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快递员过劳现状及其影响因素

——基于1 214名快递员的调查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 NEWS - 林 原,李晓晖,李燕荣

同时,快递员的过劳问题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基于日本厚生劳动省过劳评价体系,结合摘 要:随着电子商务产业的兴起,我国快递行业迎来快速发展的契机,快递行业就业人数逐年增加。与此和日本

FAI、FS-14过劳死预防协会发布的过劳死十大预警信号,从我国快递员工作的实际情况出发,构建了快递员过劳情况评价体

Logistic系。数据统计分析表明,城市快递员工作负担度高,呈现出整体过劳的趋势。多因素 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学历、工作时间长度、社会保险参保情况、竞争压力感知情况是快递员过劳的重要影响因素。为了保障快递员的合法权益,政府部门应着重从劳动时间和社会保险两方面加强对快递企业的劳动保障监察,对快递企业劳动定额或其他考核标准的合理性进行评估。快递企业有必要改善自身人力资源管理现状,不仅要关注薪酬制度的激励性,还要重视员工培训和健康管理,有效激励和保留快递员以提升快递服务品质。政府和企业应通过各方面的宣传,引导快递员更加关注自身的身体健康情况和工作状态,改变他们仅为眼前经济利益而不顾自身健康的短视行为。关键词:快递员;过劳;劳动时间;社会保障;竞争压力

中图分类号:F718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7-8266(2018)08-0079-10一、引言与相关文献综述

我国快递行业发展势头迅猛,已经成为经济增长的新亮点。2018 3

年 月,我国快递业务收入占GDP 6.2‰,对GDP

比重为 增长直接贡献率达到1%

[ 1 ]。快递行业吸纳了大量的劳动力就业,根据《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2016

118.3年初全国快递员总人数约为 万人 [2]。笔者根据该报告中的公式进行估算,2017

年全国快递229.5

员总人数约为 万人,北京市快递员总人数约

12.9

为 万人。近年来,有关快递员过劳、猝死等新

闻屡屡见诸报道。快递是整个快递行业的最末端,快递员直接面对客户,其工作态度与工作技能直接影响客户对快递服务的体验。过劳给快递员身心健康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不利于快递行业和电子商务产业的快速稳定发展。(一)日本学者对过劳的实证研究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学者在过劳领域开展了深入的研究,很多成果为后续学者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在日本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过劳死”成为一个严重问题,并引发了政府部门和学界的广泛关注。

日本过劳死预防协会发布了“过劳死”十大信号,内容包括个体在身材相貌方面的一些变化,如“将军肚”早现、脱发、斑秃、早秃;身体健康方面的状况,如频频去卫生间、性能力下降、经常头疼、耳鸣、目眩且去医院检查无结果、睡觉时间缩短且醒来不解乏;脑力方面的变化,如记忆力减退、心算能力越来越差、注意力不集中;情绪方面的变化,如做事经常后悔、易怒、烦燥、悲观,难以控制自己

2 2的情绪。该协会指出,具有上述 项或 项以下信

3号者,为“黄灯”警告期,目前不必担心;具有上述

5

项至 项信号者,为一次“红灯”预报期,说明已具

5备“过劳死”的征兆;具备 项信号以上者,为二次“红灯”危险期,可定为“综合疲劳症”,已经成为

[3]。

“过劳死”的预备军为调查劳动者的过劳状况,日本产业卫生学1970

会于 年发布《自觉症状调查表》用于过劳的自测。2004

年,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劳动者的疲劳蓄积度自己诊断调查表》[4] ,劳动者可以据此自行

2006测定个人的工作负担度。厚生劳动省还在 年颁布《防止过重劳动导致健康损害的综合对策》(修订版),从政府、企业和劳动者三个层面提出缓解过劳的具体措施,如劳动基准局进行监督并开设窗口提供指导,企业严格控制加班时间、对员工实施健康管理并努力确保员工享受带薪年假,劳动者对自己的工作日、上下班时间进行记录等[ 5 ]。此外,厚生劳动省将《劳动安全卫生法》与上述对策的实施相结合,对违反相关规定、忽视员工健康管理、让员工承担过重劳动而导致员工健康受损

[6]。的用人单位实施法律制裁

另外,日本学者从经济学、社会学、医学、法学等不同的学科出发,从外部经济环境变迁、企业内部劳动管理、外部文化、职场人际、教育制度、生理条件、心理机制、工作特征、法律条文、劳动监察等不同视角分析了过劳产生的原因[7] ,并给出了相关对策建议。

(二)欧美学者对疲劳量表的研究欧美学者一般在广义上将疲劳界定为一种倦怠、精力不够的感觉 [8]。有学者从体力疲劳和脑力疲劳两方面分析疲劳的具体表现形式,体力方面的疲劳多表现为肌肉力量的减弱,而脑力方面的疲劳表现为注意力不集中、警觉性降低、对目前行为的厌倦感等[ 9-12 ]。另有学者从总体疲劳、躯体 疲劳、精神(认知)疲劳、活力减退、动机减少等维度对疲劳进行深入分析[13]。为了对疲劳症状进行

20 90科学评定,欧美学者从 世纪 年代开始,开发多种自评式量表。约瑟夫和丽娜(Josoph & Lina)

[8]在最初研制的《疲劳严重程度量表》(Fatigue Sever⁃ ity Scale,FSS)基础上,共同开发了《疲劳评定量表》(Fatigue Assessment Instrument,FAI),劳动者可以据此量表进行自评,内容包括四个维度:一是疲劳

11的严重程度,即定量测量疲劳的程度,此维度共个条目;二是疲劳的环境特异性,主要用于测定疲劳对精神紧张、冷、热等特异性环境的敏感情况,

6

包括 个条目;三是疲劳的结果,主要用于测定疲劳可能导致的注意力不集中、缺乏耐心、欲望降低

3等精神方面的后果,包括 个条目;四是疲劳对休息、睡眠的反应,用于评价休息或睡眠是否可以缓

2个条目。FAI 1~7解疲劳,包括 中每个条目按 级评分(从完全不同意到完全同意),操作简单,在实践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特鲁迪·迦勒底(Trudie Chalde G)与贝列洛维茨(Berelowitz)

[ 14 ]等专家合作编制了《疲劳量表-14》(Fatigue Scale- 14,FS14),用于测定疲劳症状的严重性。该量表由14

个条目构成,包括两个维度:一是躯体疲劳,主要是

8个对体力、肌肉力量、休息情况等进行评价,共计条目;二是精神疲劳,主要是对记忆力、注意力、思

6个条目。FS-14维敏捷情况等进行评价,共计 要求受试者根据自身实际情况的符合与否,回答

1 0 “是”或“否”,其中“是”计 分,“否”计 分,分值越

FAI类似,FS-14高,反映疲劳越严重。与 内容简

[15]。单,操作简便易行,在国外已有应用(三)我国学者对于疲劳和过劳的研究近年来,我国学者在借鉴国外学者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在过劳领域开展了很多有意义的实证研究。薛晓琳 [16]在借鉴心理测量学研究方法基础上,对疲劳进行量化研究,从躯体疲劳(4

个条目)、精神疲劳(4个条目)、疲劳后果(6

个条目)、疲劳对睡眠/休息的反应(2个条目)、疲劳的情景性(5个条目)五个维度构建了疲劳自评量表,并将该量表应用于临床,取得了较为满意的效果。杨河清等 [ 17 ]基于日本过劳死预防协会的评判标准,对北京地区员工过劳状况进行调查,深入分析过劳所产生的影响,并从国家、用人单位和个人三个层面探究造成过劳的原因。杨河清等[18]在对北京商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