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O LIVE:“中为洋用”

中国互联网已从C2c(copy to China)变成 CFC(COPY from China),而 BIGO LIVE正在将自己的模式延展到海外。

CEOCIO - - Cover Story - 李薇/文

在国内可能没多少人听过 BIGO LIVE,但在和中国一衣带水的东南亚地区,这个词却频繁地出现在时尚年轻人的生活圈里,甚至是当地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BIGO LIVE是一家全球视频直播社交平台,总部位于新加坡,主要面向18~25岁年轻群体。用户可在 BIGO LIVE 上观看全球热门的视频直播,打赏主播并保持和主播的实时互动。

2016 年 3 月 12 日,BIGO LIVE 在 东 南亚上线。短短一个月,BIGO LIVE登顶泰国IOS 社交类应用免费下载榜 Top1。除泰国外, BIGO LIVE 多次登顶越南、印尼、马来西亚等国家 Google Play 及 Apple Store下载总榜、畅销排行榜首。风靡东南亚之后,BIGO LIVE 旋风迅速刮向南美、北美、欧洲、俄罗斯和中东。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BIGO LIVE 已经在超过 2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线,拥有超过1.5 亿注册用户,用户平均日在线时长 40 分钟,BIGO LIVE成为全球领先、发展速度最快的视频直播平台。

虽然 BIGO LIVE是一家针对海外市场的直播平台,但它的创始人却是国内公司欢聚时代(YY. Inc)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李学凌。而 BIGO LIVE的投资方则包括李学凌、欢聚时代、BAI (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高榕资本、晨兴资本。

欢聚时代旗下拥有两大直播平台YY 和虎牙,其中YY是一个包含音乐、科技、户外、体育、游戏等内容在内的国内最大全民娱乐直播平台, 注册用户达到10亿人,月活跃用户达到1.22亿。

BIGO LIVE 为何能在短短一年多时间便风靡全球?这是一个“中为洋用”的典型故事:中国企业自己走出来的模式被借鉴和加入到了国外互联网产品中,来自中国的品牌在社交、游戏等领域正在扬帆出海。

紧追风口

BIGO LIVE 是欢聚时代原移动新产品部基础上成立的独立公司,BIGO LIVE 选择海外市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从 2016 年 开 始,Facebook、snapchat、Twitter 等科技社交巨头都启动了直播业务,但是迟迟没有摸索出有效的盈利模式;Youtube一直都是向内容提供者支付 55%的广告收入,到 2017年年初才开始提供移动直播业务。

“这是为什么我们一开始创办 BIGO LIVE时就把目标瞄准了海外市场。”BI GO LI VE相关人士表示,“因为在国内,以直播打赏的这条路子我们已经走通,我们现在就是要将中国已经成功验证过的盈利模式推向海外。”

2016 年下半年,当国内直播赛道趋于饱和、并进入第二轮排位赛后,直播出海的概念开始火热起来,数据显示,目前在海外开展直播业务的国内直播企业有近50 家,地域遍布亚洲、欧洲、非洲、美洲和大洋洲的45个国家和地区。

和 BIGO LIVE一样,很多直播平台都把出海第一站选在了东南亚。事实证明,早鸟获益,

东南亚地区起量最快的就是BIGO LIVE。

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表示,经过 2016 年高速发展之后,直播行业荷尔蒙经济逐渐消退,走向内容为王的时代,直播行业逐渐回归理性,而随着直播市场门槛提高,预计 2017 年用户规模 3.92 亿,增长率由 2016 年的 60.6%下降至 26.5%。

相比之下,中东、东南亚市场充满机遇。东南亚人口基数大,拥有6 亿人口,虽然互联网普及率不高但增长速度快。以菲律宾为例,该国的网络普及率已超过总人口的一半,同比增长10.1%,每天访问社交媒体的平均时长为3.5小时。此外,当地多样的在线支付渠道也给产品的变现能力提供了很大的空间。

作为一款内容产品,文化壁垒一直被普遍提及。但在李学凌看来,海外用户和中国用户其实核心需求没有变,人与人交往的逻辑没有变。新兴市场里面的人口基数、网络基础环境、在线支付、明星(网红)资源以及当地文化等几大因素都预示着出海直播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目前,BIGO LIVE 在印度、中东、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越南、俄罗斯和南美等国家和地区表现抢眼。而BIGO LIVE 的野心远不止这些,最终的目标是要做成全球最大的本土互联网文娱平台。

入乡随俗

最近,作为 2016 年最火泰剧《一年生》续集《一年生 2》开播,两位主角 Krist、singto的宣传阵地发生了改变,粉丝们纷纷进入BIGO LIVE平台观看爱豆们的表演并和爱豆们互动。

