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枯拉朽“秘书帮”

“Gang of Secretaries” Gets Smashed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寒彻

冀文林被证实涉案并遭调查,显示出反腐风暴已经逼近

核心,进入了收网阶段。通过现在情况基本可以得出判

断,“大老虎”已经呼之欲出。

2月1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

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

组织调查,成为2014年首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

2月20日,湖北省咸宁市人民检察院提起

公诉,指控刘汉、刘维等36人组织、领导、参 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其中,刘汉、刘维涉及

15个犯罪罪名。

一个是操控国家经济命脉,腐败前所未见

的冀文林身后权力网,一个是劣迹斑斑、罪行

累累的刘汉涉黑犯罪集团,看似不相关的两个

案件,却有着内在的联系,不免让人猜测:两

者背后的保护伞到底是谁?在外界看来,无论 是冀文林还是刘汉,他们的“落马”,或都将牵出更大的“老虎”来。

“石油帮”的巨大腐败网

1966年出生的冀文林,1989年从中国地质

大学毕业之后进入了地质矿产部。1998年,冀

文林迎来仕途中极为重要的节点,担任了新成

立的国土资源部部长的秘书。自此开始,冀文

林在随后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一直跟随这位领

导,担任其秘书一职。

2008年12月,冀文林调回国土资源部,相继 出任国土资源部办公厅主任、党组成员。2010年10月,冀文林出任海南海口市委副书记、副市长

(正厅级)。2011年1月,冀文林顺利荣升为海

口市代市长、市长,从而主政一方。短暂担任

两年市长后,2013年1月,冀文林担任了海南省

副省长,分管国土环境、城乡规划建设、海洋、

国资和核安全等方面工作;分管省国土环境资源

厅、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等部门。

此时,冀文林只有47岁,是海南省最年轻的副省长。拥有雄厚背景,在中央和地方均有丰富

履历的冀文林一度被视为政坛明星,前程不可限

量。熟悉冀文林的海南省某人士也透露,在海南

期间,不管是在担任海口市市长和海南省副省长

期间,冀文林都显得格外低调。

由于冀文林的不寻常履历,他的落马备受

关注。分析其从政履历,冀文林与此前落马的

多名副省级以上官员有交集,其曾和原四川省

委副书记李春城、原省人大副主任郭永祥、原

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同时在四川任职,曾是

郭永祥、李崇禧的下属。去年,四川政商界超 20人被免职或失踪多日。

冀文林履历最值得关注的阶段,就是其在

国土资源部、四川、公安部的工作经历。他和

郭永祥在国土资源部、四川的履历高度重合,关

系非同一般。冀文林没有石油系统的工作经历,

但是,郭永祥有。1998年郭永祥由中石油研究室

副局级研究员、副主任,成为国土资源部办公厅

主任。也就是在这一年,冀文林成为国土资源部 办公厅值班室助理调研员、部长秘书。然后,在2000年1月、4月,郭永祥和冀文林又先后从国土

资源部调往四川省委任职。

郭永祥与冀文林十分熟悉。郭永祥公开的

履历显示,1998年7月出任国土资源部办公厅主

任。而冀文林则是在一个月后,调任办公厅,

并出任了部长秘书。2000年1月,郭永祥调任四

川省,担任四川省委副秘书长。三个月之后, 冀文林也调任四川省,出任四川省委常委办公室副主任,正处级秘书。熟悉官场体系的人士

透露,一般而言省委主要领导都会配备两个秘 书,省委副秘书长是省委主要领导的大秘书,而处级秘书则是小秘书,两人按照分工不同为

主要领导服务。

2003年,冀文林随同原领导调任公安部之

后,郭永祥与冀文林长达5年的工作关系才基

本结束。

在外界看来,无论是冀文林还是刘汉,他们的“落马”,或都将牵出更大的“老虎”来。

另据了解,冀文林与2013年8月落马的中石

油原副总经理李华林私交甚好。郭永祥在四川任

职期间,李华林与郭永祥也频频一同参加相关活

动。冀文林调任海南之后,李华林旗下的昆仑能

源与海南的合作也逐步加强。李华林甚至还对时 任海口市市长的冀文林允诺,将会推动中石油在海口市的投资力度,昆仑能源将帮助协调在海口

市建设中石油海南省总部事宜。

据有关媒体透露,神秘人士周滨就读西南

石油大学就是由毕业于该学校的李华林一手安

排。周滨前往美国之后,李华林亦成为照顾周

滨的“保姆”。1999年8月,李华林在经历了6

年多海外工作之后,返回内地出任了中石油天 然气香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随后,相继成为深圳石油实业石油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并随后又出任昆仑能源总裁、董事长。双规之

