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界巨頭看金融危機十年

美聯儲局前主席伯南克:承認美聯儲犯錯

Capital (HK) - - Coverstory -

當時政策制定者在應對金融危機時犯了兩個錯誤——沒人預見到危機對金融市場和機搆的影響是這麼的廣泛且破壞性如此之強,以及危機對更廣泛的經濟層面會帶來如此巨大的影響。10年前金融危機為何會造成如此深層的影響?我認為是因為當時市場出現了金融恐慌,以及融資出現了重大問題所導致。這次金融危機的教訓,最主要是中斷信貸供應造成的金融恐慌,會對宏觀經濟造成巨大的破壞。未來需要確保金融系統足夠資本化且擁有充足的流動性,有足夠的安全措施來阻止這類金融恐慌的發生。即便這類恐慌再發生,也要保證政策制定者有適當的工具來回應它,並使用比2008年危機時更有效、系統和可預測的方法來應對金融恐慌。

美國前財長保爾森:最大的遺憾和溝通有關

我最大的遺憾和溝通有關。我從來沒能和美國人民交待清楚,我們所做的並非為了華爾街,而是為了他們。我為最終達成的救市計劃「感到驕傲」,但極為遺憾的是它未能取得美國人民的支持。當我需要在公眾偏好和能夠穩定市場的方法中做出選擇時,我站在了穩定市場的這一邊,因為我認為這個做法才會真正保護美國經濟、金融體系、工人、房屋擁有者。

「股神」巴菲特:金融危機再次發生不可避免

再次發生金融危機是不可避免的。由於人們的嫉妒和貪婪,另一次金融危機還會發生。人們開始對某樣東西感興趣是因為(其價格)上升,而不是因為他們了解這樣東西或是其他任何東西。但如果隔壁的某個眾所周知的蠢人變富了,那麼他們的配偶就會說,你為什麼不行?這是很有傳染性的,而這正是整個系統中永久存在的一個部分。

歐洲央行前行長特里謝:過多債務使全球金融體系仍然脆弱

現在有個共識,是已發展經濟體負債程度過高,是引發2007 年到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的關鍵因素之一。已發展國家的債務成長已經減緩,尤其是私人債務的部分,但這種放緩已被新興國家債務的加速增長所抵消。這使整個全球金融體系至少跟2008 年一樣脆弱,甚至更為脆弱。

我目睹金融危機的真正開端,這場危機在2007 年 8 月 9日上午席捲全球,那時我們面臨歐元區貨幣市場全面中斷。到了雷曼兄弟開始崩潰時,我和多國央行總裁,包括時任美聯儲主席柏南克都非常清楚,大家正見證一場全面性的重大全球危機。

雷曼兄弟或許是華爾街最小的投資銀行,但它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重金融危機的引爆者。

中國前銀監會主席劉明康:資本監管非單一解決之道

全球金融危機可被視為對一個金融體系潛在的失靈問題的集中糾正,許多國家包括中國在內,都沒有很好地吸取金融危機的教訓。直到今天,我們可以看到,美國10 年前的金融危機所需要集中糾正、檢視和反思的問題,在這10年中,被很多人重新設計,披上創新的外衣,又被同一塊石頭絆倒了兩次。

2017 年 12月,巴塞爾委員會正式發布了《巴塞爾協議III:後危機時代改革的最終方案》,標誌著後危機時代整個監管改革金融規則的制訂工作已經基本完成,這麼多年的反覆討論,結論認為資本監管的主線還是要加強,但也應當時刻思考,危機暴露出的金融機搆和整個金融市場、監管一系列問題都不是光靠資本監管的單一方法可以全部解決的,這一點也得到了證明。

巴塞爾協議的核心就是銀行持續運營的本質規律。因此,做銀行的人首先要懂得一個道理,做金融最重要的道理是只有持續運營地存在才能對社會和老百姓負責任。所以,有效實施資本約束是永遠抑制銀行內在規模衝動、速度衝動和短期利益的最重要的基礎工具。

香港金管局總裁陳德霖:避免過度槓桿

金融危機成因萬變不離其宗,都離不開過度槓桿。主要工業大國的過度槓桿,亦即是借貸過多,是全球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的根源和罪魁禍首,因此解決之道是減債,即避免過度槓桿或借貸。

新興市場負債上升,部分原因是金融服務發展和深化的結果,不一定是壞事,因為有利於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並改善資本配置效率。但另一方面,先進經濟體央行採取非傳統貨幣政策,以持續極低利率和大規模的量化寬鬆,嚴重扭曲資產市場,並造成大量資金流向其他地方尤其是新興市場。在流動性非常充裕的刺激下,容易推動槓桿上升,進而增加了新興市場的金融穩定風險。尤其是近年新興市場的企業債務迅速飆升,在全球經濟下行風險增加、美元升值和利率趨升的情況下,一旦市場出現波動,資金鏈斷裂,便容易引發信貸風險。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