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北极圈看美丽的北极光

芬兰罗瓦涅米

Car and Road - - 旅途ON THE ROAD -

有句话颇为流行:一个人的一辈子,至少要有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可是,奋不顾身的爱情能坚持多长?说走就走的旅行又能行走多远?于是,由于本人的工作关系,我一个“探索人类世界的极限之旅”十年计划就出炉了。俗话说: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是在那个动乱年代中走过来的人,读万卷书上做得不够好,怎么办?那么就去行万里路吧,在旅行中来边学习和边探索吧。

难以遇见

有生之年,看一次绚烂的北极光,大概是很多旅行者的梦想。当来到芬兰圣诞老人的故乡——罗瓦涅米的极地游客们都会在夜幕降临后,找一片空旷僻静的地方仰望苍穹,期待着神秘北极光的出现。

北极圈上的罗瓦涅米被誉为“北方女皇”,是芬兰北部拉普兰省的首府,这里迷人的江景以及市区以北8公里处的圣诞老人村也使得旅行者的步伐更加坚定。在芬兰,北极光被称作“狐狸之火”,根据古芬兰人的传说,有一只神奇的狐狸,在白雪覆盖的山坡上奔跑,尾巴扫起晶莹闪烁的雪花在月下反射,映照出浩瀚的北极光。拉普兰最北部出现极光的概率很高,但亲眼所见还需要各种天时地利的运气,正如芬兰民 谣所言:“倘若你找到了神秘的北极光,那么幸福生活就近在眼前。”圣诞节前夕,我从布鲁塞尔飞往罗瓦涅米,在圣诞老人村里的桑拿小木屋住上三夜,刚好赶上这里的圣诞季开幕庆典,在浓郁的节日气氛里拜见了传说中的圣诞老人,但最渴望的惊喜还是见到可遇不可求的北极光。当地人都说,倘若夜晚繁星满天,就很可能看见极光。抵达当日赶上漫天飞雪,第一夜天气阴转多云,第二夜北斗七星转瞬即逝,第三夜天气终于如愿。傍晚8时许,我们和当地的导游凯里、安迪一起驱车前往附近的一座深山,山里的雪地有深有浅,在导游探头灯的照明下,我们相互搀扶着走到了山顶一座半开放的小木屋,双手和面颊都有些冰凉。凯里捡起地上的粗木条,从左侧裤兜里掏出一把小刀,削出许多薄薄的木片,没过一会儿就点起一堆篝火,供我们围坐在四周取暖。大家的兴奋溢于言表,纷纷向凯里打听今晚可能看见极光的概率。做了九年导游的他大概早已习惯了“泼冷水”,耸耸肩对我们说,罗瓦涅米每年大约有200多天会出现极光,但他全年带团出来,真正看见极光的游客大约只有30%。这时候,天空中的星星开始若隐若现,远处城市的灯光也在雾气中变得模糊。亚历克斯打趣说,他恰好喜欢这种不确定性,等待的过程本身可能比结果有趣很多。另一名导游安迪是个年轻腼腆的小伙子,安静地在火堆上方架起咖啡壶,并将串起的香肠递到我们手中,也和我们聊起天来。原来他也热衷打猎,一个月前在森林里打到一只魁梧的驼鹿,还向我们展示了手机里的一张照片,那是他颇为得意的战果。

倘若你找到了神秘的北极光,那么幸福生活就近在眼前。

欧若拉女神降临

晚上 10时左右,我们有些疲惫,凯里开始整理吃剩的小食,颇有打道回府的意思。人生总要有些遗憾,这次看不到极光,希望下次回到这里重逢,而这一场相识也是难得的缘分。正当我们要打道回府之际,一转头,我们发现天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抹绿色,隐约中时而暗淡时而凸显,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北极光吗?我反复地询问凯里,你确定这是北极光吗?我们不至于太想见到而出现了幻觉吧?他大笑起来说,没错,这就是北极光,你们太幸运了。它始终像一抹与地平线平行的淡绿水彩,若即若离忽隐忽现,既没有如瀑布般倾泻而下,也没有波涛起伏的动感,更没有明信片上的五彩斑斓,但在星空与树影之间,依旧美仑美奂。大家相互依偎着一起呆看了十几分钟,在悄无声息的星空里,天边那一抹淡绿愈发显得晶莹可人。当我们带着尚难平复的激动心情走到山脚时,刚好看见一只雪白的野兔安静地站在原地,仿佛眺望着远处的神秘北极光。

我架好了三脚架和相机就开始各种狂拍,冰天雪地的也顾不得带手套和给耳朵和脸部保暖了。据介绍,极光不是只在地球上出现,太阳系内的其它一些具有磁场的行星上也有极光,比如木星和土星。欧若拉是欧洲神话里掌管北极光的女神,所以在欧美许多国家的语言中,人们直接用欧若拉的名字来称呼极光。

文 / 图:海滨方芳

01.北极日出美景02. 北极光

03. 北极熊情侣04.北极狗拉雪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