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BA微课 /

CBN weekly - - Content/ 目录 - 文|富大人 富大人是《第一财经周刊》编辑,也是吐槽一线工作者。联系她可发邮件

什么是有效的团队建设 / Adam Bryant

这个下午孟珍珍花了大概一刻钟琢磨要不要送,以及如果送,送什么东西好。送礼的对象是幼儿园3个老师。私人办的学校,在当地名不见经传。但是离家近,收费也合适。

女儿今年入园,每天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出门—孟珍珍作为“手残党”双手只能干点粗活,创造不了任何花样—但回来的时候,都是扎着美美的小辫子。仅这一个理由,就可以送礼了。在幼儿园扎针喂芥末、食堂面粉发霉事件层出不穷的背景下,尤其显得幸运。

送什么好呢?不能太贵的,太次也拿不出手,如果开了这个头,以后是否需要经常送?孟珍珍把这些问题都说给了闺蜜阿苗。

苗小姐身经百战,自认品位惊人,又好为人师。此话题正对胃口。她大笔一挥,让孟珍珍别想了,原话如下:我帮你想吧,你那可耻的审美,千万别启动。

上次阿苗结婚,孟珍珍觉得除了红包之外,还得多表达一份心意,就精挑细选,送了一个带鸳鸯的琉璃摆件。然而苗小姐当场就想转赠。最后,它们和当天收到的另外一些难看的礼物,炭雕摆件之类的,一起被打入了冷宫。

由此苗小姐确认,甭管珍珍和自己多亲近,也是不可能送礼送到心坎里了。“20岁左右的小姑娘喜欢的基本都是萌的、美美的,小包包或者饰物,细细的项链、手链基本不会出错,要么化妆品,品类太多选不好就选面膜。平价的别碰,中档就行。实在是简单得很,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

由此阿苗确认,甭管珍珍和自己多亲近,也是不可能送礼送到心坎里了。

挨了一顿数落后,孟珍珍说,还是再等一等吧,生活老师变动大,换了几个了。到时再说吧。

忽然意兴阑珊起来,没有什么别的理由,微信群里更新了内容。这是她丈夫的亲友群。里面没有几个她中意的人。有几个当官的亲戚,剩下是围着他们摇尾乞怜的普通亲戚。哦,还有她人际关系为零的公婆。难以理喻的老两口可以在群里为某个远亲点赞,但是几乎从不提起自己的孙女,更别说主动发布一张照片。仿佛是什么拿不出手见不得光的存在,想起这个,珍珍就要发怒。

一个小时前,幼儿园发了一些照片,班上小朋友轮番上台朗诵《三字经》,唯独没有看到自己女儿。正纳闷时,突然女儿的小视频出现了。原来只有她一个人完整地背下了整段,所以老师单独发出来以示祝贺。孟珍珍高兴坏了,忙不迭转发给了老公。平素寡言的老公也如沐春风,他说他要发到群里。孟珍珍脸一沉,有点埋怨地说不用发,发了也没有人看,但最终也没有阻止。毕竟这是让人容光焕发的事情。特别是一想到平时自己从不教她这些,完全是临时学的,就有这么强的记忆力和表现力,实在叫人欣慰。

老公转发之后,没有作出说明。但是只要不瞎,群众们点开还是可以看到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女孩的表演。可能那个下午,他们集体转瞎了。石沉大海,无声无息,没有任何回应。在他发视频之前,“楼上”发言的正是他的亲妈,珍珍的婆婆。就当她手机没电了吧,珍珍轻蔑地笑了笑。

然而,比无人接茬更让人难堪的事还是有的。20分钟后,如前所述,就在她聊送礼的当口,群里有了新消息。丈夫的姑姑转发了一条讲日本如何造假卖给中国内地游客的假新闻。

一群二货,孟珍珍骂出了声。但是依然不足以平息烦躁。产能过剩的怨气只能转嫁给丈夫。她拨通电话,朝人囔起来:叫你别tm转,你不听,你看看你们那个傻子群里有人搭理你吗?

可怜的寡言的丈夫此刻正在公司准备开会,为了避免骂声走漏,他赶紧捂住了手机听筒,又想说点什么,又终于什么也说不上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