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银行:普惠金融“补位者”

数字银行应依托差异化战略定位,与传统主流银行优势互补

CEOCIO - - Cover Story - 董莉/ 文

构建数字经济社会需要数字银行。在新网银行行长赵卫星看来,托生于互联网的数字银行应依托差异化战略定位,以“补位者”的角色与传统主流银行优势互补,沿着“产品服务数字化(数字银行 1.0 阶段)-数字能力共享化(数字银行2.0 阶段)-金融服务智慧化(数字银行 3.0 阶段)”的演进路径,最终成长为兼具“人工智能深度”与“场景连接广度”的智慧数字银行。

新一代互联网银行

1996 年,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与众多股东一起发起成立了第一家民营银行— —民生银行,这不但推动了金融业改革,也证明民营企业能够办好银行。近年来,银监会已经批准十几家民营银行的筹建。

2016 年 12 月 28 日,新网银行正式开业,成为四川首家民营银行,也是继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之后,全国第三家互联网银行。注册资本 30 亿元,总部设在成都,股东中包括新希望集团、小米和红旗连锁,分别占股 30%、29.5% 和15%。

对于为什么要与雷军合作?刘永好直言:“大家都知道,过去这一两年他是互联网风口上的一个人物,有人说,雷军提出了飞猪理论— —在互联网的风口上猪都要被吹上去。我们是养猪的,看他能不能把我吹上天,所以我找他来了。”他表示,新网银行是“新一代互联网银行”,新希望集团做产业金融有经验,但是缺乏互联网思维,而雷军是有互联网思维的人,“我和雷军私下也是好朋友”。

与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完全没有网点不同的是,新网银行在四川成都市高新区有一家概念体验厅,也是其目前线下唯一的网点。这里采用了全开放式设计,柜台

没有玻璃围挡,大堂休息区旁的智能显示屏以可视化方式展示其风控科技和人脸识别产品。

在刘永好看来,新网银行只有一个网点,但未来每一个手机终端就是一个网点。“只要你打开手机,就有可能成为我们的客户。这就是我们的假设。”

运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互联网技术,新网银行要为“二八定律”中那80%没有享受到完善金融服务的小微群体,提供更安全、更便捷和更高效的金融服务,用技术的力量做好普惠金融的补位者和探索者。

去年,新网银行公布了“数字普惠、万能连接”的特色化经营模式,表示将采取平台化策略,以存管业务切入做万能连接器、适配器,为广泛的互联网金融机构提供服务,进而服务更广泛、复杂的客群。此后,好人贷、网贷资金存管等产品及业务相继推开,开启了差异化经营之路。

赵卫星曾撰文表示,差异化定位将带来数字银行“百花齐放”的竞争格局— —未来专注于满足C端客户金融需求的数字银行,将会伴随大数据的不断积累,人工智能的不断迭代,在储蓄、信贷、理财等个人业务方面形成核心竞争力,用户黏度进一步提升;侧重于企业端 客户的数字银行,会在企业金融服务方面累积数据优势,甚至在足够大的样本分析下,形成强大的行业研判能力,最终形成更广泛的盈利空间;侧重平台化连接的数字银行,则会随着金融科技、风险控制等能力源源不断的输出,在汇聚信息流、资金流等的情况下,形成一张无比巨大的网络,通过数字化手段提升整体行业的资金融通效率。

新网银行在开业之前的筹备期便将网贷资金存管业务作为战略方向之一,早早组建专业团队,搭建对应的系统架构。开业时也组建了专门的平台金融团队来负责存管业务。

2017 年 2 月 23日,银监会发布《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明确银行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的规则和路径,新网银行在四天后推出资金存管业务,成为全国首个涉足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互联网银行。截至 3月底,新网银行共计签约网贷平台超过 100 家,正式上线超 50家,累计交易金额超过 600 亿。

“涉足网贷资金存管的意图,并不是说我们看中了存管所能沉淀的存款。我们涉足存管的初衷,一方面是想通过网贷平台连接、辐射更广泛的人群;另一方面也希望促进网贷行业健康发展。”赵卫星说。

