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亮×林凱章. LT Duck小黃鴨誕生70載引領港玩具業神話

香港玩具業曾是上世紀經濟起飛的動力之一,照耀了整個工業輝煌時代,同時孕育了不少白手興家的企業。有「小黃鴨之父」之稱,玩具製造商林亮創造出風靡全球的小黃鴨,年過九十但永不言退,重新打造小黃鴨品牌, 90歲高齡再次創業,成立得意創作,專門策劃小黃鴨「Lamon Tea」各種衍生商品,最近更啟發了孫兒林凱章( Victor),創立本港品牌 Puzlebear,與小黃鴨互相輝映,共同傳承獅子山下的精神。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Text / Santos Photo / 張展銳

E:capital Entrepreneur亮:林亮( L.T)章:林凱章( Victor)

立志做玩具

E:你們兩爺孫如何與玩具結下不解之緣?亮:我 1924 年出生,7歲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我從父親寄來的報紙上看到了這一則消息,問母親為什麼日本有能力侵犯中國這樣一個龐大的國家,母親告訴我,日本人用生產玩具在中國賣出得來的錢建造飛機大砲,攻打中國。這個答案好讓我記了一輩子,當年我告訴自己,長大了要自己做玩具,或許就不用找日本人買了。章:爺爺以玩具製造起家,自小便在耳濡目染下,對玩具有著一份難以解釋的情懷。我深信,有小朋友的地方,便有玩具,因為Play is fun, fun is work(玩耍是快樂的,而讓小朋友快樂便是我們的工作)。受爺爺的感染下,我創造了原創品牌 Puzlebear,一同走上創新之路。

人生第一桶金

亮叔,聽說你很早便投身社會謀生,可否與讀者分享一些當年軼事?亮:雖說是人生無常,在我出生和成長時代,戰爭改變了不少人的人生選擇。我當時以班級第一的成績考入香港華仁書院,每天都在期待開學的日子。也在同年十二月,日本軍機轟炸香港啟德機場,香港保衛戰正式展開。那一天,我被迫結束了十數年的求學生涯, 同一天我更失去了父親。香港重光後,母校華仁書院本來介紹我去匯豐銀行做出納員,月薪 120元,但我另選了一份在德輔道中賣雜誌的工作,薪水只得一半,原因有二:操練英語、建立人脈。那個時代,買外國雜誌報章的不是富商就是銀行家,我不只服侍人客訂書刊,熟稔後更替他們當起買賣經紀,其後因介紹李眾勝堂的李賜豪在謝菲道買了一整幢樓,賺了 800元佣金,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創業創新之路

E:亮叔,可否向讀者分享你投身玩具業的經過?亮:在當雜誌報販時,不時翻閱外國雜誌,一個新鮮的字眼吸引了我:「plastic」(塑膠)這種原料的介紹,雜誌上寫著:塑膠有不同的顏色,可以用來製造日用品、玩具 看到玩具這兩個字就夠了!我主動向老闆推介塑膠原料,繼而勸服老闆自行開廠做產品,因為毛利高得多, Winsome永生塑膠廠就這樣誕生了。做了半年鏡框、相架、餐牌座等日用品,我說不如做玩具,因為當時中港都未有塑膠玩具,市面上只有日本生產的賽璐璐( Celluloid)玩具,例如不倒翁、洋娃娃,一壓就扁又易碎。1948年那年參考了外國雜誌,依著圖樣找人做塑膠機,就生產出一拖三車轆腳鴨仔;其後覺得替人打工沒甚意思,就決定自己開廠,專做玩具。50年代,先後在大角咀、西營盤開設塑膠廠,並因為生產的公仔要著衫,再開製衣廠專做公仔衫。今天的永和實業,就是把多間廠房整合而成。

E: Victor 你的故事又如何?章:我的故事很簡單,從美國學成返港,便回到公司幫手玩具生意。我感恩自幼在家中有這麼的一位好朋友、啟蒙老師、行家,使我有機會參與玩具的設計,瞭解到生產至成品的過程,同時培養了對玩具業產生濃厚的興趣。E:六七十年代,香港工業開始起飛,你如何把握機遇,令永和實業發展壯大起來,成為孩之寶( Hasbro)、Hallmark、Sanrio、迪士尼等著名品牌OEM業務製造商?亮: 1957 年,我發現了一款德國製的洋娃娃,又跟著來做,結果大受歡迎,每批貨都要空運往美國,反應奇佳。又如在 1962 年,孩之寶想找香港玩具廠代工生產 G.I. JOE,經工商署介紹找到我,我自知廠房規模不夠大,不接這張巨額訂單,寧願介紹可靠的行家給他,對方也回判公仔衫由他做。6年後,那間工廠被 Mattel 收購了,但 Mattel 與孩子寶是對頭,不能再做G. I. Joe,但我再次推卻,結果給了李嘉誠做,他首次做玩具就是做這款。70 年代初,當年香港玩具業開始走向巔峰,成為世界第一出口地。我公司替 Sanrio 生產 Hello Kitty,一張單就已經是1,200 萬隻,生意越做越出色。

