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岸到彼岸

斯里兰卡自驾游记(完)

Car and Road - - 旅途ON THE ROAD -

“每年东南信风吹起,海流轻抚印度洋上的明珠,斯里兰卡是世界尽头灵魂的故乡。”这是马克·吐温在《赤道环游记》中对斯里兰卡近乎谄媚的点赞。国土面积袖珍的斯里兰卡四面环海,拥有约1300公里多姿多彩的海岸线,整座岛屿犹如戴着一条由沙滩围成的项链。我们用车轮丈量斯里兰卡西南部海岸线,享受海洋的无穷魅力。

坦加勒的治愈系

昨天夜观海龟产蛋的奇妙经历意犹未尽,今天打算在坦加勒海滨彻底放松一下。坦加勒拥有妙漫旖旎的海岸线与小众静谧的独特风情,是欧美旅客钟爱的海滩度假胜地。

慵懒的午后,骄阳烧烤着大地,海风吹拂着热烈的气息,让人感受到这个热带岛国难以抗拒的热情。此刻的我正躺在海滩旁的帐篷里,享受斯里兰卡神奇的按摩术——阿育吠陀。按摩大妈把集合了草药与香料的精油涂抹在我的脚底,一股绵软立刻浸入我的体内,并仿佛迅速渗透到每个细胞。

当她得到我允许,将药油滴进我的头顶,因昨夜睡眠不足好似被套了紧箍咒似的头颅竟神奇地松驰下来。就这样,在大妈力度掌控到位的指法操作下,我整个人坠入了难以言状的温柔乡。伴着海浪冲击沙滩的节奏,我缓慢而深沉地调整气息,昏昏欲睡。

后查资料得知,阿育吠陀(Ayurveda)由两个词组成 :Ayur 指生命,Veda 为知识、科学、真理之意,阿育吠陀即“生命的科学”。这种源于印度草药医学的理疗法已有 2000多年历史,通过桑拿、药油按摩与冥想,缓解身心的紧张与不适,寻求人与自然的平衡协调。如此看来,阿育吠陀与我国传统中医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海上丝路续新篇

斯里兰卡地处南印度洋,我国在西汉时期已开通了与印度半岛之间的海路,“海上丝绸之路”就此真正形成并发展。从目前可见的有关海上丝绸之路最早的文字记载《汉书·地理志》中,我们看到记载的航线为:“从徐闻(今广东徐闻县境内)、合浦(今广西合浦县境内)出发,经南海进入马来半岛、暹罗湾、孟加拉湾,到达印度半岛南部的黄支国和已程不国(今斯里兰卡)。”在斯里兰卡博物馆,能看到许多我国古代的钱币与青瓷器,这无疑是两国贸易往来的见证。如果说曾经的海上丝绸之路架起了古代中国与斯里兰卡经济商贸合作的桥梁,那么今天停泊在科伦坡港口的中国科考船,则是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方针,中斯合作项目的典范。

“我们的项目是在习主席 2014 年访问斯里兰卡签署备忘录建立的。斯里兰卡位于海上丝绸之路必经之地,对我国的能源运输、军事护航等领域具有战略意义。”在紧邻米瑞莎的Ruhuna大学,我的朋友罗耀博士向我介绍其所任职的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与Ruhuna 大学合作建立中国斯里兰卡联合科教中心的情况。合作项目涉及海洋技术监测、海洋沉船考古、联合学生培养等方面。

“每年,我们研究所的科考船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印度洋航次的科考,之后停泊在科伦坡港补给。我主要负责帮助斯里兰卡建立气象观测系统和天气与海洋预报系统,减少自然灾害的影响,提前做好防灾减灾工作。”中国科考船援助前的斯里兰卡没有天气海洋预报,渔民们靠天吃饭,出海遇险常有发生。此外,我国对斯援助除高速公路、港口、水电站等援建项目,更涉及教育科研合作领域,例如中国科学院大学新近发布了全额奖学金录取Ruhuna 大学的15名研究生……

