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手拈來,各取所需:再談土地規劃的困局

由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帶導的「土地大辯論」剛剛開鑼,各方力量立即亮劍揮刀,趕著爬上道德與正義的山頭,搖旗吶喊,宣示立場。當中難免出現旗幟下的立場隨著民意風向擺動的情況。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Business | Viewpoint : Urban Planning - 林筱魯資深規劃師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

不論輪候公屋的隊伍有多長,不論置業安居的訴求有多不可攀,不論商舖、寫字樓和廠房的租金令各行各業多難生存、總有人認為香港實在毋須開發土地;又或只要限制移民配額,人口零增長,現有的問題種種,包括居住面積細小和環境擠迫的慘況都會迎刃而解,不成問題。也有不少言論,不管甚麼土地來源,一下子便跳到賠償多少和執行機制的問題上。既有錢銀至上,「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的明碼實價派;亦有以保障小市民權益,打擊權貴作定位的社會公義派。這些派別的意見傾向將焦點放在政府應以甚麼手段徵合土地和徵收土地的賠償補貼數額是否足夠的執行節點,為日後抗爭行動放置前設要求,製造障礙以爭取話語權。今天某些高舉應以收回土地條例這把尚方寶劍收回所有土地以表公平公義的言論,也許日後在市區重建和牽涉非原區民寮房和小農戶用地時便有截然不同的論述。

發展遇阻力 持分者各持己見

地區關注自然是抱著「別在我後園」建設的心態,典型的關注點是區內交通擠塞、公共設施配套不足、環境質量下降等等對居民日常生活有直接影響的規劃詳項。也偶有能預視數公里外的填海計劃會阻擋景觀,甚或影響空氣流動,進一步加強熱島效應的前瞻性極強的高見。傳統環境保育團體的立場從來都清晰明確。只要對自然環境,無論是動植物,產生負面影響的建議便會全力反對。縱使個別人士或團體在個別土地供應選項上的態度較為鬆動,但在 公開諮詢的過程中,一般不會改變「鎗口一致對外」的策略。戰略取態上,環團的劃綫方式其實與不少既有利益團體甚為一致,例如私人康體用地的營運機構,也是強調一寸都不能少,憂慮缺口一打開便可能全線失守。

看風使舵,天馬行空的意見當然不會少。近日有時常擁抱環保議題的媒體,針對某私人康體設施用地連載多篇鴻文,提出古樹、古蹟、古墳,甚麼都能遷置以騰出土地作房屋發展的言論。這跟在工程設計上為何不能在不同既有用途上加建上蓋或建築超高層的意見,在本質上都有嫌是只看技術要求,而漠視相關法規和原則的論調。若然只要在工程上可行,那我們只需把原來極低密度的大部分新界地區,改建成容積率十倍的各類發展便已解決問題,又何需捨工程上的易而取工程上的難?因為大家心知最難的是遷置。所以另一邊廂倡議甚麼都能遷卻口不提遷人,亦明顯是迴避問題本質,刻意簡化事情。

政府規劃 需兼顧各方利益

政府在土地規劃上的挑戰是既要講原則,也要遵從各項技術法規要求,更要考慮各方利益。箇中種種情況和問題,社會上從不缺乏公開討論,各方立場意見亦早已公諸於世。筆者並不預期在這次「土地大辯論」的過程中會浮現一些從未聽過的意見,亦不可能期望諮詢活動能引發靜默的大多數人發聲。但我希望高等學府中的相關學系,在能掌握原則與技術要求的同時,能提供多角度的公開分析和評論,協助公眾了解全盤問題,作必要的取捨。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