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创业指南干货

从搭建创业框架、寻找创新创业的市场机遇、组建创业团队、撰写商业计划书、选择投资人的方式、创业公司常见的致命错误、创业公司做大后的几种战略选择、到确保创新创业企业能够持续创新。

CEOCIO - - 管理 / Managing - 郑渝川/文

《产品改变世界:Siri 如何成功创造千亿市场》是硅谷顶级投资人亨利·克雷歇尔和诺曼·威纳尔斯基合作完成的,前者在国际私募股权投资巨头华平投资集团担任高级合伙人兼执行董事超过 30 年,后者是斯坦福研究员风险投资集团总裁、Siri公司创始人和董事会成员。

这本书的一大特征就是叙述格外简练,其庞杂的内容包括如何搭建创业框架、如何找到创新创业的市场机遇、如何组建创业团队、怎样撰写商业计划书、选择投资人的方式、创业公司常见的致命错误、创业公司做大后的几种战略选择、如何确保创新创业企业能够持续创新等。如果这本书交给一个创新学科的教授来写,至少也得是超过 500页的大部头。而很多创业家、企业家撰写的创业指南,如果要涵盖上述内容,篇幅肯定也短不了。

亨利·克雷歇尔和诺曼·威纳尔斯基是硅谷顶级投资人,见证了这几十年来硅谷互联网革命兴起的波澜,如果他俩把这本书写成炫耀人脉和辉煌往事的流水账,其实也蛮正常的,但值得肯定的是,《产品改变世界:Siri 如何成功创造千亿市场》这本书没有那样做,整本书 的体系结构清晰,不仅没有太多的自我炫耀内容,而且跟其他商业尤其是创新创业主题的图书也不一样,没有去重复引述人皆共知的商业案例。这其实就是一本接近于商业计划书的,由“干货”拼接而成的创新创业指南。

创新创业要怎样才能获得成功?两人给出的建议是:应当综合 4 个要素:抓住具有快速增长潜力的巨大市场机会、组建执行力强的优秀团队、构建能够赢得竞争的差异化技术或商务解决方案,提出能够清晰阐释公司价值、战略和计划,并能吸引所需资本的价值主张和商业计划。

什么叫做“抓住具有快速增长潜力的巨大市场机会”?作者给予了非常形象的说明,“风投寻找的公司应该像‘止痛药’,而不是维生素”,也就是说,能够对于用户的需求起到雪中送炭效果,用户愿意买单,最好还能形成使用惯性的,而不是那种可有可无的保健品。用户痛点(买单理由)通常包括,节省时间、节约金钱、简化任务、感受愉悦、享受娱乐、创造收入、便于分享和协作,以及满足虚荣心。

具有快速增长潜力,能够给细分领域乃至

整个行业带来巨大转型、革命性影响的重要触发点,目前至少存在 5 类:第一,政府新规章创造新市场。例如,政府主管部门、立法机关要求执行新的产品环保标准、金融监管要求,一些情况下,这些要求会彻底地打破现有生态系统,危及现有企业利益,当然这也是十分难得的创新启动契机;第二,市场趋势和技术趋势实现统一。市场趋势和技术趋势并不总是合拍,就像人工智能研究在过去几十年里就至少兴起过两三次,但到了最近几年才实现了技术上的相对成熟,市场信心和耐心也有了提升;第三,新技术平台为产品和服务创造新机会。中国用户和企业不难理解这一点,因为微信(腾讯)、阿里巴巴平台就已经较为彻底地重塑了商务领域;第四,新的技术平台取代现有产品和服务。银行业等金融行业企业对此恐怕有最最直观的心得,因为它们的业务最近一些年受到了移动支付的强力挑战;第五,新的国际市场创造出各种机遇。

组建执行力强的优秀团队,首先要定义清楚执行力。执行力需要以效率(速度)为基础,硅谷技术巨头在其创业初期就没有缓慢行动的个例,事实上,新的技术或商业模式机会,往往会被很多创新创业个体、群体同时期发现,只有那种能够最快行动起来,还能做对基本事项的人,能够最高效率将机会变成商机。另一方面,执行力也不仅仅等同于“快”,而是要以正确方式在正确事项上体现效率,书中谈到了选址的重要性,例如这将决定构建的商业生态的形态和质量,决定与未来雇员、客户、董事会成员和投资人的距离,决定租期及租金成本等问题;又如,财务管理要确保实现精益原则;再如,要尽快找到“种子客户”,尽快实现早期营收,而不能轻信用户调查中宣称的会为你的产品买单;还有,还清楚的盘查利益链条的质量。

