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DENCH

这位高产的新闻摄影师分享了自己创作的灵感源泉,以及为什么A1公路是探讨英国脱欧问题的好地方。

Camera Digital - - Contents - 翻译:沈思齐 编辑:黎悦瓣 美编:刘释遥

从失业青年到摄影记者,Peter讲述了自己的摄影之路。

早期的生活经历对你的作品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青少年时期的我是困惑的。我在英格兰西南英吉利海峡沿岸的多塞特郡长大,那里有一个海军基地,同时也是度假胜地。每年夏天,当军舰进港,船上的军人就会出来饮酒作乐,还有那些趁工厂休息前来度假的布里斯托人和伯明翰人,也是一样。而本地人一年到头都在大肆饮酒,尽情取乐。我就在这样一个极度混乱,如三原色一样饱和而浓烈的地方,度过了我的少年时光。

我喜欢我的家乡,但它与那个存在于宣传册或广告里的英国截然不同,这促使我想要表达自己对所见之事的理解。

最初,你是如何踏入摄影领域的?

原本板球才是我的兴趣。在学校里,我是一名很有前途的开球手,但我一直无法完全克服跨出界外线,以及失败所带来的紧张感。这种焦虑感让我的精神越来越虚弱,我决定不再强迫自己继续打板球。于是在14岁时,我卖掉了全部板球装备,请求父亲在圣诞节时送我一台相机作为礼物。

圣诞节的清晨,我拆开礼物,得到了一台二手宾得MESuper相机。在那之后的好多个夏天,我都在本地的自然保护区拍摄白骨顶和鹭。

“我意识到四处旅行,让人们思考,沿途再喝点小酒,也是一种拍摄方式。并不是只有飞往异国,待在前线才能拍摄照片。”

是什么促使你选择将摄影师作为职业?

我学生时代的每份工作几乎都被炒鱿鱼,只有做摄影师没有被解雇。当时的我还有一份非摄影的备选工作,那就是在Top Man男装卖衣服。因为我卖裤子真的很有一套,他们说用不了10年我就能当上副经理。如果摄影师的工作也被解雇了,这份男装工作是最后的备用方案。

你什么时候决定要成为一名摄影记者?

以全A的成绩毕业后,我前往伯恩茅斯艺术学院攻读摄影学位。在图书馆翻看摄影集时,看到Paul Reas的I Can Help和Greg Leach的Twice Told Tales两位摄影师的书籍,让我幡然醒悟。我意识到四处旅行,让人们思考,沿途再喝点小酒,也是一种拍摄方式。并不是只有飞往异国,待在

前线才能拍摄照片。例如当地的酒馆、商店都是拍摄的好场所。于是在我19岁时,摄影记者成了我的职业理想,我开始潜心钻研摄影。

20世纪90年代,你还曾在德比大学学习摄影,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德比大学的摄影课程非常概念化,我们会观摩Jo Spence、Cindy Sherman等摄影师的作品来启发灵感。我觉得自己是班上极少数没拍过自己或同学裸体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些摄影大师让我明白什么是我不想拍的,并促使我离开学校,去寻找自己真正想拍的东西。

1995年从学校毕业后,你靠什么生存?

毕业之后我搬到伦敦,将在校期间创作的作品寄给路透社,但全部石沉大海没有回信,我意识到他们并不满意我的作品。我申请了两年的失业救济金,开始大量拍摄照片,练习自己的拍摄技巧,增加作品量。我会向相关机构申请媒体通行证,或者直接前往皇家赛马会、埃普瑟姆赛马会等事件现场进行拍摄,然后将新闻照片继续寄给路透社。

“我有一个更为简便的方法,那就是在地图上寻找还有哪里是没去过的,还有哪里是我想去的,然后努力在那里找到值得拍摄的故事。”

你是如何迎来转机的?