二次創業重燃獅子山精神

E: 4 年前,你已屆 90 歲,為何用「小黃鴨」再度創業,聽說你想幫助年輕人,可否談談「小黃鴨」有什麼新任務?另外, Victor 你作為年輕一代,如何看所謂獅子山精神?亮:到 90歲,還去創業,我實在仍很享受 成立LT Duck品牌,帶着小黃鴨重出江湖,讓老一輩懷舊一下兒時玩具,小黃鴨正見證着這七十年來香港工業盛衰,從無到有;隨着祖國改革開放,我們一眾企業家,帶着生產技術、管理經驗、客戶等,為祖國創造了不少人才和就業機會,所以這隻小黃鴨的功勞不少啊。除了帶給港人集體回憶外,我想跟有點迷茫的年輕人,分享當年的奮鬥經歷,以自己的經歷,說說何為「獅子山下精神」,由一位「三無」(無錢、無生產技術、無從商經濟)的年輕創業者,一步一腳印,與小黃鴨

並肩作戰,見證至今修成正果,希望教導年輕人如何行出一條生路。章:一般人講「獅子山下精神」,會聯想起電車、山頂纜車、鐘樓、天星小輪等;但數香港具代表的玩具作品,則不得不提小黃鴨了,它雖然很年輕,只有 70 歲,但若能從玩具成為香港歷史文化的一個象徵,將會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

打造中國版 Hello Kitty、米奇老鼠

E:有報道曾說,你有一個夢想,用玩具去建立

屬於中國的童話王國,為何?亮:我時常想到,日本有 Hello Kitty, 美國有 Mickey Mouse,為什麼我們不能有自己的動畫人物?我們不如由小黃鴨出發,建立一個屬於中國孩子的童話王國,希望有一天能夠打造一個「中國的迪士尼」。

身體力行創品牌 新品牌新意念

E: Victor從美國學成返港,你為何有心從事玩具行業呢?章:我生於玩具世家,對行業存在深厚的感情,故此有一個想法,身體力行去創作一個品牌,鼓勵其他人實踐「Designed by Hong Kong ,made by Hong Kong」(香港設計,香港製造)的理念。E:現時你主理家族的玩具生意,今年更創立本港品牌 Puzlebear,這個構思如何而來?章: Puzlebear 兄妹的設計理念,承載着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精神,六歲的 Puzlebear 哥哥身穿超人皮帶,幻想自己為超人拯救地球,而 Puzlebear 妹妹伴隨着哥哥,給予支持和鼓勵,兄妹情深,正正為小朋友樹立了一個兄友「妹」恭的良好榜樣,好讓初為人父母的朋友們藉此培養小朋友的愛心。至於未來大計,我們會為 Puzlebear 製作四格漫畫、動畫、微電影、手機App等,待時機成熟,甚至卡通片,迎接「智能」的新世代。

香港工業有得做

E:你們兩人是兩代「工業人」,有著不同成長背景,亮叔不只是香港玩具業的開山祖師,更是香港工業發展史的第一身見證人; Victor 是

工業界新生代,你們如何看香港工業的未來發展?亮:只要有創意及有好設計,若港商能夠做好升級轉型,進一步發展自家品牌,在國家大灣區及一帶一路的政策下,香港玩具業是不會死的。章:我認為香港是一個國際化的城市,知識產權受到法律的保護,為「Designed by Hong Kong , made by Hong Kong」(香港設計,香港製造)提供了良好的先決條件,我希望自己能夠為香港的玩具業盡一點綿力,帶領香港走上再工業化的道路,為香港工業繼續發亮發光。除了公司業務外,我亦抽時間擔任不少的公職,以回饋社會;如擔任工業貿易署諮詢委員會委員,為工業界發聲,為港企在大灣區找尋更多發展的機遇。

01「小黃鴨之父」林亮(左)與林凱章,盼為本港玩具業發展盡一分力。02 小黃鴨「Lamon Tea」與 Puzle Bear 的產品深受消費者喜愛。03 早前為慶祝LT Duck小黃鴨誕生 70 週年,永和實業與商場進行聯乘合作推廣活動。

01 林亮是本港資深的工業家。02 林亮五十年代創立永和,展開其奇妙人生旅程。03 Puzlebear 是林凱章 的心血之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