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混乱的边缘

贸易、信息和人类移徙的全球化意味着许多地区的传统边界正在失效。历史告诉我们的是,断层线将出现在边界地带,在各种新兴力量和压力的交汇处

Caijing Magazine - - Contents - 文/沈联涛

贸易、信息和人类移徙的全球化意味着许多地区的传统边界正在失效。历史告诉我们的是,断层线将出现在边界地带,在各种新兴力量和压力的交汇处

9月,美国在17天内先后遭遇两场四级飓风的袭击。在亚洲,朝鲜正威胁发动核战争,洪水和饥荒则使得从孟加拉国到也门的数千民众面临生命危险。在这个混乱时代,怎样能生存下去?

首先必须理解眼下显而易见的混乱。哈维飓风和厄玛飓风已经证明,气候变化不是伪科学,而是对家庭和安全的真正威胁。

最近,亚洲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朝鲜不但可能造出了一枚氢弹,而且其导弹甚至可能发射到美国。这对地缘政治平衡的改变不仅在北亚,更在全球,因为这意味着仅靠美国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再遏制核扩散了。

物理学认为,混乱往往是从一个阶段向另一个阶段转变的特征。混乱也是一种其中没有明显模式的模式。

但是,这是一次极为重要的转变,从美国领导的单极世界变为各个大国、各种意识形态相互竞争的多极化世界。特别是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随着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在全球的占比相对其他国家有所下降,中国和印度崛起,而俄罗斯与非政府组织“伊斯兰国”日益强势。这意味着美国在军事和意识形态上称霸全球的能力正受到挑战。

与此同时,社会不平等以及对恐怖活动、移民和失业的恐惧带来的压力与日俱增,使美国变得更为内向型。特朗普政府已经开始大举摧毁新自由主义多边贸易和金融秩序,而这是“二战”结束后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美国国内在前景和价值观方面存在着公开分歧。民主党左派主张维持旧秩序,维护美国在人权、民主、多边全球稳定繁荣 等方面的道德领袖地位。而共和党右派质疑上述信仰,倾向于美国优先,通过双边谈判确立美国优势地位。

今年初,五角大楼要求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对“美国国际秩序政策的替代选项”进行考察。全球新秩序的关键问题是:谁来制定规则,规则的约束性如何?

该研究将未来秩序分为两大规则制定者阵营——美国及其盟国和强国协商同盟。如此,在两种情况下规则具有约束力——一是美国阵营主导并执行规则;二是各大国就全球章程秩序达成一致,并由相关机构负责执行。在另外两种情况下,规则不具有约束力——一是一批国家联合起来以抵制修正派;二是新的大国协商同盟形成。

兰德对新秩序愿景分类的直接问题在于,挑战现有基于规则的自由主义秩序的并非别人,而是美国自身。

首先,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今年早些时候表示,欧洲必须开始照顾自身利益,因此,当在贸易、气候变化、移民问题上出现严重分歧时,美国的传统盟友是否还会跟随美国的领导已不能确定。美国最大的贸易失衡不再是与中国或石油生产国之间,而是与欧洲之间。仅德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就占GDP的8%左右。

第二,在中东地区,联盟几乎每天都在变化。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之间的争吵已经导致海湾合作委员会分裂,而土耳其在联盟转型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

第三,身为小国的朝鲜企图拥有核武器,这意味着大国可能必须接纳新“玩 家”,不论它们是否乐意。

第四,以哈维飓风和厄玛飓风为表现形式的气候变化表明,自然可能对国家和地区造成越来越大的经济损失,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提供全球公共商品,但现有秩序既不愿提供资助,也无法就如何处理达成共识。相对于这些新的全球需求,联合国与世界银行等现有多边机构面临严重的资源短缺。

总之,当人口增长导致对水资源、粮食和领土空间的竞争日益激烈,当前秩序缺乏资源和集体意志来执行规则。

混乱起源于规则和边界的崩溃。简而言之,贸易、信息和人类移徙的全球化意味着许多地区的传统边界正在失效。例如,1916年的《赛克斯-皮科契协定》将崩溃的奥斯曼帝国分拆并入英国、法国和俄罗斯的利益范围与最终控制下已有101年。这些边界是由大国凭借自身军事优势划定而实行的。

从历史的长镜头来看,随着大国不愿派遣军队维护在殖民时期划定的边界,这些人为边界正在失效。

时代的标志之一在于,即便最好的智库也无法规划出如何在这个技术具有破坏性、气候不可预测、联盟和利益不断变化的时代披荆斩棘,找到出口。历史告诉我们的是,断层线将出现在边界地带,在各种新兴力量和压力的交汇处。

我们不仅应该准备应对有形空间边界地区的混乱,还应该准备应对网络空间中的混乱。(翻译:熊静;审译:康娟;编辑:袁满)

沈联涛

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