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阿里与百联“联姻”看“新零售”中国流通三十人论坛秘书处,本刊编辑部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 第一页 -

1 2中国流通三十人论坛秘书处 ,本刊编辑部(1.中国流通三十人论坛(G30),北京市 100006;2.中国流通经济杂志社,北京市 101149)

摘 要:零售业正在从价格型消费向价值类消费、体验式消费、个性化消费转变,新消费时代需要新零售模式。新零售实践和理论正在摸索之中,各种创新都值得期待,百联集团与阿里巴巴集团的合作,是一次重要而有益的探索。综合现有各种描述,“新零售”即线上线下和物流的紧密结合(“线上+线下+物流”),其核心是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会员、支付、库存、服务等方面数据的全面打通,目标是面向线上线下全客群提供全渠道、全品类、全时段、全体验服务,满足人们随时随地、随心所欲的全方位需求。流通学界应肩负起历史使命,对零售业新模式、新业态、新组织及我国零售业发展进行重点研究,为国家政策制定提出建议。

关键词:新零售;线上+线下+物流

;全渠道;价值类消费

中图分类号:F724.2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7-8266(2017)03-0124-05

2016 10 13

年 月 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2016

马云在 杭州·云栖大会首次明确提出“新零售”概念,4 2017 2 20

个月后的 年 月 日,马云与百联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叶永明在上海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相约共同打造“新零售、新消费、新未来”。

阿里与百联“联姻”,将在六个领域基于全业态、全渠道开展全方位合作。一是全业态融合创新:以消费者需求为核心,共同设计建设具备高效实体业态运营效率、全渠道订单处理能力,能实时感知并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新型零售门店,拓展智能化、网络化的全渠道布局,为消费者提供创新体验服务;二是新零售技术研发:围绕新型零售门店,阿里巴巴将开放包括人工智能、智能支付、物联网、物流技术、大数据运用等应用型新零售技术,并将成功经验向社会推广复制;三是高效供应链整合:利用线上平台及线下网络收集并感知的消费者需求及行为数据,梳理并整合各自旗下商品资源,促进优质商户资源和新品的引入;四是会员体系互通:打通双方会员体系,采用室内外人群定位、消费者画像分析、大数据支持下的营销及会 员管理等,提升门店客户服务能力;五是支付金融互联:百联线下门店支持支付宝,百联旗下安付宝/

OK

联华 卡接入支付宝,成为消费者优选的第三方支付渠道。在数据分享及分析的基础上向消费者及供应商提供快捷、便利及多样的支付及金融服务;六是物流体系协同:百联物流作为菜鸟网络的物流服务商与阿里巴巴集团开展业务合作,双方共同开展物流规划,为消费者和商户提供服务。

国内电商巨头与零售业巨头双双牵手,引发了市场的强烈反应,也引发了社会各界对“新零售”的诸多关切。按照两位当事人叶永明与马云的说法,零售业正在从价格型消费向价值类消费、体验式消费、个性化消费转变,商业零售正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新消费时代,需要新零售模式,商业零售企业需要创新与变革,以适应这一消费变化的趋势。“新零售”不仅仅是线上线下的融合,更是以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先技术为驱动,面向线上线下全客群提供全渠道、全品类、全时段、全体验的新型零售的模式。今天的合作,不仅仅是上海百联集团和阿里巴巴集团的合

作,也是线上和线下、技术和实业、传统和创新、过去和未来的融合,未来已经不存在纯电商或者是纯线下,未来的竞争只有“新零售”和传统零售的竞争。

那么,阿里巴巴与百联“联姻”到底意味着什么?到底什么是“新零售”?“新零售”与传统零售之间是什么关系?“新零售”在未来流通变革中处于什么地位?

