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除“艺盲”的试验

在艺术和受众之间建立“连接”,这种连接的载体已经在发生细微变化。让艺术“赋能”更多生活日常,正在摸索中前行。

CEOCIO - - Contents - 贺文/ 文

在北京 798艺术区一片躁动炫目热闹之中,有一处宁静所在。7月中旬,这里刚刚结束了一场意义特别的展览,献给“把一生留在画里”的吴冠中,纪念先生逝去八周年。以水墨的魂和油画的骨,缝合了中西方美学的裂缝— —吴冠中在美学史上自成一派、开创了“油画水墨”美学新样式。早年留学法国时,他已经看到版画作品在国外艺术品领域的价值,是艺术创作最好的推广“语言”。

艺术授权和版画,正是吴冠中和百雅轩的宿缘,那枚重要的“纽扣”。“这是相互碰撞、摩擦出来的火花。”回忆吴冠中和百雅轩的合作缘起,百雅轩副总裁徐建欣了解当年的往事。“可以说,吴冠中是百雅轩书画复制事业的推动者、奠基人。”徐建欣这样总结:“他意识很超前,不担心作品如果要做成版画,肯定有人去临摹之类的。其实版画的形式恰恰是作品最好的宣传。”

不怕被“复制”的吴先生

感叹“美盲”要比“文盲”多的吴冠中,数十年来都在呼吁社会重视美育教育,扫除“美盲”。而百雅轩自2003 年创立,就是要身体力行地通过艺术授权的方式(比如版画复制),把更多艺术家和艺术作品推向社会、推到民间、推进家庭、推入大众生活,扫除“美盲”。

但事实上,用版画这种形式“再现”艺术品的路,在中国走得并不容易。徐建欣介绍,美国开始流行丝网版画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中国第一张丝网版画《秋天你好》出现在 1980 年,相对规模化的版画生产是在2007年百雅轩开始制作吴冠中的丝网版画时,中美两个市场大致相差了四五十年。

尤其是在百雅轩刚开始推广版画理念时,质疑声颇多,除了艺术家自身对于“被复制”的顾虑,还有很多颇具名望的版画家反对。在他们看来,唯有版画家自己创作的才是版画,通过版画技师、机器制作出来的充其量是“复制品”。

在这个过程中,吴冠中对百雅轩的力挺,是后者能够熬过非议、坚持下来的最重要动力。在艺术创作中坚持“四平八稳不是艺术,要懂得放肆”的吴冠中,在推广艺术的道路上同样也是不畏批判。

吴冠中曾说:“物以稀为贵,我不以为然。‘稀’算什么,珍贵才贵。手创的艺术品都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