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业在“一带一路”价值增值能力的驱动因素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欧阳艳102488)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北京市

摘 要:建设“一带一路”是中国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提出的发展战略,其宗旨是谋求沿线各国和地区多元、自主、平衡、可持续发展,有利于中国制造业中资本密集型细分行业转移,通过降低成本来实现自身价值增值。以产出投入占比筛选细分行业,基于“微笑曲线”四要素理论阐述中国制造业在“一带一路”区域增值的驱动因素,研究表明,产出投入占比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偏低、参与度较高、显优排名逐年上升;中国制造业细分行业间差异性较大,发展电子、光学等高技术含量的制造业是提高增值能力的根本;应加大自有资金投入力度,结合技术商业化、利用风险资本投入巩固先进技术优势,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巩固并强化微笑曲线中高利润点的优势,从根本上提高企业自身的价值增值能力,同时推动制造业由生产型向生产服务型转变,通过掌控增值环节形成比较优势,进而提高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关键词:一带一路;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分工;价值增值;比较优势

中图分类号:F4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66(2017)09-0082-07

一、引言

“一带一路”倡议旨在解决我国产能过剩、资源获取、战略开拓和国家安全等国内重大问题,谋求解决沿线各国和地区多元、自主、平衡、可持续发展等区域化问题。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致力于推动国际经济治理体系朝着公平、公正、合理方向发展,促进各国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双边及多边合作,要实现这一目标需大力发展制造业。

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是保持国家竞争力和经济健康发展的基础。受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全球化演进速度加快的影响,中国制造业转型步伐在加速。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5

年我国制6.8%,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造业增加值增长

10.2%;2016 6.8%,高技增长 年,我国制造业增长

10.8%。中国制造业在术产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全球价值链分工存在生产非产地化、垂直专业化的表征 [1] ,资源、人力等方面的优势令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在全球经济体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

地位,然而在微笑曲线的位置却处于高成本、低收益的底部,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推动中国制造业去寻求外延式增长,并实现“世界工厂”的转型。本文基于“一带一路”的宏观背景,以产出投入占比、微笑曲线理论来阐述中国制造行业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价值增值能力的驱动因素,通过掌控增值环节,形成比较优势,进而提高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

二、相关理论概述

(一)全球价值链分工理论全球价值链分工是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提出的,互联网、计算机等新技术的出现加速了世界分工的深化,国家间的贸易形式不再限制于产品数量而是生产环节的价值链分工。全球价值链分工理论的提出对产业经济的研究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在产业价值链中,存在着整合与分离两种自然动力,促使价值链在效率、成本中不断地创建新的平衡,谋求更大的发展。制造业生产环节多,各企业或国家间发展要素密集度不同,具有研发和服务优势的制造业国家或企业将发展核心放在研究体系环节,将成本高、收效差的生产环节转移出去;而资源与人力成本低的优势地区或企业则可承接制造业的生产环节来促进自身制造业链地位的提升。因此,产业内在要素的差异促进了全球价值链分工,导致价值在全球内的重新分配与整合,所有价值链参与者都能够从中获取价值增值。

价值链分工参与者利用要素禀赋支撑整个产业分工,推动制造业细化分工、从生产向研究和服务移动,但其根本是通过生产才能得到价值增值力 [2]。但随着全球技术以及需求方的变化,全球价值链分工的价值增值力的影响因素也日益复杂化,原有生产者主导的研发体系受到需求方主导市场的挑战,制造业在做大做强的同时要考虑到精细化产品的价值所在,同时随着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多元化,全球价值链分工中的价值增值力不仅来自相对独立的环节,受关联环节的影响也

[3]。

越来越大

中国作为全世界的制造工厂,制造业全球价值链的发展过程充分反映了其参与全球价值链分 工的历程。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中国从中获得了高回报的附加值,在引进技术的同时加以消化,逐渐优化中国制造业产业结构,形成区域化的优势链条。但全球价值链分工要求全球化分配,过度区域化发展会造成产能过剩、物资成本提升的困局,这是目前中国制造业面临的现状,全球化与区域化的平衡是突破困局的关键点。中国制造业在“一带一路”倡议下走出去,就是在全球化分工中寻求更大范围的区域化合作机会,但机会也意味着风险,竞争与合作关系的协同结果,必须是提高了中国在沿海国家价值链分工中的价值增值能力,只有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二)微笑曲线理论微笑曲线理论是宏基集团创办人施振荣提出的一种管理策略,属于产业经济学范畴。在微笑

U曲线理论中,“微笑曲线”被定义为 型,并将产业链按生产环节进行利润分区:研究、设计环节属于产业链前端,而销售服务属于产业链后端,这两部分是高利润区域;位居中间的生产环节属于产业链中端的低利润区域。根据微笑曲线模型,制造业产业链的微笑曲