关于“新零售”目前尚无定义,综合现有各种描述,简言之,就是强调线上线下和物流的紧密结合,即“线上+线下+物流”,其核心是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会员、支付、库存、服务等方面数据的全面打通,是将零售数据化。“新零售”还需要实践和理论的不断探索、升华。在此,我们刊发中国顶级流通智库——中国流通三十人论坛(G30)16

位专家的观察评议,以供进一步探讨。

黄海(商务部原党组成员、部长助理):

上海百联集团同浙江阿里巴巴集团进行战略合作,标志着中国最大的实体商业企业同最大的网络零售平台强强连手,有可能对促进我国商业的改革、创新、发展起到重要作用。有人说这是马云“新零售”概念的体现,实际上,早在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的一年前,2015 9 18

年 月 日,国务院办公厅就已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线上线下互动加快商贸流通创新发展转型升级的意见》。商业发展史证明,商业理念、模式、技术不断推陈出新,但向消费者提供商品和服务的商业本质是不会改变的。任何商业创新都离不开现实的商品流通。希望百联同阿里在合作中不要偏离这一基础。

高铁生(中国市场学会理事长):

古今中外商业一直是变动不居的。一旦商业停滞了,整个经济也就失去了活力。商业也是中国改革发展最先发力并始终活跃的领域。“船到桥头自然直”,所以不必担心实体商业会衰亡,它会找到发展瓶颈的突破口。而电商靠技术起家和攻城略地,但技术终究要落地。所以,阿里巴巴与百联“联姻”是合乎商业逻辑的,方向是正确的,至于成功与否是另一回事。这个事实再次表明中国商业变革实践走在了世界前列,“新零售”已是世界 范围的博弈,亚马逊的商业创新也引起全球关注。但是,我们又看到实践走在理论前面。不过这次中外流通理论面临同样的试题,希望我们有捷足先登的鞭辟入里的解读。阿里巴巴与百联合作的背后,肯定隐藏着历久弥新的商业密码。

丁俊发(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首席顾问):

在人类历史上,效率的提高既经历了充分的社会分工,也经历了产业的高度融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用去打赌线上线下谁笑到最后。阿里与百联连手打造“新零售”充分说明,整合优化,才能合作共赢。

马龙龙(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实体商业的问题不是阿里巴巴能解决得了的;“新零售”是在炒概念,没有什么可操作的新东西;阿里巴巴在窥视百联在南京路上的那块宝地;中国百货业的根本问题在于老百姓手里没钱去百货店买东西。

王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百联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是线上线下融合互动发展的又一个重要标志,是推动我国流通创新的新实践。百联是我国最大的流通集团之一,有多业态零售,在批发、物流等领域也有很强的竞争力,自身也进行了不少“互联网+”的探索和实践。与阿里合作,对于打通线上线下资源,加快创新探索有重要意义。目前我国正处在流通创新全面推进的阶段,零售创新、批发创新、物流创新,乃至供应链创新正在加快涌现。各种创新都值得期待,也都有待实践和市场检验。希望百联和阿里巴巴的合作能够取得真正的实效,能够真正引领流通创新。

荆林波(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评价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顺势而为,阿里巴巴与百联两者的合作是顺

理成章的事情。至于“联姻”之后日子过得是幸福还是痛苦,我们拭目以待!当然,我们祝愿两者共赢的路走得越远越好!

傅龙成(中国商业联合会副会长):

阿里巴巴和百联合作打造“新零售”,是圈内大事,最大电商平台与老牌国企合作,且事发上海滩,引人瞩目。目前尚未牵涉到股权转让,因为百联身为国企,变动股权程序复杂,业务整合、业态调整消息也尚未披露出来,估计必然会有的。

仅从事件本身来看,可有以下解读:一是“新零售”不是凭空而生的,也不是最近由某位大佬、名嘴命名才出现的新东西,而是伴随着电商产生就已露出端倪,由包括实体零售与电商在内的“商人”共同努力探索,近几年不断成长发展、衍生演变而形成的商业现象。二是阿里巴巴、马云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唱独角戏,电商再能再强,也不可能完全取代实体零售。同样,实体零售也必须转型创新,向电商学习、借鉴,寻求合作,从竞争走向融合是必然之路。三是最大电商与最老牌国有商业企业合作,目前是形式多于内容,更值得期待的是未来的后续动作。百联是全业态,以上海市场为主,阿里巴巴是电商老大,网络遍布全国。大家更想知道的是此二位“联姻”后会生下什么样的“孩子”,希望是优生优育之物。四是强强联合,门当户对,优势互补,是当今企业整合之趋势,被更多人所认同。当然,蛇吞象、大吃小,虽然过于“丛林法则”,但也属自然现象,是市场经济应有之义,不可完全排斥。

徐印州(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教授):

