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数据

你能想象,可以透过数据去了解一个人,或是进行交谈吗?

CEOCIO - - Contents - 陈婧/文

过去几十年,世界上的大部分数据都是通过科学、工业和管理来源生成的。移动技术的爆发和 Web 2.0 社交网络的普及,使得这一切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从 Google 搜索到上传至社交媒体上的照片,数据生成的主要形式是人类的各类活动。你能想象,可以透过数据去了解一个人,或是进行交谈吗?

在这网络无国界的时代,看着屏幕就能缩短心灵的距离,却有两个人,通过每周一张充满神秘数据的明信片,深入了解彼此的生活,让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成为充满趣味和令人期待的解密。

这项名为《亲爱的数据》的计划,由居住在纽约的意大利设计师乔治亚·露比(Giorgia Lupi) 和居住在伦敦的美国设计师史蒂芬妮·波萨娃(Stefanie Posavec)共同耗时一年时间完成。她们在明信片上透过手绘的图表、插画、符号等数据,分享彼此的生活。

虽然分居两个不同的大洲,两位姑娘却有不少共同点:都从事着和数据打交道的工作,也都对手绘有着深沉的爱。她们决定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让对方了解自己:每周用数据记录个人行为并可视化呈现,手绘到一张明信片上寄给对方。

她们用了52周的时间,用寄明信片的“慢通信”方式彼此通信。寄出一方像密码专家一样对手绘加密,收到的一方像侦探一般抽丝剥茧,解读手绘上的数据,有点像两个高智商精英的较量,

又有点像两个平行世界的穿越游戏。

两人用近乎苛刻的方式记录并展示了52 周各自的生活行为数据,包括一周看镜子的时间,一周身体接触,一周穿衣搭配,一周收到的赞美等等。设计师们通过捕捉生活中的平凡故事,以“每周数据”的形式勾勒出一幅该周的生活图景。

所有的明信片收集在一本名为《亲爱的数据》(Dear Data)的书中,于 2016 年 9月出版。2016 年的11月,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建筑与设计部门收藏了这本书,其中包括预稿及两人绘制的原始明信片。

在数字化时代,生活中处处包含着计数、运算和测量。数据作为自我认识的一种形式,为每个人提供了一个机会,思考关于数据与信息,如何驱使我们与自己、与他人通过艺术的形式进行亲密接触。

《亲爱的数据》出版后,被评为世界十佳数据可视化项目之首,乔治亚及史蒂芬妮用一年多的成果,展示了数据在更深一层次的意义,在这样一个我们与彼此、与艺术的互动越来越多地由 电子屏幕作为媒介的世界中,为什么说数据不仅仅是一门技术?

在习惯了获取数据、分析数据、得出结论,并且可视化的流程后,这么做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仅仅是为了得出某个结论吗?这个结论和现实的出入又代表了什么?我们能否探究得出数据的本质?

转变大数据的视角

在一年的时间里,乔治亚和史蒂芬妮会追踪自己在一周中每天发生的特定事情,比如每个人要看几次时间、接多少次电话等,然后把这些信息写在一张明信片上,让数据可视化。她们把这些明信片寄给对方,通过这些可视化的数据,发现自己生活中的细节,进而了解真实的自己。

你是否会留意自己每周骂几次脏话?穿过几道门?看几次手表?这些生活中的小细节,都被她们以直觉式的手绘插画与图表,转化成可视化的数据。每周一次,记录下各自生活中的细节,也从收到的数据中,解读对方的心情与感觉。

乔治亚给这些明信片取名为“小数据“。她们的每一次创作,虽然都是琐碎的生活小事,可记录的故事却并不无趣。主题从时间的分配,到穿过的门,从产生的抱怨到去过的城市,从难以完成的决定,到看见哪些动物,还有美丽的事物以及道别。

你可以破解她一个礼拜里遇见了什么事?买了什么?抱怨的事情有什么?每一个颜色都代表不同的状况,好像也可以用来检视一下自己最常为哪些事感到生气。甚至,这礼拜拿手机都做了什么事情?因什么事而大笑?和谁说了再见?

