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安倍 重走军国主义之路

Alert: Shinzo Abe and the Revival of Militarism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Experts Say 名家之言 - ◎文/ 李华新

不久前,我到访堪培拉,和同事们一起参观了著名的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看着二战展

览室里那些缴获的日军武器装备,我不禁感慨

万千。

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世界带来了巨大

灾难。作为受害国,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人以

上,澳大利亚也伤亡20多万人,经济损失更是

不可估量。

一对澳大利亚父母带着三个孩子来看展览,我听到年轻的母亲对孩子说,幸好这场噩梦般的

战争已经结束了。

然而,战争噩梦真的结束了吗?

2013年12月26日,当人们还沉浸在圣诞的欢

乐气氛中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顾中韩等国强

烈反对参拜了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的精神象征,里

面供奉着14名二战甲级战犯,其中包括策划侵

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的东条英机、下达偷袭珍

珠港命令的永野修身、制造南京大屠杀惨案的

松井石根等人。在安倍眼中,这些臭名昭著的

甲级战犯是“为国家战斗和牺牲的英灵”,应该受到顶礼膜拜。

安倍说,他之所以参拜靖国神社是为承诺

日本永不再战。对此,一位中国网民评论道:

如果真是这样,安倍应该选择参拜南京大屠杀

纪念馆,而不是靖国神社。

参拜靖国神社并不是孤立的行为。事实上,

安倍近年来的许多言行引发了人们对日本发展走

向的忧虑。对侵略历史“抱有自豪感”,乐于接受“右翼军国主义者”的称号,扩军修宪,升格自卫队,通过保密法,称赞“神风”特攻队,叫

嚷着要夺回“强大日本”等等,安倍的这些举动

让中、韩等二战受害国警醒:原来日本军国主义 势力并没有因其侵略历史而悔悟。

在安倍眼里,走和平道路、为历史忏悔的日本是“不正常”、“不强大”的,那么,所谓“正常”而“强大”的日本又是怎样的呢?联想到二战

中不可一世的“大日本帝国”,人们不禁对日本的

未来走向充满忧虑。

1948年11月12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长、

澳大利亚大法官威廉·韦伯爵士(Sir William

Webb)代表来自中、美等国的11位法官宣布了

对日本战犯的正义裁决。韦伯爵士事后回忆说,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审判。

我想,这次审判之所以重要,不仅因为它在

法律层面上向世人宣告了日本军国主义的覆灭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更因为这胜利成果来之不易,有太多人为之流血牺牲。

如今,这场著名的审判刚刚过去才几十年

时间,南京大屠杀30万死难者冤魂未散,达尔

文空袭丧生的数百澳大利亚平民尸骨未寒,那

么多深受日军荼毒的各国慰安妇还在讨要说法,

有人却已迫不及待要为侵略历史翻案,为军国

主义招魂。对此,中国人民和广大华侨华人绝不允许,包括澳在内的世界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也不会答应。

为抗击日本的侵略,中澳两国人民曾在二战

中并肩战斗。中国的抗日战争牵制了日本陆军大

部分兵力,为盟军在太平洋战场的胜利创造了重

要条件。澳大利亚军民在海洋和岛屿上与日军殊

死血战,创造了科科达小径战役(Kokoda Track

campaign)等著名战例,与美国联手粉碎了日本侵占太平洋的图谋。

现在,安倍领导下的日本不顾世界各国的抗

议和谴责,正在危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中澳作

为亚太地区重要国家,有责任与国际社会一道,

保卫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捍卫战后国际

秩序,共同维护地区稳定与世界和平。

日本一天不正视自己的历史,军国主义的幽

灵一天不被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们就一天都

不能放心地对孩子们说:战争噩梦结束了。

(本文作者为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总领事)

∧东京审判的庭审现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