2017阿里巴巴与百联联手,不啻是 年在中国流通领域炸响的一声春雷,其深层意义可从多方面解读,我认为最重要的在以下三个方面:其一,意味着中国电商正式进入冷静发展期。电商竞争各方逐渐趋于冷静,零售领域的混战出现了比较清晰的轨迹。流通业尤其是零售业的发展方向,绝对不是“虚拟”取代“实体”这样的结局,更不是线上线下(O2O)这么简单。其二,意味着“新零售” 时代的开始。阿里巴巴与百联联手,就是做出个“新零售”的样板来。马云之所以选择当年曾经抛弃过他的上海,选择百联,那是因为马云深知上海是个实实在在的国际商都,百联是个实实在在的龙头商业企业。马云的这一手,比起他的“菜鸟计划”实在得多。有了这个实实在在的样板,才可以明明白白地说“新零售”时代已经开始。其三,意味着流通创新要走务实之路。这一次,阿里巴巴与百联达成战略合作,是基于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包括全业态融合创新、新零售技术研发、高效供应链整合、会员系统互通、支付金融互联、物流体系协同等六个领域实实在在的全方位合作。从此,流通领域包括零售批发都要走上务实创新的道路,那些巧舌如簧瞎忽悠的人还是老老实实地把脚跟放在实体世界里来吧。

柳思维(湖南商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阿里巴巴与百联“联姻”是新形势下中国零售商业发展的一种创新。其特点,一是更加突出信息导向的商业驱动升级;二是以现代互联网、云技术驱动的商业业态升级;三是将传统实体零售业优势与现代电商的优势迭加;四是以信息化、规模化、集约化为一体的商业流程再造;五是商流、物流、信息流相互融合与商业产业链创新。同时,阿里巴巴“联姻”百联也是淘宝传统单一电商平台在新竞争格局下的战略调整,以弥补其天然缺陷和短板的一种明智选择。

祝合良(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科研处处长,教授):

阿里巴巴与百联零售“联姻”是强强联合,是旧零售动能的转化与“新零售”的发展,更是国家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结果。

洪涛(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

零售业大规模关店,电商并非主要原因。首先是商业模式存在问题,千店一面,同质化严重;

另外就是成本高企,包括人力成本、房租、税负等。传统百货业模式已经走上末路,不可能生存和发展下去了。传统零售的出路,一方面是发展体验经济,增加餐饮、休闲娱乐等体验性服务;另

O2O一方面就是在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开店,以模式扩张也是未来趋势之一。

李骏阳(上海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

阿里巴巴和百联在上海宣布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帝国在版图扩张中又下一城。与前几次阿里巴巴斥巨资搞战略合作不同,财大气粗的阿里巴巴这次不花一分钱进驻上海,阿里巴巴集团CEO

张勇明确了阿里巴巴战略布局和投资原则,即围绕新用户、新体验、新技术展开,不做财务投资。那么,百联与阿里巴巴的战略合作对百联有

6些什么好处呢?双方一共拟了 条合作内容,看似很前沿,但有的只是理念性的,有的是刚开始探索的领域,有的是未来有可能实现的“化学反应”。百联真正能够得到的属于阿里巴巴成熟的技术和

5资源很少。合作的重点是第 条“百联线下门店支援支付宝,百联旗下安付宝/联华OK

卡接入支付宝”,就这条内容而言,阿里巴巴能得到的好处显然大于百联,上海的百联客户可以很容易地转为支付宝用户,但上海的支付宝用户一般不会转为百联安付宝/联华OK

卡用户。百联为什么看重这样的合作呢?分析起来有其苦衷,百联近年来的日子不好过,最有代表性的几大板块经营业绩全面下降。在这种形势下,百联寄希望于与阿里巴巴的合作,实现振兴,虽然阿里巴巴目前没有给它任何实质性的好处,但是借助于阿里巴巴的发展势头和马云刚抛出的“新零售”概念,或许能有转机。

携手百联,阿里巴巴的形象可以升级,百联业态齐全、形象高大上,又地处上海南京路等黄金地段,正可弥补阿里巴巴形象上的短板。马云说此次与百联合作是“自由恋爱”,发现对方是“自己缺少的另一半”,这句话点到了本质。

马云需要通过与百联合作的另一重要意图是兜售他的“新零售”概念。马云要用”新零售”概念颠覆零售业,光靠阿里巴巴及现有的合作伙伴影响力是不够的,进入大上海、抢占南京路是一步很 好的棋,既可实现电商企业落地的要求,又可占领零售市场高地。