在贷款业务上,新网银行聚焦于消费升级和临时资金周转需求,服务小微群体、支持实体经济、践行普惠金融。“好人贷”便是一款全在线办理的秒申秒用、随借随还的银行云授信产品。在产品设计上可以随借随还,利率“千人千面”,就像一笔手机里的大额备用金,不使用不产生任何费用,让用户随时随地都可以应急。申请只需要在新网银行微信公众号主界面点击菜单栏“好人贷”,在填写相关个人信息之后,简单 3 步操作就可以获得无抵押纯信用贷款的授信,最快1分钟放款,当天到账。

截至 3月底,新网银行业务覆盖全国31个省市区,服务用户超过1200万,累计放款超过500 亿元,在管资产 251亿元,用户平均借款金额 3300元,笔均借款周期75天。

AI驱动数字银行3.0

无论战略定位如何,数字银行的首要任务是实现金融产品、服务数字化,为此银行需要对包括组织架构、人员结构、信息系统架构、风险防控、流程体验在内的多个环节进行设计;多元化人才结构确保强创新能力;还需要搭建分布式的信息系统架构来满足高并发需求;再有要保证大数据实时风控系统持续迭代。

数字银行应构建一套实时反欺诈系统、实时大数据风控系统,确保数百条风控规则并行执行,毫秒级响应,保持风控策略的持续更新迭代,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帮助之下,进一步提升安全度与精准度。在这方面,新网银行运用了人脸识别、生物探针、设备指纹等技术,实现了在线实时风险防控。同时通过不断打磨、迭代背后的风控逻辑与模型,使用 Ab-test 测试手段,在线对比多组授信策略表现,根据实际表现自动切换流量,以达到授信策略快速迭代和不断地自我纠偏和更新。

如果说数字银行 1.0 阶段是将金融产品和服务数字化,那么数字银行 2.0 阶段则需要依托数字化手段,通过“万能连接”的方式,将科 技、风控、支付、精准营销等能力对外开放输出。而数字银行的3.0版本将由人工智能驱动。目前,不少金融机构已积极介入、布局此领域,但绝大多数机构仅仅处于理论和初级运用阶段。

新网银行也在人工智能上进行了探索,目前主要运用在风控环节,如利用随机森林(Random Forest)、梯度提升树(Gradient Boosting Decision Tree)和支持向量机(support Vector Machine)等机器学习模型,实现对客户信用的快速甄别,几秒钟便可完成审批放款。利用此机器学习模型能够有效克服变量维度多、数据缺失率大、非线性等问题,有效提高风险评估模型的准确性,降低零售风险。

举个简单的例子,在判断是否为用户本人申请贷款时,人工智能会在申请动作开始时就介入到学习用户行为之中,并根据以往数据进行比对。如申请用户习惯于在晚上8点-9点,在同一 Wifi 环境中用右手大拇指操作手机登录。经过一段时间对客户行为的学习,人工智能会将若干关键行为要素作为用户操作行为可信的判断标准,若缺少重要行为要素则会触发二次验证甚至人工介入。

未来人工智能还有更多应用空间。从智能客服到智能投顾,从授信策略到风险监管,人工智能都可以提供辅助信息帮助判断,甚至随着数据和算法日益精进,人工智能系统会自发生成判断逻辑。如当用户行为触发了某一规则之后,系统会自动匹配营销方式,推荐定制化的金融产品甚至其他消费类产品。如当人工智能系统获取用户曾在网络上有过搜索汽车的行为,就会匹配其个人职业、收入状况、家庭构成、性格特征甚至城市交通状况等多维数据,自动在某一时间点为其提供定制化车贷解决方案,同时给出购买车型等建议。

“未来的数字银行智能化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也许会远超我们的想象,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必须在人类道德基准范围内被开发和利用,而最终实现的目标,是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让人人受益。”赵卫星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