1

线如图 所示。曲线两端的高点分别是制造业的研究开发环节和销售服务环节,属于低投入、高产出环节;品牌、设计策划、物流属于一般投入和产出环节;位于曲线最低端的制造、组装环节则是高投入、低产出环节。发达国家的制造业以高技术含量为主,掌握核心制造技术、精密机械制造工艺,将低收益的生产环节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而中国则成为全球的制造工厂,但技术、收益都处于低端。中国制造业要改变目前的高投入、低收益状

况,实现整个产业优化升级,必须向曲线的高收益

[4]。

环节移动

三、中国制造业在“一带一路”区域经济贸易中的变化

2008

年金融危机造成的全球性经济衰退令世界各经济体都面临着压力和挑战,近两年制造业开始活跃带动了局部经济回暖,从而导致各国和地区更加注重对先进制造技术的投入,以期利用技术密集型行业在全球制造业格局中占据领导地位。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经济发展在于国内需求与供给的双向突破,来自国内外的需求推动中国产业经济加快发展。但随着全球经济放缓,国内需求侧刺激有限,需要追求新的增长动力。“一带一路”倡议正是在这种世界经济背景下提出的,它是贯穿亚、非、欧多区域多层级的合作框架,是新型的全球多元化经济“贸易协同战略”,也是联合全球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共同发展的大战略。

(一)经贸合作新局面为中国制造业提供了更广阔的价值链分工平台

“一带一路”建设以发展中国家为核心,在产业转型升级、内需持续增长和消费需求升级的多重驱动下,中国国内市场开创了全球化的经贸合作新局面。

2016

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货物贸9 478

易总额 亿美元,占同期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

25.7%;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服务贸易进总额的

1 222

出口总额 亿美元,占同期中国服务贸易进出

15.2%,比2015 3.4

口总额的 年提高 个百分点 [ 5 ]。“一带一路”促进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立,在其开展的合作领域中,制造业参与度非常高,如基础设施中的能源型制造业、工业中的机械设备制造业等。同时,沿线国家的资源禀赋优势不同,经济及资源互补性强,有利于中国制造业中资本密集型细分行业的转移,通过降低成本来实现自身价值增值,也促进沿线国家工业升级,完成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价值增值的重新分配与提升。以中国和

110捷克的合作来看,两国贸易总额连续两年超过亿美元,中国成为捷克第三大贸易国,捷克成为中国在中东欧的第二大贸易国,同时捷克对华投资

18

总量达到 亿美元,中国已成为斯柯达、捷信等捷 克知名企业最主要的海外市场,分别占其全球销

41%和28%。中国对捷投资从2014

售额的 年开始连续三年呈爆发式增长,2013 3

年底累计不足 亿美2016 27

元,到 年底已猛增至 亿美元,当年新增投

11 130%

资 亿美元,同比增长 [ 6 ]。除了汽车、机械、家电、化工等传统制造业,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探索扩大对捷通用航空、新能源、高铁、电子商务、旅游、科技服务等领域的投资,进一步优化投资结构,提升技术含量和附加值。中国与德国及东盟、非洲等国家的合作都在不断深入开展之中。经贸合作的新局面为中国制造业提供了更广阔的价值链分工平台。

(二)价值增值从“被动”变“主动”中国制造业以制造、组装为主,多数制造企业担当世界加工厂的职能,对全球市场经济依存度过高,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中处于垂直专业化分工的地位,自身对核心技术和服务的竞争力不足。一直以来,中国制造业以中间品贸易形式参与全球化贸易,利用低成本的劳动力和廉价资源较快地进入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之中。这种参与形式对于中国在基础工业薄弱、产业结构不完善的发展初期更快加入全球贸易体系中起到了积极作用,也奠定了中国制造业在世界制造业中规模化制造中心的坚实基础。世界经济下行、中国国内产能过剩,加之全球性制造业核心优势凸显,都促使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提升自身的价

2015

值增值能力。在 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中,确定了“与中国装备和产能契合度高、合作愿望强烈、合作条件和基础好的发展中国家作为重点国别,并积极开拓发达国家市场,以点带面,逐步扩展”的发展目标和任务。中国制造业将从“被动接受者”向“主动引领者”转型,通过优化生产质量、节约成本提高效率来提升自身价值增值能力,采取创新策略、运用更广泛的生态系统,发展利用综合性制造业技术集群与合作伙伴的优势,以适应更大的挑战和机遇。(三)全球价值链分工突围面临的压力“一带一路”将促进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价值能力提高,但也应注意到在突围的过程中将遇到压力。首先,沿线国家发展程度低,对国际贸易规则的认识都不太成熟,随之而来的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