郑勇军(浙江工商大学现代商贸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阿里巴巴与百联分别是线上和线下的最大零售企业,两家联合,很有可能是我国零售业发展进入新时代的一个重要预兆,预示着我国零售业发展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的趋势:一是线上线下融合发展进程加快,O2O

模式将趋活跃;二是零售业并购趋于活跃,零售业发展的大企业主导时代即将到来;三是零售模式、业态、组织和技术创新将进一步加快,很有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的零售革命;四是零售业新世界与旧世界的界限将会更加分明,传统企业退出零售业的速度有可能会加快;五是线上线下的不同模式零售企业之间、线上零售企业之间、线下零售企业之间联合求生存和发展将成为主旋律,联盟发展战略将会成为大多数零售企业的必然选择。

这些变化,将会对我国零售业乃至整个流通业产生重大影响,我们流通界学者需要肩负起历史使命,通过对以下三大问题的重点研究,为国家政策制定提出建议。一是线上零售企业向线下发展预示着网络零售业发展遇到了“天花板”,必须向线下发展才能延续其业务的快速增长,还是网络零售业对线下实体零售业的竞争优势依然强大,通过兼并活动进一步吞噬线下实体零售业的地盘?二是线上线下零售企业结盟发展将会带来哪些新模式、新业态、新组织涌现,并影响我国零售业发展格局?三是零售业市场竞争加剧并带来市场集中度的快速提升和市场势力变化,将会对市场效率和社会公平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王先庆(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

3上海百联、江苏苏宁、浙江银泰 家企业都是当地的实体流通龙头企业,也都与阿里巴巴合作,这样就构成了一个整体性网络,覆盖整个长三角,一旦整合完成,这也将是全国最大的实体零售体系。阿里巴巴的这一盘棋,下得真大,双方整合的

难度不容小觑。一是百联本身还是一个传统零售企业,其基因尚未与互联网接轨,这个过程会相当漫长;二是阿里巴巴的“新零售”还处于概念阶段,

3真正的实际应用和操作还在探索之中;三是 个不同的区域面积太大,零售业的生态环境和转型升级也有一个过程;四是牵涉的利益主体、体制机制问题太多,需要较长时间协调。

王成荣(北京财贸职业学院院长):

“新零售”,其本质是在当下零售革命大潮中,以用户为中心,用最先进的零售技术和最好的融资手段,整合各种零售资源,搭建最好的零售平台,吸引和创造最大的用户群体的一种零售模式。就是线上线下加上物流的整合。只不过这里讲的“线上”区别于现在分散的电商平台,而是一个“云平台”,“线下”是指那些众多的销售实体店、服务中心、制造商等,“物流”则是一种消灭了库存或极少库存的智慧物流。也就是说“,新零售”是运用“云平台”面向“云消费”,实现全渠道、全域营销。

“新零售”的根本目标,就是要满足人们随时随地、随心所欲的全方位需求。达成这样的目标,首先需要技术,引入并开发最先进的零售技术,如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智能支付、物联网、物流技术、大数据等新技术,这些可统称 为商业智慧。商业智慧能够带来优质商户资源和新品的引入,“实时感知”并满足消费者需求,高效处理全渠道订单,提升门店客户服务能力。有了商业智慧,才能完成对商业的重构。其次就是资本,资本支持新技术的开发与应用,支持用户的开发、激励与维护,这就是商业金融,没有资本驱动是不行的。

刘观志(安徽徽商城有限公司总经理):

零售的本质是连接商品和人,至于“旧零售”或“新零售”的区别,只在于连接方式以及重心的不同而已,而本质是不会变化的。所以,我认为,第一代零售是经营商品,重心是为顾客找到商品,连接方式是独立店铺;第二代零售是经营顾客,重心是为商品找到顾客,连接方式是连锁店铺;第三代零售是经营平台,重心既是为顾客寻找商品,同时也为商品寻找顾客,这以淘宝为代表,这个特征是连接方式的多样化。这样看来,未来的“新零售”革新,主要在于如何利用新技术建立顾客与商品的直接联系,以解决顾客与商品包括服务的直接化、精准化、及时化,即高效的一对一的实时连接问题。

(林英泽、戈宇、包文斌整理)

责任编辑:林英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