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题材最VR

虚假环境往往更现实。但电影制作人们仍努力在VR中讲好故事。 贾樟柯:“VR技术带来的运动速度和方向会让人们生理不适,所以我们先从一个浪漫故事开始。”

CEOCIO - -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 理由/文

色情类视频是 VR 最早参与的题材。今年年初的 CES期间,美国最大的色情网站制作公司 Naughty America 邀请了许多科技媒体体验VR 色情技术,体验者知道屏幕里的身体“非我”,也知道屏幕中的两位色情女星纯属虚拟,但一切依旧给了体验者真实的沉浸感。“女孩”开始挑逗,体验者甚至有了脸发烫的感觉。索尼旗下游戏实力强大的PS VR去年底正式上市以来不温不火,但在今年 4月之后,PS VR 却突然画风走偏,走上了一条男欢女爱的道路。截止到今年7月,以成人影视作品而被熟知的DMM动画事业部向PS VR提供虚拟现实视频 约 1800 部,其中一般视频 300 部,成人小电影 1500 部,PS VR靠着后者在一个月里赚了2亿元。

当然这一定是VR电影初级的“荒蛮”阶段,仓廪实而知礼仪,饥渴满足后,人类其实什么题材都有介入热情,因为人性的情感具有交互性和共震性— —这都是VR电影擅长的。

把你放在战场

《敦刻尔克》7月下旬在北美上映以来,已经引领了几周的票房冠军。之前曾以《蝙蝠侠》、

《盗梦空间》、《星际穿越》等惊艳过世界的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这次又挑战了一次“几乎不可能”。二战的敦刻尔克大撤退,自上世纪 50年代莱斯利·诺曼拍过一部黑白片之后,题材空白至今。

诺兰在游说投资方华纳兄弟时,用到的说法是,“我们要让观众身临其境,走进喷火式战斗机的驾驶舱,和德军的梅塞施密特战斗机缠斗;还要让他们走上海滩,感受无孔不入的沙子,与巨浪搏斗;我们还要让观众坐上小小的民用船,随波浪起伏,一同奔向那可怕的作战区域。概括起来说,这就是一次不用带 VR头盔的VR之旅。”

《敦刻尔克》只有几个月的拍摄时间,只能在虚拟现实体验的基础上进行实际拍摄。没有使用 360 度全景摄像机,而是采用了运动控制系统和电影质量摄像器材来拍摄每一个实时动作场景。这在技术上是复杂的,需要大量额外的工作,但这意味着能够捕捉到更高分辨率的图像。一旦有了这些图像,再使用合成软件“核”把照片放在电脑里,再用其他软件来创造视觉效果。他们与伦敦的 Double Negative 合作,利用影片本身的资产来提供关键的视觉效果,以达到最大程度的真实性。进入开放水域拍摄时,事先套了套子的摄影机一半浮在水上,一半浸在水里。诺兰和摄影师都穿上潜水衣,和演员一起游在水里。诺兰说,这一类电影,导演要和演员在一起,不能远远地坐在帐篷里看监视器,那样没法让观众身临其境。

与敌人无休止的战斗让人窒息。诺兰为《敦刻尔克》创造的世界正好适合虚拟现实的力量。在北美首映前,英特尔提供 VR 技术支持,与华纳兄弟、Practical Magic一起推出了VR 预 告 片《Save Every Breath: The Dunkirk VR Experience》,最早上线了 Youtube 360、Facebook 360 和 LIFE VR 以 及 Steamvr 等主流头显平台和影片官网。在360 视频的沉浸式体验中,制作团队采用了比平时高出近 40倍的优化来适应该分辨率,硬件上由搭载英特 尔至强处理器的戴尔 M1000E刀锋服务器和Precision 工作站提供支持,提供了海、陆、空三个视角,带观众走进大撤退被困在海滩上的真实情景。

你会置身于海底,看到周围漂浮的战友尸体,还不断有子弹打进水中。然后视觉切换到空中,你坐在一架战机里,清楚地看到前后座舱,四周有许多和你一起正在执行任务的战斗机。但此时你的飞机被击中,失控掉入大海,周身绝望。最后视觉转换到岸边,黑压压都是部队,但这个镜头处理得比较单一,因为远处的人群是静态的。

当前市场主流的 VR内容种类,像《敦刻尔克》这类军事战争题材的非常多。因为目前VR用户以男性居多,而且很多VR 研发团队从传统游戏转行而来,对军事战争题材驾轻就熟,如著名的战争三部曲《坦克世界》、《战机世界》和《战舰世界》等。

历史上有超过40万盟军亲历了敦刻尔克大撤退,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版本。“这里有秩序,也混乱;有崇高,也懦弱。”诺兰撰文写道。其中最让他“后背发凉”的一个故事是,一位老兵曾看见有人径直朝大海走去,感觉就像是要直接游泳游回祖国一样。不会再有人知道他们

