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置的想象践行

装置艺术比其他艺术形式更能影响甚至融入我们的现实生活。

CEOCIO - - Contents - 理由/文

作为将场地、材料和情感充分综合的展示艺术,装置艺术已经发展了40多年。它一度被民众划分到“怪异”一类,经常看不懂,时间长了, “艺术”也快成了“莫名其妙”的代名词。当代艺术拥有史上最大的自由创作空间,而在特定的时空环境里,装置艺术将人类日常生活中已消费或未消费过的实体,进行选择、利用、改造、组合,演绎出新的精神意蕴和艺术形态。这一创作过程,再加上各色新技术应用层出不穷,决定了装置艺术的践行上,极有可能比其他艺术形式,更能影响甚至融入我们的现实生活。

复杂又自带污染特性的城市体系,是工商业尽情发展、人类欲望无法克制的必然,所以没有 谁比都市人更在乎生存环境的了。尽管环境改善艰难而微小,但到底还要栖息在城市里的政府机构、设计师、规划师以及开发商等,也不得不重新思考城市的未来面貌,以寻求环境与生活的和谐统一。

总喜欢搞出各种创意活动的汽车品牌MINI,根植于西班牙马德里的 Malasana 社区已经很多年了。在当地有一家设计机构 Enorme Studio,也是致力于公共环境和全民参与性的年轻公司。不久前,MINI和 Enorme Studio 共同完成了一项名为“月上山”的公共空间装置设计,安放在马德里市中心太阳门广场的集市边上。它不是只能欣赏的艺术品,而是全面对市民开放,其功能主

要是服务于城市居民,并共同探讨未来城市生活模式。“月上山”利用可再生能源,装置内设有USB 插孔和太阳能照明的读书角,市民路过时可以对自己的电子设备进行充电,并顺便了解到,利用动力能源,将有望缓解日常的电力压力。装置展示了一种可移动、易接近的设计师工作室平台,凸显了设计师需与城市居民一同协作完成设计的核心理念。同时展示了MINI合理使用城市资源的理念,契合了其“创造性的空间利用”的品牌宗旨。

总之这是一个城市建筑小品,也是一个交互式空间设计实验,更是公共活动之地。人们纷纷进入并安住一段时间,然后不禁会思考,既然城市回不去自然了,那么如何才是城市的未来。

一切都围绕城市展开。从古希腊、古罗马就不可或缺的广场,在意识形态斗争的几十年间,却似乎远离了它的历史初衷,其市民性、 公众性、民主性都逐渐丧失了,还好有艺术家帮我们总结回忆。在第 9 届华沙建造节上, Budcud 设计事务所在阅兵广场上打造了一个大尺度的装置作品,重新思考未来广场的特征和尺度,使人们对公共空间的规划尺度形成最切实的感知。

地面上的色彩线条构成了“广场中的广场”,以 1:1的比例勾勒出世界各地的著名广场:华沙的旧城广场、巴黎的孚日广场、锡耶纳的田野广场以及纽约的时代广场。这不禁让人想到国内诸多城市都引以为傲的空旷广场。很多年前采访建筑师吴良镛时,老先生曾感慨,“曾经在某个城市开会,开完会大家出来广场上散步,走啊走的,然后就一直站着,连坐凳都没有,就只能坐在花坛的金属栏杆上。那时太阳还没完全下山,金属栏杆还很烫,这种脱离了实际需要的公共建筑只会增添负担。”

显然,大广场大绿地应该跟城市人口密度和需要有关,否则根本没有利用价值,更别说艺术美感了。如今的古罗马广场,即使在中世纪被基督教徒拆挪石料和一两千年战火风雨后,依然让人在残存中思考它的功能和它的影响。这只能说明“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

华沙阅兵广场上的装置作品,也包括了一座开放式的凉亭(Square Post),旨在引发人们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思考。广场附近有著名的TR Warszawa 剧院和现代艺术博物馆,结构十分简洁的凉亭,其黑白色的外观参考了博物馆的白和剧院的黑色立面。凉亭屋顶下方摆放着造型简单的家具,其中一件参照了博物馆建筑的拱廊,另外一件模仿了剧院中的礼堂及其立面结构。突出的立柱和吊灯则参考了场地上方的文化宫建筑的尺度和风格。凉亭预示了未来广场周围最具特色的建筑尺度和布局,同时通过光线、阴影和绿植等元素,隐喻指出了未来人类在打造公共空间时将面临的主要问题。

装置艺术的相对终极,也许在于成为人们生活中更具实用性的场所,比如在业内以“高端” 著称的俄罗斯连锁健身俱乐部品牌World Class。2016年它的管理者花大价钱办了一场设计竞赛,并最终采用了VOX Architects 的作品,作为俱乐部第三家连锁店的最新形象。不光为运动者们提供了更舒适高效的空间,这个兼具装置艺术和健身实用的设计,简直成了“酷”的经典。

设计的成功关键,是实现了不同空间的平衡之美。瑜伽和普拉提练习厅的冥想与适逸,武术馆的力量与负荷,还有以往最缺乏想象力的游泳馆,此次居然成了这家店的核心空间。

刺激感颇强的红色天花板,是低矮的入口区域,人们最大的感受是赶紧下水,逃开压抑——但很快,流线型的白色拱顶失重般悬浮在蓝色水面上空,这种动态错觉,怎么有种回到娘胎里游弋的冲动?除了大窗外的自然光,室内居然没有使用任何可见的直射光源,光线皆为散射光,并在不同形状的宽阔表面上得到充分反射——没有我们习以为常做作和工业感,“真实”到你开始怀疑人生。

据说整个项目只用了两个月就建造完成了,可见“完美”的设计又节约又环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