乔治亚说,“记录时不只强迫我们离开手机,拿笔画画更像是个冥想的过程,帮助我们放慢生活速度,认真体验与感受当下的每一刻。”例如在创作主题从“对我微笑的人”时,乔治亚说,通过记录自己一周说谢谢的次数,她发现自己非常喜欢对服务员说谢谢,但平时却很少真正感谢身边的其他人。

数据图像不只是通信交朋友,也是个记录、回忆生活的好方式,能深入观察一个人。“它告诉我做数据工作意味着设计,把抽象概念和数不清的东西,变为让人真正看到、感受到、并与自己的生活行为重新联系起来的方法。”例如有一周,她们记录了每次感到嫉妒的事件。明信片里,颜色代表了每次她感受到的嫉妒及其原因,旋涡的大小代表了她的嫉妒程度。

数据里隐藏的信息,有时是一连串的线条,有时是如音符等熟悉常见的日常符号,有时则是各种奇奇怪怪的图腾。这聊天分享生活的过程,仅通过可视化呈现,两人对彼此的明信片或许刚收到时也是一头雾水。因此她们在明信片地址栏位旁留下解读的方式,文字解说不谈内容,只留下小小的线索,让沟通过程有如解开摩尔斯密码般的趣味。

在当下数据爆炸的时代,乔治亚认为数据是创意的产物,不一定和科技挂钩。“使用物理方法,通过观察来呈现数据,也可以产生计算机无法带来的明显好处。更重要的在于,我们不被数据库的大小和数以百万计的数字所淹没,而是仅仅关 注于它们的性质、它们的组织。这个优势点往往会带来新的机会,新的可能。”

手绘数据不仅使数据更容易被理解,还引入了新的思维方式,并激发出为解决特定类型问题而定制的独特设计。如果仔细看下两个人的解密“游戏”,例如在开篇《时钟的一周》里,表盘用标志性符号代替:PHONE 代表打电话、LAPTOP代表上网、MICROWAVE代表微波炉等等,旁边还标注了在不同事情上花费的时间——即数据,核心就在这里。接下来,就可以把这些提示倒推到上面的手绘中,不同的箭头上有不同的小时数量。

乔治亚表示:“由于实验中通过把我们的注意力从技术方面转移开,我们更加接近信息的真实含义,从而教会我们转变开大数据的视角;一旦我们成功有效地收集到并展示数据的含义,就

能够重新把技术应用到设计过程中。”

数据对真实的扭曲

“数据的可视化是探寻真相的关键路径:可能是现在你手机上就有的,例如走路步数的条形图、关于睡眠质量的饼图、晨跑的路线图等。”

“我经营一家数据可视化设计公司,我们设计并开发各种可视化的表达方式,使得信息更加直观。这些年我的工作教会我的,就是必须忘记这些数据本身,而要透过表面看清数据背后的实质,因为数据往往是我们用来表明真相的工具,它们就像是其他事物的占位符,但永远不是这些事物本身。

为了让更多人理解数据中存在的迷惑性,乔治亚举了13岁时观察选举的例子。贝卢斯科尼从一 名商人参加总理竞选,整个小镇没人看好贝卢斯科尼,他从不在当地居民投票考虑中,然而事实是他成功当选了第74任意大利总理。她清楚记得自己当时的感受,那份震惊让她意识到数据给她的是一个扭曲的真实,就如同一个梦幻的肥皂泡。

到了2016 年11月8号,所有专家都认同美国大选网络民意调查统计模型,即便是最权威的报纸,也只忙于将大数据简化成两个简单的百分比,以便制造一个夺人眼球的标题,好让大家注意到这两个数字。这些调查和模型预测的大选结果看似科学精准——但事实上,为了简化信息,画出一张漂亮的、必要的红蓝阵营地图,却彻底忽略一些关键信息,即隐藏在这些数字背后的人为活动的影响力。

因此,在乔治亚认识史蒂芬妮后,两人一拍即合,想到用“解读数据”来诠释人类的特征。“纸张的正面是手绘的数据,纸张的背面,写着收信人的地址,还有关于如何读懂绘图的图例。这些信息每周都会从伦敦发往纽约,我的居所;也从纽约发往伦敦,她的居所。”

“这个项目开始的第一周,我们实际上都注重个人特质在数据中的表达。我写的卡片的正面,你看到一个个小的标志,代表着我每一次查看时间的动作。但是你可以从图例中看到,我为这些瞬间附加了一些有趣的细节,符号的种类代表我查看时间的动机。我当时正在做什么?我是烦了吗?还是饿了?我是不是要迟到了?我是故意去看时间的,还是很随意地看一下?”

