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的人道主义

“我们能否设计出改善人类生活的各项服务,而不要复制人类的能力?”

CEOCIO - - Contents - 理由/文

每个地方都在大搞城镇化,随着城市人口密度的增加,以及地价房价的飙升,人们的居住面积越来越小。工业设计师 Yves Béhar 带领的Fuseproject 团队与美国麻省理工的 MIT Media Lab合作开发的Ori Systems,提供了一种智能家居系统的可能性。只需按下一个按钮或者使用关联的APP,就能轻松挪移家中的家具,智能家具可以自动折叠或隐藏。因此人们可以轻易设计自己的生活空间和布局,而不需要充斥很多“小户 型家具”。床、柜子、沙发等清清爽爽几件必需品,让蜗居彻底告别拥挤——看起来20 平米变成 80平米空间也是信手拈来。

关于智能家居经常出现的情况是,那个安装智能设备的人很高兴,而家里的其他人则讨厌这些设备。Yves Béhar 想要设计出家庭所有成员都喜欢的家居产品,“这意味着,技术不应该是难以布置、难以相处的东西,而恰恰是相反。”Ori Systems 的关键点是轻松移动和巧妙隐藏— —

听起来都是很“原始古朴”的梗,但其实这里面包含有事先大量的计算和设计工作,只是看起来不够炫目而已。这也是Yves Béhar的一贯作风。

设计师 Yves Béhar成名已久,他毕业于美国加州的帕萨迪纳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先后在硅谷的青蛙设计和 Lunar Design 工作室任职,在经历了无数款产品实践之后,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随后在旧金山创办了 Fuseprojec 设计工作室。许多有名的产品出自他手,比如 OLPC (One Laptop per Child,膝上型笔记本电脑)项目、Jawbone Up手环,以及 Ouya 游戏主机等等。工作室如今越来越红,许多大客户包括奢侈品、汽车、IT 公司都采用过它的作品,各种设计类奖项也拿到手软,一些作品还被各大博物馆收藏。早在 2004年,他就举办过两次个人作品展,一是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另一个是在瑞士 洛桑的现代实用艺术设计博物馆。

Yves Béhar 的设计比较感性,注重曲线的艺术感,并且触感强烈,与硅谷近年来主要受苹果影响的极简风格背道而驰——大约是“外来者”不易被潮流所限。Yves Béhar出生在瑞士,父亲是土耳其人,母亲是原东德人。当他意识到自己有强烈的“反向思维”后,看起来一成不变的瑞士显然不适合他,于是他来到了美国。但是Yves Béhar对美国乃至世界的“主流设计”不太买账。他觉得大部分科技产品设计得并不人道,包括谷歌眼镜,“在以人为出发点上做得不够。”他认为好的设计要考虑如何把它融入生活当中,是否与自我一贯风格冲突,是否与周围的人冲突,是否与周围的环境和人建立了良好的连接?这些都是Yves Béhar在设计时不断自我复习的问题,但这显然与很多设计追求的“酷炫另类”背道而驰。

“用户很难理解技术,对技术不敏感也没有兴趣,我们工作的意义在于,如何化腐朽为神奇,将科技变得有趣,赋予其人性。”这是Yves Béhar对技术与设计的理解。他的作品,无论是耳机还是OLPC,都极力避免科技冷冰冰的一面,而是将技术掩盖在实用与美学之下。

他从孩提时代就开始探索设计世界,“在欧洲,人们根据功能和外观评估物品是非常自然的。”受到母亲注重功能的现代主义和父亲富于表达的诗人气质的影响,“我总在试图将两者结合在我的设计中。”在早期和硅谷的高科技公司客户合作之后,他最终将兴趣转向体育用品、服装、技术和家具领域。欧洲曾有一篇报道文章称他是“我们时代的多领域设计师”。

设计是解决人的问题,而不是去取代人类,但可惜的是这个时代的人最爱没问题找问题,于是很多设计像是科幻片,满足了想像的意淫,却没什么现实意义。

“近些年的CES上总会看到数百个的小型机器人,白色的、可爱的、有圆圆的眼睛。它们来娱乐我们,做宠物狗伴侣。但其实这种把机器拟人化的趋势只是一种陈旧的想法。我们为什么

要复制人类的交流过程或者人类的情感?”Yves Béhar在一次演讲中说道。如果机器人是强化人类能力的,我们就不用担心被它们取代了。“我们能否设计出改善人类生活的各项服务,而不要复制人类的能力?”

后来 Yves Béhar与初创公司 Superflex 合作,设计了强化人类体能的“外骨骼”。这种外骨骼能帮助老年人行动,而不是完全替代他们的活动能力。由于行动不便,一些老年人被迫待在家中导致患病风险更大。一些公司试图制造辅助机器人,帮老年人处理日常事务,但目前还没有一款机器人在价格和功用上达到平衡。因此, Superflex的替代方案把机器人的功能构建到日常衣服之内。在实施自己初创项目时,Superflex也强调公司的定位是服饰创新公司,而非机器人创新公司,要制造更适合大众的东西。目前, Superflex 公司已经筹集了 1000 万美元,计划 2018年正式上市这款“外骨骼”产品。

“在CES上那些大量的、平庸的自动化设计,我称其为奇技淫巧。那不是真正改善人们生活,或者提供大量价值的自动化。”Yves Béhar 说, “在提供产品和服务时我们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这是一个重要问题。”Yves Béhar 与 Intuition Robots 共同设计了智能机器人 Elliq,可改善老年人生活,让他们与世界保持联系——不是被动等待命令,而是主动提出建议,与用户建立更亲密的关系。他认为,“好的技术应学习和预测人类行为。”

Yves Béhar 更像是一名思想家,“未来”是他的设计主题。从他为东芝设计的红色手提电脑到典雅的 Birkenstock Footprints 凉鞋,再到优雅的 Aliph Jawbone 手机耳机,你可以在他的设计中看到这一点。“我相信设计的目的不只是为我们展示未来,而是把我们带到未来。”

智能家居系统Ori Systems,使用按钮或关联的 APP可以轻松挪移或隐藏家具,得到新的生活布局

工 业 设 计 师 Yves Béhar,主张将技术掩盖在实用与美学之下

Y v e s Béh a r 与Superflex公司合作,设计了强化人类体能的“外骨骼”来帮助老年人行动,而不是替代他们的活动能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