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情怀生长

探求内容变现的商业可能。

CEOCIO - - Cover Story 封面故事 / - 正月/文

9月下旬,微信小程序里有了一项新功能— — “穷游智能攻略”。这款小程序可以根据用户在境外的实时地理位置,推荐数条周边3 ~ 5 小时的旅游路线。比如在东京,身处千代田附近,便可以借助这款小程序查看系统推荐的周边景点、餐饮、酒店交通等信息。

据介绍,这款小程序中推荐的线路是基于穷游数据库内 100 万的 POI 数据、1300 万用户行程路线以及超过 8000 万用户境外定位数据,并通过 AI算法为内核的智能推荐引擎,通过实时计算而形成的。

而小程序中首批推荐的29 个城市,包含了《2016 中国出境旅游者大数据》中游客花费总额最多的前十个城市:首尔、曼谷、东京、大阪、新加坡、清迈、伦敦、莫斯科、纽约、罗马、悉尼等。

穷游网联合创始人、总裁蔡景晖说,这项应用的推出是因为人们的旅行发生了变化,不再以“第一次来必去景点”为旅行内容,而更多基于兴趣所产生的事件。比如因为一场演唱会而出游,那么相关的推荐如果文艺一点就会更有效。

另外还有一个小程序穷游问答,“十月去台北穿什么好”这类出行问题,以及签证问题、行程安排问题等都可以根据“穷游 er”的热心得到解答。更贴近用户的应用场景,这是穷游网和微信联手为体验经济打造的服务。

从社区开始

实际上,依靠内容生长是穷游的根本。9月, 穷游的“创造定义旅行”让人们又一次看到穷游上的年轻人不同的生活方式:@ 淼 and 磊,环球古着收藏者,环球跳蚤市场淘古着,除了地理维度,更让人着迷的是时间维度和那些沉淀其中的人和故事;@小辫儿Beer,啤酒博物旅行者,75 个国家,7345 种各地酒瓶;@inhiu,废墟光绘摄影师,从某种程度上讲,被拍摄的主体被投入了拍摄者的选择和二次创造,这种关系的建立则是我最为激动的时刻……

“以自己理解的创造打开世界,保持对生命的好奇,对世界上瘾,从而跟自己生存的小世界和解并拥抱一个大世界。” ——这是穷游从诞生之日开始便借助内容所倡导的生活方式。2004 年,穷游诞生在德国汉堡一个中国留学生的宿舍里。当时刚刚开始在欧洲留学的肖异(网名:方便面)无意中听说某瑞士四星酒店有一欧元一晚的特价促销,他以试试看的心态订到了这家酒店。分享资讯的热情让他搭建了最初的穷游网。

随着用户的增加,穷游上的出行锦囊从欧洲拓展到了全球,穷游也回到中国发展,办公地址也从郎园再到东直门。在13 年的发展中,网站的 slogan从“旅途永无穷尽”再到“对世界上瘾”。实际上,这是同样的英文:“Journey Never Ends”的两种译法。在蔡景晖看来, slogan背后所蕴藏的自由和好奇,是穷游的性格,从未改变。而这当中所体现的是作为一家公司战略发展的路径,穷游最初的基本含义“budget travel wonderful life(穷也可以游)”,从精神层面上被拓展了,而这在现实中拓宽了内容变现的可能途径。

尝试内容变现

客观地说,穷游的调性,总带着一点文艺青年的理想和傲娇,甚至还有那么一点漫不经心的味道。这种调性体现在内容变现上,一个有关投资的故事似乎能说明一切。据说,穷游第一次寻找投资时,曾有投资人这么解释自己的耐心:“没关系,我们投了豆瓣”。随着业界同类攻略型网站的崛起,穷游也开始了各种基于有趣进行的商业尝试。

一个明显的特点是,穷游对于商业模式的探索,是按照内容逻辑而来的。基于社区、锦囊衍生而成的用户行程助手,进而提供机票酒店选择的电商平台,这是流量变现的第一步。而生活美学 品 牌“Jne”(journey Never Ends 的缩写)的推出及成立 JNE Gallery,则是线上向线下、虚拟向现实延展的第二步。

旅行相关产品的诞生,有点典型的穷游风格。最初是 2015 年员工自己做穷游的 T 恤,早期甚至有一款类似清兵号服,绿色的上衣上有大大一个的“穷”字,穷游用户和员工常把它称为穷 Tee,上班自己穿着玩。没想到在微博上发布相关图片之后,很多网友都表示要

购买。于是以尝试的心态放个链接上去,结果一天晚上就卖了 600 多件。

既满足旅行需求又体现认同感,是JNE 前身“穷游生活实验室”对周边产品的各种尝试。这几年穷游陆续推出过 120 余款与旅行相关的原创服饰、箱包和装备等产品,合作过的品牌包括了 The North Face、moleskine、oakley、Sea To Summit、skullcandy 等。2016 年 5月,这些产品得到了统一的新品牌名称“JNE”。

善于收纳又不失设计风格的背包,满足了介于户外运动和旅行之间用户的需求。而印着“对世界上瘾”的手机壳、以及类似 9288 西伯利亚铁路 100 周年纪念款 T 恤,又让用户们在寻找“同道中人”的路上有了新道具。举着装了穷游手机壳在世界各地和标志性建筑合影、背着穷游背包穿着穷 Tee的各种纪念照,将这种精神上的共鸣形成了再度可以分享的内容。而一些带有文化特色的产品“,信三郎”帆布包“、正蓝屋”蓝染T恤,更让 JNE产品成了畅销货。

在东直门总部里开设的 450 平米 JNE Gallery,除了是 JNE 产品的售卖场之外,还是旅行图书馆、咖啡馆、线下沙龙、美术展览等活动举办地。对实体空间的探索,其实从 2014年就开始了,当时穷游和雕刻时光咖啡店共同 开设了咖啡店。旅行是生活的延续,因此“旅行+电影”,“旅行+咖啡”都是对生活方式的演绎。借助调性相似之间的品牌跨界合作,是合作双方双赢的用户拓展。

实际上,穷游的用户理念始终很简单:服务好核心用户群体,服务好每一个爱穷游的人。也正因此,2015年在泰国清迈、2016 年在日本京都设立的Q-home,类似问询处,未来也会开设民宿。毕竟“现在谁和用户待在一起的时间长,谁就有赚钱的可能。”蔡景晖说。

而喜欢讲情怀的穷游,似乎更乐意从内容上获得更多的盈利空间。这个逻辑来自— —虽然旅行交易本身是低频消费行为,但旅行内容的消费并不如此。用户会为一场相关直播付费、也会乐意购买一本旅行相关的书籍。

在互联网用户开始有为内容付费习惯之后,这些都会成为盈利的增长点。穷游今年出了一本叫做《大沼》的杂志,花了六个月时间做出了创刊号,这本“小众奇趣杂志”介绍一些诸如废墟探险、骨骼标本制造等的边缘爱好— —标题的意思是“每个人生活的背后都有一片沼泽,沉溺其中,乐趣赏玩”。是谁说的,灵魂和身体,总要有一个始终在路上?这也意味着总有一个值得埋单。

在蔡景晖看来,slogan背后所蕴藏的自由和好奇,是穷游的性格,从未改变

这几年穷游陆续推出过120余款与旅行相关的产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