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ick Deal:技术颠覆传统销售

通过在微信、App、网站等八大平台对客户行为实时跟踪和处理,kuickdeal正在改变传统销售。

CEOCIO - - Contents - 李薇 / 文

“您好,这里是 XX英语。英语已经成为21世纪……”一个在线英语教育机构的电话销售人员拨通了一个陌生手机号码,正准备说一堆广告词,电话那头马上回应:“不用了,谢谢。”随即电话被挂断。

一个正在参加部门会议的部门经理的手机突然震动,他慌乱中从桌上拿起手机接听。但接通电话听到“您好,请问您有移民留学需求吗?”时,他强忍怒火挂断了电话。而这是他一天中接到的第6次“骚扰电话”。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上演:接听销售推销电话的顾客觉得异常烦躁,感觉自己的生活被严重干扰;拨打电话的销售觉得无奈和困扰:这只是自己工作的一部分,每天拨打上百个电话已经很累了,却还要被误解被骂。

如何化解这样的尴尬,帮助销售少做无用功,有效地进行营销?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如何利用两种技术提高网络获客的转化率?这些问题似乎每天都在困扰着企业的CMO和销售负责人。Kuickdeal正在帮忙企业的CIO解决这些问题。

智能交互

Kuickdeal是一家技术驱动的 Saas 公司,专注于营销销售智能化领域,开创了“基于客户行为的智能交互式营销”理论,并以人工智能技术提供“基于客户行为的智能交互云”服务,帮助企业提升获客能力,加速成交转化。

“我们可以帮企业客户在其自有网站、微信、客服、APP、EDM、H5、视频、短信八个平台入口,通过对每个用户停留时长等可以标准化的数据分析,全平台、全流程跟踪客户行为,从潜在客户进入开始到成交、乃至复购,实现多平台智能合并,挖掘需求和兴趣标签。”Kuickdeal 创始人兼首席算法科学家崔超表示。

Kuickdeal 系统与CRM无缝插接,能够智能地根据客户行为分析得到策略,在八个平台支持销售、市场人员或系统自动与客户内容交互,挖掘更有销售价值的信息,推动目标客户转化直到成交。从数据分析上,企业客户可以全流程的看到每个成交客户的来源,而不是割裂地看市场的投放引流数据、销售的拓客成交数据。

Kuickdeal 不但提升了企业市场人员的获客能力,通过销售机会的识别又帮助了销售人员,判断哪些人身上可能会有销售机会,再进行电话、邮件等行为。在这样的场景下,销售电话不是一种骚扰而是一种服务。

崔超强调,Kuickdeal 打通了营销与销售漏斗,能够全网流程追踪客户行为,并自动触发规则引擎,真正实现智能交互。此外,Kuickdeal还为企业客户减少了大量营销预算和成本。

教育、金融、医美等企业投入大量资金通过广告渠道获客,获客成本非常高。以教育行业为例,企业平均获取一个用户的注册信息需要投入数百元的营销费用,平均十个注册用户成交一单,这意味着一个成交客户的平均营销成本需要

数千元,但一个课程才售卖一万元,加上教师的费用、销售提成等,企业盈利艰难。

如今,很多企业都开通了微信公众号,但对于运营人员来说,如何通过社交平台有效将微信粉丝转化成销售机会,依然是摆在企业面前的难题。社交平台能否真正实现销售闭环?有了Kuickdeal,网络获客不再是一场烧钱的游戏,而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猎场。

“很多公司的公众号仅仅是一个内容输出平 台,事实上它能成为一个很好的营销平台。”崔超解释,“利用 Kuickdeal 的技术,通过企业微信公众号就能知道每个粉丝喜欢什么,从而有区别地为粉丝推送他们感兴趣、个性化的内容。通过帮助企业客户搭建微信营销体系,企业客户就可以直接从微信获客。”

自2016年上半年上市,许多企业客户反映,公司微信公众号粉丝流失率减少了三成,甚至有的企业发现,其微信公众号粉丝销售机会提高了三倍。

不久前,在由主流 Saas厂商联合发起的“智能交互Saas协会”上,市场调研公司易观预测,未来5年,中国Saas市场规模达600亿元,营销、销售、运营等有关的 Saas 能站到 2/3 也就是400亿元,智能交互相关的Saas能占到这其中的 50%,也就是 200 亿元。智能交互 Saas 不是小众,是未来主流趋势。

