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共同體(上)

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2017年提出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近日傳出將正式推出整體規劃方案,使「大灣區」再次成為熱門話題。作為中國全球戰略「一帶一路」的重要支撐點,大灣區建設著眼點不止於為區內城市找尋新的經濟增長點,更大目標是由此帶動中國整體經濟進一步由粗放式增長轉變為可持續增長,乃至推動全球的新一輪經濟增長。

Capital (HK) - - Contents - 撰文蘇梓

粵港澳大灣區是由香港、澳門、廣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東莞、肇慶、惠州和江門組成的城市群,是繼美國紐約都會區、美國舊金山灣區和日本東京都市圈之後,世界第四大灣區。 2016年,大灣區城市群的GDP 為 1.39萬億美元,總人口接近6,800 萬;作為大灣區組成部分的港澳特區,在這場宏大建設中,香港和澳門如何把握機遇,迎接挑戰,不僅對於本身,對於整個大灣區乃至 全國的經濟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

十年經濟翻一番

從地圖上可見,大灣區 11 座城市,全部集中在經濟發達、人口密集的珠江三角洲地區,這裡是中國最早推行改革開放的前沿,是內地三大重要經濟帶及城市群之一。大灣區製造業發達,供應鏈完善,曾是世界最大的生產製造重鎮。同時,大灣區對外貿易頻繁,是全國經濟外向型程度最高的地區。

隨著產業轉型及價值鏈的逐漸提升,

近年大灣區更成為高新科技企業的聚集地,投資活動活躍。這片土地佔全國總面積不足 1%、區內人口不足全國總量的5%,對全國 GDP的貢獻卻超過 10%。根據去年香港中文大學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以大灣區經濟現時的增長速度,10年最少可以翻一番,經濟規模應可超越英國,成為全球第五大經濟體。

基建發達互聯互通

基建是衡量一地經濟水平的重要指標,也決定著於外地交流的活躍程度,更 是人才流通的保證。大灣區作為一個經濟整體,集中了大珠三角地區主要的機場群和港口群。區內有5個國際機場,其中香港國際機場在2016 年的旅客量位列全國第二 ,貨運量全球首位。另根據香港海事處統計,2016年全球十大貨櫃港口中,中國就佔到7個,其中來自大灣區的就佔了 3個,分別是香港、深圳和廣州。

未來5年內,大灣區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將更趨完善。隨著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深中通道等重點項目陸續建成通車,大灣區城市群之間的交通互聯互通將進一 步加強,並將促進大珠三角地區內各個城際一小時交通圈及三小時生活圈的發展。

香港:跨國企業入華平台

港澳地理和歷史特殊,這也是兩地有別於大灣區其他9座城市的獨特優勢。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早已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到,港澳兩地要發揮各自優勢,提升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和功能。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也是為了全面推進內地與香港和澳門的互利合作,將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相對內地其他城市群,大灣區一大獨特優勢在於擁有香港這個國際級金融中心、貿易中心和航運中心,並集合了大量的國際化專業服務人才。香港由於優越的地理位置,長期是世界與中國交流的窗口,並可在金融領域、創新科技、供應鏈管理、專業服務、運輸物流,以及支援「一帶一路」建設上與區內其他城市深度合作,全面拓展未來的發展空間。

金融服務、旅遊、貿易及物流向來是香港四大支柱產業,在此基礎上又衍生了各種專業支援服務,在各個領域培育了大量金融、法律、會計、建築及測量、運輸物流等行業人才,成為跨國企業進入中國內地和亞洲市場的理想平台。截至去年6月底,香港共有 3,752 家地區總部和地區辦事處,代表其位於香港以外地區的母公司負責在中國內地及亞太區的業務。去年粵港澳三地共同簽署的《深化粵港澳合作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目標包括鞏固和提升香港的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三大中心地位,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和國際 資產管理中心功能、推動專業服務和創新及科技事業發展,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解決爭議服務中心。除協助海外企業進入內地市場外,香港亦成為內地企業「走出去」的跳板。在地理和交通上,香港既能接近內地市場和客戶,亦與全球各大商貿金融中心有全面和便捷的聯繫,方便內地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不僅能夠顧及東南亞以及歐美市場,還能夠保持其與內地的緊密聯繫。

深港將趨「同城化」

廣州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教授、自貿區綜合研究院副院長毛艷華指出,與以往粵港各自過多從自身利益出發的合作模式相比,除了理順城市發展自身脈絡,大灣區規劃中必然更強調城市分工與互補。在此層面,所謂融合即是要打破行政壁壘。要打通信息流和產業鏈,必然離不開人的流動,縱觀灣區成型歷程,往往能看到一部人口再分布史。東京灣在二戰後城市化進度加快,自由貿易和現代製造業吸引大量人口沿海聚居,如今東京灣

區 Did(densely Inhabited District,即每平方公里居住超過 4,000 人的人口密集區)人口比率高達近90%。有活力的產業和聚居的人才互相成就,互為因果。

毛艷華同時坦言,港澳與內地《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 CEPA)已實施 15年,合作仍然受制於宏觀管理政策、法律制度、服務貿易規則、稅收制度、審批管理等障礙,因此需要探索新的模式,使粵港澳大灣區像其他灣區一樣無障礙頻密流動。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執行所長曹鍾雄也認為,海關是個很大的障礙,幾地幾檢都不是理想模式,應該簡化這種關稅、關口制度安排,探索一些更便捷的方式。他以紐約灣區為例,指紐約州和新澤西州不僅打通了製造業,居民生活也全面貫通。他相信粵港未來也將如此,屆時港人將不僅去深圳就業,還可以娛樂、生活,「安心舒適地沉澱下來」,深港兩地將「愈來愈同城化」。

澳門:開拓葡語國家市場

與香港相比,澳門無論從面積、人

口或是經濟規模都小得多,不過仍然有獨特的發展優勢,曾為葡萄牙殖民地的澳門,在中國開發葡語系國家市場的道路上,扮演了重要角色。澳門發展策略研究中心會長蕭志偉表示,澳門需要在大灣區建設的過程中發揮自身優勢,包括作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及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平台的有利條件,扮演「精準聯繫人」的角色,為這座小城發展和經濟增長帶來更多的機遇。

要發揮澳門歸僑條件的優勢,特別是利用門精准聯系內地與葡語系等國家的優勢,助力大灣區走出去、引進來。金融方面,澳門將有效落實國家的扶持政策,加快發展融資租賃、葡語國家人民幣清算等特色金融,構建葡語國家金融服務平台,加快建設中葡人民幣清算中心,用好中葡合作發展基金,為中葡企業提供配套基金結算服務和貿易融資等的金融服務,配合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的需求,探索在澳門發展各類市場,促進大灣區與葡語國家的金融合作交流,努力使中葡合作與中亞合作相輔相成。

大灣區規劃令港澳與內地關係更為緊密。圖為港珠澳大橋珠海牛頭島。

01

02

01 香港作為大灣區金融核心地位超然。02 深圳是中國高科技重鎮,科技園區林立。03 澳門可作為開拓葡語系國家市場的跳板。圖為葡萄牙城市波爾圖。 03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