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为何放弃“远程办公”

选择是否远程办公的表象后面,往往透射着公司关乎战略转向的本质缘由。

CEOCIO - - Contents - 托马斯·史班达 作者现任英国BBC制片人、之华媒体国际主笔;常驻欧洲、中东和中国从事媒体工作逾10 年。联系:info@zhstudio.net

今年早些时 候,IBM公司首席营销官Michelle Peluso 在一个企业内部视频中向整个营销事业群的同仁宣布:到现场办公,要么你选择走人(Move on site, or move out)。

该公司的这项决定意味着营销部实施多年的远程办公模式被改变,全美 2600多位市场部门人员需要驻扎到六个地点之一的办公地点进行“肩并肩”的工作方式(公司称其为 CoLocation 作业模式)——这六个地点分别位于亚特兰大、罗利(北卡州首府)、奥斯汀、波士顿、旧金山和纽约。

数十年以来,IBM公司一直是远程办公的拥趸:早在上世纪 80 年代,就有IBM员工的家里成为“远程办公终端”;到2009 年,对于大部分公司而言远程办公依然未达到普及的程度时, IBM 全球 38万名员工中即有40%实现在家工作(公司官方数据表明:因此节省了7800万平方英尺办公空间和每年1亿美元的支出)。在IBM 营销部门收购小型创业公司的多桩案例中,被收购公司的员工完全不用迁往IBM的中心办公地工作……即使在 Michelle Peluso宣布 Co-location公告之际,其部门的团队成员从不同的地方、从家里拨打电话进行会议的作法亦毫不罕见。

潮来又潮去

IBM绝非唯一一家从远程办公模式中进行反思、并有改变行动的大公司。

就在 2013 年,雅虎因时任 CEO Marissa Mayer宣布放弃远程办公而成为头条新闻。而当年能有权远程办公曾被视为员工“最珍视的特权之一”。谈及这项改革,Mayer 表示,不少“正在埋头工作于一些关键产品”的同事向她抱怨说,他们正受到同事缺席的困扰。

“偶发的会议、乃至基于某单个事项的合作无法催生真正意义上的灵感和创新,”Mayer指出, “只有当热衷于 Flickr(注:晒图社交软件)和钟情于 Weather(注:电视气象频道)的人在走道里或者咖啡厅相遇、并且进行了对话,多元视角的思想火花才可能迸发。”

而另一家大型零售企业百思买也曾是灵活办公的践行者。在一份2006 年公司出具的报告中,百思买表示“在那些实施了可以‘随地、随时’办公的部门” 平均而言生产力增加了35%。然而到了2013 年,百思买还是废弃了远程办公,而要求公司所有员工投入传统的每周40 小时、朝九晚五的工作形态。

公司 CEO Hubert Joly表示该政策变动旨在优化部门协作、提升员工全力以赴的使命感。— —当然,一个不可忽略的细节则是,百思买弃用远程办公亦是发生在公司实施部门精简、包括裁员近 500人的调整当口。

透过表象看本质

富有经验的产业观察人士认为,一家公司终

止远程办公的表象后面,往往透射着关乎战略转向的本质缘由。

多年从事人力资源战略研究的旧金山州立大学管理学教授 John Sullivan 认为,相比创新带来的价值,在 IBM这样的公司,“生产率的提升已经是次要的了。”这就如同一艘正在改变方向的巨轮,单纯增加马力并非首要任务。

“我们只要看一下类似苹果和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 —那里的员工平均下来每人每年创造出 200万美元的价值;而 IBM的人均每年创造价值是 20万美元左右,”Sullivan 教授通过数据道出了他的观点:如果说远程办公在上世纪90 年代和 80年代属于一项伟大的战略,那么它未必再适合 2015 年。

“因此对于 IBM 来说,Co-location 的价值在于— —让人和人在一起,这样形态的合作正是创新的一个关键。”他说。

事实上,IBM 的高层并不避讳谈及公司将聚焦做一些“新的事情”。在去年的一次产业会议上,首席信息官Jeff Smith透露他目前的首要工作目标就是让公司变得“更为敏捷”。

敏捷被视为业务转型的引擎— —IBM 迄今已在奥斯丁、旧金山、亚特兰大、纽约市、剑桥和罗利等六个地点投入共计 3.8 亿美元设立了“敏捷中心”,约 16 万 IBM员工接受了“敏捷方式”培训。在 IBM 倡导的新型工作形态中,强调组成小规模的、自治式管理、跨专业领域的团队“在同一个物理空间内一起工作”,结合数据和分析工具的配备,持续化地产出和优化新的创意和想法,并且进行实时反馈。另外,这些工作团队亦被鼓励“把工作拆解成更易管理的小项,理出轻重缓急的处理序列,并且更早地发现障碍以利于第一时间去处置”……总之,客户和员工的体验不断优化也是“敏捷式办公”的精髓所在。

大而化简,但同时产生的效能并不小觑。Korn Ferry Hay GROUP(KFHG)管理咨询公司高级客户合伙人 Matt Crosby 认为,“敏捷方式原本诞生于软件开发和项目管理,但如今我 们在越来越多的跨专业领域的大型业务中获得运用— —它们或许持续一年以上时间,动辄数百万英镑的价值,所以这些已经不再是‘小项目’了,而是可能改变整个组织与客户间数字化交互方式的变革,这使得它们自己也成为牵引公司转型的载体。”

我们提及很多次的“跨领域”协作,也是如今 IBM 推出“新领”员工(英语原文为 New Collar;即:既非白领、也非蓝领的新型人才)招募的推动力所在。IBM人力资源副总裁 Sam Ladah 在今年10 月10日最新更新的工作博客中披露,在未来四年,公司将投入10 亿美元用于美国员工的培训与发展— —其中,重点打造“新领”人才集群:他们中既有获得大学学位的毕业生,也包括那些并无大学学位、但在云计算、网络安全、数字化设计等领域拥有独特专长的个人(在过去数年中,据 Ladah 透露,这样的无学历人才已占IBM美国新招员工总数的15%)。

远程办公依然有其吸引力

可见,大公司对远程办公的态度以服务战略角度出发。这本身也说明远程办公自有的利处并没有被消弭。

在旧金山和纽约均设有分公司的市场调研顾问公司 Morar Consulting 所进行的一项针对全球 25344 名工作人员的研究发现,远程办公在灵活性、生产力和创造幸福感方面依然有着被广泛认可的优势。

与远程办公(或灵活办公)相对应的“把控感”是在心理学家和商业领袖眼里造就个人和职业幸福感的巨大推动力。TEDTALK 演讲人 Daniel Pink 就指出,“近年来多项行为科学研究都证明,自主动机促进人们有更好的概念理解、取得更优异的成绩、增进学生们在校园生活和体育活动中的坚毅感、提高生产力、减少倦怠和崩溃发生,以及改善心理健康状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