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赢得二战的奥秘: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构建了新创立的军工企业和加入到军工生产的私人企业,能够快速转化为民用品生产的生产链条。

CEOCIO - - Contents - 郑渝川/文

1940 年 5月,纳粹德国奇袭比利时、荷兰和法国。几天时间内,德军就成功击溃了法国,英国战时首相丘吉尔向美国总统罗斯福求援。

罗斯福曾一直希望通过和平的方式让德国和日本停止侵略,他在当时仍在努力推进新政,平息大萧条带来的影响。罗斯福上任之初,就抛弃了美国在国际货币市场和贸易市场上的义务,加速了德日两国滑向扩张的步伐。而在1935、1936 年,罗斯福新政还通过了《中立法案》,以避免美国被其他强国贸然发起的战事拉下水。

美国被看成是英国及其他同盟国的希望,这并不令人奇怪,因为纳粹德国及法西斯日本在1940年之前的所作所为,与美国的利益与价值观都是背道而驰的。但要美国加入战事,却并不那么容易。

一方面,军工生产能力薄弱,甚至可以说无法组织。美国军工生产商在一战后期曾因美国参战赚得盆满钵满,但战后即遭遇审查,被称为“死亡商贩”,政治压力对于军工行业发展构成了严重阻碍。大萧条还使得军工企业被迫缩小规模。罗斯福新政带来的公共工程也基本上与这一行业无缘,反倒是法律地位得到保证的工会组织,在不断地给军工企业找麻烦。另一方面,当时的美国军队规模很小,保卫本土尚且不易,更不用说出兵抗击德日法西斯。1939年,美国陆军已经从 20年前的全球第四,缩减到仅 2万人的规模,名列第18,勉强能超过抵抗了德军攻势几天的荷兰。

更何况,当时的美国深陷孤立主义政治浪潮。1939 年 9月,纳粹德国突袭波兰,很快使后者陷落。罗斯福为此任命了一个由工业界领袖组成的战争资源委员会,讨论美国可能参战情况下,需要的战争准备。此举却引来了强烈的公众抗议,该委员会6周后即宣告解散。

德军在西欧战场上的闪电战胜利,震撼了美国公众— —在普通美国人心目中,波兰和法国的地位完全不同,这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反战浪潮的瓦解。而罗斯福又不失时机的推动他的政府中以及国会中意识到德国侵略威胁的其他政治家,为加大军备开支提供支持。

时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马歇尔希望获得足够的时间,以便在克服上述困难的同时,尽可能快地推进美军组织和军备生产。罗斯福此时再次作出了具有深远意义的战略选择,即加快军工生产,并将部分产品慷慨向英国提供,这为美国战争组织赢得了至少一年多的时间,并得以将“民主兵工厂”搭建到位。

罗斯福找到了两位杰出的企业家,委托他们来完成相比之前数十倍、数百倍甚至更多的军工生产的任务,而由谁、在哪里、怎样进行生产,都

还是未知数,前者最多只能保证拨付一定的启动经费。这两位企业家,一个是当时的通用汽车公司总裁威廉·克努森,另一个是建造了胡佛大坝的实业家、凯泽筑路公司及凯泽钢铁公司创始人亨利·凯泽。由这两人牵头,将美国实业界历来对于罗斯福政府深恶痛绝的企业家和生产力量都发动起来,创造出了不但让纳粹德国、法西斯日本感到惊愕,而且也大大超出了罗斯福总统本人预期的军工生产奇迹。

美国知名历史学家阿瑟·赫尔曼在《拼实业:美国是怎样赢得二战的》一书中向读者还原了威廉·克努森和亨利·凯泽主持下创造的军工生产奇迹,包括 141艘航空母舰、8艘战列舰、807艘巡洋舰等舰只、203艘潜艇以及8万多辆坦克、25万门火炮、240万辆军用卡车、260万挺机枪还有 324750 架飞机。这些武器和军备武装了一个空前强大的美国军队,还切实支援了苏联、英国、法国和中国。斯大林曾评价说,“没有美国生产的武器,我们将输掉这场战争。”美国在这场战争中体现出的生产能力,超过了英国、苏联、德国、日本加起来的总和。

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美国做到了以上这一切,却是二战参战国中动员程度最低的国家— —没有实行粮食管制,仅仅限制了部分消费商品的供给,不受管制的商品品类在1945 年的生产数量要比1940 年多得多。

不仅如此,因为威廉·克努森和亨利·凯泽是当时美国最为优秀的私企精英,组织军备生产既做到了最高效率地完成项目设计、投建、质量管理与产品运输,又使得新创立的军工企业和加入到军工生产的私人企业,能够快速转化为民用品生产。正因为此,二战结束后,美国非但没有出现许多经济学家预测的因数百万美军士兵退役而陷入社会危机的情况,相反彻底走出了大萧条之后的长期经济低迷。《拼实业:美国是怎样赢得二战的》书中结语部分就叙述道,“每位退役军人将有3份工作在等着他。”

《拼实业:美国是怎样赢得二战的》一书前两章分别介绍了威廉·克努森和亨利·凯泽在企 业界的崛起故事。威廉·克努森获亨利·福特提携,为福特汽车的业绩增长作出过重要贡献,但因为与福特在产品多元化等主张方面的分歧,选择辞职,加盟了福特汽车的竞争对手通用汽车公司,并使后者成功推出雪佛兰品牌,完成了对福特汽车的逆袭。在福特汽车和通用汽车供职期间,威廉·克努森掌握了如何通过必要的分权管理,使得业务部门能够针对复杂多元的市场需求并快速作出反应,这种管理模式在后来被用于美国的军工生产组织。亨利·凯泽的故事更具传奇性,他成为了美国公路建设的推动者,从打工仔快速跃升为高级经理人,再创办自己的公司,擅长在短时间内以极低成本而高质量地完成项目委托。

1940年,威廉·克努森和亨利·凯泽加入罗斯福政府所组建的国防顾问委员会后,很快开始展现企业家精神和组织管理能力在带动生产能力方面的长处。归结起来,威廉·克努森当时所做的工作,一方面是与美国军方保持密切互动,了解需求,不厌其烦地要求军方和政府代表尽可能详细的解释需求,另一方面则是协调美国民用制造业的巨头企业加入军工生产的行列中来,用超过这些企业生产能力极限的军工订单推动企业自行扩大员工队伍、组织培训、进货、生产管理,鼓励分包商提高产品品质并展开竞争。就后一方面看,威廉·克努森的所为,属于典型的分权管理。

战时美国的飞机制造能力,远远赶不上战场需要,这种压力下,威廉·克努森让包括通用汽车、福特汽车等美国主流汽车制造企业加入到飞机制造中来。此举最初备受嘲笑,但很快就转化为具体投产、投入使用的战斗机和轰炸机。事实证明,汽车厂商出产的军用飞机,品质可靠,而且工时还被大大缩短。这些增产的飞机,不仅增强了美军实力,确保了二战后期欧洲战场上盟军得以保持对德军的空中优势,还大量援助了艰难对抗法西斯日本的中国。而亨利·凯泽令人称道的是,在美国海军的潜在抵制下,依靠总统的支持,从无到有建立了出产航母等舰船的生产基地,短期内快速扩充了美国海军实力,使得日本偷袭珍珠港以谋求削弱美军制海权的努力付诸东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