乔治亚认为,这个动机很关键,它反映了每个人的生活细节和人格特质,而这一切都是她进行数据收集的结果,把数据当作一个透视镜或过滤器,去发现和揭示一些东西。“比如说,我会没完没了的担心迟到,即便我是很准时的一个人。”

斯蒂芬妮和乔治亚花了一年的时间来手动收集数据,这使得她们能够关注到计算机所不能收集到的一些细节问题,或者计算机暂时还没收集到的。她们还使用数据探索自己的思想和措辞,而不仅仅是研究自己的行为。这种数据呈现不完全、不完美,但揭示出人类生活的宝贵细节。正

是这些不完美,使信息呈现得更友好、更个性、更动人。

就像在第三周的时候,乔治亚记录了自己向别人说" 谢谢 "和别人向自己说" 谢谢 "的情况。“数据很明显地表明,我从不忘记感谢陌生如服务员等人,却对自己身边的人不够客气。一年之后,它真的改变了我们。我们不会和自己格格不入了,也对我们自己和周围的事物有更清楚的认识了。”

乔治亚认为,这是证明数据能够帮助我们变得更像“人类”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同样也证明数据不仅仅是简单的数字,始终代表着更多的事物、人类、思想、物品和行为等。“每天与数据打交道的任何人都需要记住,通过正确的镜头,数据能够帮助我们更加熟悉我们自己的性格,帮助我们建立各种联系和关系。”

数字人文主义

“信息爆炸”这个词自20 世纪60年代就开始使用,但直到近几年,人类所能创造、传输和存储的数据数量才真正地呈指数级的增加。仅仅在过去二年里,人类就创造了世界上超过90%的数据。每天,我们都会创造 575 亿台 32 GB ipad的存储数据。

将数据放在人类社会决策和解释的中心位置,开启了许多可能性,但同时也带来了许多风险,尤其是“数据中心主义”主张,无论什么问题,答案都蕴含在数据中的观点。但是数字不能始终呈现全部的事实,人们可能操纵和扭曲数字,以呈现出某个特定的状态。

此外,我们的个人经验和共同历史越来越数字化,仅仅关注于数据,而忽略了我们的社会还可能因更多无序的机制而蓬勃发展,如谈判和辩论。尽管数据可帮助我们以重要的新方式来了解世界,但凡事还存在着出现主观性和模糊性的空间。

乔治亚提到,一次去到国际空间站的任务,会带来兆级的数据,大概是你能想到的任何数据,比如环绕地球的轨道、国际空间站的速度和位置数据、和其他传感器实时读数、我们拥有能想到 的最难得到的数据,但很少有人问过,获得这些数据的意义何在?

“我们不断地关注那两个数字,甚至为它们着迷,并假装认为我们的世界可以被简化成一堆数字和一场赛马。然而那些真正重要的故事,却不知在哪里。我们用模型和算法来看待这些故事,导致我们缺失了一些东西,我称之为‘数据人文主义’。”乔治亚表示。

在她看来,数据本身并不能帮我们解决问题,本质原因是没有给数据附加足够丰富的场景,以便反映现实世界,一个细致入微的、错综复杂的、千头万绪的现实世界。“在《亲爱的数据》项目中,我们努力在数据中添加定性的元素:故事、情感和微妙之处,从而帮助我们将数字录入到个人语境当中。有助于我们描述复杂和丰富的现实。”

在乔治亚眼中,数据真实反映人类本性,为了不要再被数据本身误导,需要将同理心、不完整性和人类特质,融入到收集、处理、分析和展示数据的过程中去。可以预见,最终使用数据的目的不只是变得更有效率,而是变得更有人情味。

即使与“大数据”合作,“我们所关注的是使它变得有意义、为数据分析提供语境。只关注于数据在提升工作效率和便捷生活的作用是远远不够的,我们的目的是使它更聪明、更小、更容易理解。”

《亲爱的数据》的意义,就如同在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中,欧洲的知识分子们把人性而非上帝放在他们世界观的核心地位。“我相信类似的事情会再次发生。在由数据组成的世界中,数据显然正扮演着上帝的角色,它是现在和未来的真理守护者。我们若能将数据和它讲述的故事联系起来,我们便能有更多的造诣。”

“我们希望通过这一项目,向大家展示数据并非必须是巨大的或者让人恐惧的,数据也可以是充满意义的和有重大影响的。即使是少量的数据,甚至数据缺失,也可以反映出我们自己、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帮助我们以Google 和Facebook等数据巨头的强大数据流的方式来理解世界、人类和行为。”

两人用近乎苛刻的方式记录并展示了52周各自的生活行为数据。数据图像不只是通信交朋友,也是个记录、回忆生活的好方式,能深入观察一个人

设计师们通过捕捉生活中的平凡故事,以“每周数据”的形式勾勒出一幅该周的生活图景

《亲爱的数据》计划由居住在纽约和伦敦两位设计师耗时一年完成,她们在明信片上透过手绘图表、插画、符号等数据分享彼此生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