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历史复归

新政府有机会致力于代际更新以在各个层面带来变革——将具有更多元背景的年轻领导人推上各级权势职位

Caijing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文/沈联涛(翻译:臧博,审译:康娟,编辑:袁满)

新政府有机会致力于代际更新以在各个层面带来变革——将具有更多元背景的年轻领导人推上各级权势职位

投行视线

马来西亚四个党派组建的希望联盟,在第14届大选中以简单多数获胜——赢得222个议会席位中的113个。在马来西亚掌权61年的国民阵线政府落得一个在野身份,这一消息令人震惊。

现年92岁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医生,宣誓就任马来西亚第七任总理。此前,他曾于1981年至2003年的22年间任第四任总理。2016年,马哈蒂尔医生退出了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国民阵线政府的主导构成力量,并与前副总理穆希丁·雅辛联袂组建土著团结党。希望联盟包括土著团结党、人民公正党(党首为身陷囹圄的安华的妻子旺阿兹莎医生)、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国家诚信党由一个从反对党马来西亚伊斯兰党中分裂出来的派别组成。

事态继续发展下去将少不了一番政治缠斗,每个政党都试图在议会和地方上争取占据多数席位。大选的后续冲击远没有结束。

除了对上届政府就一马公司洗钱丑闻等问题而大肆抨击之外,从今年的大选中可以看到三个主要趋势。大选本身秩序井然,平静得令人惊讶——因为几乎没有看到过往大选之际惯常出现的喧腾集会。马来西亚选民已经变得更为成熟,在通过投票改变现状方面学会了谨慎从事但毫不游移。

首先,很明显,城市选民坚决地倾向于希望联盟。随着乡村人口向城市迁移,城市人口增加,前述趋势早已相当清晰。 巫统传统上凭借的是农村地区的选票,但又离不开城市中的合作伙伴——马来西亚华人公会、马来西亚印度国民大会和民政党,以增 加其在城市地区的选票。

这次,马来西亚华人公会、马来西亚印度国民大会和民政党几乎一败涂地。这意味着希望联盟最主要的选票来自马来西亚半岛西海岸人口密度更高的州,特别是在槟城、雪兰莪州、森美兰州和柔佛州得到了大多数人口的支持。

其次,党义主要集中于宗教议题的马来西亚伊斯兰党,丢掉了两个议会席位,但却赢回东海岸州的丁加奴州,这样该党得以再次控制两个州(吉兰丹州和丁加奴州)。 显然,国家诚信党的脱身他往,并未带走足够多的核心票源,未能削弱马来西亚伊斯兰党。

希望联盟的崛起意味着城市马来选民用手中的选票,选择了改变政府和改善经济生活,而不是依循自己宗教倾向而投票。另一方面,非马来裔人手中的选票则因马来西亚伊斯兰党推动回教刑事法而投向别处,并因巫统在关涉宗教的领域与马来西亚伊斯兰党眉来眼去而感到不安。

第三,这次大选或功之处在于,将更多新面孔和新才俊推上了政治舞台。多党政治的诸多弱点之一是,在不确定的形势之下,倾向于让政治家们循环往复任职,而不是让更年轻的专业人士多加历练。新政府有机会致力于代际更新以在各个层面带来变革——将具有更多元背景的年轻领导人推上各级权势职位。时间至关重要,马哈蒂尔医生承诺将在总理任上工作两年,此后会把接力棒交给安华,后者届时已经73岁了。

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将安华从监狱中立即释放,更能象征法治的复归。

为了保护他的遗产,马哈蒂尔医生现在有了一个独特而历史性的机遇,来解决他第一次担任总理时恶化了的许多问题。如果法治已变得羸弱,部分原因在于他在上世纪80年代采取了有争议的措施干涉司法制度。现在他需要强化那些司法制度,以保护其现在所坚持的法治。

在经济战线上,他接手的是去年涨幅5.9%的经济。但俗话说得好,GDP数字很好看,但人们的日子不好过。 随着石油价格回升至每桶逾70美元,而马来西亚作为能源净出口国,经济风向有利于推行必要的艰难改革。

在机器人大行其道的年代,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就业大军,如何创造优越的就业机会,不仅对马来西亚,而且对所有发展中国家都是一个日益紧迫的挑战。

在外交领域,马来西亚将不得不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日益紧张关系中见风使舵。考虑到他顽强独立的行事风格,以及马来西亚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一贯高调发声,没有人相信马哈蒂尔医生能婉转温和地表达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马来西亚以它独特的方式,投票实现了世代变迁,但却由现任最年长的领导人推行这一转变。大多数新政府都只能享受非常短暂的政治蜜月期,因为现在人们对政府执政成绩的期望值很高。反对永远比提出建议和具体实施要容易。这种转变进展顺利与否,将不仅对马来西亚人,而且对整个地区产生巨大的冲击。

沈联涛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