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书笔记 /

本书展现了“冷战”如何与非殖民化和反抗帝国主义的进程相交织,为理解全球体系的演化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坐标图”。

CBN weekly - - Content/ 目录 - 文|黄湘

帝国主义、反帝国主义与冷战

《反抗帝国主义:反殖民主义与冷战》作者:[ 美 ] 爱德华·嘉治(Edward Judge)、约翰·兰登(John Langdon)出版 社 :R o w m a 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出版时间:2018年6月定价:35.00美元爱德华·嘉治和约翰·兰登是美国莱莫恩学院(Le Moyne College)的历史学教授。 底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同时也逐步确立了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这一时期的殖民扩张主要是面向亚洲和非洲,受到工业资本主义的强力驱动,旨在控 制资源、市场和航线。欧洲国家的民众把殖民扩张视为国家荣耀,随着越来越多的民众获得选举权,他们也用选票支持和推动政府通过战争手段来开拓殖民地。殖民扩张被选民们美化成传播基督教和先进文明的善举,殖民主义其实是这一时期西方国家自由民主制的背面。

1902年,英国经济学家霍布森(John Hobson)出版了《帝国主义》一书,将工业革命之后的西方列强在非西方世界建立经济、文化、政治霸权和殖民统治的行为称为“帝国主义”,并将帝国主义视为工业资本主义的必然后果。在霍布森的启 发下,列宁于1916年出版了《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将非西方世界民众反抗西方殖民霸权的斗争和西方国家工人阶级反抗资本主义的斗争相结合,对20世纪全球政治产生了深远影响。

列宁提出上述帝国主义理论的时候,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火方酣。前所未有的血腥杀戮不仅给欧洲列强造成了重创,彻底打碎了欧洲白人文化先进性和种族优越性的神话。1917年,列宁发动十月革命,推翻沙皇俄国,随即宣称“一战”是“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新成立的苏维埃政权退出这场战争,并呼吁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反抗作为资本主义最高阶段的帝国主义。同一年,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了“民族自决”的原则,虽然其目标是通过召唤作为敌方的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境内的弱小民族的民族主义来摧毁这三个帝国,但是结果导致非西方世界的民众以这项原则为武器,反抗作为美国盟国的英、法等国的殖民统治和帝国主义。苏联和美国就这样举起了反帝国主义的旗帜。“一战”结束后的“巴黎和会”根据“民族自决”原则在欧洲建立了不少新国家,但是并没有把

这项原则推广到非西方世界,只是把战败国的殖民地以“托管”的形式转让给战胜国。1930年代,日本、意大利和德国分别建立了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的极右翼帝国,最终导致了“二战”的爆发。“二战”不仅摧毁了日本、意大利和德国的帝国,也令英、法、荷兰、比利时等欧洲列强的殖民帝国摇摇欲坠。苏联和美国成为战后超级大国,它们都号称自己反帝国主义,支持民族自决。然而,两者实际上都是追求霸权的新型帝国。

苏联和美国在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上的尖锐矛盾引发了“冷战”。一方面,美国以“自由民主”为旗帜,对苏联采取“遏制”政策,尤其是通过支持东欧国家的民族主义来对抗苏联帝国;另一方面,苏联以“反对帝国主义”的口号,积极在非西方世界寻求盟友抗衡美国。“冷战”遂与非殖民化和反抗帝国主义的进程相交织。

在亚洲,各个新建立的国家在摆脱旧的殖民帝国的控制之后,又在寻求苏联或美国援助的过程中被卷入“冷战”。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成立初期实施对苏联的“一边倒”外交政策,反对“美帝国主义”,后来与苏联关系破裂,称苏联为“社会帝国

虽然20世纪是一个见证了诸多帝国主义崩溃的世纪,帝国主义在当今世界并未消隐。

主义”,最终在美苏之间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朝鲜半岛被“冷战”分裂成两个国家;巴基斯坦加入美国阵营;印度虽然并非共产主义国家,也不和任何国家结盟,却接受苏联援助,疏远美国;印尼在苏加诺时代亲苏联,在苏哈托发动政变上台之后转为亲美;越南、老挝和柬埔寨则成为“越南战争”的战场,“冷战”在这里成为白热化的丛林战争。

在中东,埃及总统纳赛尔1956年对苏伊士运河的国有化成为阿拉伯世界反抗欧洲殖民帝国的里程碑,然而当时埃及只是在美国和苏联的介入之下才避免了被英、法和以色列联军击败的命运。中东地区丰富的石油储藏使其成为“冷战”必争之地,尤其是美国必须通过控制若干石油生产国来确保其石油供应。美国的深度介入使得中东伊斯兰国家无法遏制宿敌以色列,也无法成功实现世俗主义的现代化进程。对美国的仇恨引发了以复兴伊斯兰神权传统为目标的政治反弹,在什叶派主导的伊朗爆发了霍梅尼领导的革命,在逊尼派主导的阿拉伯国家则兴起了各种极端组织和 恐怖组织的网络。

在非洲,非殖民化进程相对缓慢,到1980年才基本实现了所有前殖民地的独立。但是,虽然欧洲的殖民统治有所退潮,美国和苏联却在新独立国家中竞相扶植代理人,实施经济、政治乃至军事控制,使得形形色色的“掠夺性政府”长期在位,社会发展停滞不前。

在拉丁美洲,虽然大多数国家在19世纪就已经独立,但是它们在经济、政治和文化上长期受美国主宰。在“冷战”期间,拉美国家的左翼政治运动几乎无不在美国的强力打压之下夭折,唯一的例外是古巴的卡斯特罗政府,美苏在古巴的角力一度险些引爆核战争。恰恰是在“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对拉丁美洲的控制逐渐减弱了,因为它不再能够通过煽动对共产主义的恐惧来为干涉拉美国家提供正当的理由。拉美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得到了长足发展,而在“冷战”期间得到美国扶植的各个独裁军政府的领导人,例如智利的皮诺切特,则面临追查和审判。

持续了40余年的“冷战”最后以苏联解体而告终。与其说这宣告了西方自由民主制的胜利,不如说它昭示了帝国主义的失败。在“二战”之后,苏联实际上和东欧国家形成了宗主国与殖民地的关系,同时在全球范围内追求霸权。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原计划3个月结束战争,结果却在拖延9年后被迫撤离。这场战争令苏联在军事和政治上都付出了惨重代价,其资源越来越无法维系帝国体系的运转,终于轰然倒塌。

两位作者提醒说,虽然20世纪是一个见证了诸多帝国主义崩溃的世纪,帝国主义在当今世界并未消隐。例如,俄罗斯仍然试图重现沙俄帝国的荣光,而美国小布什政府和英国布莱尔政府的高参也都提出过要推行“新帝国主义”来拯救“失败国家”、重建国际秩序的大战略。也许,霍布森所说的“工业资本主义导致帝国主义”的逻辑并未全然过时,只要是帝国主义所到之处,就必然存在对帝国主义的反抗。历史远未终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