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风暴逼近核心

Anti-corruption Storm Reaching to the Peak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郁风

今年反腐仍将持续高压推进,力度与规模可能比去年更

大,尤其是步步剑指“大老虎”。同时,反腐与整风也

将更具广度和深度,重心或将从中央省部级下移至地方基

层,并覆盖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对政治性、经济性

和生活性腐败进行深度挖掘。

今年反腐仍将持续高压推进,力度与规模可能比去年更大,尤其是步步剑指“大老虎”。同时,反腐与整风也将更具广度和深度,重心或将从中央省部级下移至地方基层,并覆盖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对政治性、经济性和生活性腐败进行深度挖掘。

就在外界揣测中共“打虎”可能降温的时

候,马年春节过后才不久,就有两名“老虎”

接连落马。

2月18日晚间到19日早间,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先后发布消息称,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和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祝作利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

正接受组织调查,两者时间相隔不到14小时,创

造了曝光落马官员的最新纪录。

此前最后一名落马的副省级以上官员,是

去年12月29日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原四川省政协

主席李崇禧。时隔一个多月后“打虎”重启且

出手凌厉,反映出中央领导层在新的一年里反腐的决心和信心。

分析称,今年反腐仍将持续高压推进,力度

与规模可能比去年更大,尤其是步步剑指“大老

虎”。同时,反腐与整风也将更具广度和深度,

重心或将从中央省部级下移至地方基层,并覆盖

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对政治性、经济性和

生活性腐败进行深度挖掘,而东莞“扫黄”某种

程度上正是这一指向的体现。在亲自领衔国安委和深改组,完成两大机构的核心人事排布后,已经牢牢驾驭全局的习近平势将推动包括反腐在制

度层面突破等在内的全面改革。

将“打虎”进行到底

在冀文林和祝作利落马后,据不完全统计,中共十八大后至今的一年多来,已有21名省部级

官员被查,其中包括蒋洁敏、李东生、李崇禧3

名正部级官员,前两人亦为十八届中央委员。

相比祝作利,冀文林的落马显然更为轰

动。他成为马年首名落马的高官,被普遍视为

先前“打虎”系列战役的“深挖”成果。其与

去年落马的两拨人马都有交集,一是李春城、李崇禧、郭永祥为代表的四川落马高官,二是蒋洁敏、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为

代表的“石油帮”。其中郭永祥、李华林与冀

文林一样都曾长期担任过某个卸任高层的秘

书。此后有媒体报道,另一曾在不同时期担任

过这个高层领导秘书的中油国际党委书记沈定

成,也已经处于“失去联系”状态。

冀文林等案显示一个贪腐集团正在逐一被攻破,并正在步步逼近贪腐集团的核心,即更大的“老虎”。

对于传说中的这只“大老虎”一直迟迟未能

最终水落石出,外界此前一度多有揣测,但冀文

林事发或成为其走向的最重要标杆之一。在冀被

调查后,官媒第一时间跟进的短评就保持了“反

腐无禁区”的基调。2月19日,《人民日报》在

其官方微博中称,反腐不会“留后门”,无论谁触犯党纪法规,都要一查到底。

一位经常在某海外中文网站上发文的政情

分析人士表示,中共高层在反腐问题上态度一

致,习近平也得到党内广泛支持,政治地位非

常稳固,被视为自邓小平以来最为强势的领导

人,而之所以在此案上高度慎重,自有其政治

考量。一方面反腐“打虎”需讲究策略步骤,

由于该案所涉既高且广,要想把案件坐实,就必须先剿除党羽,从外围至核心逐步突破;另一方面因事关重大,处理不能稍有瑕疵,否则

不仅无助于推动反腐,反而会影响到民众对执政党的信心。而且要在法治框架下处理,在案件涉及四川、石油系统、政法系统等多个地方或

部门,涉案人员众多,各种线索互相交织的情况

下,对这些线索进行分类汇总,筛选过滤,侦查

质证,保证每条证据链的形成,都要履行一定的

程序,都需要时间。

有评论指,随着反腐步入“深水区”,尤其是步步剑指“大老虎”之时,贪腐集团的阻挠与

对抗将会更加激烈,面对盘根错节的关系和集团

网,能不能取得突破与完胜,当是一大考验。

反腐整风重心下移

与去年中央层面行动频频相比,专家预计,

今年地方层面料将加大反腐力度,一些地方、部

门或将出现“反腐风暴”。

1月14日中纪委三次全会后,中纪委官网连

续登出了多位省级“一把手”的反腐表态: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称,要敢于“得罪”那些得罪人民群众的人;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称,惩治腐败

这一手决不能放松……

有分析人士指出,十八大后第一年反腐重心

其实在中央省部级以上。为此,中纪委改革巡视

制度,分两批派出中央巡视组,分赴各省级、中

储粮、大学等中央级单位调查腐败与“四风”问

题。作为配合,政治局七位常委坐镇省委强力推动以整风精神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最终,不仅官场风气为之一变,王岐山领衔的纪检系统还捣

