中,英镑和墨西哥比索表现最弱。脱欧公投后,英镑兑一系列货币下跌,兑美元更是跌至1985年以来最低的1.20美元附近。事情得以转机是因为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意外宣布提前大选,引发英镑汇率走高,4月英镑兑美元汇率上涨1.6%,达到1英镑兑1.2772美元的五个月高点,首次打破了自英国脱欧公投以来,英镑长期下滑的趋势。

与此同时,英镑都被低估的声音渐强。而巴克莱银行表示,根据一种方式来衡量,英镑兑一篮子货币的低估程度,已达到金融危机和上世纪70年代英国受到国际货币基金紧急救助时的水平。野村证券的观点是,经价格差异和购买力调整后,英镑兑美元被低估了约25%。野村证券将2017年底英镑兑美元汇率预测上调至1.40。

全球货币政策鹰派化?

周期性因素、结构性因素和政治性因素都会左右货币的走势。摩根大通一

位不具名经济学家对《财经》记者指出,在全球经济增长不断提高、全球资本流通趋于平衡的背景下,各国央行出现了更明显的鹰派趋势,但各大央行货币紧缩的速度和路径不同,将对各国货币产生大的影响。

自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欧央行、日本央行和英国央行全球四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扩张了逾10万亿美元,达到了惊人的14万亿美元。其中仅欧洲央行2015年3月至今就增加了约2.3万亿美元的资产。从历史数据来看,目前央行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史无前例。

2017年,在金融危机过去近十年后,在温和的货币政策以及通胀低迷的支持下,全球经济同步复苏。2017年8月,全球经济全面升温,从新兴市场到欧洲到美国,制造业活动都加速回升,而持续了九年的宽松政策也在走向终点。

9月各大主要央行频频出手。第一个出场的是加拿大央行。加拿大经济数据表现强劲,二季度经济增长率为近六年来最高,这促使加拿大央行9月6日意外加息25个基点。此前在7月加拿大央行已经加息了25个基点。加拿大央行表示未来政策取决于数据和通胀前景。

货币政策再次成为资产价格的关键影响因素。以加元为例,自6月初加拿大央行首次采取了紧缩立场以来,加元已飙升近9%。在9月6日加拿大央行意外加息后,加元兑美元大涨逾2%,触及2015年6月以来高位1.2140。

由此,加拿大央行行长波洛兹在短短数月间从“大鸽派”变成世界上最鹰派的央行行长之一。

在连续加息后,加拿大央行意识到其面对的两难是,如何有效地限制加元涨势,而不打压汇率。

9月18日加拿大央行副行长连恩称,央行正在密切关注汇率,并在作进一步利率决议时给予充分考虑。连恩的讲话产生了效果,加元在央行加息后的升幅 几乎被尽数抹去。

更具历史意义的时刻定格在9月20日。美联储当天宣布,将从今年10月开始缩减总额高达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以逐步收紧货币政策,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自2015年底启动加息后,此次缩表将使美联储的货币紧缩进入新阶段。

点阵图显示,美联储支持年内加息的委员数仍是12人,与6月人数持平,但长期中性利率预期从3.00%被下调至2.75%,整体点阵图呈更向鹰派靠拢的倾向。

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全球外汇策略主管马克·钱德 勒(Marc Chandler)对《财 经》 记者说,美联储已经明确表示,资产负债表操作不会成为货币政策的主要工具。这些操作不会因为经济的短期波动而中断。

其实,启动缩表已被市场提前消化,但如此鹰派的美联储仍有些出乎市场预料。此后,市场对12月再次加息的预期概率上升至接近70%,并开始为此进行定价。

不仅仅是美国货币政策的收紧,此前英国央行议息会议也已透露出年内加息的可能。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 (MPC)公布的议息会议纪要显示,MPC投票一致通过继续执行宽松货币措施,包括继续购买100亿英镑的英国公司债券和维持4350亿英镑的英国国债购买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MPC在声明中称,9名委员中的多数认为需要尽快提高借款成本,使年度通胀率回到2%的目标水平。

在未来数月可能进行加息的同时,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暗示偏向于循序渐进、力度适中的加息路径。考虑到脱欧进程的不确定性,英央行鹰派信息释放导致的英镑上涨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输入型通胀,因此英国央行的鹰派立场怎样规划加息路线还有待观察。

市场普遍预期英国将在四季度实行加息,成为继美联储和加拿大央行后的第三个加息的经济体。巴克莱预计,英国央行将于11月加息25个基点。

欧央行也在暗示将在10月会议上讨论缩减QE的问题。欧央行行长德拉吉在9月会议上暗示10月可能公布QE决定,但欧央行对10月设定QE退出日期产生分歧。坚持鹰派观点的官员主要来自于较富裕的北方,例如德国,他们已经做好了逐渐削减购债项目并退出QE的准备;而持鸽派观点的官员主要来自南欧,他们只希望减缓每月购债增速和QE增速,这使得人们担心欧央行退出QE的实际速度可能比预期更慢。

欧央行行长德拉吉9月25日在欧洲议会作证时表示,欧洲央行决策者对通胀最终将达到央行目标更有信心,欧元最近的波动是通胀不确定性的原因之一,需要监控其对中期价格稳定前景的可能影响。市场的担心是,若欧央行加快紧缩脚步,美联储与欧央行紧缩政策的叠加可能会引发市场恐慌情绪。

同时扎迪指出,对全球稳定的汇率和美元价值的最大威胁是特朗普政府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可能性。

在大步向前了十个月后,欧元显出停滞的迹象。好消息是,欧元仍接近非商业投机者最大净欧元多头头寸纪录。

今年从美国到欧元区、日本,从英国到中国及其他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增速都呈现出令人欣喜的迹象,有观点认为全球经济有望进入一波新的朱格拉周期——长度十年左右的中周期。图/视觉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