前,李华林已经成为了部级央企中石油的副总

经理、党组成员。

或许,冀文林早就知道这一天终将到来,

虽然贵为海南省副省长,但他知道他的权势早

已是堆在了沙滩上。

2013年6月23日,中纪委披露,远在四川成都的郭永祥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中纪委

调查。2个月后,2013年8月落马的原中石油副

总经理李华林卷入震动天下的“中石油贪腐弊

案”。从四川成都到北京中石油总部,一张巨

网正在慢慢收紧。

正是由于冀文林特殊的履历,从而将一些

已经落马的副省级以上官员联系在了一起,形 成了一张横跨石油等多个部门、地方的腐败权力网。这个网结构复杂,并且能量巨大,其不是一

条线,而是脉络交织、盘根错节。在十八大以来

已经落马的副省级以上官员中,和这张网有关联

的人加起来占比超过三分之一。若论由此而牵连

的较低级别的官员,或许人数就更多了。

虽然反腐败仍在进行时,但是在公众面前,

这个网络已经呈现出了大致的轮廓。由此可以看 到,这个网络操控着石油能源国民经济命脉,染指政法、国土资源审批,乃至掌控多个地方的行

政资源。这不再是单纯的个案或者窝案,而是高

级别的、系统性的、集团化的腐败。因而,如此

规格和力度的反腐败,也是从来没有过的。

除了冀文林落马外,有知情人士称,中石油 国际事业有限公司(下称“中油国际”)党委书记沈定成也已经处于“失去联系”状态。沈定成

的履历与李华林、郭永祥、冀文林有相同之处,

即均担任过某卸任高层不同时期的秘书。

公开的履历显示,沈定成在1992年至1997

年间担任中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办公厅副处级秘

书。熟悉沈定成的中石油总部人士表示,在此

期间沈定成接了李华林的班,担任了当时中石 油某领导的专职秘书。

1998年,该领导调任国土资源部前,沈定

成被安排到联合石油公司担任副总裁。此后,

冀文林接替沈定成成为了这位领导长达十年的

专职秘书。

“秘书帮”沦陷

在中石油总部人士看来,郭永祥、李华林、

沈定成、冀文林四人之间,形成非常密切的纽带,

有着秘书圈里特有的交集,而在其中李华林又极 为关键。随着冀文林落马,相互联系的“秘书四人组”已经悉数被调查或失去联系。

早在1988年12月开始,李华林就成为了某领

导的秘书(副处级秘书)。彼时,该领导担任中

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此时中石油、中石化尚未分

拆)副总经理。2000年,胜利油田小有名气的笔

杆子郭永祥也得到擢升,调至中石油天然气总公

司出任处长。此时,曾经随同某领导在胜利油田 工作一年多的李华林与在胜利油田工作长达十余年的郭永祥,有了更频繁的接触。

在此之后,接任李华林秘书岗位的则是与

李华林同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后改为西南

石油大学)的沈定成。沈定成于1983年毕业于

西南石油学院油气储运专业,李华林则在当年

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物探专业。同年毕业的校

友,再加上相继成为同一位领导的秘书,这种 友谊已非普通校友可比。

这几个月,对冀文林来说,应该是备受煎

熬,因为作为秘书其在四人中是追随此卸任高

郭永祥、李华林、沈定成、冀文林四人之间,形成非常密切的纽带,有着秘书圈里特有的交集。

层最久的。从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值班室助理调研员、部长秘书到四川省委常委办公室副主任、正处级秘书再到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正局级秘书,一路鞍前马后。

样,选择了“外放”担任了海南省海口市委副书记。他的升迁可谓“火箭般速度”,在2002年8当老领导到达权力顶峰时,他和其他秘书一

月,他还是一名正处级秘书,10年后成为海南省最年轻的副省长。所以能飞黄腾达,或许正

是因为长期担任秘书。

这些高层秘书们,往往被称为“二号首长”,

他们是领导的“笔杆子”,更是心腹,往往前途无量。这“四个笔杆子”也不例外:郭永祥留在了四川担任副省长,李华林任中石油高管,冀文林远赴

海南,沈定成任中油国际党委书记,都成为显赫的

地方大员或央企高管。

有专家指出,腐败有多种形式,其中最严重

的一种就是任用干部上存在的腐败。中国政坛上

长期存在的“秘书帮”现象则集中反映了用人制

度中的弊端。冀文林成为马年第一个“归案”的老虎,宣告了一个 “秘书帮”的沦陷。让人震惊的是这些秘书们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以及高

