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K ART RENAISSANCE

传统手工艺从古人衣食住行中来,古代器物有着与自然最深沉的和谐感。民艺日益消亡的今天,在一些人和一些平台的多样组织和实验下,它们却能日渐鲜活甚至年轻起来,衔续起我们文化和生活的断层,带来一种来自祖先,却能实在拥有的喜悦。

CEOCIO - - 导读 / What Is Inside - 理由/ 文

The traditional Folk Art consists philosophy of ancient basic necessities of life. It showed harmony with nature. Fading away in recent years, they gained vitality with promotion from various of organizations and platforms. They are increasingly alive and even younger to connect the fraction between our culture and life, which bring the delightful feeling about possessing ancestor’s items.

传统艺术如流水,唯有源头终不断。这是《汉声》杂志的文字。说到民间手工艺,怎么样也绕不过《汉声》。那一代人拼尽全力挖掘和记录,以求它们即使消亡,也有静态的记忆保留。现在,轮到了新一代面对民艺了,他们生长在更加瞬息万变的时代,它们却在加速远去。

自工业革命以来,全世界的传统技艺都面临失传和绝迹的命运,无法遏止,因为我们的生活方式变了。拖着沉重历史的欧洲最先转身,利用工业和科技进步,诞生出了保留传统手工艺精髓的奢侈品。

以制造业带动了经济腾飞的中国,面临着品牌低端、利润低下、创新乏力等发展瓶颈时,一切商品都过剩,消费升级的迅速到来为品牌再造、工艺复兴的“新匠人”提供了无数可能性,个性与创新成为市场竞争的核心。

2016年吴晓波在公开演讲时提出,“当今中国一切美好的商业都与两个东西有关,一个叫做互联网思维,一个叫做工匠精神。”2017年 3月,吴晓波联合了IP设计、奢侈品、电商、工业设计、IT、投资等几个行业的“导师”,开始了“匠人养成营”第一期,免费为甄选出来的100位匠人“坐而论道”,目的是协助拥有老手艺的工匠们抓住这一轮民艺复兴的机会,创立商业成功的品牌——而不再只是作坊里一心溯古、无心窗外的手艺人。

几年前参与过意图复兴传统工艺的“看见造物”项目的太火鸟创始人雷海波曾说过“:现在人们想买的东西一般都能买到,但有一种情况是,你本来没那个需求,但就是被打动,触到了某个点而产生了购买欲。这种无心理预期的击中感,与打磨质感的手工艺是相通的。”和吴晓波一样,他也认为人们的基本需求满足之后,不会再去买工业化、同质化的东西,转而追求现代工艺和传统审美结合的精神层次,此时正是内涵深远的传统手工艺品重新流行的契机。

达斡尔族作家孟晖在《潘金莲的发型》中提到韦庄的那首《叹落花》,“西子去时遗笑笑靥,谢娥行处落金钿。”满地的落花像西施的身影已经远去了,美人笑涡儿却遗落在了地上。上。或许以此来形容那些曾经繁盛的手工艺再合适不过。这一层无法安放的记忆,偶尔回溯翻翻转,看看曾经的人们如何生活如何思考,如此神交也是民艺复兴的主要推动力。

渊源不绝的历史是民族的命脉,那些曾经带给祖先审美享受和实用功能的手工艺,一一样可以给这块土地上繁衍的子孙带来荣耀和自信。

已经为《汉声》杂志工作了46年的黄永松深谙“过去心不可得”的禅意,他辛苦一一生去记录,其实最真心想留存的,是中国人传统的“手艺精神”——这也是机械复制时代代下最宝贵的文化基因。你不得不承认,在某个时空某个点,你会被某个老物件或老手艺戳中,中,进而带出那在血脉里流了几千年的“基因”,从此你知道自己花开何处,叶未落却能喜归根。根。

那些本已在消亡或正在走向博物馆和书籍的民艺,在一些人和一些平台的多样组织和和实验下,日渐鲜活甚至年轻起来。它们衔续了我们文化和生活的断层,传递着一种来自祖先,先,却能真实拥有的喜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