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天堂之旅( 下 )

大岛与欧胡岛

Car and Road - - 旅途ON THE ROAD -

在夏威夷大岛冷酷到底的焦黑土地上,太平洋温柔的海浪拥抱着持续喷发的火山熔岩,火山渣锥映衬着茂密的热带雨林与荒漠草原;而在世界游客中享誉盛名的欧胡岛,即便一道貌似随心所欲信手拈来的小食,可能是家族几代传承之作,更别说歌舞狂欢的卢奥盛宴了。

大岛:火山女神之家

成立于 1916年的“大岛火山国家公园”是夏威夷火山观光集大成之作,1987年入选世界遗产名录。这里是火山女神PELE的家,她自从在基拉韦厄(Kilauea)山口玩了把火之后便爱上了这片土地,不再离开。

火山公园内设有11 英里长的公路环绕着火山口的外缘,我们选择从游客中心向南往海岸方向前进。此番拜访PELE的地盘,希望没有打扰到她。目光所及,漆黑的大地贫瘠荒芜,迥异的地质构造带给我刹那间的颤栗。我仿佛踏上了一个陌生的星球,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徒步穿过茂密的蕨类植物小型热带雨林,我们进入瑟斯顿熔岩隧道(Thurston Lava Tube)。洞穴九曲回肠,粗糙冰冷的岩壁在桔色灯光下仿佛闪耀着火焰般的光芒。我不禁想象500年前的那场火山喷发,涌出的岩浆表层冷却坚硬,内层却仍在炽热地流淌,滚滚岩浆途经之处便打通了这条奇幻的熔岩隧道。

再次启程。我不知脚下坚硬的熔岩下是否仍酝酿着滚烫的岩浆,但表面因岩浆流过而形成的沟壑纹理竟如此层次分明,线条清晰。裂缝里倔强生长的羊齿样的绿色蕨类植物,为这“末世”之景带来了勃勃生机。远方,火山土壤滋养的热带雨林郁郁葱葱,与地表荒芜形成的极端反差,带给我的震撼难以言说。

海岸悬崖下方的海拱(Holei Sea Arch),在海浪的撞击下迸发出碎雪般的浪花与强大的吼声。这里曾经上演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桥段。1000摄氏度的熔岩犹如一把利斧,凿开了岩石内心最柔弱的部分,此后日复一日的海浪冲击和海水侵蚀,终于形成了这座鬼斧神工的海拱。

既然女神在此定居,火山公园的布局当然要为其让路,一些自驾或徒步路段会因PELE发火而永久中断或改变路线。我们抵达海岸后折回,再前往游客中心以西区域。从早上一进公园,就看到告示提醒游客注意因二氧化硫等物质超标造成的空气污染,但我认为小题大做,因为我没发觉任何异样或感觉不适,直到我们沿着木地板小径来到“硫磺坡(Sulphur Banks)”。我猜想这里储藏的硫磺一定成色十足,滚滚浓烟令我禁不住掩鼻屏息。岩石与荒草被经年累月的硫磺蒸汽熏烤成了焦黄色,好似刚刚经历了火灾的原始丛林。“尽管硫磺的味道很浓,但比起罪犯给人的厌恶感,还是可以忍受的。”马克·吐温对大岛火山区的评价,于我心有戚戚焉。

傍晚,在等待欣赏火山喷发的空当,我们来到火山博物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