毁了四川、中石油等腐败团伙,清除了大批害群

之马。至此,省部级以上官场基本在破盘之后完

成了一次较为剧烈的整顿。如果说三次全会标志

着第一轮反腐行动的结束,各路“诸侯”群起表

态则意味着中共以基层为主要战场的第二轮反腐

战役的正式打响。

事实上,中国基层官场的腐败情势甚于高层,其危害也更不容忽视,自当成为反腐的重

点。在省部级以上层面取得阶段性成果后,对

省部级以下官场的整顿既日益迫切,也水到渠

成。从组织操作的角度来看,省部级以上层次

的反腐为之下的反腐做了更为有利的组织上和

人事上的准备。

此前已有报道称,在原上海市委常委、纪委

书记杨晓渡出任中纪委副书记后,中纪委整体完

成了一轮密集的人事调整。至此,31位现任省级

纪委书记中已有21人系中央或异地“空降”。此

反腐不会“留后门”,无论谁触犯党纪法规,都要一查到底。

举有助于实现纪检系统向上负责制,并且能够确

保反腐执行力度。

梳理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的消息也可以发

现,今年以来,已有十余名厅局级官员因涉嫌严

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其中包括湖北省宜昌市副市长郑兴华,云南省德宏州政协主席杨跃国,贵州省水利厅厅长、党组书记黎平等。

与此同时,各省纪委对一些领导干部涉嫌严

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其中,来自广

东省纪委的消息显示,春节后已对11名厅级领导

干部严重违纪问题予以立案检查。

今年以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

案调查的还包括四川省农业厅巡视员胡相全、原巡视员吴忠厚,福建省烟草公司原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孙佳和,辽宁医学院原党委书记

张立洲,宁夏回族自治区国有大中型企业监事

会主席马吉等。

此外,一些严重违纪违法的官员已相继被处

理。譬如,陕西省委党校副校长秦国刚被开除党

籍并撤职,福建省环保厅原副厅长王国长被开除

党籍和公职,福建省泉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骆国清被开除党籍。

而在整风方面,1月20日召开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第一批总结暨第二批部署会议上,习

近平再度强调要从严治党,以整风精神严格党内

生活,清除党内政治灰尘和政治微生物。按照部

署,中央将在未来8个月内在市县和基层一级开

展大规模的整风。这次会议以电视电话会议形

式举行,直接开到县一级和军队武警团级以上

单位,被外媒称为“一竿子插到底”。

东莞“扫黄”一箭双雕

由最近东莞“扫黄”等事件来看,这场反腐整风还将从单方面打击政治性、经济性腐败,扩大到以社会行为为主的生活性腐败上。

2月9日央视在多个节目中报道了东莞厚街等

5个镇存在的大量卖淫嫖娼行为,并指当地打击不

力,引发了境内外媒体广泛关注。被谑称“性都”

的工业重镇东莞,据称从业妓女超过30万人。央视

曝光后,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随即批示严厉打击色

情活动。东莞出动6525名警力查封了12家涉黄场

所,抓获67名涉嫌色情交易的人员,此后又对全

市进行拉网式排查,东莞纪委还发出通知称,干

部参与涉黄一律先免职再严处,不挖出“保护伞”

不收兵。2月14日,东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严小康等多人因扫黄不力被免职问责。

东莞的扫黄风暴随即吹刮到中国各地,包括

黑龙江、江苏、湖南、甘肃、四川、武汉、天津

等地的娱乐场所都遭突击扫荡。如此大规模的行

动引发外界议论,这不像是地方领导反射性的动

作,而是可能来自中央高层的统一部署。

北京独立时事评论人陈杰人称,据了解,

这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自做出的扫黄批示,因此才会有广东省委的扫黄大动作及全国大规模的跟进。陈杰人分析说,此举意在净化

社会环境、维护社会道德。另一不具名的北京

时评人士也称,这是“中共最高领导人意志的

体现,是威权主义进一步发威的表现,是吏治

整顿的一部分”,习近平意在整顿社会风气、

消除腐败、消灭丑恶现象,在共产党主政之下

绝对不允许“黄、赌、毒”泛滥。

广东官场腐败的一个重要表现,是各级官员充当色情场所的保护伞。各地的反腐经验显示,

通过打击色情业揪出保护伞,往往可以端出重大

的腐败集团。也许正是在这一思维下,中央把东

莞作为突破口,对广东的官场腐败发动新一波攻

势。“那些曾经到色情场所寻欢的、充当色情场

所保护伞的,甚至作为色情场所幕后股东的官员

们,将因此无所遁形。”

可以预见,此次由央视报道拉开序幕的扫黄风暴,将会在广东官场造成轰动效应,广东

的反腐倡廉很快会进入新高潮。“中央此次明

显利用了官媒向省级政府施压,以解决地方过

度自治的问题。”