作为泰国 Top1的直播平台,BIGO LIVE 早已抢占先机与《一年生2》开展了深度合作。除了品牌强势植入,BIGO LIVE 力邀主演前来直播,并于8月 28日启动了一场角色选拔赛,获胜者不仅可以以“BIGO大明星”的名义参演《一年生 2》,与两位主角飙演技,还能成为 BIGO LIVE在泰国的代言人。

“线上娱乐线下经纪”将是 BIGO LIVE 接下来的重头戏,优秀的主播将获得由 BIGO LIVE为其量身定制的明星打造计划,媒体曝光、时尚活动、娱乐资源等将接踵而至。BIGO LIVE 将为怀抱梦想的年轻人打开了通向娱乐影视圈的另一扇门。

BIGO LIVE泰国负责人表示,BIGO LIVE已经不满足于仅仅为主播提供站内的成长空间,还会持续挖掘有潜质的主播,通过线下经纪包装,帮助他们成为真正的大明星,获得更广阔的舞台。

“与国内相比,直播在海外一些国家还是新鲜事物,在这些国家或者区域里面,很多主播还没有直播的概念,他们并没有像中国那样经过生态产业培训或潜移默化影响之后再输送到直播平台。当然,也有很多聪明的主播通过摸索已经成长为优秀的网红。这说明我们还可以做更多精细化运营的工作。”BIGO LIVE相关人士表示。

不过,海外运营直播平台也有难点。从技术角度上来说就是如何保证直播的音质和视频质量。在这方面,BIGO LIVE 拥有覆盖全球的基础网络平台,业内领先的视频技术,有清晰的画质、低延迟和强大的美颜功能等。

此外,从运营角度分析,本土化也是个难点。语言不通、宗教信仰等都是制约互联网企业出海做大、做强的因素。而BIGO LIVE 在关注用户获取的同时更关心用户留存。

BIGO LIVE 的策略是:不同国家的获客方式存在差异,没办法一概而论,但都是基于核心用户人群的特点与习惯。对于不同市场差异导致的不同需求,BIGO LIVE 抓住大方向,即社交、娱乐是所有人的基础需求,在这个基础上强化本地运营。

目前,BIGO LIVE 已经在十几个国家或地区搭建起本地团队,海外落地的能力在业内有目共睹。正是因为重视本地化运营,所以在获得当地用户承认的同时,BIGO LIVE已在一些区域已经实现盈利。对于一家仅成立不到两年的年轻公司来说,这个成绩很不简单。

复制中国

十年前,中国互联网和全球互联网是一种什么关系?

很多人会想起一个词—— C2C,即 Copy to China, 指中国互联网行业在发展初期借鉴抄袭国外成功案例的模式。但这两年开始,另外一个词正在逐渐取代C2C,那就是 CFC。

CFC 是 Copy from China 的缩写,这简单的三个字母是为中国互联网正名而创作的:现在中国互联网在全球的地位已经逆袭,很多中国品牌的手机、社交、游戏等产品已经在出海过程中获得成功,中国自己走出来的成功的模式已经被广泛借鉴和加入到国外互联网的产品当中。

仅以直播产品来说,BIGO LIVE等中国直播平台的的变现模式就比 Facebook Live 和Youtube Live 强很多。据 BIGO LIVE 透露,该公司的现金流超过 1亿美元。强大的变现能力也是 BIGO LIVE的重要优势之一。

“BIGO LIVE模式也是中国的成功模式,这也是为什么投资人和用户会选择BIGO LIVE 产品。这说明我们的产品是有生命力的,是可持续的。”BIGO LIVE相关负责人强调。目前, BIGO LIVE已宣布完成C轮融资,领投方为平安海外控股。BIGO LIVE估值已超过4亿美元,共完成融资1.8 亿美元。

中国互联网企业集体出海和利好的政策也有非常大的关系。“一带一路”刺激了在国内积累了经验优势的互联网企业瞄准海外市场,利用全球化市场的人口红利攻城略地。

BIGO LIVE 认为,工具类应用红利逐渐消退,海外市场的主战场集中在内容类和社交类需求的软件,而中国互联网集体出海这个“发烧”现象不会持续太久。

“目前的确有很多出海的互联网企业,但其实真正盈利的并不多,相信最终能留下来的是有商业逻辑的企业。”BIGO LIVE相关负责人最后强调。

新兴市场里面的人口基数、网络基础环境、在线支付、明星(网红)资源以及当地文化等几大因素都预示着出海直播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由此产生了多家针对海外市场的直播平台。图为 BIGO LIVE上的当红艺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