书中还专门就组建创业团队,明确创始人和 CEO 职责、明晰团队分工、培养团队及公司道德文化、在公司发展进程中建设、调整团队等环节的操作要求进行了讲解。值得一提的是,亨利·克雷歇尔和诺曼·威纳尔斯基强调的培养道德文化,因为这将决定创业公司起步阶段能否避开那些由内部人或重要合作伙伴造成的可能毁掉公司的致命问题。

关于创业的商业计划书,有观点认为这完全不必要,因为技术更新换代的频率很快,一套商业计划书花费的时间很多,写出来后在寻找投资过程中就可能变得一钱不值。这本书的观点是,创新创业者应通过商业计划书的撰写,让创业变得更具内涵质量,甚至因此具备改变世界的潜质— —如果商业计划书达到这项要求,显然也将对于投资人具有更强的吸引力。具体做法是,首先,要清楚的陈述使命,无需复杂化、细节化,就能清楚表明价值创造的目的和方向。其次,要表述清楚企业愿景、商业模式和市场推广战略;第三,要提供差异化的产品或服务方案,“绝不能仅凭别人可以轻易仿效的一纸价值主张就着手创办公司,那样将会使公司陷入前有‘虎’(现有企业)、后有‘狼’(新创企业)的围追堵截”;第四,要对产品优势进行量化陈述;第五,要深入分析了解市场竞争;第六,提供财务计划说明;第七,阐明价值主张。

书作者在谈到创新创业企业要保持持续成长、持续创新的方法选择时指出,要建立创新中心,保持创新任务在公司业务中的地位,在这方面,企业家、创业者应当向史蒂夫·乔布斯学习,因为后者无论遇到多么困难的局面,都坚持对于新产品部门予以长期支持。要知道,不论是iphone、ipad,还是皮克斯工作室出产的《狮子王》、《玩具总动员》等经典动画电影,都是乔布斯的这种坚持并付出了巨大支持成本的成果。

根据美国生理协会(American Physiological Association,简称 APA)最新一项调研报告显示,仅在 2016 年 8月至 2017 年1月的不足半年间,平均被报告的美国人压力指数从4.8 升至 5.1 (APA 定义1表示为几乎没有感到或只有很少的压力,10表示压力巨大)——这也是 APA自十年前开始该专项调研至今首次出现的一宗压力指数“飙升”现象。

而来自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普通人会有29%的概率在一生中的某个节点遭遇心理疾患,其中很大部分——在发达国家的比例为55%、发展中国家则高达85%——事实上得不到其所需要的心理治疗。

这或许可以解释如今在 Apple 手机应用商城中能找到 1490 个致力于缓解焦虑的 APP、2193 个帮助关系处理的应用程序、948 个抑郁症管理软件……再进一步细化的话,则有更多不同分类——

功能区隔方面,有抑郁诊断型的、情绪追踪的和帮助人们“更加积极思考”的;用户定位而言,除了抑郁之外还包括社交焦虑、进食障碍、恐惧症、产后问题、药物滥用、成瘾等等。还有些APP甚至针对边缘性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精神分裂、双相性精神障碍等复杂症状……

数字化表型:下一个Big Thing

在线心理治疗其实并非完全意义上的新生事物。早在PC互联网时代,基于网络的认知行为治疗(CBT)就获得了不少应用;很多治疗方案也是通过PC端屏幕间的漫长咨询对话而得以完成。

然而,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智能手机的日益普及——为在线心理治疗带来了新的一轮跨越。这使得PC时代无法实现的一系列体验成为可能:包括匿名接受治疗、随时随地的便利化使用、更低的成本、24小时服务以及更广泛的覆盖群体等。

美国达特茅斯大学精神病学研究中心“mhealth 心理健康项目”主任 Dror Ben-zeev博士就表示:“过去我们曾完全触及不到的人群— —包括低收入和地处偏远的人们— —如今也可以接受到服务……” 籍由各类应用程序提供的心理健康服务宛若一道数字生命线,让“藏在口袋里的心理治疗师”随时就在你身边。

哈佛公共健康学院心理学家、全美心理学学会“智能手机 APP 评估项目”主席John Torous 同意此观点,他甚至形容心理健康APP如今俨然成为“医疗服务领域的‘荒野西部’(Wild West)”。

同样来自哈佛公共健康学院的 JukkaPekka Onnela教授以智能手机数据研究情绪紊乱而赢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150万美元“新锐创新者大奖”,他本人也是“数字表型”(digital phenotyping)这一新术语的创造者,该词的含义是“使用电子设备对人的行为进行基于时间瞬间点的量化与表型”。