慢工打磨产品

虽然年纪轻轻,但崔超在科研上却已有相当多的积累。崔超本科就读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数学系,在校期间获得了级别最高的脑力竞赛、素有“程序设计的奥林匹克”之称的ACM编程赛亚洲区铜牌。

大四那年,崔超前往三星研究院实习,为三星赢来 Stereo Matching(立体视觉匹配)世界排名第一,成为了三星研究院最年轻算法工程师。也因为突出的贡献,在竞争激烈的三星研究院,崔超被选为三星科学家候选人。

“如果我不选择创业,而是继续留在三星,我现在应该是一名科学家。”崔超感慨,“当时,我有一个强烈的想法— —不想自己的研发成果只是落在一篇论文上,更愿意将研发成果产品化。所以我选择了创业。”

2011年,谷歌推出的安卓系统开始进入中国开发者视野,崔超决定研究移动开发。其实,崔超那时还是母校一名教授移动开发的教师。教学之余,他拉着小伙伴,获得 400万元天使投资,

开发了一款类似于“美丽说”、“蘑菇街”的晒货社区 APP,拥有几十万用户。

不过,自认为市场敏感度偏低、无法紧跟风口的崔超最终放弃了这个产品。随后在给企业做外包的过程中,崔超团队发现了许多企业用户的共性需求,于2013年开发了一款针对零售渠道人员的软件“酷店”。发展两年后,“酷店”瓶颈显露,崔超团队再次决定转型。

2015 年,崔超团队入驻氪空间,被“最懂技术的合伙人”——真格基金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李剑威相中,虽然还没有具体的产品,甚至连产品方向都没想好,李剑威还是果断给了崔超“YES”通过牌。

李剑威是国内在企业服务、云计算、大数据、智能硬件方向经验丰富的投资人。加入真格之前,李剑威曾担任红杉资本副总裁,负责红杉在智能硬件以及企业级服务方向的投资。他坚信,未来十年内中国将出现世界级的企业软件公司。

事实上,一开始开始崔超和团队做了一款移动端视频会议产品,但并不被李剑威看好。李剑威建议他们可以往营销和销售领域发展,还让他们关注一下美国销售活动管理平台Clearslide。但崔超依然坚持了移动视频会议方向。

此前,在李剑威的引荐下,崔超还认识了中国新型CRM销售易的创始人史彦泽和大型呼叫中心天润融通的创始人吴强。但在加了史彦泽和吴强的微信后,崔超并未与两人有更深的交流。 直到移动端视频会议产品在半年后遭大型互联网厂商碾压后,崔超才恍然大悟,对两位“前辈”进行了深入拜访,并把产品方向调整到营销和销售领域,这就是 Kuickdeal。

回顾过往,崔超觉得开始创业后的自己最大的改变就是和谁都能“自来熟”。他想尽办法去接触各种各样的人,有投资方介绍的企业创始人,也有朋友介绍的底层销售人员。和创始人聊完了找销售总监聊,和销售总监聊完找销售经理聊,和销售经理聊完还得去基层销售人员那儿蹲点, “一蹲就蹲三四天。”崔超强调。

“比如,在进入教育行业之前,我们对Kuickdeal能解决教育行业什么问题完全不清楚,所以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对教育企业进行拜访,一直拜访到今年上半年,一共拜访了上百家教育企业,很多教育企业的高管开玩笑说Kuickdeal现在比他们更懂教育。”崔超说。

这样的拜访和调研崔超都忘了自己做过多少次了。Kuickdeal就是这么一点点打磨出来的。崔超回忆,2015 年 Kuickdeal 刚创立时,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拜访不同的人。他现在还记得他第一个去拜访的企业就是销售易。

慢工敲打出来的 Kuickdeal 得到了许多客户的认可。某在线教育机构将过去3年的用户数据交给 Kuickdeal 做 AI 模型,目前成交预测的准确度已超过80%,而这一理想数值未来可达90%以上。

崔超说,Kuickdeal 打通了营销与销售漏斗,能够全网流程追踪客户行为,并自动触发规则引擎,真正实现智能交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