漫步 Ruhuna大学,我好像身处一座葱郁的植物园,身边不时闪现三三两两的莘莘学子,还有一只闲庭信步的狗狗随尾着我的脚步,似乎在向我示好。罗博士每年都要来此工作生活数月,作为湖南人的他烹饪的水煮鱼,让嗜辣的斯里兰卡同事也不得不甘拜下风。有次他在早市买了生腰果尝鲜,没想到嘴巴烂了手脱皮,问了斯里兰卡同事才知道此类鲜腰果有轻微毒性,只能煮熟或晒干吃,这跨国贪吃的严重后果令他心有余悸。而60卢比(约人民币三元)一斤的鲜芒果与黄金椰则令其赞不绝口,并建议我在斯里兰卡旅行期间一定要多多品尝。

炫酷的高跷渔夫

《孤独星球——斯里兰卡》2009版的封面上,一望无际的碧浪里树立着一个个高高的木头支架,皮肤黝黑的渔夫们端坐其上,看似纤细的鱼竿在他们手里上下翻飞,此起彼落。随着一道道漂亮的曲线划过天空,鱼竿另一端沉甸甸的鱼儿就这样被渔夫们收入囊中……这种古老传统而又神秘炫酷的高跷钓鱼画风唤起了世界游客的好奇心,也吸引着我们在离开加勒,前往米瑞莎的海岸沿线寻寻觅觅。

满怀期待的我终于如愿以偿,海浪中的渔夫们仿佛从古老的画卷中跃然呈现在我的眼前。虽然高跷钓鱼如今已沦为彻头彻尾的收费表演,但我仍为“垂钓”的渔夫们奉上 500 卢比(约合人民币 23 元)的“茶水钱”以求拍摄,又在莫名的冲动下追加500卢比,涉水爬上高高矗立在波涛中的支架,客串了一场高跷钓鱼模仿秀。

亲自实践才发现,如此钓法难度颇大。不仅要经受印度洋海风与日晒的双重考验,还要保持身体平衡稳坐巨浪晃悠的支架,并密切注视汹涌波涛中的猎物。当

如今这种近乎杂技式的海上钓鱼绝技几近失传,却以收费表演的方式继续存在。

然结局如我所料,没有一条鱼咬我的钩。嗯,我承认作为游客,我才是那条被钓到的鱼儿。

曾经的斯里兰卡渔民没钱买船出海捕鱼,便发明了涉水高跷垂钓。而如今这种近乎杂技式的海上钓鱼绝技几近失传,却以收费表演的方式继续存在。作为游客,我既期待所到之地与世隔绝,保留最原汁原味的民俗民风,又希望当地人与现代化生活不脱节,能过上好日子。但愿这些仍居住在海边的现代渔夫们,能在古老与现代之间的穿越游刃自如。

海鲜天堂米瑞莎

米瑞莎不仅拥有明艳动人的海岸线,更以丰富的海鲜美食吸引游客,龙虾是餐桌的座上宾。清早,我们去米瑞莎鱼市购买了活龙虾,再请酒店代为加工。没想到刚拿到厨房门口,就遭遇几位国内游客的拦截。这一尺来长通身花斑张牙舞爪的龙虾令他们甚为惊艳,纷纷要求合影。一个女孩子笑说此等深海怪兽是她首次所见,正说着手中的龙虾差点借机逃跑,此举竟让我产生了稍纵即逝的罪恶感。但人性对美食的贪婪让我随后快乐得忘乎所以,当侍者将红艳艳的龙虾点缀着西红柿、青葱、柠檬以及金灿灿的薯条呈上,我几乎要随着他上餐的节奏配乐了。这兰卡龙虾壳薄肉鲜并带有丝丝甘甜,我顾不上吃相左右开弓,大块朵颐。

米瑞莎的黄昏多情而浪漫。沙滩上的十几家餐厅将

冰冻的鱼虾蟹陈列,极尽邀约之能事,好似一场大PK,恭候食客前来翻牌子。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选了条全身鲜红的斯里兰卡红鲷鱼。尽享美味之时,我无意中低下头,发现一只通体透明的小螃蟹在我脚下乱窜,不远处一只周身五彩斑斑的大蜗牛正在缓慢蠕动。品着煎炸后鲜香酥脆的红鲷鱼,再轻啜一口透心凉的斯里兰卡姜啤,眼前波光粼粼,耳畔涛声阵阵,人生真美妙。

加勒古堡“小确幸”