而这一领域的突破也是助推 Thomas Insel (美国国家精神健康研究院 NIMH前负责人) 2015年跳槽加入谷歌生命科学集团的一个缘由。Insel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他惊叹于如今的科技使原本需要通过血液测试、脑电图扫描等手段来获取生理指征数据的繁琐过程不再成为必需、而是通过智能手机随时随地就能获得上述数据。“一旦发现这块‘可将技术与公共健康的

巨大需求相联姻’的领域,我就知道再也无法回头了,”他说。

尚处“婴儿期”:科技的步伐或快于科学

然而,对于“口袋里的心理治疗师”而言,一切都还处于婴儿期。尽管使用APP提升精神健康的支持性证据在不断增加,但很多研究仅限于试验,而试验样本过小、带有随机性,因而不具备广泛的可复制性。与此同时,在试验中往往会忽略“安慰剂对照”这一要素,使得“数字化-安慰剂效应”本身的存在导致了研究人员记录的结果更趋于积极正面。

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大多数的APP 事实上根本没有经过科学测试。2013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比照在 APP应用商城中的超过1500 个与抗抑郁相关的应用程序,仅有 32篇已发表的相关研究论文。同年,一澳大利亚研究团队启用了更严格的标准:经科学文献搜索,仅有8 篇已发表的研究论文提到了商业化 APP使用对于精神健康状况的影响,且这些文献提及的 APP 数量不超过5个。

或许人们并不情愿笃信“技术的步伐往往比科学本身快得多”这一事实。科学本身的发展需要时间积累,当数量庞大的应用软件客观上乃由程序员开发— —而没有心理学科学人士的参与、未经过严谨的研究测试的话— —那么可以想见,你在智能手机上下载的一款心理健康 APP 或许“有帮助”、或许“无效却也无害”,但也可能是“游走在欺骗边缘、甚至是有害的”。

关于“有害性”,具体的风险目前并不被人们熟知。Jen Martin是英国 Mindtech 机构(该机构由政府资助致力于心理健康领域的前沿科技研究)的项目经理,他指出,“往小了说,人们可能浪费掉一些钱财或时间;往大了说,特别是从精神健康的角度分析,有害的APP可能会给予危险的指引、或者阻止人们寻求并获得正确的治疗。”

此外,方兴未艾的“口袋型治疗师”也带来用户隐私、行业监管、功效过分承诺、同款产品是否 适用所有人群等其他维度的问题和挑战。

心理治疗师:是被动了奶酪的群体吗?

显然,我们仍然需要有血有肉的治疗师来帮助治愈生命中的痛苦— —父亲的遗弃,母亲的抑郁、同龄人的欺凌、失恋的苦楚……智能手机的APP不足以让我们度过重大人生危机,如离婚、严重疾病或失去亲人。这就如同在骨折时医生不可或缺一样— —WEBMD 是远远不够的;而一个没有治疗师帮助恢复心理健康的世界是无法想象的。

心理治疗师并非被 APP 动了奶酪的群体。一部分临床治疗师从在线应用程序中获得更多商机。例如,总部位于纽约的Talkspace在线心理咨询平台,为治疗师们提供了手机客户端、PC、短信、语音、视频等多媒体咨询服务的平台——其中,无限量短信治疗(Unlimited Messaging Therapy)无疑是其一大亮点— —使治疗师“获得每月高达3000美元的额外收入”。

无独有偶,另一家领先的远程医疗服务提供商 MDLIVE今年初宣布,已将其在线心理医疗服务覆盖至全美 50 个州,超过 1300 名心理治疗师构成了其专业人士网络,自2014 年11月以来共进行了约5万人次的心理诊疗,惠及面包括美国医保计划中超过1000万人群。

未来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是,心理治疗师将成为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的共同创造者。美国国家精神健康研究院(NIMH)在2009~ 2015财年间,共划拨了404 项、共计4.45亿美元的专项研究基金,致力于推动心理疾患防治的干预性技术升级。谈及未来的关注聚焦,NIMH表示接下来的工作重点诸如:促进移动技术在更广泛心理疾患治疗的应用;发展新的干预方式、而不仅仅是调整现有的干预措施来适应新技术;开发能在各个设备上应用的技术;以及——在技术服务中保持“真人接触”的比重,并加速融合临床治疗师与工程师的合作关系(Clinician-engineer Partnership)。

【郑冰卉对本文亦有贡献】

对于“口袋里的心理治疗师”而言,一切都还处于婴儿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