分析还表示,中央此举其实是一箭双雕,既

揭开广东省官场的盖子,也挖出全国公安系统的

腐败问题。事实上,东莞问题曝光后,公安部立即召开专题会议,要求坚决打击卖淫嫖娼活动的组织者、经营者及幕后保护伞,还要求各地公安

机关深刻吸取教训,举一反三、引以为戒。 此外,2月11日,中央政法委公开通报了10

起政法干警违纪违法典型案件。这是其首次向社会公开通报政法系统内部违纪违法案例。在这些案例中,涉及公安系统的案例有5例,法院系

统2例,检察系统2例,司法系统1例;涉事单位

中,级别最高的是最高法院和公安部;涉事人

员中,级别最高的是最高法院咨询委员会原秘

书长刘涌,正厅局级。

反腐制度破局可期

值得关注的还有,2月11日,国务院召开了

本届政府第二次廉政工作会议。专家认为,透过

此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的六点要求可以看出,今年政府反腐倡廉工作的“路线图”主要剑指三大顽症,重在抓改革建机制。

首先是剑指超支超编,严控经费支出:坚

决停止新建和改扩建政府性楼堂馆所;严控机

构编制和人员;确保“三公”经费和会议费只

减不增;把政府所有收支全部纳入预算管理;

对所有公共资金、国有资产、国有资源实行审

计监督全覆盖……其次,剑指权力寻租,扎紧制度篱笆:进一步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全面清理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公布审批事项目录

清单;把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政府采购、国有

土地使用权和矿业权出让等腐败易发领域,纳入

规范化、法制化轨道;建立健全不动产统一登记

制度;切实解决“跑部钱进”问题……第三,剑

指暗箱操作,推进公开透明:所有财政拨款安排

的“三公”经费都要详细公开;对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食品药品安全、保障房分配、医疗服务收费、高校招生、国有企事业单位人员招录等信

息,都要明明白白地公示……

在反腐于治标层面强力挺进与有针对性部署的同时,治本层面的体制机制改革也料将有

更多突破。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

明表示,预计中央巡视组今年按部就班的巡视

将会减少,有针对性的巡视则会增多,很有可

能改变以往五年内只巡视一次的做法,更注重

于发现问题。

如果说中纪委三次全会标志着第一轮反腐行动的结束,各路“诸侯”群起表态则意味着中共以基层为主要战场的第二轮反腐战役的正式打响。

2月21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已经发出2013

年首轮中央巡视的地区单位整改情况通报。第二

轮巡视工作也将全面进入整改落实阶段。中国纪

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指出,在不断推进的反

腐风潮中,巡视制度起到了先头兵的侦查作用,目前纪检组已派驻至部分团市委。

2014年伊始,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年初

作工作报告时,透露了中央巡视制度的创新和

改革方向。报告提出巡视需扩大范围、加强力

量、加快节奏,做到对地方、部门、企事业单

位全覆盖,同时,创新组织制度和方式方法,

探索专项巡视。

分析称,更多变革还可能会体现在中共纪律检查体制机制的改革和创新方面。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谈道,“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

导小组下设的六个专项小组中,纪律检查体制

改革小组在列,这预示着未来反腐体制机制或

有重大调整,可能会把分散的反腐力量进行整

合。”而会否效仿香港建“廉政公署”,近日

也被外媒所热议。

根据1月24日官方的公告,在中共十八届三 中全会公报中出现的新设机构“国家安全委员

会”正式定名为“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并

由习近平担任主席,李克强以及张德江辅佐。

该机构横跨党务、行政及立法三大权力体系,

作为中共中央关于国家安全工作的决策和议事协调机构,向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负责。在国安委公布重要人事安排的前两天,1

月22日中央还宣布了规模更为宏大的中央全面

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设立以及人事架构。这一

被称为负责改革全局擘画的庞大机构包括了中

共政治局近半数成员,涵盖中共中央、国务院、

人大、政协以及军方等所有“板块”,其中包括

习近平、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四大常委。从其角色定位看,它是中共中央委员会关于党和国家各领域改革的最高领导机构,同样隶属

于党内系统。

评论表示,随着亲自领衔国安委和深改组,

并完成两大机构的核心人事排布,习近平已经全

面驾驭全局,推动包括反腐在制度层面突破等在

内的习式全面改革已经势在必行,2014习李新政

大变局元年或可期待。

∧随着反腐步入“深水区”,尤其是步步剑指“大老虎”之时,贪腐集团的阻挠与对抗将会更加激烈,面对盘根错节的关系和集团网,能不能取得突破与完胜,当是一大考验

∨中央把东莞“扫黄”作为突破口,对广东的官场腐败发动新一波攻势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下设的六个专项小组中,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小组在列,这预示着未来反腐体制机制或有重大调整,可能会把分散的反腐力量进行整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