是准备游向某艘船只,还是打算要自杀,但肯定的是,那些人那么做只有死路一条。

拍摄之前,诺兰对这部影片的定位就是,让观众产生共鸣。全片看不到诸位将军运筹帷幄,也看不到丘吉尔的出场,连敌人都只是惊鸿一瞥。作为地球上唯一有组织地相互残杀同类的物种,人们草芥般被风卷进战争,然而为了自己和自己所属的利益共同体却不得不参战,这个故事说的是如何活下来。虚拟现实的创作以及观看,无疑能使这个命题获得最大共振“。我们很清楚如何把它引入虚拟现实。在那一刻,就把你放在那里。”诺兰对观众说。

尽管一直是胶卷电影的支持者,也更喜欢外景和实际效果拍摄,但在 VR应用巨大的创作空间里,这位最爱通过电影表达哲学命题,探索人类和时间空间究竟意义的创作者,显然找到了更准确且得心应手的技术手段。“当我们 在制作电影的虚拟现实体验时,通常会参与制作阶段,一旦我们的视觉和感觉被建立起来,那么我们在虚拟现实中所做的工作就能在电影中保持真实。”

VR是一门艺术吗?

纯粹的技术咖驾驭不了 VR 电影,因为电影说到底是人类对自身情感的探索,而非对技术的探索。所以我们看到,越是纯粹的成功的电影人,为了增加电影探索和表达的维度,对各种新技术的应用融合越不会怠慢。

贾樟柯面对媒体时说过,“电影从人类情感的角度来理解人,电影一直帮助我理解自己,其次才是理解世界。艺术创作本身是贴近自我、贴近生活真相的过程,这种自我探索不会停止。”去年底,贾樟柯担任创始人及董事长的电影公

司暖流文化,与法国著名电影公司MK2签署了一份合作伙伴协议,未来双方将在电影制作、发行、院线以及VR 领域全面展开合作。以反映中国社会变化而著称的贾樟柯,曾是最早使用数字摄影机的国内导演之一,如今又率先表明要在2017年拍摄一部VR剧情长片。他认为,艺术电影需要坚持两个条件,一是对生活新的发现和独特的理解,另一个是电影语言和形式,两方面缺一不可。

虚假环境往往很现实。不过电影制作人们仍在努力找到在 VR中讲好故事的方法。

据说贾樟柯的第一部 VR电影将是一个温和的罗曼史,因为 VR 技术带来的“运动速度和方向会让人们生理不适,所以我们先从一个浪漫故事开始。”具体情节至今未曾透露,他一贯主张“不必讲太多,否则就不用去拍了”。在一次采访中,他也表达自己观看了一部 VR 电 影的感受:“利用演员的调度来带动我们的视线做得非常好,它融合在表演和调度里面。女主角从景深处气喘吁吁地、紧张地走过来,走到前景,在这个时间点,我觉得在看一个传统的画框电影,因为我被她的运动和表演吸引住了,我在注意这个人。接着她低头,突然扭头看画左,我跟着朝左就看过去了,看到的是她的老年。我想这就是成功的VR电影。”贾樟柯说。

比起吵吵闹闹的电影院,VR电影提供了空前个人化的独特体验— —一台头显阻隔了你的周围环境,让你漫游于故事中,进入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朝不同方向走动或坐在转椅上移动身体来探索 360度场景。然后你还可以干预剧情发展,与角色互动,直至影响情节走势和结局。

不同以往明显是来捧场的新技术,很多人认为VR的交互性、去社交化、去影院化等特点,给电影内容造成的冲击是恐怖的。无论是电影制作者还是观众,都很有可能过度关注技术体验,而非电影所要讲述的故事。其中吐槽最盛的斯皮尔伯格却在7月公布马上要开拍一部 VR电影《玩家一号》,正式上映时间为 2018 年的3月 30日。该电影由恩斯特·克莱恩的同名小说改编,展现了一个VR 游戏高度发达的世界,从预告片中来看,电影所展示出的VR游戏与如今人们所能体验的 VR极其相似,算是对于未来 VR的一种预测。

之前美国人和日本人分别推出过 VR 电影短片《救命》和《预告犯》,口碑得到了业内认可,但没有引起观众的太大兴趣。如今最擅长讲故事的电影人纷纷在 VR应用中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表达方法,也许 VR 技术真的可以将电影魅力提升到极致。

目前已经问世的 VR影片虽都极短,但每一部片子都可以看很多遍,就像这世界上的很多场景,即使你来过了,也总是会再来。人生不会重来,但虚拟现实里可以。每次重来会改变因缘吗?从这点而言, VR的确是一门艺术。

诺兰的《敦刻尔克》首映前的VR预告片提供了海陆空三个视角,带观众走进大撤退被困海滩的真实情景

图说VR电影提供了空前个人化的独特体验,一台头显阻隔了周围环境,让你进入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