级领导人秘书升迁之快、能量之大。

从冀文林这类秘书们不难看出,一位干过

十年左右的省部级领导如果愿意,他就可以把

自己的“秘书”派到很多重要县市与岗位任职,

而一位更高级级别的领导例如常委,仅仅靠秘

书帮就有可能控制某一个关系国家命脉的垄断

产业如石油等。

就在冀文林被调查的消息公布后的隔天,持续发酵一年的四川“首富”刘汉被抓传闻终

获官方证实。

被坊间称为“资本大鳄”、“矿业大亨”

的刘汉,是四川最大的民营企业汉龙集团董事

局主席、上市公司金路集团董事长,旗下拥有

数十家子公司,横跨金融证券、能源电力、房

地产、矿业开发等多个领域,资产高达数百亿

元,曾被《福布斯》杂志称为“潜在水底的真

正富豪”。

刘汉是闻名四川的亿万富豪,涉足房地产、

矿产、建筑等多个领域,坐拥400亿资产。

在政治上,刘汉头顶多重光环。他曾是四川省商会副会长,九届四川政协委员,十届、十一

届四川政协常委。他捐赠的希望小学在2008年汶

川大灾中震而不倒,被誉为“最牛希望小学”,

从此名扬天下。刘汉还有四川“首善”之称,曾

连续三届当选四川省政协委员、政协常委,拥有

的个人荣誉称号20余项。

在商场上,他是矿业巨擘,除深耕四川外,触角远至非洲。2011年,汉龙集团旗下的汉龙(非洲)矿业投资公司收购澳大利亚铁矿企业

Sundance(ASX:SDL),染指喀麦隆穆巴拉铁

矿项目。次年刘汉访问喀麦隆,邀请喀麦隆总统

率部长访问成都。不过,其进军非洲的计划,因

后来案发出事而中止。

而此次新华社披露的检方指控刘汉等人涉嫌

犯罪的内容,则展现了刘汉极具手腕的另一面。这也是很多商人害怕刘汉的原因。

从2013年3月至今,在中央的部署下,公安

部直接指挥北京、湖北、四川多地警方联手作

战,历经10个月艰苦侦办,这起代号为“1.10”

的专案成功告破,也就此掀开了这一近年来最大

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庐山真面目。

从公开披露涉案内容看,刘汉、刘维兄弟发家轨迹与涉黑、涉嫌故意杀人等恶性犯罪紧密相连。另外,刘汉、刘维涉黑团伙能在四川坐大成

势,背后还隐藏着“官黑勾结”利益链条、存在

为其提供庇护的“保护伞”。

多年来,刘汉和他的汉龙集团强势插手、垄

断多个行业的经营权,当地人们感慨:“看不到

公平竞争的市场规则。”

经济实力加速扩张的背后是更多的黑幕。大量证据显示,刘汉安排孙某、刘小平(刘汉之姐)等人通过放高利贷、操纵股市、违规并

购,从高利润的房地产、矿产、电力、证券等

领域敛财数以亿计。

刘汉等人掌控的全资、控股、参股公司多

达70家,其中上市公司2家,境外公司4家;以

汉龙高新、广汉佳德、凯达实业、四川平原、

丰谷酒业等公司为贷款融资平台,骗取贷款46

亿元人民币;入股境外赌博公司,组织邀约境

内居民前往澳门参赌,以“洗码”方式非法获

利2.3亿元港币。

专案组侦查表明,截至落网前,刘汉黑社会组织已经坐拥资产近400亿元,购置车辆数百

辆,其中不乏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等大量

顶级豪车。

巨额的非法所得,被刘汉等人用于购买枪

支、刀具、车辆等作案工具,资助犯罪作案的组

织成员逃跑藏匿、逃避打击,为打杀有功的组织

成员发放工资奖金或购买住房、毒品,以及通过行贿骗取政治资本、寻找“保护伞”。

正因如此,人们也就不难理解:在肆意妄

为、坐大成势的10多年时间里,刘氏兄弟也曾屡

次涉案被查,但每次都能“逢凶化吉”。而每过

一道“险关”,其“江湖地位”、影响力更胜从

前,连政界、商界、司法界的人也要避让三分。

本案中一起被提起公诉的,还有当地3名政

法干部:原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政委刘学军、原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处长吕斌和原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忠伟。