1998年,《星期日泰晤士报》交给我一份差事,让我花一个周末的时间,拍摄全英国最热闹的路边停车场——位于A303公路威尔特郡境内 的Old Willoughby Hedge路边停车场。这个停车场具有英国特色,而且极其古怪。杂志上市之后,我的报道大获成功,很快便接到了GQ、尚流和嘉人等杂志的电话。

你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靠编辑指派的拍摄任务吗?

1998年 至2008年 这10年间,我90%的作品都源自编辑分派给我的任务。接到编辑电话之后,我会前往国外某地进行拍摄,回国后一边喝酒一边查看小样,并标记出需要改动的地方,照片处理完毕交给编辑,然后等待编辑指派任务的电话再次响起。

编辑们都会指派你去拍摄哪些类型的任务?

英国《星期日电讯报》会派我去拍摄旧金山的侏儒集会或美国伊利诺伊州的超人集会这样的事件。通过那段时间的拍摄,我建立起了一份关于古怪故事的档案。

如今,因为没有预算,各大报纸不再会派一个英国摄影师横跨半个地球去拍摄了。我现在很少能接 到编辑指派的任务,只好努力寻找其他收入来源,来支持自己去做真正想做的事。

在个人作品中,你是如何选择拍摄对象的?

许多新闻摄影师都说,你必须知道自己想拍什么,然后去拍那些能表现你想法的作品。但我有一个更为简便的方法,那就是在地图上寻找还有哪里是没去过的,还有哪里是我想去的,然后努力在那里找到值得拍摄的故事。我总有3-4个不同经费支出的项目在进行中。

尽管曾前往64个国家进行拍摄,但英国仍是我的故乡,是我的激情所在,这里的人们才是我最想要了解的一群人。

最近,你一直沿着伦敦到爱丁堡的A1公路进行拍摄,为什么会选择这一主题?

A1: Britain on the Verge是我

拍摄英国脱欧冒险系列的第一部。英国原本就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国家,而脱欧的决定则使问题进一步恶化。我想知道人们对未来的看法,于是决定沿着A1公路进行拍摄。A1公路全长410英里,从伦敦出发,至爱丁堡结束,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它是一条充满不确定性的道路。

此外,Paul Graham的作品集

A1: The Great North Road是我在伯恩茅斯

的图书馆中最初看到的摄影集之一。它极大地启发了我,我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踏上这段旅程。距离Paul的作品集出版已经过去35年,我觉得是时候重新走一走这段路了。

你是如何拍摄A1公路的?

我花了6周的时间,断断续续进行拍摄。我沿着公路行驶,关注窗外正在发生的一切,几乎每到一个服务站或者商店都会停下来。 如果一个地方有拍出好照片的潜力,我会一直坐在那里,精心挑选那些看上去有趣的人,然后上前攀谈。

大多数情况下人们都想倾诉,有人愿意听他们倾诉,他们感到很高兴。如果周围没什么有趣的人,我就回到车上,继续前行。

在你的摄影职业生涯中,有哪些拍摄项目你最满意?

Alcohol and England记录了英国历史 中在我看来不可复制的10年,这期间,英国人酗酒很厉害,比此前任何时候都喝得更久、更多、也更廉价。2008年,我发现这一情况正在改变,于是终止拍摄这个项目。我觉得这是我最成功的新闻摄影作品。

在作品中,你想要实现怎样的目标?

我任何一张作品的最终目标都是带观者踏上一段旅程,促使他们思考、发笑、落泪,如果还能激发他们做出改变,就再好不过。

幽默是一种强有力的工具,但很早我就意识到,你不能只是单纯拍摄好玩的照片。如果我先用笑声让观者放下防备,再丢出一张酒驾造成的严重事故的照片,我想它的影响大概会放大10倍。但幽默是很难把控的,不能是冷嘲热讽,其中必须包含某种信息。

上图_

专为酒吧短期工和促销员组织的船上派对。2013年摄于塞浦路斯。

下图_

休假中的工人和游客,在Club Aqua的午后泳池派对上为合影摆造型。2013年摄于塞浦路斯。

中图_

一位女士正在查看一位瘫倒在墙上的男士是否安好。2013年摄于马略卡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