来斯里兰卡之前,我一直对美誉度颇高的加勒古堡心存幻想,身临其境发现它果然没让我失望。徜徉古城弄巷,斯里兰卡版村上春树式“小确幸”袭来。千奇百怪的小店鳞次栉比,为古城聚集了大量的人气。精品咖啡屋、迷人的小画廊与独具特色的客栈穿插其间,演绎出最美好的小镇风景线。我的双眼在不同画风的店面间不停地切换,深深地体味着古老与现代的转换。

追溯加勒城堡历史,让我们把日历翻回到 500 年前。一艘葡萄牙军舰在驶往马尔代夫途中遭遇风暴,偏离了航线,阴差阳错地驶入了加勒海港。之后葡萄牙人在加勒修建了军事要塞并借机占领了此地。一百多年后,荷兰人赶走了葡萄牙人,并在海滨的岬角上兴建了这座占地 36公顷的城堡。城堡的楼宇与街道由荷兰殖民者兴建,但在其后的岁月里,斯里兰卡人赋予这些建筑独特的风格与色彩,此外,神奇的大自然用带着海洋咸湿味道的湿润空气,日复一日地给这些古老的建筑打磨雕刻,蒙上了光阴的韵味。站在城堡残破的城墙下,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历史的气息从古老的砖缝中渗透出来。

登临古堡遗址一览夕阳普洒。金漪闪耀之时,我们幸运地赶上了高台跳海表演,真是锦上添花。表演者站在高高的悬崖上,突然纵身一跃自由落体,刹那间爆发出的动感之美,不多时,只见他灵活地沿着几近垂直的陡峭悬崖轻快地爬了上来。我赶忙把小费塞进他的掌心,并向他表达了“你是我的英雄”赞美之辞,令他颇为开心。他告诉我说,他从1998年开始每天傍晚在此收费表演,从未间断。斯里兰卡的海洋,是他今生的挚爱。

海边面具博物馆

生活在斯里兰卡西南沿海地区的卡拉瓦渔民,形成了独特的社会习俗,特别是 Ambalangoda 市以面具戏剧和仪式而闻名。 于是我们特意在此地停留,走进了历经五代人传承的 Ariyapala 面具博物馆。不得不说,那些光怪陆离,张牙舞爪的面具,造型怪诞夸张,色彩大胆丰富,极具吸睛之力。作为斯里兰卡传统艺术中的一朵奇葩,面具集合了僧伽罗人宗教信仰与民俗艺术之精粹,令我叹为观止。

“古代僧伽罗人认为,如果人的精神或生理平衡被打破,人就会患上疾病。若想摆脱恶魔缠身的痛苦,就要以人形化的恶魔驱鬼。”导游KRISH 指着墙上悬挂的一张面孔惊悚的面具对我说,“Sanni面具就是驱邪的灵丹妙药,不二法宝。共有18种疾病归属于18只恶魔。”望着眼前一张张骨骼精奇的面具脸,我不禁想像在沿海小村庄,巫师头带面具,口中念念有词,围着熊熊篝火舞动四肢,跳出节奏强劲的舞蹈……

在手工作坊厅,我们饶有兴趣地观看一幅幅精美绝伦的面具如何诞生。面具选材自当地与稻田接壤的湿润土地里生长的 Kaduru树种,材质轻巧柔软,易于雕刻。树干在炎热的太阳下干燥后,被切割成所需尺寸,并在凿槌的帮助下显现出“脸庞”的基本轮廓。接下来经过一周烟雾熏干后,一张张代表着不同寓意的“脸庞”,在匠人们精雕细刻下传递出特定的表达,仿佛每一张面具的性格都融入了沉淀的岁月与虔诚的信仰。最后经上色涂抹油脂,一份凝结着匠人们心血的作品终于大功告成。

如今,这种纯手工雕刻的面具被世界各地的私人博物馆和收藏家高度赞赏并悉数收藏。不过据导游介绍说由于经济原因,伴随面具的传统舞蹈已日渐式微,甚为遗憾。

离开面具博物馆两小时的车程,我们抵达首都科伦坡。恰逢周末,我看到当地居民在 GALLE FACE GREEN 海滨休闲娱乐。海浪拍打着乌黑色的礁石,撞击出玉碎般的水花。曾经的战火纷飞已成为历史,愿生活在这片富饶之地的百姓安康幸福。

文 / 图:老北京小妞

02、红艳艳的龙虾点缀着西红柿、青葱、柠檬以及金灿灿的薯条,壳薄肉鲜并带有丝丝甘甜03、加勒的落日,美轮美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