据刘维供述,除了送金钱财物,他几乎每周

都会和这三人在自家的会所里聚会,一起寻欢作

乐,甚至吸食毒品。

由于这种特殊的关系,刘学军以隐匿、销

毁案卷材料为条件,请刘汉帮助其升迁,发生

命案后多次通风报信;刘忠伟、吕斌为刘维提

供枪支配件和子弹。

专案组发现,通过行贿、帮助升迁、提供毒品等手段,刘氏兄弟建立起复杂的关系网,换取

有案不查、压案不办、毁灭证据、重罪轻罚。

为寻求更大的保护伞,刘汉不仅大肆结交

官员,还利用自己的妻子结交官员夫人,从而

接近官员。刘汉的前妻杨雪交代:“刘汉会带

我一起跟他们吃饭,向他们赠送黄金、翡翠等

贵重物品,价值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有时候还

会通过赌博向他们行贿。”

神秘人物周滨

现年48岁的刘汉是周滨在四川的生意伙伴

等多个领域。之一,而周滨以其深厚的背景涉足水利、石油对于周滨,刘汉不乏攀附心态。2003年左

右,周滨以2000万元左右的价格,转让其位于四川阿坝州的一个旅游项目给刘汉旗下的公司,

获利不菲。刘汉公司的一位前员工认为,该处旅游项目的地理位置并不好,价值最多只有几百万。刘汉曾对其指示,“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们就答应他。” 2005年左右,汉龙集团成立了一家电力公

司。四川省发改委以保护资源为由,限制刘汉

公司掌握全部股权。于是,周滨应邀出面,代

刘汉持有了该公司20%的股权。后来刘汉再从

周滨手中回购这部分股权,但此次回购只是形

式,刘汉并没有付款。

一名与刘汉接近的匿名人士称,神秘商人周滨到四川投资,刘汉高价从其手中购买项目,仅

仅是“为了维护关系”。

那“神秘商人”周滨何许人也?有媒体捅

破周滨的“神秘”,做了进一步解释——“有

特殊背景的商人”。“特殊背景”啥意思?就

是有着不一般的靠山。那么,周滨的特殊靠山

到底是谁? 学家黄汲清,在新中国石油系统有“中国石油之父”之称,是发现大庆油田的功臣。周滨是这位学界泰斗的孙女婿。被誉为“一代宗师、地学泰斗”的著名地质周滨1972年1月出生,他的妻子名叫黄婉,

其岳父正是黄汲清之子黄渝生,岳母是1942年出生的詹敏利。2002年,时年60岁的詹敏利在国内创立了

有资可查的第一家公司,开始十余年的商海人生。詹敏利名下拥有多套房产,其任职的多家公司亦与周滨多有交集。詹敏利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注册并担任法人或者担任过主要股东的

公司至少有9家,涉及能源、物业管理、投资顾

问等多项业务。

此外,詹敏利将这些房产悉数作为了旗下

公司的办公场所,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

公司亦在此。周滨任职董事长期间,与中石油

的合作更为紧密。

四川水电之外,拓展各种资源丰富的石油领域依然是詹敏利“名下”公司的重点。2004

年4月20日,北京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2009年是该公司股东变更极为频繁的一

年。2009年12月,该公司股东由南辛、詹敏利

又变更为南辛和周滨。周滨由此正式接掌岳母

的公司。

然而,去年中石油系列腐败案爆发之后,詹

敏利及其所在公司陷入了重重迷雾,也让人不得

不审视周滨的商业帝国。

综合种种因素观之,刘汉因为和周滨的特殊关系,使这个“四川首富”成为“石油帮”一案中的

重要一环。冀文林等案的坐实,也显示出反腐风暴

已经逼近核心,进入了收网阶段。通过现在情况基

本可以得出判断,“大老虎”已经呼之欲出。

有评论认为,今年3月将举行“两会(全国

人大和全国政协)”,讨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布置的全面深化改革蓝图。官方恐怕不大愿意在“两会”前踢爆大老虎,让其成为冲淡“两会”主题的话题。因此,“大老虎”出场的时

机,可能被选在“两会”后。

“大老虎”出场的时机,可能被选在“两会”后。

∧冀文林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一直跟随这位领导,担任其秘书一职

∧刘汉曾被《福布斯》杂志称为“潜在水底的真正富豪”

<神秘人物周滨以其深厚的背景涉足水利、石油等多个领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